我愛 Rosso

很久已經想辦一場 Rosso di Montalcino 的試酒會,但不容易找到懂得欣賞 Rosso 的人。

君不見大型試酒會上,一般人往往搶著試 Brunello 和 Brunello Riserva,根本懶得去踫 Rosso?

最近我找來兩位資深的愛酒人,連同他們的好友,我們 6 人試了 4 瓶 2008 的 Rosso﹕

P1280805

1. Stella di Campalto, Rosso di Montalcino,2008
2. Lisini, Rosso di Montalcino,2008
3. Padelletti, Rosso di Montalcino,2008
4. Baricci, Rosso di Montalcino,2008

這 4 款酒來自 Montalcino 四個不同的小區,但我最想試的是來自東南方的 1. Stella di Campalto,因為今年在 Vinitaly 試 Stella 的新酒時有驚艷的感覺,她似乎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了。

P1280799早上開瓶,我已被這款 Rosso 嚇呆了。甜美得醉人的紅櫻桃香氣,帶點樹木與陳醋,入口是很通透的鮮果味,elegant!

到晚飯時分更為開放﹕香水、墨水、香粉、樹叢的香氣紛呈,果味清純得難以置信,殺人的通透度與無重的感覺,難怪 Antonio Galloni 的評論劈頭第一句便說﹕

The 2008 Rosso di Montalcino goes straight to the soul

一點都沒錯﹕令人銷魂!

Kerin O’Keefe 在 2004 年 2 月的 Brunello 試酒會上試了 Stella 的 Rosso 後告誡她說酒的酒精太高而且有失衡的感覺,所以後來 Stella 的第一個 Brunello 年份 2004 雖然拿到 Galloni 很高的評分,她卻對人說她不喜歡酒太霸道。她的新目標是「優雅與平衡」。Kerin 在 2009 年拜訪酒莊時滿意地說 Stella 超額達標,可知 2008 代表了 Stella 的新里程碑。話雖如此,Galloni 給她的 2008 評分仍然低於 2004 和 2006 ,所以率性而為是要付出代價的。

P1280798珠玉在前, 2. Lisini 頓時為之失色,他好像是 1. Stella di Campalto 的放大版,果味濃似櫻桃果醬,像走進了密林一樣,有濕葉子的氣味。從東南方移到正南方的 2. Lisini 有這種 terroir 的變化正常不過,但對我們這 6 位南方人,濃艷往往敵不過清秀。

 

東南與南方多的是脂粉,我們往北走才找到多點結構感的 Rosso。

P1280800位於 Montalcino 市鎮附近的 3. Padelletti 來自比 Biondi Santi 更有歷史的 Montalcino 世家,所以 Kerin O’Keefe 介紹他們時這樣開始﹕

In Montalcino, there are traditionalists and there is Padelletti

光從這款 Rosso 已可以看出他們如何自成一家了。

P1280803剛才的兩款酒是當天早上開瓶的,但憑我對 3. Padelletti 的經驗,我保守地早一天便開他。

開瓶小試,有一股很強的泥土氣味,果味、酸度與丹寧都強,我不禁問﹕這是 Rosso 嗎?

第二天早上再試,有松樹林的氣息,墨水般的濃烈,味道深沉,很有骨架。

P12808024. Baricci 來自 Montalcino 之北的 Montosoli 山丘,這是 Kerin O’Keefe 眼中的 Grand Cru,我也在前一天的晚上便開瓶。

剛開的時候,有新鮮的紅櫻桃,果味比 3. Padelletti 濃,圓潤可口,漂亮!

奇怪的是第二天早上再試的時候卻有點鬆散的感覺,酸度也較高,好像不太正常。

晚上正式品試時,3. Padelletti 是 4 款酒中精力最旺盛的,整個晚上不斷發展,開始以骨架為主,帶強烈的泥土、樹林氣味,架構凌駕果味,後來逐漸整合,達致果味與架構很好的平衡,甚至出了一些花香!這是當晚最完整的酒,骨肉勻稱,表現了 Brunello 經典的一面,是 Biondi Santi 的那種風格,雖然他們今天幾乎寂寂無名。我故意用 Brunello 來描述他是因為我試過他們好幾個年份的 Brunello 和 Rosso 以後,覺得他們的 Rosso 像人家的 Brunello,而 Brunello 則更像 Barolo!

