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意遊散記(十三)﹕Toscana 的葉與根之二(天堂莊)

Florio 一家人為我們安排了這次訪意最難忘的一次品酒會!

我們先在伊甸園逛了一個小時。Florio 說這裏的葡萄藤為父,土為母,但這裏不光一草一木,就連小貓和小蟲都快活得勝似神仙。

L1110446L1110443L1110445L1110490L1110482L1110517自從聽到老祖母仙逝的消息,我更懷念三年前拍下她彎下身撿果子的一幕。這次我們特別走到她前面的兩個大輪子端詳一番,一問之下,原來那是以前他們用的牛車!慈愛的 Nonna Fortunata,我們永遠懷念您!

P1060878L1110524L1110432我們走累了,先回屋子喝點水。Florio 端來的水甘洌得只應天上有!他說是從他們的一口井來的。

L1110501接著我們到酒窖試了桶裏的 2011、2012、2013 和 2014。

L11105222011 此刻最香;2012 少了嬰兒脂肪,多了複雜度;2013 雄赳赳的,層次很豐富,果然是大年;2014 如斯溫柔,那裏有災年的影子?

然後是午飯時的品試。

L1110539除了新年份 2008 Brunello 和 2013 Rosso,莊主一早便特別安排了三個溫暖年份的 Riserva 讓我們品試﹕1997,2000 和 2007。

在酒窖試酒的時候,我稍為提過我年前一試難忘的 1990 Poggio Antico Rosso,那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 Rosso 的陳年能力也不能小看。Florio 便馬上從酒庫找出他們的 1987 和 1988 來讓我們品試,令我既尷尬也興奮。

L1110532L1110533很有趣的是他們的 Rosso 酒精度全是 13%,Brunello Riserva 則是 13.5%,難道地球暖化對他們全沒有影響?

先說 Rosso。

L11105441987 是半災年,1988 則是好年份,但兩款酒的顏色都沒有老態。Florio 說他們第一個年份的 Rosso 是 1984,Brunello 在 1981 年第一次釀造。我想這是指正式發賣的年份,因為 Manfredi Martini 在 1950 年代便從 Padelletti 家族買進農莊。

1987 有帶煙燻氣味的樹林、陳醋、蜜糖、菇類等很泥土的香氣,酸度仍然很好。

1988 濃得多,除了樹林香氣外,又有意大利醃製火腿(prosciutto,salume)和胡椒等比較濃烈的香氣,濃得有點 liqueur 的感覺。

相比之下,1987 較清澈,如抬頭望青天,1988 則如漫步密林。酒下杯都繼續在變化,果味變得漸濃,香氣因此被稀釋了,但仍然有走進樹林裏吃野果的感覺。

快 30 歲的 Rosso 能有此表現,一切語言都是徒勞的。我只好再次呼籲願意聽我勸告的朋友﹕請高抬貴手,不要那麼早殺掉 Rosso!

2013 像朵怒放的鮮花,無比清新,口裏幾乎裝不下他那飽滿的味道。Florio 這時感動的說﹕與好友共飲,每一口都是說不盡的情感(emotion),再一口又是微妙的變化。他這麼一說,令我不禁想起李白的「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想來我們幸運得多,喝一口天堂便為聖賢,有人共飲又那愁寂寞?

望著眼前的 Florio,我心裏想﹕微斯人,吾誰與歸?

L1110537三款 Riserva 更令我幾乎掉淚!溫暖的年份不易討好,弄得不好,喝起來會像果汁甚至果醬,但眼前的 Three Wise Men 具有完美的平衡,真的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嘗!

1997 Riserva 有點像放大了的 1987 Rosso,豐滿很多倍,濃得有點煙燻的氣味;

2007 Riserva 非常飽滿,但難得圓融;

今天最漂亮的是 2000 Riserva,整合得只可以用「天衣無縫」來形容。在這大熱之年,有更優雅的酒嗎?或有之矣,未之見也。

Florio 說他們習慣在 Corsorzio 評定為滿分的年份才推出 Riserva,但 2000 是唯一的例外,因為他認為他們的酒很平衡。

那年 Consorzio 只評為 3 分,Kerin O’Keefe 的評語是﹕

A very hot, dry year that produced warm, forward wines, especially exaggerated in the far south.  Not a vintage for aging.  Drink now.”

我想當天也有個意外的助力。那天是根日,我懷疑根日可以適當的抑制溫暖年份的過度果味,並提升礦物味令酒顯得更複雜。

我們試酒的過程中,Florio 講了很多他的看法,但講來講去,他的解釋是形而上的,簡單說不就是一個字﹕Naturale!

道德經劈頭第一句便是﹕道可道,非常道;又說﹕道法自然。道已經夠玄妙了,自然更玄之又玄。「自然」字面的意思不正是「自己的存在」嗎?這存在先於你我,所以憑你我的那點小聰明又怎可參透自然呢?得道之人才那麼崇奉自然。我把這番意思通過 Gioia 的翻譯解釋給 Florio 聽,並把我早已準備好的一幅「道法自然」的揮春送給他們。Gioia 一聽,還沒來得及翻譯便掩面掉淚。

L1110568縱然難捨,我們還是要告別我們至親至愛的朋友。臨走的時候,母女摘了三朵玫瑰花送給我們,那花香得嚇人。之後我們每天都嗅他們好幾次,發現香氣竟然有增無減。

L1110623我們把花兒放在信封袋子裏,帶著他們經北京飛回香港。回來後花兒長了霉,但乾花另有一種久遠的香氣。我們把他們放在家裏的窗台上,自此天堂莊不再離開我們了!

6 thoughts on “2015 意遊散記(十三)﹕Toscana 的葉與根之二(天堂莊)

  1. 花香:所以現在現在你即使走到花墟,那麼多花,大部分情形下,即使有風吹也嗅不到花香。玫瑰也無香氣。絕對同種植有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