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10 新秀 B 組 第 9 場 — Barolo/Barbaresco 之七:Vintage Barolo/Barbaresco

Views: 106

抱青按:

Oscar 這組在 2021 年 4 月開始,為新冠疫情所阻而緩慢前行,不覺間已差不多走完了我為他們編的 13 場。

我在香港期間偶然會探班,他們熱情的討論連我這個老兵也深受感染,今天看 Oscar 最新寫的報告令我又驚訝又敬佩。今天的年輕人提起筆來寫一篇完整的文章不容易,能把情與理都交待清楚更是莫大的考驗。我交給這兩組年輕人的任務不輕,從準備酒的資料,到醒酒侍酒,一直到寫報告,對每天要上班和照顧父母者如 Oscar 們實在并非易事,但喜見他們超額完成了,我這個老師除了驚訝與敬佩以外,還能說什麽?

我可以驕傲的說,他們快可以下山了。難得上星期我臨離開香港辦的一場酒聚上碰到 Oscar 與 Vito,他們一起向我提出:可以再招些新血進來嗎?

當然好,好,好極了!隨意行再走下去,就靠你們新一代的 emozione! I’m the happiest guy on earth today! 謝謝我們的年輕朋友!

 

本篇作者: Oscar

 生物動力曆法﹕2022 6  日下午 — 

早前六場活動除了讓我們對Barolo及Barbaresco各村風土有基本認識外,更引起了大家對陳年酒款的好奇。這場由上世紀60到90年代的經典酒款正好給我們機會一起深入摸索老酒的面貌。

是晚酒單如下:

  0.Grosjean,Petite Arvine,2019
Cannubi &Brunate 1.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Barbaresco 2.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 1964
Barolo 3.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71
Mixed 4.Pio Cesare, Barolo, 1978
Serralunga 5.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82
Castiglione Falletto 6.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0

 酒的處理: 5和6一雙於前一晚先作開瓶喚醒後,5號放回酒塞, 到活動當天早上9時把餘下酒款開瓶,拿掉酒塞直到晚上活動開始。

酒款分別以六十年代, 七十年代和八/九十年代分組探究。

 

正式開始前先來一瓶開場酒:
0.Grosjean,Petite Arvine,2019

Grosjean,Petite Arvine,2019來自意大利西北部名為Valle d’Aosta的小產區,用上較少見的白葡萄Petite Arvine, 分別置於不銹鋼桶和小木桶中發酵釀造。入口除了有些清爽的梨子及蘋果香氣,還有奶油口感,酒體飽滿。當酒溫度慢慢回升時還增添了咸香的礦物感覺。 第二回合時酸度再高些, 和食物配搭挺不錯。

 

正式品試60年代起開始:

第一組:

  1.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 1964

Rinaldi Francesco於八十年代名氣不遜於Bartolo Mascarello 和Giacosa Bruno, 現在相比看似寂寂無聞,但早前喝過她近年份的酒,質素絕對頂級。今場的Rinaldi Francesco, 1961曾於早前Barolo and Novello場次相遇, 更被選為當晚的Wine of the Night,故大家對此不陌生。於活動當天早上開瓶小試時有很強烈的泥土氣味;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合作社歷史追索至19世紀末,因戰爭和政治關係曾經倒閉,於1958年重開一直至今。第一款單一田於1967年出品,好的年份從前都是用混田方式冠上Riserva Speciale之名裝瓶,今晚是來自上好年份1964年,早上落杯時菇菌香味淡淡飄出。

第一回合 Rinaldi Francesco,1961 下杯時帶有強烈濕潤泥土氣息, 伴隨著菇菌和枯木香氣,入口感覺像紅豆沙一樣甜,酸度十足。朋友E說帶點煙絲和茶香;另一朋友Er還發覺當中帶有些玫瑰和紅果,夾著菰菌和少許Gamy,香氣融合得好且層次分明;朋友G說整體感覺如森羅萬象; 另一邊廂的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1964則像走進草莓果園, 園間散發著草莓香氣伴著輕飄飄的山楂氣味。結果第一回合Rinaldi Francesco,1961以6比5稍為領先;

第二回合Rinaldi Francesco,1961令人有香氣依舊但給人簡潔的感覺;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1964除了散發出更濃的草莓香氣,朋友E說還多了些煙火氣味,令她憶起童年紮營起營火的回憶;另一朋友ER則說香氣及口感都像帶點乳酪和慕斯, 令整支酒富有果感;結果此回合大家較鍾情於 Rinaldi Francesco,1961, 令她以8比3再一次佔先。

