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隨意行第5場 – 探索 Aglianico – 1999/1997/1992/1973

作者: EL (http://tipsytalktw.blogspot.tw) Line: ericali2005

品飲時間: 2018年8月19日中午12:00開始 (花日)

走過北中義, 看過些風景, 這回繼續往南走, 本場主角可說是被冷落的狠角色 – Aglianico, 義大利最古老的葡萄品種之一, 與Nebbiolo, Sangiovese為最好的三種原生品種. 最出名的莫過於集光環與寵愛於一身的Nebbiolo, 主要種植在Piedmont、Valle d'Aosta、Lombardy這三個地區. Aglianico產地則位於南部的Campania和Basilicata兩個省份, 三大產區包括Campania的Taurasi DOCG, Basilicata的Aglianico del Vulture DOC和位於Benevento的Taburno DOCG. 因果實小皮厚, 能有效抵禦葡萄黴菌病害, 且容易適應多樣的風土環境, 在南義以外, 南澳的Adelaide Hill, Barossa Valley, 加州Sonoma的Alexander Valley, 南加州的Paso Robles, 阿根廷和墨西哥也能看到其身影.

最富盛名的Taurasi DOCG, 土壤由火山岩組成, 介於400–700米高的山區, 雖然法定規定只需用85% Aglianico, 可加入15%的其他葡萄品種, 但多數酒莊使用100% Aglianico釀造. 這裡的Aglianico非常晚熟, 一般遲至十月底到十一月初採收, 在Basilicata地區通常得等至11月下旬, 加上日夜溫差大, 令葡萄發展出類似Nebbiolo深沉具陳年實力的風格, 也因為相似長期依附在他的影子下, 無法得以伸展拳腳. 但就老師一有機會就不斷為Aglianico平反的經驗, 人家叫Taurasi做Barolo of the South, 老師認為純粹是因為Barolo出名得早. 如果以長壽為標準, Barolo應該稱為Taurasi of the North更合適. 理由包括在喝過數次的1973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這款一般年份的基本版Taurasi絕對比所喝過的1970年代的基本Barolo強有力得多. 另外, 從Antonio Galloni多年前品飲的Mastroberardino Taurasi筆記中, 很難想像是來自於1928,近乎不朽的陳年佳釀.

“ It's difficult to find words to describe the 1928 Taurasi. Where should I start? The color, a translucent red, is wonderfully intact. But that is just the beginning. The wine flows onto the palate with an extraordinary range of dried roses, berries, licorice and leather, all of which come together in stunning style. There is incredible brightness and purity throughout, while the finish shows remarkable grip. The 1928 Taurasi will live to see its 100th birthday, making it a nearly immortal wine of monumental standing. Readers lucky enough to have tasted this gem know exactly what I mean.”

當日酒款集中在Taurasi DOCG和Aglianico del Vulture DOC兩產區的菁英名莊, 品飲順序從最年輕的一組1999, 走過1997, 來到1992和1973. 在遍尋不著相關年份的介紹, 可看出其年份重要性遠不及中北義, 鮮少被探討, 最後在Vinous找到評分, 由高至低依序是99>97>92. 每組兩款分兩輪品飲, 一, 二輪間隔約1.5-2小時. 最後每人選出最喜歡的前三名加總積分, 成為Wine of the Day (WOTD).

 

連同白酒, 全數酒款24小時前拔塞瓶醒, 還有老蕭加碼的2A, 提前48小時開瓶, 作為對比. 當日正式酒款由左到右, 如下:

A. Miani Sauvignon 2015

1. Feudi di San Gregorio Taurasi Riserva Piano di Montevergine 1999

2.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Riserva 1999

2A.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Riserva 1999

3. D’Angelo Canneto 1997

4. Paternoster Don Anselmo Aglianico 1997

5.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3

6.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

酒款區域分佈圖

 

A. Miani Sauvignon 2015

繼第三場博得滿堂彩的Friulano, 這回改由有Friuli區推舉最棒的Sauvignon上陣. 因莊主Enzo Pontoni採用極度嚴謹的有機工法與控管, 從種植到釀造, 不假他人之手, 全程一人手工完成, 逐漸將只在好年份才生產的數十款酒, 年產量不到萬瓶比車庫稍大的Miani酒莊推向顛峰. 可與Miani白酒做比較, 如布根地的Coche-Dury, 兩家都具有顯著的飽滿度, 豐潤有勁道又不失優雅.

