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隨意行2019年第 2 場 – Barolo – La Morra – Brunate & Rocche dell’Annunziata

作者: EL (http://tipsytalktw.blogspot.tw) Line: ericali2005

品飲時間: 2019年4月28日晚上6:00開始 (花日)

在歐洲壯遊一個多月, 也曾佇留在Piedmont那片山巒, 這是離家最久的一次. 回來後, 馬不停蹄立即投入下一階段目標的準備, 這期間所知、所聞、所習得的片段只能待我有時間時再來慢慢回顧. 即使再忙碌, 能跟隨意行好友們共聚, 總是讓人期盼著. Barolo第二場來到La Morra, 種植面積是11個村中最廣的, 以較新時代的Tortonian白色泥灰岩為主要土壤, 酒香相對奔放、早熟, 有著溫柔鄉之稱. 其中最負盛名的分別分佈在西邊的Rocche dell’ Annunziata, 以芳香、細膩見長, 因其絕佳的地理位置, 儘管在平庸的年份, 仍有著優異水準. 往南延伸橫跨La Morra和Barolo兩村, 則是Brunate, 因日照時間長, 溫度較高, 有著更多的濕度, 創造出帶有泥土般氣息, 具有結構感的Barolo.

此次品飲囊括4個年份, 每組以同年份或相近年份兩地塊對比, 藉由本場深探這兩組名田究竟有何過人之處. 除迎賓酒當場開瓶外, 全數酒款24小時前拔塞瓶醒, 當日正式酒款由左到右, 如下:

A. Produttori di Carema VillaNova Spumante Rose Metodo Classico

1. Andrea Oberto Barolo Rocche 2007

2. Giuseppe Rinaldi Barolo Brunate Le Coste 2007

3. Paolo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4. Vietti Barolo Brunate 1999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74

6. Renato Ratti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79

酒款區域分佈圖

 

A. Produttori di Carema VillaNova Spumante Rose Metodo Classico

迎賓酒為同是Nebbiolo以傳統法釀造而成的粉紅氣泡酒, 來自Piemonte西北部極小的法定產區 ‐ Carema DOC. 這家創立於1960年Produttori del Carema合作社, 無論是黑標的Carema Classico或是再多進行半年桶中培醞的白標Carema Riserva, 喝過兩、三個年份都不曾讓人失望, 限量配額的粉紅泡泡更是讓人躍躍欲試. 由石頭圍牆砌成的階梯式葡萄園位於海拔350-700米, 因石頭圍牆能在白天吸收陽光, 晚上釋放熱能, 縮小日夜溫差, 也因地勢陡峭, 採棚架方式種植, 冰河沖刷土壤. 手工採收, 短時間浸皮後, 萃取少量顏色進行榨汁, 經瓶中第二次發酵, 瓶中培醞一年以上. 原帶有野草莓, 覆盆子, 胭脂般的果香, 經兩輪下來, 轉酵母味有著微苦韻, 殘糖感明顯, 未見往好的方向發展.

 

第一組同屬2007年, 是典型的暖化年份, 溫暖, 豐沛的果味幾乎像新派的Barolo, 較缺乏深度, 適合早期飲用. 暖年份的Barbaresco比Barolo相形出色, Tanaro河水域調節功不可沒. 不過 Antonio Galloni有著不同的看法, 認為該年份應該是半個世紀以來與1978、1989和1996並列最好的幾個Barolo年份之一, 是魚與熊掌兼得的偉大年份. 秉持著實驗精神,  還是得透過自己味蕾多試才知道.

“The wines are radiant, intensely perfumed and totally seductive, yet not at all heavy, in a style that offers the textural richness of a warm vintage with the aromatics of a cool year.”

 

1. Andrea Oberto Barolo Rocche 2007

Andrea Oberto酒莊位於La Morra, 佔地16公頃, 年產量約10萬瓶. Andrea Oberto曾身兼卡車司機和農夫兩職, 但他從未忘記自己真正的夢想 , 休假時便到田裡工作, 將所有心力付諸在這片土地上, 盼有朝一日能發展成為優質酒莊. 英雄不論出處, Antonio Galloni認為Oberto是在La Morra區中最好的釀酒師之一. 而這位卡車司機在當日活動, 佔據話題榜首, 但最終還是抱了個鴨蛋. 酒莊位於海拔250-300米, 東南朝向, 沙質土壤. 葡萄收成後, 經過一天的風乾, 去梗榨汁發酵, 經10-14天的浸皮, 放入法國小橡木桶熟成, 多為新木桶, 少量舊桶. 26個月的木桶熟成後, 再放入不鏽鋼槽兩個月, 裝瓶後瓶陳半年.

