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9 第 11 場 — 1987 Horizontal

生物動力曆法﹕2021 年 10 月 4 日下午 7 時開始  –

兩組新知舊雨碰在一起,最好喝些平常少見的酒。這次我不選新年份,也避開經典年份,鋌而走險選了個冷門的半災年 1987。我打賭起碼有一兩款會完全開放,令大家喝到成熟之美。

1987 在 Tuscany 與 Piedmont 同樣春寒,夏暖,秋濕,典型的壞年份, Angelo Gaja 形容這是個半災年(half disaster)。

我對酒也加强警惕,當天清早才開瓶,除了那瓶 Burgundy — 我 11 點才開,聞了一聞後把塞子放囘。

我原來擺出了幾乎最完美的陣容 — 連香檳我也借來一瓶,可惜匆忙間拿錯了另外一瓶到餐廳,便只好七缺一了。

(Champagne) Bruno Paillard, Champagne Le Mesnil Blanc de Blancs, 1987
1.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7
2. Montevertine, Il Sodaccio, 1987
3.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87
4.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1987
5.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Riserva, 1987
6. Hospices de Beaune, Beaune Cuvee Dames Hospitalieres, 1987

幸好幾乎所有酒表現都超乎意料的好。

 

兩款 Tuscany 的 Sangiovese 顔色都通透漂亮。

Cerbaiona 今天已成爲膜拜酒莊,但當了一輩子飛機駕駛員的 Diego Molinari 從 1981 年開始才學著釀酒,此時的葡萄籐與他都是新手。

第一回合,1.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7 的香氣以烟絲爲主,有一絲絲的檀香木,不太乾净,體型龐大,丹寧頗突出,有種很粗獷的感覺。以前試過幾個八十年代的年份,似乎都有類似莽張飛的風格,究竟是葡萄藤偏年幼,這塊田的特性,抑或是 Diego 仍在摸索階段,我暫時不太肯定。

第二回合整合好了些,不過感覺仍是一塊石頭似的,密實不透風。

2. Montevertine, Il Sodaccio, 1987 卻是個大美人,鮮甜的紅櫻桃香氣後面透著檀香木和一些松露,非常清純、通透,酸度漂亮,露出了 Sangiovese 最優雅的一面。1980 年代的 Le Pergole Torte 與 Il Sodaccio 是 Montevertine 的兩塊單一田,而且分開來釀,Le Pergole Torte 面北與東北,Il Sodaccio 朝東南,我懷疑他比 LPT 要溫柔與開放一些。

第二回合果味多了些,但酸度依然好,杯子放不下。

這款酒只有 12.5% 酒精,Cerbaiona 有 13.5%,所以 Chianti 更清涼的天氣可以出比較輕盈、優雅的酒。

 

Barolo 與 Barbaresco 又如何?

兩款酒的酒精度都在 13.5%。一般印象,Barbaresco 較柔和,Barolo 比較硬朗,今天這一雙卻不按劇本演出。

3.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87 在第一回合很封閉,勉强出些松露,入口很密實,丹寧較爲突出。到第二回合才打開了一點,多了些菌菇香氣,但依然很堅實。結構強固然是 Santo Stefano 的標誌,但我沒想到半災年也如此,或許這瓶的狀態特別好,要用換瓶的方法强迫他打開?

幸好完全敞開的 4.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1987 喝得大家心花怒放,他展現出成熟 Barolo 的所有魅力,爆發著松露、菌菇與乾花的香氣,入口好像一碗老火湯,湯料完全融化了,酸度漂亮,丹寧完全融合,Bravissimo!

第二回合稍嫌豐滿一點,更果,但蓋不過菌菇香氣,依然超好喝。

這酒很了不起的是他的通透度,Serralunga 南端的 Arione 最高處達到 430 米,所以能集結構與優雅於一身。

 

最後一雙是今天的餐後甜品。

5.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Riserva, 1987 來自南部 Campania 的高山上,當年的天氣如何我不曉得,不過看酒精度只有 12%,我懷疑也是濕多於乾。這是酒莊在 1980 年被大地震毀壞後重建之後的全新嘗試。他們從單一園 Mirabella 精選葡萄來釀製一款他們取名為 Radici 的酒,寓意是尋根,這是第二個年份。

我懷疑 Aglianico 的陳年能力尤勝 Nebbiolo,不夠年紀,很難會如 Nebbiolo 那般通透的。這款酒豐滿,有典型的黑泥土風味的黑果,圓潤,入口如火山泥,有朋友說像潮州菜的芋泥。這酒哪裏像瓶 1987,盲品可能猜他是 2000 年代的早期!

我好奇把餘下半瓶倒進換瓶器,第二回合卻發現他變得平板,柔和了但丹寧卻比較突出。還是自然瓶醒好。

去年開過一瓶 1987 年 Burgundy 村酒,竟然能喝而且也蠻好喝的。最近碰到這款 Premier Cru 6. Hospices de Beaune, Beaune Cuvee Dames Hospitalieres, 1987,我便想找白老鼠陪我一起試。

中午小試時,覺得中規中矩的,木桶、乾草本,有柔順的果,能喝呀!

晚上第一回合,多了些烟絲香氣,又出了輕量的紅花,入口是清純的果味,細細的丹寧,及格啊!

座中有一位熟悉 Burgundy 的朋友。我一亮出酒單,他已經很驚訝。喝了第一回合,他說酒沒力氣了,應該挺不過第二回合。

一下杯,他面露驚訝之色,酒不但順利過了三峽,還更有力量更複雜!

第二天我為他詢問酒商有沒有存貨,結果僅餘的幾箱都被他掃光了。

Wine of the Night

我們八個人來自五湖四海,口味差異甚大,因此結果應該很 “公正”:

第一名:4.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1987(加權 20 分)

第二名:2. Montevertine, Il Sodaccio, 1987(加權 12 分)

第三名:6. Hospices de Beaune, Beaune Cuvee Dames Hospitalieres, 1987(加權 9 分)

後記

隨意行以前也嘗試過從災年尋異品,我翻查之下,發現有一場也是喝 1987,而且那次我找的全是最響當當的名酒,不過看報告,似乎酒的表現都很一般,沒有今天一半那麽精彩。當年我還沒有認識花果根葉月曆,今天查一下,原來當天是葉日!我那次辦 1987 是因爲我在 Montalcino 喝過一瓶很棒的 1987 Baricci,我推想那天大概是花日或果日。

所以以後要開災年的酒,我建議最好查一下月曆。

兩場災年尋異品的報告如下:

VIPa-2 第 15 場 —- 1987 災年尋異品

VIPa-4 第 20 場 — 災年尋異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