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got to be Barolo, if you want to dance with me

這場 Barolo 老酒試酒會是我們在蘇北旅行的時候安排的。

在大陸旅行,我常會患上「Barolo 饑渴症」,這次的蘇北之旅也不例外。久旱之後最好的甘霖,不是柔情似水的 Sangiovese,而是 Barolo 狠狠的拳頭。所以當我與一位新認識的「港漂」商量這場試酒會的主題時,聽到他們平常愛喝 Sangiovese 以後,我便毫不猶豫的選了 Barolo

試酒會在我們回家一個月以後才舉行,但我哪裏有這份耐性,於是接連開了 3 1996 Barolo,意想不到的是 3 瓶都有閉關的跡象,以酸度掛帥,我唯有悶悶的等,所以這場試酒會令我既期待又焦慮。

感到焦慮的當然是老酒狀態的好壞。把 7 瓶酒開了以後,我打了個電話問我這位港漂朋友他們過去幾天做過甚麼,他說他們試了一瓶初級的 Gaja,又翻查了一些有關 Nebbiolo 的資料。我明白了,就像我們半年前的一場Barolo 老酒試酒會一樣,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今天的叔叔伯伯都點頭了。

我結果開了 8 4 雙,讓我們有 4 次比較 Barolo Barbaresco 異同的機會﹕  P1210047E

VIPa-1.5-08 :Vintage Barolo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88

2. Contratto,Barolo,1970

3. Marchesi di Barolo,Barolo Cannubi (OC),1982

4. Scarpa,Barbaresco Pajore Barberis,1982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74

6. Rinaldi Francesco,Barolo,1974

7. Rinaldi Francesco,Barbaresco,1964

8. Rinaldi Francesco,Barolo,1964

較年青的1982 1988 在一天前開瓶,如常的在冰箱過了一個晚上。其餘 5 瓶在試酒會當天一大清早開,8. Rinaldi Francesco,Barolo,1964是唯一「有恙」的一瓶,兩個小時後,我決定臨時從酒窖找一瓶2. Contratto,Barolo,1970來取代,但把病人也帶上,讓朋友見識一下。

 

1970 vs 1988

第一雙年齡差了 18 歲,是叔侄的關係。

P1210052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88在前一天開瓶小試的時候很害羞,只感覺到他乾淨,細緻,帶微甜。第二天早上再試,已經開放了一些,有乾玫瑰和很泥土的氣息,隱隱散發著很熟悉的我名之為意大利菜醬汁的番茄、蘑菇與陳醋的香氣,但不強,這一丁點兒的陳香告訴我他可能快進入成熟的階段。入口清甜、易喝,帶一點「醬汁」味,最重要的是有很優雅的身段。

2. Contratto,Barolo,1970在酒櫃躺了半年*,早上還沒洗漱便被我突然搖醒,所以蓬頭垢面的噴發出各種很泥土的氣味蘑菇、醬汁等,但入口挺豐滿的,沒感覺有甚麼結構。[*注意﹕其他酒都在一星期前便豎直放在酒櫃,只有這一瓶一直是躺著放的]

正式品試的第一回合開始了,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88跟上午比較沒有太大變化,仍然害羞,至於2. Contratto,Barolo,1970也像個街頭伸手要飯的半老頭,不停自言自語的說話但語焉不詳。

投票的結果是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88憑他的香氣、酸度與優雅以 6 ½3 ½ 贏了2. Contratto,Barolo,1970喜歡2. Contratto 的朋友被他很刺激的氣味所吸引。

到了第二回合,兩瓶酒都開放了很多。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88的香氣和口感基本上沒有變,只不過由隱變顯;但2. Contratto,Barolo,1970梳洗乾淨之後,原來是個帥哥!魁梧的身材支撐著勻稱的四肢五官,果味與丹寧的完美整合告訴我們這是盛年的 Barolo,雖然比Barbaresco長了足足18 歲,但兩個走在一起更像兄妹倆。

