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9 第 10 場 — Soldera Vertical

生物動力曆法﹕2021 年 9 月 30 日下午 7 時開始  –

我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從法入意的朋友,都逃不過 Soldera 這關。我自己也是過來人,今天陪這群法意兩棲朋友做的這場垂直品試,我更多是個陪客。回想他們參加隨意行的第一場便選了 1999 Soldera 為 WOTN(見:VIPa-2 第六場— Sangiovese 的風采(1999)),之後又以 Soldera 爲題的試酒會為他們辦了好幾場,但他們仍樂此不疲,實在是一大奇觀。

他們群中有一位是香檳癡,五年前承蒙她的指引,我才進入了香檳的大門,此後她每年都會為我辦一場香檳宴,這次她也特別開了兩瓶特別的香檳作開場。

山西怡園酒莊的 2009 Brut Reserve 以女兒 Angelina 命名,感覺很重,不大開放,不過有很豐富的帶鹹的礦物味。

1988 Veuve Clicquot Ponsardin Brut Reserve 有很豐富的成熟香氣,酸度漂亮,深度、勁度兼備,喝得出是大年,令人只想添杯。

今天我選的 Soldera 來自前中後三個時期,所有酒照例一天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1.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3
2.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3.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4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6
5.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2
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5

Soldera 有兩塊田:Intistieti 剛,Case Basse 柔,我今天選的酒旨在比較冷暖年份,碰巧所有酒都出自 Intistieti

 

第一雙由熱年 2003 對平衡的 2004。

中午小試,2003 出奇地優雅,散發著檀香木香氣,輕輕的像披上一件薄紗一樣,有位酷愛 Burgundy 的朋友說他最愛 Bur 的凄美,我似懂非懂,估摸著可能是這般模樣。熱年能做到這樣,連酸度也過得去,Gianfranco 的確是高人,不過種了差不多三十年的田,自然讓他嚴選葡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這應該是底因。

如果這時的 2003 是蕭邦,則 2004 必是貝多芬的單號交響曲無疑,爆著松露和大量泥土芳香,夾著花花果果,活像一場熱鬧非常的嘉年華晚會。

晚上第一回合,2003 已經換了妝,噴了一身香水,妖艷的 Soldera 登場了,不過這不正是迷倒很多人的 Soldera 本色嗎?這時的果味已經蓋過一切,酸度不太足夠,加上缺乏結構,顯得有點平板,很果汁。

2004 討好得多,花粉的底色,上面舖着些肉與鮑魚的奇香,果味也豐富,不過因爲有很強的結構,感覺不會太果。

最近玩 Biondi Santi 與 Le Chiuse 的混釀玩得上了癮,我便試把 20032004 混在一起,發現 2003 的果與 2004 的結構配合得天衣無縫!朋友笑我惡搞,我說我不過彷香檳發明的方法!

第二回合兩者都更上一層樓。2003 有了些深度,紅果漸變黑果,不過始終甜了些。

2004 的香氣非常驚人,剛才有點濃得化不開,現在變通透了,那一浪接一浪的撲鼻花粉香令人幾乎醉倒,很複雜但非常有層次,有無比重量,但卻步履輕盈,這種特質,我以前形容為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intensity,這的確是 Soldera 的絕技。我筆記本記了一句:妖幫之首,毒品也。

這時我又把他們混了,這次效果卻不好,太甜了。

無論如何,Soldera 的風土更接近南方,果味比較重。

 

接著這兩個是非典年份:1994 開始時熱,後來雨水多;1996 則開始時冷,臨採收時也下雨。

1994 的酒精度是今晚六款酒當中最高的,達到 14.5%,其餘在 13.5% 到 14% 之間。

中午小試,1994 隱隱有些檀香木、松露與乾花,很甜美,有些像 2003 但酸度好一點。

1996 複雜多了,檀香木香,有明顯的丹寧,但融合得很好,風格靠近 2004,但長他十年,整合自然較好。

晚上第一回合,1994 像打翻了香水瓶,妖艷勝過 2004 好多倍!不過要承認她有不錯的結構感,這方面勝過 2003 許多。

1996 滿是黑果和深黑的礦物味,豐滿但内核是密密實實的各種礦物爲主的各種元素,酸度適可。

兩者的混合效果甚佳,因爲果與結構可以互補。

第二回合似乎兩者更相像了,1994 沒有那麽妖了,不過始終 1996 的結構較好,更為複雜。

這一雙大概代表了 Soldera 中期作品的風格,打磨得沒有那麽 “完美”,喝起來更 “平凡” 但也更自然。這好比 Angelo Gaja 的大木桶時期。

 