開瓶3小時後, 鹹梅, 花粉, 玫瑰, 還有放在芭樂旁的梅子甘草粉般的香氣, 口感有著鹹話梅, 蜜餞, 乾燥玫瑰, 細長的梅子尾韻, 鹹香滋味讓人好想來盤椒鹽龍珠, 均衡、性格又有著肌肉線條, 挺有個人風格的一款酒, 重點是完全感受不出有15%高酒精感, 相當平衡. 早上小試, 鹹香味漸散, 更多冶豔玫瑰香料氣息, 口中的厚實結構感增加, 有Man味喔! 第一輪, 高材生HC給予極高的評價, 玫瑰柏油氣味奔放, BLIC (balance, length, intensity, complexity) 通通具備, 細緻與木桶有相當好的結合, 亦感受不到桶的痕跡, 無明顯桶味. 熊說是香氣馥郁的清涼酸梅湯, 刺激著唾液分泌. 也聽見很外放, 穿著暴露了點的聲音, 應該是跟卡車司機約會去了. 第二輪, J的一句話讓我大笑, 說脫太快, 一下就脫光光, 沒甚麼好看. 多數人都覺得掉得太快, 開始原形畢露, 桶味香草香蕉油味漸增. 來到隔夜第三輪, 衣著很端正, 不免想為它平反下, 跟2號擺一塊實在委屈它了.   

2. Giuseppe Rinaldi Barolo Brunate Le Coste 2007

聽說要喝Giuseppe Rinaldi, 多數人都會流露出羨慕的神情, 這也是與它的第一次接觸. 久聞大名, 與Bartolo Mascarello和Teobaldo Cappellano被視為Barolo產區傳統派的三大旗幟. 因堅持只用Slavonian大桶陳釀, Beppe對於自己被歸類為Barolo的傳統派並不是那麼開心:“我肯定不是一個現代派, 但是被劃分流派這件事情本身就很讓人氣惱. 傳統派、現代派這兩個陣營的不同只在於各自對於Barolo風土的傳遞、表達方式不同, 卻在媒體的過多介入下卻變成了文化、審美和政治立場的不同, 對此我覺得痛心. 每個人都應該有勇氣捍衛自己的尊嚴. 最重要的是: 不要盲從國外的某種時髦的釀酒趨勢, 不要被他人左右.”在2017年末, 為反對產區協會擴大Barolo產區一事, 毅然辭去顧問職務退出協會, 也曾向媒體說道: Langhe是由許多個微小地區組成的, 由不同的海拔和土壤構成, 給葡萄酒帶來極為豐富的多樣性, 即便相距只有一百米, 也是完全不同的風土. 產區協會為了要求增加Nebbiolo的種植面積, 就需拔掉Barbera, Dolcetto, 和橡樹, 長期下去我們的風土會變得十分單一、疲憊. “葡萄酒要呈現出產區獨特的、與眾不同的特點,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守護風土, 而不是去征服它. ” Beppe的一生, 至始至終都在履行著這一信念. 除此以外, 早在1992年自父親手下接棒的隔年, 便停止釀造由父親一手打造的知名單一園酒款Rinaldi Barolo Brunate, 改生產由不同葡萄園所混釀而成的Rinaldi Barolo Brunate Le Coste和Rinaldi Barolo Cannubi San Lorenzo Ravera, 堅信著 “Barolo的最高境界只有通過混釀才能達到.”

