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法之辨

Visits: 48

最近應約在Zeffirino餐廳與朋友酒聚,說好了每人帶一瓶 1989 1990 年的法國或意大利酒。結果是法四意二,除了我的 1990 Gaja Barolo Sperss 以外,還有一位帶了瓶 1989 Altare Barolo ,其餘的都是 1990 Bordeaux,分別是﹕不見經傳的 Margaux Grand Cru Exceptionnel 等級的Bel Air-Marquis d’Aligre Pontet Canet Pichon Baron Troplong Mondot

說來很巧,五年前我們日常喝的酒正是這一類 Bordeaux 酒。偶然一次,我與太太去Zeffirino吃飯,心想吃意大利菜應該喝意大利酒,我隨便選了一瓶 1999 Argiano Solengo ,沒想到太太對這瓶酒讚不絕口,自此我便學著喝意大利酒,到今天竟然完全被意大利酒征服了,反而難得品嘗Bordeaux

 

所以對這次酒聚我是蠻有期待的,我好奇的在想﹕憑我今天的 Italian palette ,重新認識Bordeaux 究竟會有什麼新發現。

酒過三巡以後,有人提議輪桌發言,評評今天喝過的酒。

朋友談Bordeaux 談得興高采烈,但對Gaja Barolo Sperss 除了客氣的恭維話以外,都講不出好壞在那裏。他們要我發表我的看法。

我講了一大堆新派、傳統派,大小新舊木桶的話,我看他們越聽越糊塗,我便改而談 Bordeaux

 

四瓶Bordeaux 之中,我最愛Troplong Mondot 。剛下杯時有一種很強烈、很清新的香氣奔涌而出﹕像新剖開的椰子,又像杏仁,這是我從沒有過的經歷。味道甜得有點膩,但順滑,沒有太明顯的結構。開始的時候朋友是玩蒙瓶的,我猜酒是右岸還是 California Cab 後來翻查酒評,原來 Neal Martin 對這瓶酒讚不絕口,他說﹕Indeed this reminds me of Petrus in many ways 。我看後會心微笑,原來那晚我與 Petrus 擦身而過!奇怪的是,後來酒友把酒 decant 了,半個小時後,酒的氣味變成類似天拿水,味道也平板了。

 

Pichon Baron 開始時也是蒙瓶。氣味是甜絲絲的橡木,重重的黑加侖提子,很左岸,很 Pauillac ;味道也是重量級的,很年青,丹寧與橡木還沒有融合。Neal Martin 認為這瓶酒是 a magnificent Pauillac that is of First Growth level 。論力度的表現, Pichon Baron 無疑是出色的,但失諸比較 monolithic ,沒有 Troplong Mondot 開始時的 charm。但以酒論酒,這是一級好酒,雖然並不是我個人的口味。

 

Pontet Canet 同樣是重量級,但木桶味太搶了,而且結構散亂,是失敗之作。據說莊主從 1994 年開始發奮圖強,所以 1990 是史前期的作品。

 

Bel Air-Marquis d’Aligre 的氣味最有趣,剛開瓶時有濕泥土、肉類與皮革等很野性的香味;入口是成熟的、毫無造作的水果,帶一點點的煙草、橡木。但大概一兩個小時後便走下坡。這瓶酒反而令人驚喜,她足以說明Bordeaux 作為成熟產酒區的水平之高。

 

回頭看兩瓶意大利酒。 Altare Barolo 是入門酒,充分表現了 La Morra 村甜美的鮮果甜味,加上是新派作品,很清純、很可口,但沒有驚喜。這不是大酒,所以不可以有過高要求。

 

至于 Gaja Sperss ,與Pichon Baron Troplong Mondot 同屬各自產區裏當年最好的酒。不同的是﹕ nebbiolo 是一種很 delicate 的葡萄,與 Cabernet Sauvignon 的粗豪是非常大的對比。再加上 Sperss 來自土質比較貧瘠的 Serralunga 村,有較好的丹寧與結構,而成熟如 1990 有棉(果)裏藏針(丹寧)的表現,堪稱典範之作。 Gaja 是介乎新舊兩派的,相對果味多一點、結構少一點,我選這一瓶是比較遷就喝慣Bordeaux 的朋友。坐在我旁邊的 Bordeaux 迷跟我說他覺得這瓶酒最迷人之處正是他的丹寧。

 

 

最有權威的 Captain 歸納說這次的意、法比試,公意最好應該是Troplong Mondot 。我卻認為並沒有分出高下,因為我覺得不同的葡萄品種,種在不同的土壤,根本上是不可比的。這好比說 Renoir 比林風眠好,我看只有拍賣行才會如此講。

近乎過分簡單的講, Cabernet 像油畫,用的是重彩;Nebbiolo 則如水彩、粉彩,表現手法是不一樣的。但因為Cabernet 是國際性的葡萄,對此有經驗的人比較多,用他們習慣的美感角度去欣賞 Nebbiolo ,往往得不到要領。

造得好的酒,是沒有國界的。硬說咱家最好的人,只說明他沒有足夠的修養和歷練。

我從不會簡單地說「法國酒」怎麼樣,因為你可以說 Bordeaux Burgundy Rhone 等等怎麼樣,而沒法說抽象的法國酒如何。同樣道理,我們可以說 Barolo Brunello Aglianico 等等怎麼樣,但如果你跟我說這瓶酒很「意大利」,我會誤以為你是外星人!

喝酒的趣味盡在此,自家的 palette 最公道,用不上公投,更不必起義!

2 則評論在 意法之辨.

  1. 請問版主有沒有 Margaux 區 Grand Cru Exceptionnel的詳細資料? 我在網上找不到有用的資訊. 版主可以分享一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