很遺憾的是今天的 4. Baricci 似乎不太正常,晚上發出有點指甲油的氣味,是氧化還是 VA(Volatile Acidity)所致我便說不清楚了。口感出奇地柔弱,與我一年前試的那瓶差別很大。

Wines of the Night

這次並非正式的試酒會,但大家的意見似乎蠻一致的﹕開始時由 1. Stella di Campalto, Rosso di Montalcino,2008 艷壓群芳,但最後由愈戰愈勇的 3. Padelletti, Rosso di Montalcino,2008 成為 Wine of the Night。

或者我們應該封 3. Padelletti 為王,1. Stella di Campalto 為后,因為 1. Stella di Campalto 實在令人銷魂!

 

Rosso 請命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個 Rosso 迷,這得從三年前的一瓶 1990 Poggio Antico Rosso 說起。

那年我們遊意大利一共試了 49 瓶酒,最難忘的便是這瓶 1990 Rosso (見前文﹕ Terra di Emozione (遨遊意大利之二))。我很驚訝的發現好年份如 1990 的 Rosso 要 20 年才開始成熟!

之後我拼命找老一點的 Rosso,卻發現超過 10 歲的 Rosso 幾乎沒辦法找到,原因是﹕酒莊沒有地方放 Rosso,酒商一早便賣掉 Rosso,而最糟糕的是消費者老早便把 Rosso 殺掉!

幾經艱難,後來我在意大利找到幾瓶 1970 年代末的 Soldera Rosso,超過 30 歲的 Rosso 令我﹕

目瞪口呆,有一種無名的感動涌上心頭,我幾乎喜極而泣。

(見前文﹕Soldera﹕Sangiovese 啟示錄)。

自此以後,我每拜訪 Montalcino 酒莊,都問他們有沒有老年份的 Rosso,結果都失望而回,他們也覺得我問得奇怪。

幸好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我央求了多次以後,Le Chiuse 的莊主 Nicolo’ 兩年前很慷慨開了一瓶 1997 Rosso 讓我試,他說他自己只餘幾瓶。

le chiuse 1997 rosso我當時是這樣描述的﹕

一點也不簡單的 1997 Rosso 散發著濕泥土、乾香草和煙葉、黑櫻桃、porcini 蘑菇和松茸等強烈的香氣。口感豐滿圓潤兼複雜,丹寧仍然豐富,這瓶酒頂多剛開始成熟,所以不打架了。

我的結論是﹕Rosso 是 fine wine 而不是日常餐酒。

(見前文﹕漫步 Tuscany(之七)﹕難忘的 Le Chiuse

今年在 Florence 我又發現一瓶 1989 Biondi Santi Rosso,我明明知道那是最糟糕的年份,但癮君子如我又那肯放過?結果花了 90 歐元開了一瓶早已走下坡的 25 歲 Rosso,但我高興的告訴自己說這是金錢買不到的體驗。

 

我並非說 Rosso 一定是 baby Brunello。

但態度嚴謹的小酒莊的 Rosso 幾乎一定是 baby Brunello。原因是這些小酒莊只有幾公頃的田,Rosso、Brunello 與 Brunello Riserva 都是從同一塊田選出來的 — 如果這是塊 Grand Cru 田,那 Rosso 一般是從較年青的樹選出來的葡萄,也是 Grand Cru 所出!小酒莊養不起老樹,只因為多病、產量低但又賣不起價錢,所以每過十來年便要拔掉老樹換新藤,除了早熟和結構較簡單以外,葡萄的質量是非常好的。

我同意 20 歲的 Rosso 多半比不上 40 歲的 Brunello 那麼好,但你有多大把握 40  歲的 Brunello 儲存狀態比 20 歲的 Rosso 好?

所以我奉勸大家一句﹕從今天開始多買但少開 Ross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