此款採用100% Sauvignon, 有機和生物動力種植, 手工採收, 使用天然酵母在600公升的法國橡木桶中進行發酵, 新桶比例約50%, 不做溫度控管, 酒精發酵完成後繼續與酵母渣浸泡培醞約十個月, 不進行乳酸發酵, 年產量約1,600瓶. 上回經驗開瓶14小時後發展越來越好, 也為下一場北中南意白暖身做了嘗試性的試驗, 決定提前一日開瓶.  

開瓶小試, 可能最近愛心果汁喝多了, 這杯的香氣會稱它為桃樂青, 口感較無明顯氣味帶油脂感, 有厚度和重量, 需要甦醒. 早上再試, 香氣調性相仿, 青草味再突出些, 口感香氣漸出, 似可爾必斯, 小清新, 香氣雖不馥郁屬有內涵細膩, 酒精與酸度結合融洽, 相當平衡, 喝不出有14.5%高酒精度, 如口感複雜度與香氣濃度可以再多些, 會有更出色表現. 第一輪, 大廚剛好上菜, 在香料味瀰漫的開放廚房, 拿到角落吸了好大口, 還是有捕捉到一絲氣味, 口感表現大致雷同. 第二輪, 降溫後, 開始大鳴大放, 香氣更為奔放, Dr. 和白都說很香, 非常香, 多層果味跟剛剛差太多, 從10分到90分, 喝完想去買了! L說香氣比一開始好, 中間一度有嚐到類似芝麻葉的苦韻, 現在喝完全沒有, 更加豐富, 意白提前一天醒沒問題的. 隔幾天收到最新年份的預購, 量少質優眾人追捧, 那價格已不是平日可拿來細嚐, 不過還是許願有機會能喝到他家的Calvari和Merlot, 相信不用做夢都會笑.

 

第一組是來自Taurasi DOCG, 位於海拔500米的火山地帶, 日夜溫差高達10℃, 非常類似Nebbiolo, 需要更多的醒酒的時間, 釋放隱藏在單寧背後的花香. 典型的香氣包括, 煙燻, 香料, 紅玫瑰和酸櫻桃. 與Barolo一樣, 這裡的酒莊都會想盡辦法來馴服Aglianico較為強悍的單寧, 多透過發酵與泡皮時間長短的控制, 和取決於大小木桶的使用與陳年時間的長短, 攸關各家最終風格. 一般等級出廠前陳年3年, 其中1年在橡木桶, Riserva等級至少陳年4年, 其中需桶陳18個月. 1999也是該產區90年代最為優異的年份之一.

1. Feudi di San Gregorio Taurasi Riserva Piano di Montevergine 1999

成立於1986年的Feudi di San Gregorio是設備現代化, 國際口味演繹的酒莊, 走改良路線, 讓酒可以早點飲用. 近年的釀酒顧問是著重果味的Riccardo Cotarella, 2015, 2016連續2年獲得義大利百大最有影響力的第一名, 也是義大利釀酒師協會的現任主席, 更是南方的現代派先驅.

位於海拔365米的Piano di Montevergine葡萄園, 面南的向陽丘陵, 火山灰及黏土構成, 表面與深處覆蓋著細質泥砂. Taurasi Riserva Piano di Montevergine為單一園旗艦酒款, 經由三周的發酵期, 在中度烘烤過的法國橡木桶中熟成18個月, 使用60%新桶, 瓶裝後至少24個月後上市.

這回紅酒都選在開瓶後兩小時開始試酒, 甘草, 梅子乾, 甜香料氣息與口感, 單寧飽滿不扎口, 酒體厚實沒負擔, 梅乾甜香料餘韻深長, 均衡有層次, 像是位原為螢光幕前的寵兒, 嫁入豪門後洗盡鉛華, 甘心退隱幕後, 優雅有歷練, 光芒未減, 貴婦氣息無嬌氣, 溫柔婉約. 早上再試, 多了櫻桃漿果, 香氣口感轉內斂, 倚在沙發邊小盹, 舉手投足間散發著靜謐之美, 柔美溫順, 落落大方, 讓人一見難忘, 再見思念. 第一輪, 仍有著名門貴族般的風範, 深沈黑莓熟果在杯中搖曳著, 知道此時大家的焦點都轉到加碼款去, 對這款倒沒太多琢磨. 第二輪多了焦糖瑪其朵, 薄荷涼感, 柔情似水. 耳邊不時傳來, 變得超好喝, 心裡喜孜孜, 終於有人注意到它的好. L則認為結構不夠, 應該撐不到第2天. 端看這一整日的變化, 美到令人屏息的瞬間, 那一刻已留在腦海裡.

