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意遊速記(十)﹕閑蕩 Barbaresco

在 Piedmont 的八天,我們以 Treiso 為基地,先在 Ada Nada 的農舍住了四天,然後搬到小鎮的一個小屋子又住了四天。

感謝莊主 Annalisa Nada 的安排,讓我們度過了在意大利最優悠的八天。

L1200771L1200777

看著 Treiso 西面夕陽下的 Neviglie,甚麼飯也吃得香

Treiso 居民好像只有數百,小鎮有小街一兩條,餐廳三四間,徜徉其間,可以領悟本來無一物之真意。

L1210140

我們常到鎮中心的餐廳 Profumo di Vino 吃飯,這裏白天寧靜,晚上卻很熱鬧,來的遊客很多

L1200901L1200905

有家名叫 Tornavento 的米芝蓮餐廳,一定要訂位。抵達後先到露台賞風景,格調甚好

L1200915

菜好 …..

L1200914

酒單像字典那麼厚,懂得選的話,也不算貴

20160907_050609

酒窖在餐廳的地窖,藏酒驚人,一排 Giacosa 高達天花

20160907_05152120160907_051336E

當然少不了 Monfortino,幾瓶古稀珍品是客戶存放在這裏的

20160907_051053

Chateau Petrus 等法酒也不少,放得高高的,酒保說點的人不多,馬上示範怎麼摘酒

Treiso 也是 Barbaresco 產區裏四個分區當中最有野趣的村子。

L1210123

在 Treiso 以南高地的名勝 Rocche dei Sette Fratelli 七兄弟斷崖

Map-Barbaresco-3D

為了南下北上的放,我把圖倒轉了

看地形圖,Barbaresco 產區就像個牛角包,Treiso 起自南面的牛角尖,地勢最高,而且土壤也最古老,類似 Barolo 地區 Serralunga d’Alba 的 Serravalliano(圖中深棕色的地方),沿著大路北下走到 Pajore 與 Marcarini 田最遠處,便是 Treiso 的邊界,從這裏兵分兩路,往西靠近 Tanaro 河的是 Barbaresco,往東則是面積最大的 Neive,這兩條村子的土壤主要是較新近的 Tortoniano,類似 Barolo 的 La Morra 村。還有一條小村子名叫 San Rocco Seno d’Elvio,位於 Treiso 西北角連接 Barbaresco 之處,行政上屬於 Alba,但實質上可以當作 Treiso 的延伸。

從地形看,不難理解這三條村子的風格﹕

  • Barbaresco 村地勢較低,而且最靠近河,所以溫暖,產出的酒集中度好,而且最為細膩(Asili 與 Ovello)。
  • Treiso 地勢高,離開河較遠,所以比較冷,葡萄較晚成熟,因此高酸、結構強(Rombone 與 Rizzi)。事實上,地球暖化以前,這裏的 Nebbiolo 比較難成熟,所以 Dolcetto 和 Moscato 種得比較多,近年天氣變暖才令 Nebbiolo 的種植大幅增長。
  • Neive 的風格大體在上面兩者之間(Santo Stefano 與 Gallina)。

打比喻,Treiso 有點像 Montalcino 的中部地區(Biondi Santi),而 Barbaresco 則類似南部(Poggio di Sotto)。如果用 Barolo 的分區作比較,則 Treiso 好比 Serralunga d’Alba,Barbaresco 則如 La Morra。

我們這八天過得很輕鬆,除了出發前約好的兩家 Barolo 酒莊以外,我又從 Kerin O’Keefe 的聖經挑出一批比較少聽到的酒莊,讓 Annalisa 幫我們約幾家她相熟的去看看。