最後一雙是他的早期作品,同是公認的經典年份:1982 年偏暖和,1985 冬天極度寒冷,凍壞了很多葡萄籐和橄欖樹,生存下來的葡萄遇上暖和的天氣,所以個個有堅不能摧的體魄。

有趣的是這雙最老的酒顔色也特別深,其中 1985 是最深的。

早上小試,1982 在將開未開之際,檀香木掙扎著出來,果味深。1982 還算通透,1985 卻有如躲在漆黑的密林裏,滿是樹木的氣味,感覺重得多,滲出些又肥又壯實的果味。

晚上第一回合,1982 的底部明顯有香粉,檀香木仍依稀可聞,不過丹寧很重,與中後期的四款比,幾乎可形容為粗獷。

在酒杯内整合得好些,很年輕很有活力,雖然深度與複雜度沒有後來的年份那麽好,可能是樹齡還不太夠。

Antonio Galloni 在 2008 年時是這麽寫 1982 的:

The Soldera style as we know it today is crystallized in the 1982 Brunello di Montalcino, the wine which can be called his first truly great effort.

但依我看,這風格與今天的差別豈止十萬八千里?如果今天如流水,當年更像山,更男性,更 Barolo!我聽説 Soldera 1970 年代來 Montalcino 買地以前,他的至愛是 Barolo,尤其是最傳統的老派 Barolo 如 Giacomo Conterno。我不禁推想,他當年會否用 Barolo 的口味來釀 Brunello,後來才慢慢釀出自己的風格來?

至於 1985,可能因爲瓶塞過緊(Soldera 的瓶塞一般都很緊)以致有些缺氧的現象,最初下杯有些醬油的氣味,又有些微燒焦的味道,入口濃烈,幾乎完全打不開,似乎沒有任何歲月痕跡。

我以前也留意到 Tuscany 的 1985 是個怪異之年,異常的極寒變極暖的天氣令葡萄有金剛不壞之身,永遠年輕但幾乎永遠打不開:Le Pergole Torte,Biondi Santi 與 Soldera 也一樣,還有 Sassicaia!

Antonio Galloni 承認他沒有一次試得滿意,在 2016 年他終於投降了,寫道:

My experiences with the 1985 suggest this was a very challenging vintage at Soldera.

我懷疑 “罪” 不在 Soldera 而在怪異的年份。這也再次證明了在天地人的序列中,天始終是最大的。

Wine of the Night

我先問大家哪一款最妖?

我們 11 位當中有 10 位選了 1994,有一位選 1996

接著我讓大家選最好喝的年份,結果如下:

第一名:1996(5 票)

第二名:1982(3 票)

第三名:2004(2 票)

我自己選的是 2004,原因是從技術角度而言,這是無懈可擊的一款,但更重要的是這代表了 Soldera 最獨樹一幟的風格。

後記

我得說我離 Soldera 越來越遠了,但從遠處看可能讓我看得更清楚。

多年前從 Soldera 的鄰居處聽到 Soldera 對 Brunello 的一番妙論。據説他認爲 Montalcino 只要三家酒莊便足夠了:Biondi Santi for history, Banfi for sales, and Soldera。我先要講明我沒有核實過這話是否屬實。

受此啓發,讓我也胡謅一番我的怪論。

喝了多年 Brunello,我覺得有三家酒莊可以從中看到歐洲社會的歷史:

  •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代表了先民的原始共產社會,人從大自然求生,所以對大自然生起敬畏甚至膜拜之情;
  • Biondi Santi 代表了中世紀階級森嚴的前工業社會,底層的庶民是 Rosso,中層的城市資產階級與工匠是 Brunello,頂層是貴族 Brunello Riserva;
  • Soldera 代表了文藝復興時期興起的 “萬物以人為中心”的新思維,和由此產生的啓蒙時期與後來的工業文明,自信的人類認爲他可以改進甚至改造大自然,進步(Progress)成爲最高的價值。這段歷史今天仍然在書寫,還沒有到下結論的時候。

那麽説來,我算是個復古派。一笑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