歷經五代的傳承, 現由Beppe的女兒Marta和Carlotta繼承衣缽. 這款由位處海拔約350米的Brunate和Le Coste混釀而成, 南、東南朝向, 沙質土壤. 經20-30天長時間浸漬, 在Slavonian大橡木桶陳釀, 是傳統典型的特徵. 開瓶3小時後, 玫瑰花粉香料, 花香四溢, 餘煙裊裊, 就像屋內點著擴香, 氣味集中引人入勝, 口感清甜甘醇, 淡雅無過多胭脂, 尾韻飄渺, 不易捕捉, 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飄逸謎樣女子, 美得令人屏息. 早上再試, 胭脂較前晚多點, 但一樣灑脫、耀眼奪人, 讓人最為傾心的就是那股舒服且撩人的酸度, 有如漫步在雲端, 輕飄飄~ 第一輪, 細緻的香氣似乎被食物給掩蓋住, 打起盹來, 但那股輕盈感, 迷人的酸已吸引住不少人, 都說是可期待的. 第二輪, 再次展現實力, 將對手遠遠甩在後頭, 熊說輕柔中又帶層次, 酸的鮮明但不突兀, 果味也很精巧, 原以為溫暖年份果味會更奔放, 但這款未有此表現, 是地塊還是釀酒師的因素? 這就是考驗功力的時候, 相信一個偉大的釀酒師, 不管什麼年份, 都能專注釀造出屬於該酒莊風格的酒款.  

投票結果: 第一輪1. Andrea Oberto Barolo Rocche 2007 以7:6小勝 2. Giuseppe Rinaldi Barolo Brunate Le Coste 2007 多半覺得2號在睡覺, 香氣未出來, 1號則擁有great wine所需具備的要素. 第二輪 2. Giuseppe Rinaldi Barolo Brunate Le Coste 2007 拿下全數票數. 改投2號, 覺得漸入佳境外, 反映出風土的特徵, 柔美、脫俗、飄然若仙. 但也有不少人為1號抱屈, 雖然有向下發展, 但與2號同組, 貴族與平民實在沒得比, 分開喝1號還是很不錯的.

 

第二組1999年為偏冷發展緩慢的經典年份, 現已進入適飲期, 但能再陳放個十年或更長時間.

3. Paolo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酒莊建立於1921年, 位於Castiglione Falletto, 佔地29公頃的葡萄園, 遍佈整個Barolo產區. 目前由Paolo Scavino的兒子Enrico與孫女Enrica及Elisa掌管酒莊, 生產來自主要5個村的單一園酒款, 這在家庭酒莊較為少見. 有天份的Enrico, 早在1978年便建議爸爸 以所在處Fiasco釀造成單一園, 後來成為該酒莊旗艦酒Bric del Fiasc. 這趟旅行, 未安排參訪此酒莊, 但與Enrica和Elisa卻在不同場合和城市, 都有一面之緣和交談的機會, 許多事是如此, 當你走出去時, 不曾預想過會遇見什麼人, 冥冥中都有安排, 也難忘有人是因為我的笑容而記住我.

如果Bric del Fiasc是他們的皇, 那這款Rocche dell'Annunziata則是后, 位處海拔385米, 南、東南朝向, 砂岩, 沙質, 鈣質泥灰岩混合物, 因複雜的土壤結構帶來多層次有質地的單寧和複雜度. 在充足的日照下, 酒莊為避免陽光過度直射, 保持芬芳物質, 使用了遮陽棚, 減緩成熟過程. 也會在最好的年份於這塊田釀造Riserva. 1990年是此款Riserva的第一個年份, 爾後幾年酒莊不時調整著新舊木桶的比例, 如1993年以前僅使用大橡木桶; 1993-1998年使用法國小橡木桶; 1999年以後從此定制, 改用1年法國小橡木桶加1年的大橡木桶, Riserva版則是在大桶再多放1年. 開瓶時, 紅莓果李子果味十足, 玫瑰花粉橙花香料, 香氣一層一層地堆疊出, 有如川劇變臉戲碼, 轉換之快, 這時又端上了乾燥玫瑰花瓣沖泡而成的玫瑰茶, 是印象中百變、濃艷美顏的崔苔菁. 口感有著更多土壤氣息, 非嬌嬌女, 曾經滄海有歷練的女子, 交際手腕高明, 周旋在眾多男子間, 但絕非輕挑庸俗. 早上小試, 依舊是野艷醉人的紅玫瑰, 香氣逼人, 但光鮮亮麗的外表下, 是需要歷經多少風霜才能堆砌出, 帶點羞澀的微苦韻, 似乎透露著內心深處脆弱的一面, 關起房門, 獨自落淚著. 好有畫面的一款酒, 道不盡的故事. 第一輪, HL說像是果味較重的醃漬水果, 但還沒打扮好; 熊說開始有鹹楊桃味, 和帶著甜感的蜜香紅茶. 部份覺得有Bordeaux的影子. 第二輪, 睡睡又醒醒, HL說才剛打扮好又睡著了, 但沒完全睡著, 還是蠻美的. B打趣說, 這樣下去會精神分裂; Ju說是脾氣不好, 情緒化. 我說人家是經過大風大浪的, 哪容易讓你看得透.