2.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Riserva 1999

Mastroberardino這家百年老店有諸多文字記載, 較有趣的是, 原來Taurasi Riserva一般葡萄浸皮時間為20-30天, 在法國橡木桶和Slovenian大桶中陳釀30個月, 之後在瓶中陳放至少36個月後上市. 在1990年代, 他們曾嘗試把浸皮時間縮短至15天, 但2000年開始又恢復到20-30天. 這次所喝到的1999, 正是傳統法中的改良版. 另外, Radici是酒莊的旗艦系列, 在1968年推出, Radici在義大利語是 “根” 的意思, 希望將根留住的情懷表露無遺. 而1980的一場地震, 讓心血化為烏有, 從頭來過. 直到1986, 浴火重生, 將多年對於日照, 土壤特性研究的成果展現在世人面前. Taurasi Riserva葡萄來自Montemarano園中海拔最高的區域約550米, 東南朝向, 白堊質黏土. 在Antonio Galloni註解下, Radici一詞指的更是該家族對克隆的選擇, 砧木, 位置和其他諸多變數經長期研究集結的成果, 非只是定義為單一葡萄園而已.

開瓶時, 如果前一款是豪門媳婦, 那這支則是較顯貴氣的大媳婦, 紅果, 木質, 薄荷涼感, 滿滿的花香韻味, 百花齊放, 香氣較前款多些複雜度, 口感清澈, 通透純淨, 梅韻絲絲入扣, 心想著, 這樣的品種, 細節張力應有盡有, 怎麼會被埋沒遺忘呢? 早上小試, 花團錦簇, 螁去幹練的衣裳, 梳洗後, 做好手足保養, 開盞夜燈, 反覆翻閱著書頁, 口感上原有的通透純淨似乎多了層面紗, 心事上心頭, 似煩惱源源湧出的思緒, 現只想找個喘息之地, 沈澱也好. 第一輪, 因有2A的對比, 還有人說小三比較可愛, 真能感受到2號寶寶有苦, 寶寶不說, 還有人說就因為是小三才不選它, 這理由也太逗趣. L則說兩支的差異在於醒了兩天的2A單寧細滑許多不咬口, 2號閉塞的香氣, 舌下的澀味與腐質氣味是2A所沒有的. 第二輪, 蕭說2A開始有Nebbiolo的味道, 剛好大家正在吃義式蕃茄茄子餃, 多數覺得吃了餃子, 2A更好喝, 是結婚的fu~ 相較2號反而變酸澀, 吃完餃子更扎口.

投票結果: 第一輪 1. Feudi di San Gregorio Taurasi Riserva Piano di Montevergine 1999 以6:5小勝 2A.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Riserva 1999, 選1號的M覺得較有變化複雜度, 入口時心有被擾動撞了一下的感覺. 第二輪 2A.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Riserva 1999除了時間處理得當外, 餃子相信也加分不少, 以7:4逆轉勝. 選2A覺得1號是屬於討好型的國際風味, 2A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因醒夠久, 不單果味, 隱藏在單寧背後的花香, 能被感受到.

 

第二組則來自1997, 果香與礦物質感最為豐富, 位於Basilicata省的Aglianico Del Vulture DOC, 要求使用100% Aglianico. 一般等級在酒莊需陳年1年, Vecchio則必須陳年3年, Riserva最少也要陳年5年後才可出廠. Ian D’agata 在他的著作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中的一段話, 鮮明的礦物風味會是該產區的標誌之一.

“almost too mineral,” insinuates Antonio Mastroberardino, but then, he’s from Campania, so you understand his position.”