所以這第一對便很精彩,Barbaresco 的陰與Barolo 的陽形成很強烈的對比,這便是 terroir

經此巨變,原來喜歡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88的幾乎都改投了2. Contratto,Barolo,1970Barolo 82「反敗為勝」。有兩位認為兩款酒打平手,有趣的是只投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88的一位原來投 Barolo,他改變的原因是剛剛上的一盤意大利麵與Barbaresco是絕配。

 

1982

第二雙是年青的 1982

P1210053

兩瓶的顏色都頗深,前一天開瓶小試的時候,4. Scarpa,Barbaresco Pajore Barberis,1982已經很奔放,有很泥土的氣味,又帶點肉味,很可口,果味充足,但稍欠分析力。3. Marchesi di Barolo,Barolo Cannubi ,1982我們過去開過 3 瓶,以這瓶最乾淨也最封閉。前一天晚上只有很微弱的疑似玫瑰的花香,入口微甜,很清晰的丹寧與很好的酸度。

當天早上再試,兩瓶都開放多了。

4. Scarpa,Barbaresco Pajore Barberis,1982已有甜絲絲的香氣,乾玫瑰花和很泥土的香粉,入口是很甜的果味,丹寧細緻可辨,非常可口!半個小時後,果味的勁度收斂了,有點肥大的感覺。

3. Marchesi di Barolo,Barolo Cannubi ,1982有一股深沉的力量,深黑的玫瑰花香氣,比昨天開放但尚未綻放,深沉結實的果味與 Barbaresco 是很大的對比;難得的是他複雜很多,清晰的丹寧結構聽起來是 Barolo 的口音。半個小時後,力量依然。

果然在晚上的第一回合,3. Marchesi di Barolo,Barolo Cannubi ,1982可說技驚四座,大家被他那種潛藏的力量所震懾,他竟然全拿 10 分。朋友說他﹕

·        不斷變化;很多成熟的香氣;結構厲害;所有應該有的都有了,而且有很勻稱的比例。

Barbaresco 其實不弱,不過在強勁對手的面前,朋友嫌他﹕

·        停留在果味;散得快;喝過後沒有留下甚麼印象。

可是過了兩個小時後,當3. Marchesi di Barolo,Barolo Cannubi ,1982仍然在緩慢發展的時候,4. Scarpa,Barbaresco Pajore Barberis,1982卻像做過瘦身運動,勁度減弱的同時,一種細緻和優雅的感覺出來了。雖然沒有剛才2. Contratto,Barolo,1970在第二回合的脫胎換骨的變化,但也足以挽回 3 位酒友的信心,結果有 1 人棄 Barolo 而選他,另外 2 人判二者平手。

這一雙又讓我們感受到Barbaresco Barolo 是一輕一重的對比,這也是 terroir 使然,有如 Chambolle Musigny Gevrey Chambertin,如何選擇很多時候要看個人的口味。

 

1974

第三雙把試酒會帶到第一個高潮。

P1210050

前兩雙感覺上很年青,沒有太多 tertiary 的感覺。初次接觸 Barolo 的人可能會覺得奇怪,因為他們不知道這些比較好的年份沒有 30-40 年只能算是青年。

1974 1970 年代的中等年份,大概在  19781971 1970 之後,以前我喝過的 1974 除了一兩款以外,大概只能算是中規中矩,所以我的好奇心比期望大。

但早上小試已經令我有驚喜!

我們兩年前為朋友慶生日時曾連續開了兩瓶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4當時的感覺只可以說是合格。(見前文﹕越發霉,越好味的 1974Barbaresco

這次的一瓶在早上小試時有很乾淨的乾玫瑰花香,帶一點薄荷,那種在 1988 只隱約出現的「意大利菜醬汁」在這裏明顯得多,tertiary 的陳年香氣借這瓶 1974 首次登場了!口感如絲般細滑,優雅得令人動容!與前年的兩瓶好像是不同的酒!Only great bottles, no great wines

6. Rinaldi Francesco,Barolo,1974又是另一番風采﹕很濃厚的香氣,有些薄荷和刺鼻的香料,氣味和口感都渾厚,丹寧幾乎全然融合了,豐滿但圓潤,這是圓融的境界!Nebbiolo 的陰與陽的不同美態在這兩款酒表現得淋灕盡致,但動人則一。難得的是他們都完全沒有老態。

