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季風

上海的朋友傳來消息,開在淮海中路地鐵站的季風書店可能經營不下去了,因為剛接到通知,店的租金要漲五倍!

我聽後感到難過,但又無奈。朋友感到萬分惋惜,希望做點什麼救救這文化地標,我只好跟他講了幾句安慰的話。

過去十年間,我常去上海出差,光是最近的三年,少說也有一百次。只要能擠出一點時間,我一定會在淮海路的季風書店流連。

也不一定買多少書,最主要的,還是想就地感受一下中國的知識人當時最關注些什麼事情。香港太商業化了,這文化氣息是聞不到的。所以,我到季風就仿如回到了精神的家園。

我朋友跟我說,在季風常有年長的知識份子在看書,他們離開時往往帶走一大批書,常常連書也搬不動。

我的感觸是﹕這些老知識份子,這些國之棟梁,卻擋不住「市場」刮來的狂風。文化與市場鬥,那個贏那個輸,這還用預測嗎?

我想起四十年前,離季風不遠的淮海中路2068號,住著另一位大儒名叫熊十力。

文革的批鬥基本結束以後,熊十力常常一個人獨自到街上或公園去,跌跌撞撞地走著,雙淚長流,口中念念有詞﹕「中國文化亡了」、「中國文化亡了!」直到實在走不動了,才坐到地上休息。(見﹕郭齊勇﹕天地間一個讀書人﹕熊十力傳,第161頁)

文革奪去了熊十力與很多知識份子的生命,但只要他們的書還在,他們弟子的著作還在,他們還沒有真正死去。

可是,當季風與像季風這樣的文化書店撐不下去的時候,無論已死去的還是活著的知識份子都可以說是真正的死去了。

市場完成了文革也做不了的事!

我悼季風,也悼文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