4. Vietti Barolo Brunate 1999

成立於1919年, 原只是間生產農產品的家庭農莊, 轉種植葡萄並開始釀酒, 佔地35公頃. 1952年起, 由Vietti創始人Mario Vietti的女婿Alfredo Currado, 開始以自家葡萄園和採購而來的葡萄釀製酒款, 成為單一葡萄園酒款的先鋒之一, 因致力於Arneis品種的復興, 有Arneis之父之稱, 也是最早出口到美國, 更是唯一在Barolo所有村莊擁有葡萄園的酒莊. 其獨特, 具設計感, 以花草昆蟲為主題, 色彩鮮亮與藝術結合的酒標更是讓人津津樂道. 葡萄園位於海拔315米, 東南朝向, 石灰岩和黏土混合物. 在不銹鋼槽中進行12天發酵, 乳酸發酵後. 於法國桶中桶陳12個月, 接著在大橡木桶24個月, 然後放入不銹鋼槽中保存至裝瓶, 不過濾.

開瓶近4小時後, 較前一款有更多新鮮果味, 甜香料, 鮮嫩點的玫瑰花瓣, 如果前一款是有歷練的女子, 這款則是未蛻變前, 初試啼聲, 有著滿滿的花果味, 少了點複雜, 直率, 個性大剌剌沒甚麼心眼, 但也是個美人. 早上再試, 仍是花果香主導, 花樣年華的甜心俏佳人, 嬌滴滴, 臉上時常帶著一抹微笑. 第一輪, HC說有點像自然酒; HL說帶有藥草泥土味; 熊說有著濃郁果實, 非肌肉型. 第二輪, 簡姐說香氣變好, 在口中的平衡感優於第一輪; HC說花果味變少, 多些三級氣味, 柔弱點, 有老感. 

投票結果: 第一、二輪 4. Vietti Barolo Brunate 1999 皆以7:6勝出 3. Paolo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多數覺得這組很接近, 難取捨, 但再發展下去會是不同的人. 的確, 如大夥有機會嚐到開瓶第3日的表現, 就能見真章, 如同初識的印象, 端看個人喜愛, 還是鍾情於有故事的人.

 

最後一組, 分別為在寒冬、酷夏、涼秋交替下的1974年, 有著扎實的單寧, 偏低酸度和豐富果實, 關鍵在於採收季節相當漫長, 所以不同的酒莊與葡萄園可能有著不同的表現. 1979年則是個冷熱無常, 較為柔弱的年份.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74

Marcarini是傳統老莊, 釀造經典的Barolo, 傳達了La Morra典型的芳香和精巧, Brunate是酒莊的鎮店之寶, 雖擁有葡萄園五個世代, 但釀酒歷史源於1959年, 由Guiseppe Marcarini和Elvio Cogno共同成立酒莊, 直到1991年Elvio開始自立門戶. 人們談論著, 這或許是Marcarini最輝煌的時期, 現在分開的兩者, 似乎都少了些什麼. 葡萄園位於海拔300米, 南、西南朝向, 鈣質黏土, 鎂含量高. 發酵15天, 經傳統浸漬32天, 將酒帽浸泡在酒液中, 有利於萃取, 新近的作法會在平均40年25到40hl大、小橡木桶中陳釀兩年. 但在Elvio主導的時代, 還是採用傳統的大桶陳釀.

