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意遊散記(十一)﹕Toscana 速寫

Visits: 61

在 Piemonte 過了緊張的十天,我們便像下班一樣,輕鬆的南下 Toscana 訪友去。春天的 Chianti 疑是桃花源,漂亮極了。我滿心歡喜的發了一條微博道﹕

從 Alba 到了 Toscana,仿如重臨江南。Langhe 的崇山令人仰望,Toscana 的陽光最宜擁抱。住進 Le Cinciole 的農舍,感覺就如他們家的 Cinciorosso 和 Rosato 一樣 — 清新、純淨。山與水並得,尚有何求?

一位朋友留言說﹕天馬行空!

她有所不知。

Barolo 與 Barbaresco 的葡萄園很壯觀,幾乎每寸土地都種上葡萄,看上去除了農地還是農地。

Toscana 卻七分樹林、一分橄欖、兩分葡萄,看上去賞心悅目得多。

L1100649L1100445 L1100573

不知怎的,我電腦屏幕上的背景圖片杭州茅家阜,竟然自動換成了 Chianti 路邊的小花 。我當然欣然聽命

但更大的分別在人與食。

Barolo 大多是世代農民,執著兼保守;Toscana 歷史上是商賈之地,開放又兼容並包。這明明是中國的北方農村與江浙地區之別。

Piemonte 的保守還表現在他們的菜式。我們走到那裏,前菜幾乎都是剁碎的生牛肉和金槍魚,麵點不出 tajarin(蛋麵)和小餛吞。Toscana 的菜式多樣,我一想起便掉口水了。

我跟一位 Chianti 的朋友談起我這些感想,她連忙大笑。她曾經嫁到 Piemonte,在那裏住了四年之久,初到的時候,走進商店買不到好的肉,因為人家一看便知道她是外地來的。她想買貴一點的服裝,店員有點不大願意拿給她看,從眼神看似乎懷疑她是否買得起。

就以葡萄酒做例子,Toscana 在 1970 年代末已經掀起 Super Tuscans 的狂潮,高明的營銷手法令他們在國際市場撈了一大筆。

其後,Piemonte 的 Barolo Boys 靠一位佛羅倫薩酒商才殺出個名堂來,但保守的鄉親一直不放過這些造反派,最終連那位酒商也得承認他們的革命沒有成功。

Toscana 的酒的確是天馬行空。他們可能點子太多,所以要他們乖乖的像 Burgundy 或 Barolo 那樣,按細分的 cru 來生產酒,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可以說 Toscana 有著較典型的意大利拉丁風格,剛才那位嫁到 Piemonte 的朋友便告訴我說﹕「他們很法國」。

但我是個兼愛之人,魚與熊掌我都喜歡。這裏,就讓我為 Toscana 的相熟酒莊寫一幅白描。

 

Le Cinciole

去年見的 Luca 但覺雄姿英發,今年重逢總覺天上有點陰雲(去年的訪談見﹕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八)— Chianti 隱者﹕Le Cinciole 的 Luca Orsini )。

L1100496 或許他為闖進葡萄園的野鹿發愁?

他跟我們閑聊的時候說田裏有幹不完的活。譬如說﹕他最近忙著在葡萄園周圍安裝超聲波發射器,希望趕走偷吃葡萄的野鹿,效果似乎不錯。不過,第二天他去了海邊參加遊艇比賽,打電話回來問 Valeria 有甚麼情況時,才知道前一天晚上有兩隻野鹿又闖進來了!

L1100474

在 Le Cinciole 日出而作的 Luca,每天可以看到這樣的雲海

Luca 說每天太陽一起來便下田幹活,到太陽下山,甚麼也看不見的時候才休息,但早上十點多會回來跟太太一起喝一杯咖啡,這是他們兩頓飯以外唯一可以踫頭的機會。我這才明白種葡萄也不全然是 romantic 的事。

L1100403

在 Le Cinciole 可以忘卻一切煩憂

萬巢之山 Montenidoli

很渴望見到永遠十八歲 Elisabetta。在現實生活裏每遇到令人沮喪的事情我便特別想起她。她永遠樂觀,堅韌。我去年曾經哭喪著臉問她﹕為甚麼我的意大利朋友那麼失望?他們對這個國家幾乎絕望了!她回我說﹕我們國家太年青。

她今天仍然風塵僕僕,為她的「扶老攜幼」基金會跑遍全世界,所以我常禱告上天,希望賜她健康。

L1100717 L1100734 這次相見,她依然笑得燦爛,但原來她不久之前因為要扶一位比她更老的老人免跌倒而摔傷了自己的脊骨,其痛無比。但她依然笑得燦爛,還問候我媽媽,又問起黃絲帶結果如何?