晚上的第一回合,兩瓶酒都沿著原來的路子進一步發展了,香氣更開放,尤其是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74,以致一位酒友說他有點野性,而另一位被他的鐵銹氣味深深的吸引。

這次的雌雄選是極度困難的,10 人中有 4 位先後判他們平手,雖然兩個回合都由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4勝出(分別是8 ½1 ½ 64)。原因只有一個﹕Barbaresco 相對早熟,所以今天更適飲。

Barolo Barbaresco 的不同 terroir 表現在這一雙表現得最為清楚,對我這是熟悉不過的,但令我倍感驚訝的是保存得好的 1974 可以如斯迷人,另外我第一次為傳統大師  Francesco Rinaldi 折服。今天一般人都認為 Francesco Rinaldi 是二三線的酒莊,但 Sheldon Wasserman 當年很推許 Francesco,認為他是與 Bartolo MascarelloBruno Giacosa Giuseppe Rinaldi 同級數的大師。今天我才用我的鼻子與舌頭體驗到 Sheldon Wasserman 的慧眼。

 

1964

我原來對 1964 這雙姐妹花沒有抱太大希望,不過想讓朋友體會成熟 Barolo 的風味。

P1210048

P1210044

早上小試時,他們是唯一有老態的酒﹕7. Rinaldi Francesco, Barbaresco, 1964有類似牙膏、薄荷的一種清涼氣味,又有很濕潤的感覺;入口比較單純,但斯文的果味綿長兼細緻,我們說 aging gracefully 便是這種境界?

8. Rinaldi Francesco,Barolo,1964大概可以用鉛華盡洗來形容之。顏色被漂得呈淡淡的粉紅色,我猜精華已完全掉到瓶底了,剩下來的是酒精較強的氣味,又有點指甲油或杏仁,入口有輕輕的甜和酸,應該說酸多於甜,近似酸梅湯的味道。這算是比較乾淨的氧化現象,因為很多更糟糕的老酒常有強烈的醬油或跌打酒味道。

第一回合的7. Rinaldi Francesco,Barbaresco,1964表現得比上午好,有香料、胡椒等很 tertary 的香氣,入口似乎弱一點,幾乎可以用氣若柔絲來形容他。

意想不到的是  8. Rinaldi Francesco,Barolo,1964  那種淨化世界引起了一陣哄動。首先,後來倒出來的酒帶了比較多瓶底的沉澱物,所以顏色較深,所以我們 10 個人分得的每一杯酒其實都是不一樣的。大家一致的意見是這不像酒,至於像甚麼就各有說法了。有人說像甜酒,有說 sherry,但我覺得最近似的是有人提出說像 rose!倒得較晚的一位拿著他那很高檔的 Burgundy 杯一聞那淺紅寶石顏色的 rose 後便驚呼﹕焦糖!我借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才驚訝的發現﹕果然很甜啊!

我以為這一雙不用投票了吧,因為與病者比較是不公平的。但一問之下,只有7 位認為  7. Rinaldi Francesco, Barbaresco, 1964 較好,有 3 位竟然更喜歡 8.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4!很 Rock and Roll

但到了第二回合,焦點竟然回到  7. Rinaldi Francesco,Barbaresco,1964。氣若柔絲的老人家小睡了兩句鐘以後竟然起來打起太極拳來!別看他手腳好像很慢,但每一招式都帶來一陣陣的陳香﹕乾玫瑰、蘑菇、松露等;等他一出掌,我們才感覺到口感也是蠻有力的,有一種粘粘的像蜜糖的感覺,甜味也如蜜糖,更難得的是舌頭可以感覺到薄薄的如輕紗的丹寧!