席間發覺Rinaldi Francesco,1961 今場表現和早前相比少了些果香,翻查資料上一場是果而今場則是花日, 此外處理酒時今場亦晚了約10小時開瓶,而另一邊廂的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1964 則果味較強。撇除了酒的狀態外,有此不同表現有可能是:

  1. 1961年的結構比1964更強, 1964年整體平衡感像2004年份,果感則像1967年份, 故此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1964相對地更易展現果香;
  2. 受花果根葉日的影響。花日像風輕輕一吹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1964較輕易地透出; Rinaldi Francesco,1961, 不像前一場果日那樣像火灸把其果香噴出, 故相對地不明顯 ;
  3. 需要更多時間。 正因花日給力不像果日, 酒更需要氧氣幫助。

這雙六十年華的酒給人感覺像跟一位年邁的農夫握著手,不止是皮膚上留下的歲月痕跡,更向我們傳來了無比韌力。

 

第二組:

  1.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71
  2. Pio Cesare, Barolo, 1978

Mascarello Bartolo於上世紀20年代起家,今已傳至第三代,葡萄分別來自Barolo 村的Cannubi, San Lorenzo, Rue 和Rocche dell’Annunziata田,當中以Barolo 村的Cannubi 及La Morra村的Rocche dell’Annunziata佔多, 分別令酒擁有結構和果感, 今場的Mascarello Bartolo,1971是來自初代Giulio 和二代Bartolo 時期的傑作。開瓶少試帶花香及earthy香氣,酸度高;Pio Cesare 則是歷經尤久的百年酒莊, 其釀酒設備至今還保留在ALBA市中心。於六,七十代購進Ornato和il bricco 等田, 今次要試的是混田基本級別。開瓶時酸度比前者再高些, 入口有點像酸梅湯。

第一回合. Mascarello Bartolo,1971喝起來即給人一種寧靜致遠的感覺。朋友G說帶乾花、覆盤子乾、八仙果為主,感覺陰涼。朋友E則覺得香氣帶點像樟腦和薄荷,帶丁點花香;  這時入口的酸度比任何一支都要高,這酸度令人有潔淨無瑕的感覺; 另一邊廂的Pio Cesare, 1978則入口帶果,酸度變得較低, 香氣像涼粉,朋友M說在搖晃完酒杯時散出一點陳皮香氣, 靜止時帶點花香;朋友E則說杯間有辛香味香料、薄荷、意大利黑醋與鹹香, 入口在酸和單寧中夾著醬油味熟果。 結果大家為Mascarello Bartolo,1971 出塵的感覺拜服, 第一回合以10比0取勝。

第二回合兩者各有進步, 朋友ER 說Mascarello Bartolo,1971多了茶香,酒入口在味蕾上留下甘草檸檬; PioCesare, 1978此時亦多了些桂花香氣,朋友P說她有薑花香氣,另一朋友E則覺這回合辛香味香料變得有點像焦油的氣味,再伴著乾大紅花與乾草。給果此回合Mascarello Bartolo,1971 亦以8:2 勝出, Pio Cesare, 1978 則取回兩票。

此組酒款除了酒的風格不同,更像是心靈交流。前者像走進空曠的寺院, 沒有任何眼花繚亂的景象, 讓人感到平靜脫俗;後者像經歷了歲月洗滌, 沖走了身上新簇簇的感覺, 更像反樸歸真。

 

第三組:

  1.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82
  2.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0

Conterno Giacomo 一直紮根於Monforte 的 Le Coste,有名的Monfortino 最早出自此處,直到1970年代才進駐Serralunga,有了自己的田Cascina Francia,我們試的是第四個年份。開瓶小試時有乾花蜜棗香氣,入口酸度恰到好處; Giacosa Bruno早期最多次在VILLERO購進葡萄釀造酒,直到1996才停產,算來共有15個年份。Giacosa Bruno, 1990開瓶時香氣帶點玫瑰花和糖果香氣,酸度和單寧較前者強。

第一回合Conterno Giacomo,1982已給人很活潑的感覺。朋友E說除了泥土氣息,更有普洱茶香;朋友Er說聞到百香果香外, 還在杯底裡發現有菌菇及動物的氣味慢慢滲透出來; Giacosa Bruno, 1990則有一種香而不俗的乾花氣味,酒感通透。朋友Er說有陳皮香味;朋友G除乾玫瑰及乾紅果氣味外, 還有松露菇菌及辛香味香料香氣。結果大家鍾情於通透輕盈感覺,票全投了給Giacosa Bruno, 1990

