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步 2013 香港國際酒展

前年的酒展我發現了 Le Chiuse,從 Le Chiuse 我又找到 Montalcino 北方的真、善、美三雄(BaricciLe Chiuse Il Paradiso di Manfredi)。這次我很高興為莊主夫婦安排了一場與 VIPa 隨意行酒友聯歡的晚宴,詳情另文報導。

那年的另一個發現是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但他出的題太深了,我仍然在讀這本書。最近找到從 1974 1999 比較老的年份,希望看清楚一點。

去年的酒展發現了萬巢之山 Montenidoli,自稱永遠 18 歲的莊主 Elisabetta Fagiuoli 說她代表了山之精神,所以永遠年青。幾個月前找來她最新的 9 首,匆匆試了一遍,也曾與酒友一起欣賞其中一兩首,我聽得高興但好些酒友卻好像不大聽得懂,所以今年渴望聽原伴奏者(Accompagnatori)親自為我們演奏這套山之組曲。這場難得的演奏也待我再作交代。

我也推薦了不少朋友到展台試她的酒,好幾位大感意外,有一位更對我說整天試的酒當中,只有鳥巢的酒他不捨得吐。

去年的另一個發現是 Chianti Le Cinciole,後來訂了一些他們的舊年份回來,開過兩瓶最簡單的讓酒友淺嘗,都令人驚嘆。盼望莊主明年來香港! 回到今年的酒展。我自覺讀酒讀得實在太慢了,所以決定放慢腳步,不試 BaroloBrunello Chianti 這些大酒,轉而下山去另尋 The Other Italy

我們先從西北方的 Piedmont 開始。

P1210158 Pecchenino 的三瓶 Dolcetto 有層次,優雅,幾乎可以說有點複雜。

大多數人只對 Piedmont Barolo Barbaresco 有興趣,但酒王並不是老百姓的日用酒。當地的基本 Chianti 是小甜甜  Dolcetto。但在 Barolo 以南的 DoglianiDolcetto 卻不光是個逗人喜愛的小甜甜。當地人認為這裏是Dolcetto 的誕生地和首府。儘管有人對這個稱號有異議,但如果像 slow wine 2012 那樣把三個世紀前開始屹立於Dogliani Pecchenino 生產的 Dolcetto 比擬作 Barolo 酒中的 Monforte Serralunga,我相信沒有人敢反對的。

最基本的一款(San Luigi)只在不銹鋼桶陳釀,其他兩款(Siri d’Jermu Bricco Botti)則分別在大桶陳釀 1 2 年,莊主絕對肯定他們的 Dolcetto 可以陳年。我有了下一個搜尋目標了!

他們近年也在 Monforte 村買了地,生產了兩款蠻不錯的 Barolo,但今天不談了。

酒莊的網址﹕http://www.pecchenino.com/en/azienda.php

另一個有趣的酒莊是位 Piedmont 正中的 Castello di Gabiano,以小鎮 Gabiano 為名的 DOC 產區據說是全意大利最小的。

前年我便在酒展試過他們的代表帶來的 Gabiano95% Barbera5% Freisa),今年酒莊來擺攤,我們得以試了他56款酒,令人驚喜的是每一款都很不錯也很易喝。

P1210161莊主有貴族的長相,家族名 Adorno,一問之下,果然與德國有名的藝術哲學家 Theodor Adorno 有遠親的關係。

P1210160最有趣的是 Il Ruvo Grignolino del Monferrato Casalese95% Grignolino5% Freisa),Grignolino 是一種很罕有的葡萄品種,很多花香和香料的陳香氣味,口感細緻;另一款 Monferrato Rosso 85% Barbera 15% Pinot Noir 的混釀,很特別,莊主說他對他的 Pinot Noir 越來越有信心,在不久的將來希望推出一款純 Pinot Noir。他的白酒也不錯,雖然我的白酒口味作不了準。

P1210167P1210304展台前面的玻璃櫃放了一瓶很誘人的 1978 Gabiano Riserva

酒莊的網址﹕http://www.castellodigabiano.com/en/index.html

P1210117 Romagna Tuscany 之北,兩地被東西走向的 Appennines 山脈所分隔,在山的北坡有幾個不錯的酒莊,其中一個名叫 San Patrignano 的在 Gambero Rosso 有展出,他們的一款 2012 Ora(純 Sangiovese Now(現在)的意思,我問酒莊的代表這名字有何所指,他說他們現在懂得 Sangiovese 了!