L1100782我心裏滴淚,但我們還是開心的吃了一頓午飯,因為萬巢之山只有希望,沒有哀傷。

L1100750別人都說 Mount Amiata 是 Toscana 的神山,但我的神山在 San Gimignano,在萬巢。

L1100743

(去年的訪談見﹕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七)— 再次迷失在萬巢之山

Corzano e Paterno

我們連續兩年在香港國際酒展踫到 Aljoscha Goldschmidt,因為他的攤位都在 Elisabetta 的旁邊,兩次 Elisabetta 都說﹕他是我的好孩子,酒造得很好!所以這次特別去拜訪他。

酒莊在 Chianti 產區西北的邊陲,Aljoscha 的舅父 Wendel Gelpke 是瑞士的建築師,他四十多年前買下荒廢的 Corzano 農莊時只憑直覺,也不知道這裏種葡萄好。後來他又想﹕農莊怎能沒有動物呢?於是從 Sardegna(撒丁島)買來 50 頭羊,後來又買下了相連山坡的另一個名叫 Paterno 的農莊,此後 Corzano 種葡萄,Paterno 養羊造奶酪,Corzano e Paterno 便成了很有特色的一個葡萄酒/牧場複合體。今天 Aljoscha 負責種葡萄,太太 Antonia 造自創的奶酪,表弟妹則分別負責牧羊(今天有 700 頭羊了!)與釀酒。

L1100830L1100823Corzano 葡萄園

L1100844Corzano 眺望 Paterno 牧場

L1100873

Antonia 喜歡設計特別的奶酪

我終於明白為何 Aljoscha 的臉上總掛著微笑。

L1100804

看 Ali's Smile 可解我煩憂

Le Chiuse

Nicolo' 與 Simonetta 一家人喜事重重,看著也為他們高興!

L1110361 前年出生的孫女 Viola 已懂得聞酒了,差不多同時開闢的「新」葡萄園也快可以釀氣泡酒了!

我們從 Siena 抵達他們在 Montalcino 山上的家,剛放下行李便隨他們父子倆觀賞新葡萄園。

L1110296

向下眺望,右側一排柏樹之處便是 Biondi Santi 莊園的進口

L1110328

父子倆笑逐顏開

他們的屋子位於 Pullera,原來是 Biondi Santi 產業,大概與 Le Chiuse 一樣是 Simonetta 的外祖父 Tancredi Biondi Santi 分給她媽媽的,以前是佃農住的屋子,四周的農地按當時習慣雜種各種農作物和飼養牲畜。

兩年前,他們開始整理這片棄耕的田,距離他們重新接管 Le Chiuse 已有二十多年了,怎不令他們興奮!

這塊田位於中央高地,海拔近 500 米,比 Biondi Santi 的 Il Greppo 還要高,更遠遠高於他們那塊位於北坡不到 300 米的 Le Chiuse,可惜新田的樹齡要滿五年才可以生產 Rosso,預計第一個年份是 2018 年(2020 年推出),但 Brunello 可能遲至 2022 才會有第一個年份,估計 2027 年才推出!起初幾年他們打算釀造氣泡酒(2015 年是第一個年份)。

最令人望眼欲穿的 Rosso!

L1110374跟 Biondi Santi 一樣,Le Chiuse 也代表愛與和諧

(前兩次的訪談見﹕漫步 Tuscany(之七)﹕難忘的 Le Chiuse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四)Montalcino 4: Le Chiuse 拉雜談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這次有幸與 Manfredi 一家人相聚,連 Florio 的長女 Silvia 也第一次出現了!