這裏錄下我們的點滴見聞。

Treiso

Giuseppe Nada

說來有趣,我們去 Annalisa 堂兄弟這家酒莊為的是嘗嘗他們的 Riesling。

從 Carlo Nada 算起,Giuseppe 是第四代,在 1964 年起成立酒莊獨立灌瓶出售,我們去的那天剛好踫到穿著工作服的 Giuseppe,見他精神弈弈,五十年如一日的又下地去了,實在令人崇敬!今天兒子 Enrico 和女兒 Barbara 加入了酒莊,當天 Enrico 去了美國出差,由 Barbara 帶我們參觀,她媽媽 Nella 也在一旁,我們臨走時她還送了一瓶 2010 Casot Riserva 給我們。

他們家有兩塊田,一塊在 Marcarini,朝東南,主要種白葡萄與 Dolcetto,也種了小量 Nebbiolo;另一塊在 Casot,面西南,很早以前已經以 Nebbiolo 出了名。

L1200916

向北從遠處看酒莊(中央最前的屋子),右邊山坡朝東,是他們的 Marcarini 田

L1200918

過了馬路是他們的 Casot 田,又名 Casotto

L1200933

酒窖狹小,典型的家庭酒莊

他們的酒一如 Giuseppe 其人,只管默默的幹,細細的說。

試酒時剛從果轉到花。

2015 Armonia(和諧之意)

L1200924混 Sauvignon Blanc(20-30%),Arneis(40%)和 Favorita(30-40%)而成。

很清新,橘子香氣,果與酸都好,帶些微苦的收結,有點複雜度。

2014 Tecum Riesling

L1200926Tecum 是拉丁語,“with you”(與你一起)的意思。Barbara 好像說他們第一個正式年份是 2017 年,2014 可能是試產的年份。

非常香的黃花,很有勁度的果,與亮麗的酸度唱和,充滿活力。驚喜!

Barbara 說 Marcarini 這塊田的土質與德國種 Riesling 的地有點相似,所以他們試種,看來效果蠻不錯的。我自己就認為德國的 Riesling 根本是穿了素衣的 Nebbiolo,他的勁度(intensity)恰似 Nebbiolo,想不到今天在 Nebbiolo 的祖國可以嘗到長得那麼美的妹妹。

2014 Dolcetto

L1200930花香,有質感,不甜,酸度好。很優雅、可愛的 Dolcetto。

記得 Kerin O’Keefe 曾大讚離他們不遠的 Pier 酒莊的 Dolcetto,但我去 Pier 的那天剛從根轉忌,表現只可以說一般。原來 Pier 的 Dolcetto 也出自 Marcarini,所以我推想發功的是這塊田。

2011 Barbaresco Marcarini

2011 Barbaresco Casot

L1200931Marcarini 的顏色較淺,也較輕盈,山花,通透,酸度好。

Casot 較有重量,但丹寧也整合得很好,非常活潑的酸度。

這種風格讓我想起 Biondi Santi。

L1200959順便說,我們把 Nella 送給我們的  2010 Casot Riserva 帶到 Montalcino,一天 Le Chiuse 的莊主請我們吃飯,並說要開一瓶 Magnum 2005 Massolino Barolo Vigna Rionda 一起試,我便獻出這瓶 2010 Casot Riserva 和 Silvia Altare 送我的 2007 Barolo Ceretta。結果那晚大家幾乎一致認為 2010 Casot Riserva 開得最好。那天是忌日,其他兩款都凌亂不堪,只有 2010 Casot Riserva 通透優雅!

這朵「Treiso 一支玫」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Pier

L1200798

從 Giuseppe Nada 再往北不遠處,仍然在 Marcarini 田之上有另一位 Giuseppe,我多次翻 Kerin O’Keefe 的書看到 Giuseppe Grasso 與他的兒子 Pier Paolo 父子倆的合照,都覺得有點像美國西部電影的劇照,印象很深刻。

