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9 第 6 與第 9 場 — 意大利白酒即興遊

生物動力曆法﹕(第 6 北部)2021 8 11 日下午 7 時開始

(第 9 中南部)2021 9 27 日下午 7 時開始

最近大搬家,到這幾天才有時間坐下來記錄過去幾個月的多場試酒會。

自三年前令人驚艷的 Campania 白以來(VIPa-6 第 21 場 — Bianco from Campania),一直沒有專門以白酒為題辦活動,這次一口氣辦了三場,這篇先講意白,以後再寫舊世界的 Riesling。

這幾場即興活動事出意外。我最近忙於搬家,在清理家裏的兩只酒櫃時發現潛伏已久的二十多瓶白酒,這些酒我想品試卻一直騰不出時間來,與其搬囘酒窖去,更簡單的辦法莫如辦幾場活動,於是我發通知邀請大伙與我一起試。這次採即興方式,每瓶基本上喝一輪。我選的酒只圖方便,不一定有代表性。離開香港四個月了,這次也乘便與老朋友重逢,可謂一舉數得。

三場選的都是根日,取其礦物味。

我懷疑沒有多少人知道意大利的白酒絕對可以與紅酒平起平坐。品種的多樣性不用説,論風土表達能力之強,我懷疑在世界上是少有的,原因很簡單:意大利山多,狹長的皮靴東西兩旁都是海,因此走到哪裏都可以找到合適的土壤來種白葡萄。沒有了葡萄皮造成的 “障礙”,土壤的氣味便更加透明。很多意白都不用木桶,天生麗質,根本不用亂抹脂粉。

比較兩場活動的酒,北方的較溫和,南方的精力無窮。我想起了我喝意白的啓蒙老師萬巢之山 Montenidoli 的 Elisabetta Fagiuoli。我記得 “十八歲” 介紹萬巢的時候曾説了一句:這裏的太陽是種紅的,土壤是種白的。南方與北方在風味上的分別正在於太陽:更猛烈的陽光令南方的酒有近乎紅酒的蠻勁與複雜度。

兩場活動裏,我們品試了 22 款白和 5 款紅之多。我忙著穿插在朋友當中聊我們的旅遊見聞,所以試過的酒是印象式的,這裏只能蜻蜓點水式的做個白描。

首先是北方之旅:

Where? Grape Bianco
Valle d’Aosta Chardonnay 1. Les Cretes, Chardonnay Frissoniere Cuvee Bois, 2008
Alto Adige Gewurztraminer 2. Gottardi, Gewurztraminer, 2008
Friuli Friulano 3. I Clivi, Brazan, 2001
Friuli Malvasia 4. Kante, Malvasia Bianco, 2009
Veneto Garganega 5. Suavia, Soave Classico Monte Carbonare, 2014
Friuli Ribolla Gialla 6. Jermann, Vinnae Ribolla Gialla, 2007
Piedmont South Cortese 7. La Mesma, Gavi Riserva Vigna della Rovere Verde, 2015
Barbaresco Arneis 8. Pertinace, Langhe Arneis, 2017
Barolo Nascetta 9. Rivetto, Langhe Nascetta “Matire”, 2010
Barolo Chardonnay 10. Cavallotto, Chardonnay, 2008
Rosso
Trentino Teroldego 1. Foradori, Sgarzon, 2013
Trentino Teroldego 2. Foradori, Granato, 2011
Trentino Teroldego 3. Foradori, Granato, 1998

因爲比較匆忙,這次的酒臨場才開瓶。

 

頭兩款是最北部與瑞士、奧地利接壤的阿爾卑斯山高山區。

1. Les Cretes, Chardonnay Frissoniere Cuvee Bois, 2008 除了甜美說不出有什麽特色,可能 Chardonnay 太中性了,不施脂粉便有點索然無味。

2. Gottardi, Gewurztraminer, 2008 的典型荔枝香甜令咖啡王子嘖嘖稱奇,不過這個莊做了幾年白酒便停掉,從 2010 年起獨孤一味只釀 Pinot Nero,所以這瓶是絕唱。

 

接著四款來自東北方 Friuli 與 Veneto,在 Adriatic 海之濱,是意白的重鎮,今天大家的最愛幾乎都在此。

用 70 年 Friulano 老籐和 18 個月浸漬期的 3. I Clivi, Brazan, 2001 是個住在山洞裏的野人,渾身是勁,帶苦味,在杯中一直在變,過了一會乾脆躲回山洞去了,像杯冷卻了的咖啡,我好奇在第二回合再倒了一小杯,卻完全融化了。以後要再開一瓶,與他獨處,好好的聼他講 Collio 的故事。