L1110591老祖母 Fortunata 腸胃有點不適,但出奇地健談,不斷的憶述她與 Manfredi Martini 的羅曼史。

她 12 歲時遇上 Manfredi 便喜歡他。他們只分開過七年,那是因為 Manfredi 去了打仗,Fortunata 在家裏等得很焦慮,突然 Manfredi 的父親說收到兒子從前線寄來的信,可是因為太興奮竟然把信弄丟了,不過 Manfredi 既然能寫信,證明他仍然在生,所以 Fortunata 也較為安心。

戰事結束後,有人勸 Manfredi 在某地多待三年,必發大財,但 Manfredi 回家心切,竟然從 Arezzo 背了 7 公斤的鹽走路回 Montalcino,因為當時的鹽很值錢(這兩個地方相距 80 公里,大部分是山路)。

這邊廂, Fortunata 的父親也勸她嫁給當地一富戶,那戶人家有很多桶酒,但 Fortunata 只愛 Manfredi,終於等到愛人 1947 年回來便馬上結婚,三年後生了 Rosella。

L1110583E L1110584E L1110586E

Gioia 找來幾張 Manfredi 的照片,讓我們一睹他的風采

一個星期後,我收到 Fortunata 的孫女 Gioia 的來信,說祖母前一天去世了。那是我們見面後的第五天,也是 Rosella 生日那天,祖母早上醒來後不久便沒有任何痛苦的離去了。

我回信說祖母不過去了天堂,與她的愛人 Manfredi 團聚,她會永遠快樂的。她會告訴 Manfredi 他的後人幹得多麼好,而且她剛喝過兩個孫女負責的第一個年份 —- 2008 Brunello(那年 Florio 病倒了,Gioia 與 Silvia 合力完成採收與釀酒)。 她心裏沒有任何罣礙了。

等了三十多年,老祖母終於可以與 Manfredi 一起度生日了。今年的 12 月 6 日她便 95 歲了。

L1110423E

這裏是我們的世外桃源,老莊的世界!

(前兩次的訪談見﹕漫步 Tuscany(之六)﹕難忘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六)Montalcino 6: Half a day in Paradise

 

Baricci

Francesco 在酒窖很興奮的跟我說﹕去年外祖父 Nello 跟他們兄弟倆說﹕Questa la avete azzeccata voi!(你們賭贏了!)

L1110760三年前,他在同一個地方同樣興奮的跟我轉述 Nello 的另一裁決﹕Questo vino e’ buono(此乃好酒)。

那年是 2010 年,五十多年來,Nello 第一次把酒窖交給孫子,試過他們的作業後,老人家豎起拇指說﹕你們行!

回到 2014 年,在 Piemonte 與 Toscana 都是糟糕的年份。Piemonte 下冰雹,Toscana 多雨,採收時節來臨之際,天氣預報說會下五天的雨。

三代人開了家庭會議,世代之爭無可避免的爆發了。祖父與父母不想冒險,贊成馬上採收,兩兄弟堅持要等,老的讓年青的決定。兄弟倆仔細觀察風從北部來,以前祖父教他們從撒丁島來的西風才要當心,況且他們的葡萄長得很健康,應該頂得住的,所以他們想賭一次。結果有雲沒雨,他們在 10 月 6-7 日採了很漂亮的葡萄。

Francesco 讓我們試了桶裏的 2014,真的無話可說。這小伙子厲害!

五年前,他們釀酒畢業了;去年,他們種植也畢業了。

A star is born!

L1110732

媽媽在農地幹活(Graziella 是 Nello Baricci 的女兒)

L1110726

Nello Baricci 的堂兄弟八十多歲了,一輩子都在農地幹活,Francesco 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L1110712 L1110686

在 Montalcino 山下,Montosoli 山上,我們學懂天生的樂觀、簡單的快樂

(前兩次的訪談見﹕漫步 Tuscany(之五)﹕難忘的 Baricci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五)Montalcino 5: Baricci 的驚艷

下一篇我們試酒去!

3 則評論在 2015 意遊散記(十一)﹕Toscana 速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