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9 第 13 場 — Barolo and Barbaresco – Twin Vintages 1973 and 1978

Visits: 50

生物動力曆法﹕2021 年 10 月 22 日下午 7 時開始  –

在試酒會上碰到久違的一位隨意朋友,他說最近試過些 1970 年代的老酒,很有感覺。有個年份我早已想試試,於是便答應為他辦一場,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一個月後,他卻因公要囘内地出差,一時半會恐怕不能回來,我們只好照樣出發了。

這次我選的是一強一弱的年份。1978 是公認歷來最好的年份之一,特點是永遠青春。1973 卻無人問津,Kerin O’Keefe 評為乏善足陳,Antonio Galloni 說是弱年份,但他把事實也搞錯了,他說那年 Barolo 產量甚低。Sheldon Wasserman 引了具體數據說明 1973 年是 ’70 年代第三大產量的年份,每公頃出 4,900 公升,即幾乎 6,500 瓶。Angelo Gaja 說得精確一點,他說這年質量普通,但座向好的田明顯佔更大優勢。

1978 年以前試得很多,我一點好奇都沒有了,但對 1973,我抱著博彩的心態希望會再一次爆冷遇上災年出異品。以前試過 1976 與 1987 便很令人驚喜。其實 1980 年代以前的天氣比今天冷,災年比起溫暖、及格的年份更平常,所以這次 1973 無論表現如何也可以讓我們懷舊一下往昔的歲月是怎麽一回事的。

是夜酒單如下:

Gobillard Paul, Champagne Prestige
1. Fontanafredda, Langhe delle Nebbiolo, 1989
2. Gigi Rosso, Nebbiolo d’Alba Rocca-Giovino,  2000
3.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1973
4.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1978
5. Cantina del Glicine, Barbaresco Vigna dei Cura 1978
6. Oddero, Barolo, 1973
7. Carretta, Barolo Cannubi, 1978
8. Scarpa, Barolo Le Coste di Monforte, 1978

香檳即場開,1973 當天早上 8 時開,其餘一律一天前開,開了以後拔塞作瓶醒。

 

Gobillard Paul, Champagne Prestige 是不知名酒莊的不知年出品,酒商說在法國酒窖陳年多時了,喝來成熟可口,果與酸都亮麗,不用多想的 simple pleasure!

 

兩款老年份的基層 Nebbiolo 可能是今天最稀有的,是不簡單的樂趣。

1. Fontanafredda, Langhe delle Nebbiolo, 1989 極爲通透,有空間感,透著乾花,酸度奇佳,一切都融合了,但隱隱仍然感到有骨架。第二回合竟然變得有力量很多! Nebbiolo 不簡單,1989 更不平凡!

2. Gigi Rosso, Nebbiolo d’Alba Rocca-Giovino, 2000 來自 Roero,比剛才的 1989 密實很多,應該開得未夠,果然第二回合變得更複雜。見微知著,Gigi Rosso 是個實力派。

 

今天的主角分兩組出場,先來 Barbaresco。

Albino Rocca 的兩款可以讓我們比較 1973 與 1978 兩個年份。

3.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1973 一直帶著瓶塞的老舊氣味,不過表現還算不錯。第一回合蠻扎實的,乾花乾草本,酸度偏高,丹寧實在但不過分,可批評的是果不夠,難以平衡酸與丹寧。第二回合更香,隱約出些花粉,果也似乎多了些,平衡度好了一點,不過始終有衰弱的感覺,遠遠達不到當年合作社那瓶 1976 Langhe Nebbiolo 的水平。我查了一下,原來 1976 的產量低,不到 1973 的六成,所以果味更強,可以支撐起結構。所謂弱年,也不是一個樣。

4.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1978 比 1973 壯實多了,很好的乾花,亮麗的果與同樣亮麗的酸度的對壘,比一般的 1978 來得通透與有空間感。中午小試時香氣不多,晚上第一回開放些,到了第二回合有更多的成熟菌菇香氣,可見 1978 是個非常慢熟的年份。

紫藤(Glicine)是個蚊型莊,Sheldon Wasserman 與 Kerin O’Keefe 都盛讚他們。

5. Cantina del Glicine, Barbaresco Vigna dei Cura 1978 的顔色比 Albino Rocca 深得多,入口也更濃更厚,到第二回合才稍爲展開,開始有些成熟香氣。

兩款 1978 的風格很不一樣,Albino Rocca 比較開朗,有空間感,紫藤則立體,堅實。看地圖,Albino Rocca 的 Ronchi 與 Ovello 在 Barbaresco 村這邊的山坡,較接近 Tanaro 河;紫藤的 Cura(今天的正式名字是 Curra)在離河遠一點 Neive 村的山谷中,這或許導致了清秀與内聚兩種不同性格。

我們最後投票選所有酒的 WOTN 時,三款 Barbaresco 當中最受歡迎的是 4.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1978(加權 13.5 分),其後是 3.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1973(加權 2 分),5. Cantina del Glicine, Barbaresco Vigna dei Cura 1978 竟然連一分也拿不到,應該是因爲他還沒有打開所致。值得一提的是兩年多以前的一場隨意行曾出現過他們家的一款 1982,當時與 Gaja 的 Sori Tildin 殺得難分難解,可見他們是有實力的(見:VIPa-7 第 25 場 — Olek Bondonio & Neighbors)。

 

接著三款 Barolo 登場。

6. Oddero, Barolo, 19731973 Albino Rocca 一樣,比較缺果,而且有明顯的揮發性酸度,也有舊木味。到第二回合乾净了一點點,出了些乾花,不過始終是沒精打采的,看來這個年份難有奇跡出現了。

大家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在兩款 1978。

最吸睛的是 7. Carretta, Barolo Cannubi, 1978。第一回合已經出迷人的香粉,果不多不少,恰到好處,最美妙的是那如絲的丹寧,這當然是 Cannubi 的看家本領,收結甚長,優雅得堪比最好的 Burgundy。第二回合粉香依然,又多了些乾花,不過厚度增加了,論優雅沒有剛才那麽好,不過這是如假包換的 Barolo 啊,想他輕盈需要多些時日。

8. Scarpa, Barolo Le Coste di Monforte, 1978 出自 Monforte 最南端與 Serralunga 接壤處,聽説 Giacomo Conterno 未買 Francia 以前從這裏採購他們用來釀 Monfortino 的葡萄。酒色比 Cannubi 深,滿是濃烈的泥土與礦物味,力量型,遠遠沒有 Cannubi 那麽開放。第二回合整合得好了些,但依然以礦物味爲主,有點鹹。

三款 Barolo 當中最受歡迎的自然是 7. Carretta, Barolo Cannubi, 1978。沒法,他今天打開得太好了,在其後的 8. Scarpa, Barolo Le Coste di Monforte, 1978 恐怕要再等十年八載。

Wine of the Night

有兩位提名雙冠軍,所以加權分數有非整數的。

出席的 11 人選出最喜歡的酒排名如下:

第一名:7. Carretta, Barolo Cannubi, 1978(28.5 分)

第二名:4.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1978(13.5 分)

第三名:8. Scarpa, Barolo Le Coste di Monforte, 1978(13 分)

今天我學到的一課是:弱年都不一樣,正如好年也不盡相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