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簡單的村酒﹕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1964 品試記

Visits: 102

1958 年,Barbaresco 村的牧師 Fiorino Marengo 發起成立名為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的合作社,由其中一位農戶 Celestino Vacca 當總經理,目的是幫助村民度過戰後的經濟困難,當時有 19 個小農戶參加,從 1959 年開始的頭三個年份他們乾脆在教堂的地窖裏釀酒。

 

Celestino 大概做夢也想不到在 50 年後,他的兒子 Aldo 帶領合作社登上了新的高峰。他們的好幾款 2008 單一葡萄園 Barbaresco 竟然拿到最高的 Barbaresco 評分(Antonio Galloni @robertparker.com),比Gaja 的幾款單一葡萄園還要高,但價格只是 Gaja 1/6

 

[合作社更詳細的介紹見前文﹕Produttori : the Simple Beauty of Barbaresco]

這奇跡大概在全世界也是罕見的。

究竟早期的 Produttori 是怎樣的?我們最近品嘗了兩款1964 年的Barbaresco,結論是他們從一開始便不簡單。

1964 年是合作社從 1959 年開始釀酒以後最好的年份,也是他們搬進新酒窖不久後的作品,當時還沒有單一葡萄園這回事(1967 年才開始),我們試的分別是基本版 Barbaresco(下稱B和精選版 Riserva (下稱 BR)。

 

我對這雙初生之犢信心不大,所以早上開瓶以後我只讓他們在原瓶呼吸了 2 個小時便把塞子放回。

 

開瓶後小試,發現兩者顏色都不錯,B 有淺玫瑰紅顏色,通透,煞是好看的;BR 帶點粉紅色,也怪亮麗的。

B 起初有些微霉味,另外有指甲油、乾玫瑰,在杯內逐漸加強;中度酒體,微甜,但頗長的收結帶點涼果似的甘甜和絲絲的酸度。一個小時內,酒緩緩地加強,但始終都保持著一種輕盈的體態,透露著成熟美。不錯!

 

BR B 的加強版,一開始已經飄著花粉,閉起眼來像化妝粉盒的香味,入口有很實在的果味,蠻甜的。半個小時後,更濃了,而且居然有勁度(intensity)!一個小時後,乾淨、清新、清甜又優雅。不久前我們才為狀態奇佳的 1955 Monfortino 動過容,但這一刻,我真的不敢說這瓶村夫釀的土酒被 Monfortino 比下去了!又過了半個小時,我記下的筆記是﹕太甜了,簡直難以置信!

 

滿懷希望的等了大半天,到晚上正式品試時,又是另一番景象。

 

B 一直很穩定,比早上又緩慢的展開了一點。

 

這時候一點霉的氣味都沒有了,很乾淨的香粉、乾玫瑰和花露水的清香,口感與氣味一致,有一種平靜如鏡的風景一絲絲的果甜與酸度像拂臉的清風,溫柔且細緻,像一首大型音樂作品中的間奏曲。我突然想在試酒會中,把他安插在兩款雄壯的酒中間應該可以紓緩緊張的氣氛,但如果整個晚上都與他一人共處,你可能在和風中入睡。

 

BR 會否是雄壯的終樂章?這是我最期待想知道的。

 

結果令我很惶惑。

 

上午小試時的清新氣味跑掉了。強勁的果甜味也沒有了。換之而來的,是濃度加酸度,還有點鹹鹹的味道。我們三個人每人試了兩杯,發現酒還是沒有起色。

 

只好失望的回到間奏曲,在低吟的琴聲中我在思索﹕究竟 BR 的果味是跑掉了還是在睡覺?

 

是不是我太保守了?早上開瓶後我只讓酒呼吸了兩個小時,所以到晚上他便昏昏欲睡。我這樣猜想是因為酒還有濃度,而且鹹鹹的味道正好說明他內涵十分豐富,早上還太甜的 Barbaresco 應該不會突然死掉的。至於感到酸度過高,那是因為果味睡著了,酸度便變得突出。這種現象,以前在 Monfortino 身上也常出現,但差不多 50 歲的 Barbaresco 還會玩這種遊戲,這是聞所未聞的怪事。

 

幸好我還有幾瓶 1964 BR,以後找個機會為他翻案吧!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從一開始便絕不簡單!

8 則評論在 不簡單的村酒﹕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1964 品試記.

      • 多谢回复!

        是指「20 年之内的适饮期」. 是AG这样的酒评者给的建议. 比如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Pora Barbaresco Riserva DOCG2009

        Antonio Galloni 92/100 2015 to 2027

        • 原来这样。我看这只是个大概的估计,我以前根本不看这堆数字,经你这么一说,我才查了一下。他对同年的不同单一园的适饮期,最早是Asili(2013),最晚的有三个 — Rabaja, Montefico Montestefano(2017),因 Asili 相对结构较弱,其他三块较强,所以是合理推测。至于2008,则大多数是 2018年开始适饮,比2009晚,因2008较凉,结构好,而2009 较干,结构弱,也是合理的推算。但关键问题是:何为适饮?客观可以从丹宁的融合度和整体的平衡度看,但主观的口味却因人而异。还有一个对年青的酒尤其重要的问题是如何醒酒,这也会大大影响酒的适饮程度,我以前在这方面做过蛮多试验的,可参看。总之,重要的是多尝试,找到自己的口味与处理方法。听似复杂,但这正是葡萄酒引人之处。Barolo 与 Barbaresco 尤其千变万化,穷一辈子也不见得甚么都能弄懂。互勉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