L1240382Giuseppe 是第二代的 Grasso,今天負責種植,第三代 Pier Paolo 管釀酒和推廣,今天的酒莊就叫 Pier。

L1200449酒莊的出品多得驚人,無怪乎我們與 Pier 見了面只能握手合影,由他太太 Sara 帶我們參觀了酒窖和試了 16 款酒之多。

L1200468當天不巧從根轉忌,酒的表現不太正常,加上有些酒已開了幾天,在那麼熱的天氣下,部分開始氧化了。

Kerin O’Keefe 大讚的 2015 Dolcetto Maicarin 在當天表現差強人意,我比較喜歡的是一款 2015 Langhe Arneis Moroso

L1200460但令我們驚為天人的是他們的 Barbaresco Rio Sordo,我們試了他們的 2010 Barbaresco2009 Barbaresco Riserva

L1200465經典的 rose and tar,通透,明顯的礦物味,2009 Riserva 有甘草,集中度更好,但兩者都入口清純、通透,非常優雅。Kerin O’Keefe 維妙維肖的用 weightless complexity 來形容他們的風格,實在非常貼切。

Pier 的 Rio Sordo 田就在酒莊前面,屬於 Barbaresco 村,我以前大多喝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的出品,印象中比較果,容易喝,似 Premier Cru 多於 Grand Cru,這次得來全不費功夫,竟然讓我們喝到 Grand Cru 級的 Rio Sordo。

回家查資料,才漸漸明白原因為何。

從 Alessandro Masnaghetti 編的 Barbaresco MGA 地圖集知道 Rio Sordo 高度從 190 – 315 米,Pier 那塊在山脊之南靠近 Treiso 那邊,地勢較高,Produttori 的幾片靠近 Barbaresco,比較低。優雅與簡單易喝的分別應該在土地。Masnaghetti 概括 Rio Sordo 的風格為介乎 Asili 與 Rabaja 之間,也就是 Asili 的通透與 Rabaja 的礦物味都有一點,這正是 Pier 的 Rio Sordo 給我的印象。

當然還少不了 Dante Scaglione 的功勞。這位跟隨 Bruno Giacosa 十多年的釀酒師在離開 Giacosa 後當上多家酒莊的顧問,Pier 便是其中一家。

當然隨意酒友應該不會忘記我們差不多兩年前曾嘗過 Giacosa 在 1985 年唯一一次釀造過的一款 Rio Sordo,那是當天的 WOTN(見﹕VIPa-3 第 1 場 — 1985 橫品)。

Treiso 待我真不薄。

Barbaresco

Albino Rocca

在風和日麗的一天,我們早上從 Treiso 出發,打算遠足到 Barbaresco 村,在那裏吃過飯後再去 Asili 朝聖。

過了 Rabaja 不久,在轉入 Ronchi 的一條小路口,我們竟然與開著車的 Monica Rocca 不期而遇。我們有點尷尬,但 Monica 高興的請我們到酒莊試酒,然後在附近的 Rabaja 餐廳吃飯聊天。

L1200813這天是花日,我們難得有機會試了他們全線的酒。

L1200834兩款 2015 都很花香,Cortese 帶點苦味,很特別,只是桶味多了一點。

L1200827 L12008282015 Dolcetto 來自 Ronchi 田,我記得去年 Monica 跟我說這塊田就在他祖父的小屋子旁邊,很清新優雅,花日就如十八無醜女,沒有酒不好喝。

2013 Barbera Gepin 是我最喜歡的 Barbera 之一,花香夾齒,有份量但不過頭,又有層次。原來出自 Neive 南部有名的 Cotta 田,離 Rabaja 不遠。

L1200830幾款 2013 Barbaresco 讓我有點錯愕。

L1200837

新酒標很簡潔,有童趣,應該有所寓意

Montersino 在 Treiso 之南,最高處 420 米,比較多沙子,香氣特別好,結構也強。

Ovello 送我一束玫瑰花,Ronchi 飄來一陣紫羅蘭,幾乎都有不可承受的輕。

Angelo 是他們紀念早逝父親的新酒款,從三塊田取相等的份量,在新購的大木桶(tini)裏發酵(其他 Barbaresco 用橫放的 rotary fermenter 旋轉發酵器)。以後他們打算以 Riserva 方式推出 Angelo。同樣是輕盈的格調。

L1200846吃午飯的時候我跟 Monica 解釋了我為何有錯愕的感覺。

他們的幾款 Barbaresco 今天喝起來都輕飄飄的,我搞不懂原因是 2013 年是偏涼的經典年份,還是酒剛開瓶尚未展開,抑或是花日的加持所致?