3. D'Angelo Canneto 1997

D'Angelo創建於1930年, 擁有35公頃葡萄園, 年產量30萬瓶. 現任莊主Rocco D’Angelo致力於將原生葡萄以及當地風土特徵呈現在酒款裡, 多數使用長時間大橡木桶陳年, 賦予葡萄酒強烈的傳統特點. 葡萄園位於海拔400米, 東/東南朝向, 夏季溫暖, 冬季寒冷, 晝夜溫差大, 土壤由火山混合土質所構成. 此款以傳統浸漬10天, 在小木桶中放置18個月, 接著在瓶中陳放8個月, 可說是法國小木桶的現代版本.

開瓶2小時後, 微醬香, 果乾, 濕土, 皮毛, 咖啡, 可可香氣, 張力十足, 艷麗雅俗, 集眾多元素於一身, 會讓人想一層層扒開一探究竟, 口感帶甜果甜香料, 雖有年紀但甜美依舊, 酸度漸揚突顯有個性的一面, 如第一雙是名門閨秀, 這款則是有交際手腕, 有眉角, 能獨當一面的女強人. 早上小試, 醬香散去, 多了漿果, 大紅玫瑰氣息, 口感帶有薄荷涼茶感, 已是夜深人靜, 回到家, 倒杯佳釀犒賞自己, 心情是愉悅的, 想必是豐收的一天, 如再多些複雜度, 層次, 易擄獲人心. 第一輪, 更為柔美, 梅子韻是舒服的酸. 第二輪, L說有點肥些許擁擠, 上一輪表現較優.

4. Paternoster Don Anselmo Aglianico 1997

成立於1925年的Paternoster酒莊與D’Angelo皆為Basilicata產區的釀酒先驅, Paternoster家族的故事與三代間的傳承源自於這佈滿火山質土壤的Mount Vulture, 年產量15萬瓶, 此酒款是為了紀念酒莊的開拓者也是現任莊主Sergio Paternoster的祖父Anselmo釀造而成. 葡萄園位於Barile小而老的地塊, 海拔600米, 多於十月底採收, 葡萄壓碎去梗後, 在25-28度溫控不銹鋼桶中帶皮發酵15天. 接著在50%的Slavonia大桶和50%的法國小桶中陳釀, 裝瓶後繼續陳放12個月.

開瓶時, 桶陳風味帶香料丁香甘草櫻桃梅果乾夾雜著海水味, 尾韻細長, 和前面幾款調性相近, 從各家所在位置和釀造上的差異, 細節處仍可見端倪. 酸度較前一組明顯, 酒體也輕盈些. 早上小試, 多了木質葡萄略乾的香氣, 口感較前三款輕瘦偏骨感, 這位文青男孩似乎有些心思不被外人所了解, 賦予詩詞聊表惆悵情懷. 第一輪, 大夥一致感受到那明顯的海藻, 鹹水味, M說瓶塞是否有感染? 相較其他款, 這瓶塞浸漬在酒液裡約有2/3之多. 這時有人提議保鮮膜丟進酒中可去除木塞味, 缺點是連靈魂骨肉也一併帶走. 至於有無corked, 每人對於氣味的感受度不見得那麼敏銳, 亦或是承受力夠強, 除了那股海藻味, 口感狀態仍有結構層次尚屬可口, 但微恙是有的. 第二輪, K用她的杯放入保鮮膜幫我們做了試驗, 結果什麼味都沒了, 只剩塑膠味. 此時端上的起司盤意外的讓4號有如絕處逢生, 吃了Manchego起司再喝, 竟有松露味, 囔囔著說, 走, 咱們結婚去.

投票結果: 第一, 二輪 3. D'Angelo Canneto 1997 皆以11:0完勝 4. Paternoster Don Anselmo Aglianico 1997即使最後的起司加了不少分, 喝到一滴不剩, 但對於今日的4號可說是非戰之罪, 只能看日後有無上訴機會.

