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随意行2018#7:Mainly Frank Cornelissen

作者:光与影的艺术(http://www.weibo.com/u/1400117950, 微信:coldfall_bin)

生物动力历法﹕2018 年 6月24 日下午2点半开始,

上半年即将进入尾声,想着用一场什么样的活动来收尾,恰好翻看笔记,发现正好一年前的这段时间做了第一次西西里品鉴会,也正是由那此开始,对西西里有点着迷,几个月后就亲自跑到西西里各个酒庄转了一大圈。其中印象最深的还是特立独行“怪杰”Frank Cornelissen,他作为一个 “外乡人”,凭借着一腔热血,来到西西里开拓这片土地,摒弃了橡木桶,用离经叛道的玻璃纤维/树脂桶来酿造火山酒,诠释他的Nerello Mascalese。另一家印象深刻的则是ETNA地区教父级的Salvo Foti,去年我在他的酒庄赶上了他们一年一度的酿酒节,深深感受到他的热情与激情。

恰好手中收了一批Frank Cornelissen不同cru的酒和Salvo Foti的杰作Vinupetra,因此也就有了这场回忆西西里之半年收尾活动。

当日正式的六款酒是:

Frank Cornellisen, Munjebel ROSSO MC, Contrada Monte Colla, 2014

Frank Cornellisen, Munjebel ROSSO VA, Cuvee Vigne Alte, 2014

Frank Cornellisen, Munjebel ROSSO PA, Contrada Feudo di Mezzo – Porcaria, 2014

Frank Cornellisen, Munjebel ROSSO CS, Contrada Zottorinoto – Chiusa Spagnolo, 2015

Frank Cornellisen, Magma ROSSO, Contrada Barbabecchi, 2015

Salvo Foti, Vinupetra, 2012

所有六瓶酒都是酒会前一天下午2点拨塞,在酒柜中原瓶透气醒酒。酒会于6月24日周日下午2点半正式开始,按年份分组对比,每组都进行了两轮的品试。根据生物动力月历,今天下午是由花日。

品鉴会前特意咨询了一下Frank家的市场经理Giacomo,他说2014年是一个大年,VA优雅而MC结构突出,PA则残糖量稍高,而2015年是一个湿润的年份,对Nerello Mascalese来说是一个light的年份,CS是非常优雅非常勃艮第风格的。2012年则是一个很热的年份,酒精度很高,红酒往往比较肌肉男的感觉。

第一组 Frank Cornellisen, Munjebel ROSSO MC, 2014 VS

Frank Cornellisen, Munjebel ROSSO VA, 2014

MC是Monte Colla单一园的缩写,位于海拔760米的一片很陡峭的梯田中,砂质粘土为主的土地滋养着1946年种植的Nerello Mascalese葡萄藤。这酒入杯有很明显的香料气息,喝起来很甜美,结构力量强,黑色的果香后面出来,也很饱满,蛮符合这块田的特质,酸度上感觉欠缺一些,因此甜美感有点过。

VA是来自酒庄海拔最高的三块田Tartaraci(1000米), Monte Dolce(870米), Pettinociarelle(890米).的混酿,Vigne Alte就是高处的葡萄藤之意。Frank的初衷是想看一下高海拔的Nerello Mascalese老藤(90年以上)是什么的呈现。记得当初在酒庄桶试的时候,这酒给我很男性化很野性的感受。今天入杯来试,丹宁仍然很野性,酸度也够高,充满野味,熏肉,皮革和干花的香气. 入口有明显的颗粒感,层次上不够分明,还真是有点野蛮人在森林奔跑的感觉了。

这两支酒整体让酒友喝的有点云里雾里,因为大多数朋友也没有喝过这样酿造的酒,总觉得又奇特又有点发懵,因此大家在对比的时候无从说起,也就放弃了投票一说。

到了第二轮,酸度回归了,香气更加奔放,纯净度也都出来一些。可能想理解Frank的酿酒哲学还需要点时间来消化。

 

