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雲起時﹕寄上海友人

Visits: 13

上星期在上海參加了一場商業談判,對手是美國公司的澳大利亞籍地區主管。

十多年來,從未遇過這麼野蠻的人。當主角的上海伙伴被氣得半死,我雖然極力勸慰他,但回來後也感染了一種莫名的鬱悶。

今天登山,我一直舉頭望青天,鬱悶也一掃而空。

讓我以此遙寄上海友人,也用他最喜歡的詩句提醒他﹕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不要忘記﹕除了天,還有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