這種像復活的表現說奇也不奇。我對 1974 1964 4 瓶酒處理得比較保守,在早上開瓶後一直放在 12 度的酒櫃,只用一張很薄的衛生紙蓋著,所以他們的氧化比較慢。其餘幾瓶新一點的酒我都放在 20 度的 SOWINE 小箱子裏。

還有一點要指出的是﹕1960 年代的意大利酒是高風險的酒,主要是儲存狀況難保證。運氣好的時候,1964 1958 這些上佳年份絕對未老!半年前我們另一場 Barolo 老酒會的 1964 Gaja Barbaresco 便很有力量。

 

Wine of the Night

如果沒有最後一雙帶來的驚喜,要選出今天最好的一瓶酒實在難之又難。

但看到大家對第二回合的7. Rinaldi Francesco,Barbaresco,1964的嘩然反應,我知道無論出於敬老、驚喜或驚艷的原因,榮譽也應該屬於他。

P1210060奇怪的是當我問有沒有人有別的選擇時,我的港漂朋友舉手說他最喜歡  3. Marchesi di Barolo,Barolo Cannubi ,1982第三回合。原來他太喜歡這款酒了,所以當其他人開始試下一款酒時,他偷偷的再添了一杯。港漂好像哥倫布一樣發現了自己的新大陸,用他自己的話﹕「這是一個睡醒的小夥兒,帶著一股楞小子的勁頭,把香氣和口感演繹到了極致。最不可思議的是,口感的餘韻中帶著一絲甘甜。讓我在被他的熱情感染之餘,還體會到了他內心的善良和溫柔。這或許是我最喜歡的感覺,一個強大的人,在世人面前總是要表現最強的一面。但我相信,他的內心,總是藏著屬於自己的溫柔和美好,若不深交,則不得而知。

他怕大家笑他吹牛,便把杯子遞給我們試聞。

他的判斷令人信服,但經他這麼一提醒,我便想﹕如果今天所有的酒都有第三、四、五回合,我們要怎麼寫結果呢?

所以最安全的結論是﹕Barolo/Barbaresco 是贏家,獨一無二的。

這時我突然想起上個月在南通踫到的一位搖滾青年的一番話。他說 Soldera 很像 Burgundy,但Barolo 令他摸不著頭腦;他想不透為甚麼 Barolo 的優雅酒體可以承載那麼強的丹寧?我但願他今天坐在我們中間,我猜想他會有另一個疑惑﹕為甚麼那麼 Burgundy 感覺的酒到老也那麼有力量?

我的搖滾青年,Chuck Berry 當年便唱過﹕

It’s got to be Rock and Roll music,

If you want to dance with me.

你知道嗎﹕Barolo 是當今最有搖滾味道的酒!

4 thoughts on “It’s got to be Barolo, if you want to dance with me

  1. Hi 心兄, 第一次在新網留言, 之前告訴話你開了一瓶1964 bersano barbaresco, 最近又開了1970 fontanafredda barolo, 是很不錯的酒, 香氣變化很大, 有時乾莓、薄荷, 有時有皮革味、肉味, palate酸度很不錯, 餘韻有時飄逸(酒味在口中往上逐漸消去), 有時是擴散性的…… 不過我始終覺得支酒還沒有完全現真身, 以它的香氣變化, 我覺得酒體應該有更豐富的內容才對, 而且酸度也是很斯文的表達, 有點欲言又止。可惜我是帶去吃晚飯(中午十二時開瓶), 晚飯的兩三個小時大概還不夠它發揮。

    另外剛剛在wine and spirit fair遇上marchesi di gresy, 一喝便知是我喜歡的style, 難得2008/2009 barbaresco Martinenga Camp Gros 也完全不覺得太硬太重, 也嘗過他們的100% merlot, 風格、結構跟其barbaresco竟是如此相近!! 讓我想起之前跟你喝的isole e olena 100% cab sau。另外也第一次嘗到soldera, 試了06, 入口第一下近乎無味, 然後甜味慢慢才滲出來, 而且只有甜而沒有酸沒有單寧, 但又不會過甜, 因為那甜味很快就在口中向上散去, 完全不累贅, 是遇上神仙的感覺, 少少一口已經叫人神往, 沉醉良久

  2. 請教抱青前輩,在香港的話您雙B都是在哪購買的呢?針對Barolo & Barbaresco 在香港您有什麼推薦的店家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