4. Kante, Malvasia Bianco, 2009 帶點氧化的氣味,但通透、優雅,有些蜂蜜的甜味,這個莊有點自然酒的風格,有趣。

終於有一款雅俗共賞的認真的 Soave 了。5. Suavia, Soave Classico Monte Carbonare, 2014 的亮點是他濃厚、帶鹹的礦物味道,酒莊形容這款用 70 年老籐炮製的 Garganega 為 “酒杯裏的泥土”,靠的是以煤炭爲名的 Monte Carbonare,這裏的火山土壤是炭黑色的。

今晚最老的  6. Jermann, Vinnae Ribolla Gialla, 2007 卻是今天最封閉的一瓶。我有限的經驗告訴我 Ribolla Gialla 是很有禪意的葡萄,性格内斂,今天這瓶令我想起 1996 的 Serralunga,深不見底,緊凑,太有性格了。這款酒順利當上了今晚的 WOTN!

接著我們來到 Piemonte。原來 Nebbiolo 的故鄉連白酒也有一手!

7. La Mesma, Gavi Riserva Vigna della Rovere Verde, 2015 是我從莊主求來的 Riserva 款。香氣内斂,但入口豐滿兼油潤,礦物味如涓涓之流,可以説是今天最溫文,和諧感最好的一款。

8. Pertinace, Langhe Arneis, 2017 是莊主幾年前來香港國際酒展時送的,很封閉,生澀、草青的味道,果還沒出來。是我的錯,沒有提前開瓶。

9. Rivetto, Langhe Nascetta “Matire”, 2010 是年輕莊主 Enrico 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試種源自 Novello 的 Nascetta 葡萄的早期作品。黃花,比較熟。

我原來想拿這款  10. Cavallotto, Chardonnay, 2008 來炫耀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風土怎樣可以令 Chardonnay 驚艷八方的,可惜這瓶狀態不佳,氧化了,花凋謝了,留下苦味。下次吧!

 

我讓大家不分名次,選三款今晚最愛的白,結果如下:

第一名:6. Jermann, Vinnae Ribolla Gialla, 2007(10 票)

雙亞軍:5. Suavia, Soave Classico Monte Carbonare, 2014  7. La Mesma, Gavi Riserva Vigna della Rovere Verde, 2015(8 票)

我們也試了三款 Foradori 酒莊的 Teroldego。在北部 Trento 山區,Elisabetta Foradori 是個風雲人物,早在 1980 年代,她 20 嵗時接手掌管酒莊,便馬上著手大大提升質量,千禧年左右開始行生物動力法,棄用法國小桶,並開始試驗陶罐,之後的酒脫胎換骨的出現了無比活力。

我們試了三款酒,包括一新一舊的旗艦酒 Granato 來作比較,我的朋友大部分喜歡她早期的作品 1998(9 票),我卻愛 2011 的自然流暢(5 票)。不知道是否喝了一晚白酒,大家需要紅酒帶來的力量,此時和風不敵暴雷。

Sgarzon, 2013 是單一園,在陶罐陳釀,很清新活潑。

 

一個半月後,我們接著試中南方的白,分開大陸與海島兩組各 6 款:

Where? Grape Bianco -Mainland South
Marche Verdicchio 1. Casalfarneto, Grancasale Verdicchio Jesi, 2014
Abruzzo Trebbiano Abruzzese 2. Emidio Pepe, Trebbiano d’Abruzzo, 2006
Campania Falanghina 3. La Sibilla, Falanghina C. Flegrei, 2014
Campania Greco 4. Benito Ferrara, Greco di Tufo Terre d’Uva, 2015
Campania Fiano 5. I Favati, Fiano di Avellino Pietramara Etichetta Bianca, 2012
Campania Fiano 6. Mastroberardino, Radici Fiano, 2009
Bianco -Sicily and Sardinia
Sicily – Aeolian Islands Malvasia 7. Hauner, Salina bianco, 2014
Sicily – Pantelleria Zibibbo 8. Marco De Bartoli, Pietra Nera, 2012
Etna Carricante 9. Barone di Villagrande, ETNA BIANCO LEGNO DI CONZO, 2008
Etna Carricante 10.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Le Vigne Niche, 2008
Sardinia Vermentino 11. Capichera, Vign’angena, 2014
Sardinia Blend 12. Panevino, Isola dei Nuraghi Alvas Bianco, 2014
Rosso – Campania
Campania Aglianico/Piedirosso 13. Marisa Cuomo, Furore Rosso, 2014
Campania Tintore di Tramonti 14. Tenuta San Francesco, E Iss Tintore Prephylloxera, 2017

開頭的 6 款,可以視爲半島的東岸與西岸的比較。

以地理位置而言,Marche 與 Abruzzo 都屬於中部,但借 Burton Anderson 的説法,位處東岸被夾在 Apennines 山脈與 Adriatic 海之間的這兩個山區民風完全是南部的。

這次的酒我全在中午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不知道是因爲南方的陽光比較充沛,抑或醒酒時間比較充足,今晚的酒比上次北部的開得好很多,而且每一瓶都有自己的個性。