開瓶4小時後, 好濃郁的法式卡布奇諾野菇濃湯, 滿滿的菌菇味, 帶點咖啡可可泥土石墨和肉味,盡是第三層的氣味, 口感則是意外的輕巧、年輕, 還有好些光年可走, 就像壺上等的普洱茶, 回甘沁甜, 韻味深長, 眼前浮現的是幅筆法細膩的山水畫, 雲霧瀰漫, 神秘莫測, 卻又如此地扣人心弦. 早上小試, 香氣口感相仿, 實力堅強, 甘醇茶韻更加顯明, 著實感動. 第一輪, 欣賞這股味大概只有我, 但多數都喜愛它的口感表現, 老當益壯有生命力, 堅毅又有內涵. 熊說如雲霧繚繞桂林山水般輕柔飄渺的Brunate. 第二輪, 鹹鴨蛋, 醬油味, 藍黴起司, 騷味…對我而言它還是那碗蘑菇濃湯.

 

6. Renato Ratti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79

最後一款是義大利葡萄酒復興的主要推手之一的Renato Ratti, 他與Angelo Gaja為Barolo現代化的兩位開創者, Ratti 擅於理論, Gaja重於實踐. 第一張Barolo地圖便是由Ratti所繪製, 比現行的MGA 地圖早了40年. 在1965年從巴西回鄉後, 創立起酒莊, 將原屬於修道院的產業, 成為他的第一個單一葡萄園 (Marcenasco Barolo). 從改良種植, 釀造技術, 細分葡萄園, 到縮短發酵和浸漬為7天, 大、小木桶先後陳年兩年, 強調瓶中熟成, 現由兒子Pietro Ratti接掌. 酒莊位於海拔240-290米, 東南、西南朝向, Tortonian時期為主的鈣質泥灰岩. 去梗壓榨後, 在30°C的溫度下進行溫控發酵平均浸漬時間約為7天, 經橡木桶中乳酸發酵, 在25-50hl大、小橡木桶中陳放2年.

開瓶時表現, 有著泥土蘑菇石墨香氣, 較前款年輕個十來歲, 更多大地色彩, 自然面貌, 口感豐潤, 香甜味醇, 竟然開始哼起梅艷芳的女人花, 意境相仿, 身段柔軟, 幾乎感受不到Barolo應有的單寧和架構, 太柔美了. 但說它沒深度也不盡然, 也許這樣的調性, 也有屬於自己的追崇者, 這可是讓抱青老師的母親, 豎起大拇指的一款酒. 早上再試, 森林系, 有著更多第三層氣味, 咖啡可可甘草挾帶著新鮮莓果, 氣味上可說是全組酒款裡最多元, 隨風輕輕擺動著, 搖曳在紅塵中的女人花. 第一、二輪, 差異不大, 歲月痕跡的外衣下, 有顆年輕堅韌富活力的心.

投票結果: 第一、二輪 6. Renato Ratti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79 分別以8:5和9:4勝出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74. 都說5號好喝, 但氣味實在不討喜, 嗅覺的確是與記憶和情感聯繫來得最為直接密切, 縱然口感上有再出色的表現, 還是無法說服自己.  

Wine of the Day (WOTD)

經每組兩輪投票後, 尾聲前讓大家按次序選出當天最喜歡的前三款酒. 經加權方式計算後 (第一名3分, 第二名2分, 第三名1分), 當日前三名如下:

2. Giuseppe Rinaldi Barolo Brunate Le Coste 2007 (24分)

6. Renato Ratti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79 (12分)

3. Paolo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12分)

4. Vietti Barolo Brunate 1999 (12分)

後記:

對於講究層次結構的Barolo迷而言, La Morra帶有脂粉味的纖細果香, 細滑單寧, 溫柔似水般, 也許會讓人有搔不到癢處的感受, 但這就是它與生俱來的模樣, 渾然天成無從複製. 因學習的關係常會用較technical的觀點去品嚐一款酒, 但比別人幸運的是, 藉由老師編排的試酒, 能體會到眼前所見不僅僅只是花草樹木, 還有更大片的森林, 等著我去探索, 用心領略這天地人之間的奧秘與風土間的差異, 將所知、所學、所體悟到的傳遞給更多的人. 人生路遙遙, 能看看不同的風景, 享受箇中的美好, 何樂而不為呢?

敬時里里私廚

隨行者們, 下回我們即將攀上高峰, 尋找極致的飄逸 – Monprivato垂直饗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