 

第三組1973與1992 Mastroberardino自家較勁, 中青代對決

5.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3

開瓶時, 氧化紹興鐵打藥酒, 熟悉的老味道, 其實遇到這種都不擔心, 知道背後都是有故事的人, 隱約中帶有龍眼乾香氣, 口感酸度支撐, 葡萄乾龍眼乾氣息, 像在喝杯下重本的桂圓茶, 滿口桂圓香, 雖香氣已有年華逝去老酒韻, 但底子裡擁有的沉著歷練讓人津津樂道著, 適時地也想融入新世代與年輕族群打成一片. 早上再試, 香氣依舊, 但紹興藥酒味沒開瓶時那麼濃烈, 較像媽媽釀的黑棗酒, 滋味豐厚, 一壺甜而不膩的桂圓黑棗茶, 別樹一幟. 第一輪, 焦糖瑪其朵, 咖啡酒, 煙燻烏梅, 甘草, 補藥酒, 老波特帶有涼涼的薄荷茶味, 白說這老酒還可以, 通常我不愛老酒的, 這我們都知道, 哈! 第二輪, 紹興味又出來些, 雖然香氣很難再返老還童, 但就口感而言, 酸度, 質地, 架構, 仍有著數十年的光景.

6.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

與Radici Riserva的差異, 除了陳年時間, Riserva的葡萄來自Montemarano單一園, 一般等級還結合Mirabella Eclano園的葡萄, 位於海拔400米, 西南朝向, 排水性良好的沙質土壤. 在溫控不銹鋼罐中浸皮約15天, 接著在法國小桶和Slovenian大桶中陳釀24個月, 之後在瓶中至少陳放24個月後上市, 改良傳統法的另一作品. 開瓶小試, 花粉甜香料咖啡可可, 香甜茶韻氣息, 口感有前面兩組各家的影子, 但深度複雜度餘韻都少一點, 輕一些, 像簡易版但有明顯骨架, 還是能喝出品種個性. 早上表現, 花粉轉花香, espresso上有玫瑰花瓣點綴著, 香氣口感向上發展, 逐漸拋開他人的影子, 走出自己的style, 從原本略顯平庸, 一躍而上, 相信給足時間發展, 會是匹黑馬. 第一輪, 除原有的層層香氣, Dr. 說有Grappa味, M說像薄荷涼茶. 第二輪, 氣味更為馥郁, L說口感上有些老態, 酸沒那麼明顯, 少了點活力. 總覺得它想表達的方式, 不在於力度上的較勁, 而是陳年後的另一種風味, 柔順的一面. 也想著以後喝他家的酒, 似乎得拉長戰線, 無論是年份或開瓶的時間, 同款PK戲碼也可以反覆上映著.

投票結果: 第一輪 6.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 以7:4勝出 5.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3, 截然不同的一雙, 口味取決一切. 第二輪 6.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 繼續以8:3勝出, 改投6號的原因是變得更加順口, 柔美.

Wine of the Day (WOTD)

經每組兩輪投票後, 尾聲前讓大家按次序選出當天最喜歡的前三款酒. 最後一組, 雖未獲得多數青睞, 反而實實在在上了一課. 如同老師所說, Aglianico太霸道, 不像Nebbiolo和Pinot Noir那樣能表現風土, 也難有優雅表現, 非要陳年不可. 年輕時只喝到力量, 這組難得, 正因爲不是特佳年份, 才感受到優雅. 所以要喝Taurasi, 請找些老年份或者「弱」年份, 雖然這兩年份也不是真的那麼弱.

經加權方式計算後 (第一名3分, 第二名2分, 第三名1分), 當日前三名如下

2A.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Riserva 1999 (17分)

1. Feudi di San Gregorio Taurasi Riserva Piano di Montevergine 1999 (11分)

3. D’Angelo Canneto 1997 (9分)

後記:

這套酒表現甚好, 除微恙的, 非戰之罪的, 每款都有其擁護者, 能跟同是愛好的隨行者們一塊共享, 探索另一種美, 再愉悅不過. 也因老師的收藏, 才有幸品嚐到經歲月洗滌, 逐漸綻放出的美麗面貌, 也留下對Aglianico極好的印象, 不再是爹娘不愛, 更是得加以對待的塊寶, 加上老蕭精心準備的菜色, 許久沒遇見酒與食搭配的如此微妙, 當下至少見證到兩對聯姻, Manchego起司甚至能讓微恙的4號有如起死回生, 咀嚼後散發著松露味, 瞬息間的變化, 擦出的火花, 精彩萬分, 當日請假的可惜了!

………………..  隨行者們, 下回北中南精彩意白等著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