以前喝過他們名叫 Avi 的頂級 Sangiovese,覺得很不錯,這款新酒更清純,有點像基本版 Chianti 那麼可愛。我查了 Wine SearcherAvi 平均賣200+ 多港幣,Ora 只賣 100+

還有一點要特別指出的是﹕San Patrignano 是一個幫助年青人戒毒的機構,酒莊的主要人員便是這些年青人,賣酒的收入支持了這個機構的工作。

San Patrignano 的網址﹕http://www.sanpatrignano.org/en

我們這次與 Podere Boscarelli 的莊主 Luca Ferrari 的見面是雙重意義的重逢。

前年我們第一次在酒展踫到 Luca 夫婦,我自告奮勇為他向煙台的一位先生解釋這個莊有多厲害。我當時帶了 Nicolas Belfrage 的專著在手,指出Boscarelli Nocio Belfrage 評為 Brunello 以外的 Sangiovese 十大好酒之一。Luca 這才知道他們上了榜,他馬上抄下書名,後來路過倫敦才買到這本書。

所以這次重逢,Luca 臉上綻開微笑,帶我們去試了他帶來的 3 款酒。

P1210152翻查資料,我們其實很早已喝過他的 1997 Nocio,當時我開始隨意卻還沒有棄法,所以我在筆記本寫道﹕想不到 Sangiovese 可以那麼好喝,更想不到 Montepulciano 有如此水平!

隨意以後,我先被 Barolo 吸引,又由 Soldera 認識了 Giulio Gambelli,然後是 Brunello Chianti Classico,再喝 Nobile di Montepulciano ,總覺得太粗獷。直到最近一場 “Chianti and Beyond” VIPa 試酒會(見前文﹕最開心的 Chianti),才令我重新投入了這種號稱貴族酒的 Tuscan Sangiovese

踫巧這個產區有個展台,我們便試了好幾個酒莊的作品,Boscarelli 毫無疑問是他們當中最出色的!

P1210150三款中以 2010 Nobile di Montepulciano 最迷人,新鮮、奔放但平衡優雅,再次證明 2010 是近年的經典年份!名叫 Prugnolo Rosso 也因為加入了 Mammolo 而帶來野花和香料的香氣。Nocio 當然好,但像 Cepparello 一樣,要起碼等他 10 年!

最讓我期待的還是來自 Tuscany Umbria 以南的 Abruzzo 地區,因為我好像跟 Torre dei Beati 的莊主 Fausto Albanesi 很有緣。難道他們是另一個 Le Chiuse?

我在去年的 Gambero Rosso 試酒會第一次與 Fausto 踫面,當時閑聊了一大堆,但比較少與他的酒有關,因為 Abruzzo 的酒不太起眼。

今年我在 Gambero Rosso 試酒會隨便逛,竟然又踫到很面善的 Fausto!我問他這一年發生了甚麼?他帶點無奈的苦笑道﹕甚麼也沒發生,一直沒找到進口商。

但這次我卻變了。我正想找 Nebbiolo Sangiovese 以外的學習對象,心想從 Tuscany 往南,似乎 Abruzzo 是個好目標,他們不是出了兩個傳奇人物嗎?難道 Edoardo Valentini Emidio Pepe 的酒是玩魔術玩出來的?又或許他們在酒窖發明了甚麼機器?這塊土地只等待有心人!會是他嗎?

於是我仔細地試他帶來的一款酒,我驚奇的發現那麼新的 2010 Cocciagazza 竟然完全不是典型的果醬炸彈!融和、甚至有些低調,有足夠的酸度,相當優雅!

回家翻查資料,我赫然發現原來他們是 Edoardo Valentini 的鄰居!

P1210131但他沒有把這個當作他的「賣點」,其實 Fausto 這個人說起話來像吳儂軟語,有幾分靦腆,但講起他的作品,臉上總掛著一絲發自內心深處的微笑。

第二天在酒展的展場得以品試他的三款酒,白的 Pecorino 清新,Cocciapazza 優雅,Mazzamurello 霸氣。

P1210127憑直覺我認為 Cocciapazza Fausto,他解釋 Cocciapazza Crazy Head 瘋狂腦子的意思,原來他不斷在腦子裏鬧革命!

P1210128Pecorino 的圖畫是他的女兒 3 歲時的作品,所以這瓶酒代表青春!

我想 Mazzamurello 不會是他的太太 Adriana 吧?比較有可能是 Adriana 的爸爸,因為資料說他們的田是 Adriana 的爸爸種了 40 年的,後來作為嫁妝送了給他們。Mazzamurello 有著農民的粗獷性格。

後來查意大利的 Wikipedia 才知道這是個歐洲神話裏的小矮人(見酒標)!但我還是把我的猜測留在這裏,待以後向 Fausto 求證。(見﹕http://it.wikipedia.org/wiki/Mazzamurello

他的太太 Adriana 會是他們的粉紅酒 Cerasuolo 嗎?可惜 Fausto 沒有帶來,但 Matt Kramer 的描述令我掉口水﹕

Torre dei Beati’s Cerasuolo rose is superb and made differently than most.  It is a blend of two batches of Montepulciano juice.  The first batch is from grapes selected for their higher acidity.  This gives the rose structure.  The second batch is obtained from a saignee (literally, bleeding) taking from the juice intended for their red Montepulciano d’Abruzzo wine. This juice gives the rose fruitiness and intensifies the color.  This blend is then fermented into wine at a cool temperature and quickly bottled.  Redolent of dark cherries with a lip-smacking earthiness, this is a quite dark-hued rose of exceptional quality.

[Making Sense of Italian Wine, p.167]

所有這些原因,令 Torre dei Beati 成為我今天最期待的酒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