可能三者都是原因,但更重要的是,這種從力量回歸到細膩的轉變標誌著他們三姐妹終於完成了爸爸未竟之業。Angelo 是最早的 Barolo Boys 之一,在 2000 年代中期決定回歸傳統,每年買一只奧地利大木桶,逐漸取代法國小木桶,轉換過程在 2012 年完成,可惜 Angelo 就在那年英年早逝,設若他有機會試試這幾款新酒,必定含笑九泉之下。

(請看我們去年的遊記和去年一場試酒會﹕意遊散記(五)﹕小農的變易之道VIPa-3 第 9 場 — Albino Rocca 的回歸傳統

Asili!

飯後繼續上路,幸有 Rabaja 餐廳老板娘的指點,在揮汗如雨的下午終於嘗到 Asili 的葡萄!

這塊田不大,而且被旁邊的山圍抱著,可能因此比較溫暖,酒也比較細膩。

L1200887

從 Faset 小路進去問路,姑娘遙指紅屋子那裏便是 Asili

L1200890L1200892

這塊田是 Conti Carlo 的,查地圖有一位地主叫 Carlo Giacosa,不知是否他的

La Spinona

另一不期而遇的酒莊我在當地約不到,上星期在香港國際酒展卻意外踫到!

九十多歲的老爺子 Pietro Berutti 在 1958 年創辦酒莊,酒窖位於 Secondine(即 Gaja 的名酒 San Lorenzo 的所在地),今天兒子 Gualtiero 負責耕種,孫兒 Pietropaolo 管釀酒。我們在酒展踫到 Pietropaolo 和他的未婚妻。

L1240343L1240339我們試了他們的 2011 和 2012 Barbaresco Bricco Faset,很傳統的風格,典型的 rose and tar,有很重的森林氣息和濃重的礦物味,也不知道是否我總是想著他們被人毒死的獵犬。他們的酒標設計就是為紀念這頭忠心的僕人的。Faset 位於 Asili 旁邊靠近河那邊,比 Asili 陰涼,可能因此比 Asili 較為粗礦、野性一點。他們那塊位於山頂(Bricco),故名 Bricco Faset。

L1240379他們也有一款 Barolo,是 1996 年(?)買入的,位於 Barolo 村南面的 Novello,名叫 Bergera,比 Bricco Faset 有勁度,風格也帶點粗豪。Riserva 來自山頂那部分。

這是個流露自然真趣的酒莊,相逢不恨晚,以後要認真細品。

Neive

Ugo Lequio

L1200577這次我們唯一拜訪過的 Neive 酒莊,一見難忘。見另一篇遊記﹕意遊速記(三)﹕尋找 David(中)— Ugo Lequio’s Gallina

San Rocco Seno d’Elvio

Adriano Marco Vittorio

Marco 與 Vittorio 是兄弟,這次由 Vittorio 的女兒 Michela 接待。

L1200680他們的酒窖在 San Rocco Seno d’Elvio,但最重要的田在 Neive 與 Treiso 接壤的 Basarin,他們那塊在非常陡峭的山坡上,非常難耕種。

L1200695當天是根日,跟我們在家裏試的一兩次一樣,Basarin 還是比較濃密和封閉,不容易打開。

L1200698他們是 Kerin O’Keefe 最喜歡的五家 Barbaresco 酒莊之一,所以我不會放棄。

後會必有期。

2 thoughts on “2016 意遊速記(十)﹕閑蕩 Barbaresc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