第二组  Frank Cornellisen, Munjebel ROSSO PA, 2014 VS

Frank Cornellisen, Munjebel ROSSO CS, 2015

PA是Porcaria的缩写,位于640米的Feudo di Mezzo园中一片60年老藤cru,在这里达到易完美成熟度是一个挑战。今天这支PA给人的感觉相对丹宁比较粗糙,很重很甜美,薄荷辛香料主导,有朋友觉得结构上好于MC,但表现力仍然不太够。

CS来自Zottorinoto cru中的一小块叫做Chiusa Spagnola的地块,这块cru位于山谷较低的地方,620米,被熔岩包围,像一个圆形剧场的中央部分。这块田具有很优雅的女性化特质。入杯后,很多酒友惊叹这酒非常好喝,回归了我们认识的葡萄酒。一位酒友这样描写:“仿佛找到了某个影子,缥缈的酸度,清雅的干玫瑰花香幽然、深邃。仿佛站在千米之上的山顶,有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与仙气,纯净的带着丝丝凉意,深深吸入仿佛在洗涤身心。这款酒带着橘酒的风格,回味中有乳酸菌、杨梅还有烤杏仁的回味,体现了女性化的细腻与柔美。”

这一轮CS无疑全票获胜。第二轮,CS一直很优雅飘逸,也应了Giacomo说的2015年份的特点,很像勃艮第,而PA今天有点傻大粗,因此维持原结果。

 

第三组  Frank Cornellisen, Magma, 2015 VS

Salvo Foti, Vinupetra, 2012

这一组是今天的重头戏,一支是外来狂人Frank的顶尖之作,另一支则是ETNA本土的导师级人物Salvo Foti的传统派佳作。

先说Magma, 他来自酒庄最好的Barbabecchi cru,位于海拔910米,葡萄藤已经超过百年(1910年种植),位置极佳,是天赐好地,只在好年份中,葡萄可以完美成熟的时候才会出品。Magma的酒标风格张扬跋扈,霸气侧露。入杯后,开始并不像酒标那样放纵,内敛,精致,饱满含蓄,然后逐渐打开,酸度非常漂亮,八爷说有武夷岩茶的香气,Violin觉得比起飘逸优雅的CS,Magma更接地气,成熟,香气丰富细腻。邵先生说复杂度高,矿物质名明显,集中度很赞。丹说“这酒含蓄,第一口没有爱上,第二口放不下,第三口忘不掉的爱上。可以看到优美的结构,却仿佛被一层薄纱挡着若隐若现的看不清楚。”

另一边Salvo Foti的2012年的Vinupetra来自Feudo di Mezzo的Calderara葡萄园,海拔700米以上,面积0.5公顷,平均年龄超过100年,由Nerello Mascalese, Nerello Cappuccio, Alicante and Francisis混酿而成。Salvo的理念是尊重传统工艺和本地古老的葡萄品种,强调与环境,自然,Etna火山,人文的和谐。他酿造的葡萄酒代表了风土与自然。今天这支入杯首先是皮毛,泥土,森林的气息,对我来说有点喝天堂庄一些酒刚开瓶的感觉,入口非常的熟悉,那种平衡感,细致的丹宁,强大的酒体。到后面,果香逐渐绽放出来,是越喝越有的那种感觉。在2012这样一个灼热的年份,Foti家还能做出这么平衡的酒,非常见功底的。

Magma与Vinupetra像是两种风格的较力,两只酒以不同的方式诠释着“自然之酒”,一个在香气和丰富程度上占有,另一个则是平衡和谐的感受很受酒友喜爱。

在两轮的过程中,二者都有很多变化,整体看略显张扬的Magma占了上风。

Wine of the Day

今天的WOTN在CS,Magma和Vinupetra中竞争,最后Magma获得23分,有6位酒友把第一名投给他,第二名是CS,19分,获得3位酒友的当日最佳之选。第三名是Salvo Foti的Vinupetra,获得12分。

这一番遍尝Frank Cornelissen的不同cru的酒,可以隐约看到狂人的特立独行,对他的酒喜欢的人是真喜欢,不喜欢的是真不喜欢。而不同的cru的呈现也各自不同,今天似乎只是在CS和Magma中体会到了这酒的优异,其他的几块,还未能领略到其真谛。相比之下Salvo Foti似乎更加接近我们,也更加harmony。西西里ETNA,是个有趣的地方,值得继续深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