Ian d’Agata 認爲 Verdicchio 可能是意大利最偉大的本土白葡萄(arguably Italy’s greatest native white grape),這款老籐、晚採收的 1. Casalfarneto, Grancasale Verdicchio Jesi, 2014 足以證明他并無虛言。很新的年份,但開得很好,有近乎奶油的濃度,甚有深度,帶點苦苦的礦物味,陳年能力應該很好。

膜拜酒 2. Emidio Pepe, Trebbiano d’Abruzzo, 2006 剛拔塞時有些臭味,酒色渾濁,聞起來有瓶塞感染的毛病,但絲毫沒有影響大家的興致。他結構強,有點粗獷,感覺到他有丹寧,酸度凌厲,入口似茶多於酒,今天很多自然酒活像是他的模仿者,但話雖如此,他表現出來的是大酒風範。我記得幾年前一次天堂莊粉絲聚,我開了幾瓶 2006,很乾净,但極度封閉,一位朋友拿囘家裏慢慢試,一星期後才有看頭。今天抱恙的他反而帶來更多趣味。

接著是 Campania 三寶,三年前的專場連開 13 瓶後,我斷定 Campania 的白比 Taurasi 更精彩,所以這次我出了 4 瓶,想讓大家開眼界。

三種葡萄中最輕盈的是 3. La Sibilla, Falanghina C. Flegrei, 2014,青蘋果和野生草本,瘦削如鋼絲,像中國畫那樣是用綫條繪畫的,不過充滿活力。

與之對比的是强悍的 Greco — 4. Benito Ferrara, Greco di Tufo Terre d’Uva, 2015 的深度可比作 Serralunga,收結長之又長,這組的 WOTN 正是他。

Fiano 有中等的身材,6. Mastroberardino, Radici Fiano, 2009 勝在成熟,甜美兼圓潤,而 5. I Favati, Fiano di Avellino Pietramara Etichetta Bianca, 2012 則更有層次,口感如絲般滑溜。

這一組大家選了 4. Benito Ferrara, Greco di Tufo Terre d’Uva, 2015 為第一名(加權 30 分),雙冠軍是怪傑 2. Emidio Pepe, Trebbiano d’Abruzzo, 2006 6. Mastroberardino, Radici Fiano, 2009,同得 21 分。

 

海島的 6 款可説是別有洞天,比半島的酒不一定更好喝,但都有很强烈的風土特色。

來自西西里外島的 7. Hauner, Salina bianco, 2014 簡直把帶我們帶到海邊去,身體强壯,聞與喝都有海水的感覺,有人說入口有幾分像金絲糖。多年前我在一個試酒會初試這款酒便有回到澳門的奇幻感覺,故此買了一瓶,今天與大家奇酒共賞。

Marco De Bartoli  以用 Zibibbo 釀的甜酒 Passito di Pantelleria 出名,8. Marco De Bartoli, Pietra Nera, 2012 是他們創製的乾白,帶柚子似的苦味,酸度不太明顯,很有趣。

兩款 Etna 白同是 2008,Barone di Villagrande  是 Etna 釀白酒的先鋒,這款 9. Barone di Villagrande, ETNA BIANCO LEGNO DI CONZO, 2008 是酒莊的小木桶版本,木桶味突出,顯得有點生硬,酸度突兀,因此比 10.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Le Vigne Niche, 2008 大為遜色。Terre Nere 輕盈,散發著花香,礦物味豐富但整合得很好。

不過最令大家讚賞的是兩款 Sardinia:純 Vermentino,不過桶的 11. Capichera, Vign’angena, 2014 喝上去令我想起 Mosel 的乾白(Clemens Busch?),又苦又鹹的,但酸度支撐著他的重量;走自然酒路綫的 12. Panevino, Isola dei Nuraghi Alvas Bianco, 2014 用了 7 種葡萄,酒色渾濁,在舊的小法國木桶陳釀,以鹹味為主調,有人說像鹽水,又有人說像玄米茶,麵包師傅出身的 Gianfranco Manca 不落俗套,我得說我不大聽得懂他的語言,不過今晚喜歡他的大有人在,結果這組 11. Capichera, Vign’angena, 2014 得 26 分,他得 25 分,相當於雙冠軍!第三名是 10.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Le Vigne Niche, 2008,得 22 分。

兩款紅酒也很別致:13. Marisa Cuomo, Furore Rosso, 2014 有柑橘味,果味一點都不突出,佔主導的是火山灰燼似的泥土味和鹹味。

14. Tenuta San Francesco, E Iss Tintore Prephylloxera, 2017 出自蚜蟲病害前的老籐,非常有深度,漆黑的果,丹寧厚重但包裹得不露痕跡。

這一場喝得大家如癡如醉,於是我馬上宣佈再辦一場舊世界的 Riesl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