第二回合雙雙起變化。Conterno Giacomo,1982多了花香,朋友G說有紫花香氣,朋友E說酒內裡藏著肉桂、丁香、清新花香、瀝青、礦物給人感覺集中有力且完整,彷彿看到Monfortino影子; 另一邊廂的Giacosa Bruno, 1990除了姑菌氣味外還有輕盈的玫瑰花香。朋友Er說除此以外還有白蘭花及紫羅蘭花。最後Giacosa Bruno, 1990 亦然以9票對2票勝出。

如果前一組是心靈的交流, 那麼這組更像是大自然迴響 — Conterno Giacomo, 1982讓人有一種無比的生命力,像夏日聽著蟬的震翅聲響;Giacosa Bruno, 1990 則像萬里無雲的天際。

Wine of the Day

整體分兩回合加權投票結果如下:

第一回合:
第一名: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0 (30)

第二名: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82 (12)

第三名: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11)

第二回合:

第一名: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0 (30)
第二名: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82 (12)
第三名: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11)

 

後記一

此場活動剛好在疫情最後一波高峰過後舉行, 這三年大家都經歷了高山低谷, 能相聚一起別具意義。以下是部分酒友的回應節錄:

酒友G:作為第五波後第一擊,上星期三的酒聚非常精彩,正如酒友說好似中六合彩一樣,要六支分別來自 1961、1964、1971、1978、1982和1990的老酒都有近乎完美的狀態和表現,真是非常難得。

當晚6支酒的狀態都非常好,其實差別不是很大。我一回合給了3.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71第一,最主要是它比1.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2.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 1964中庸,或者說是這兩支的合體。它的酸度是我從未在其他舊酒身上找到的。有人當晚說它簡單直接,但我覺得它不簡單,反而似一個很有豐富內涵和知識的人,卻不會隨意表現出來,要較長時間和它相處,才會發現它的很多優點。

酒友E: 很幸運可以試到風格迴異卻全部狀態一流的老酒。可以看到Barolo/ Barbaresco驚人 的陳年力量。之前一直以為Barolo區的La Morra村及Barbaresco泥土較新酒較適合早喝,這次61、64、71偏選這些地區讓我重新認識到這些地區陳年能力有多強。縱使經過大半世紀洗擦,不同田的個性、酒莊風格依然歷歴在目,加上大好年份, 試這些酒好像看花花世界目不暇給,有此機遇,感恩!

酒友T:另一值得高興的便是這場舊酒聚受酒神保佑,全部舊酒的狀態都很好,沒有老態龍鍾的問題更沒有壞酒的異樣,實在難得! 常言道 “No great wines, only great bottles”,這次可是 “Great Wines, with Great Bottles!”呀,的確令人拍案叫絕!

這場舊酒有另一個有趣的現象因為我們一行12人共分兩席享用各酒款,但因為倒酒順序的排列,先倒酒那一枱往往與較後倒酒那枱對酒有截然不同的評價和感覺;時而先倒那枱覺得花香四起,而後倒那枱則覺得酒體笨重沉悶;時而先品那枱感覺複雜混沌,而後品那枱則自覺酒質晈潔亮麗。這個現象在當晚最老的1961及1964身上尤其突出,我們猜想與酒的沉澱物有莫大的關係,正因為舊酒的沉澱物某程度上把酒分割成不同的斷層所以才形成了不同倒酒階段促成不同味道和質感的現象 (OSCAR: 故之後活動我們都會嘗試一回合內把酒分兩次分配)。

後記二
記得9年前還是喝酒初哥, 當時跟隨一位因意酒投緣的朋友參加老師活動, 初次見面老師精挑的酒款正是六,七十年代的Barolo及Barbaresco, 現在看來更是無比幸福! 其中有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及Barbaresco 1964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1974, 當天剛好是花轉葉日,那場體驗節錄如下 :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74真的如朋友所說時間給她長出肌肉,Barolo就用單寧和酸度告訴你他還需要沉潛。”

“一巡過後大家認為理想當然地Wine of the night 會是帶有柔長乾花果味,酸度單寧平衡出色和順滑口感的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1974 ,想不到encore時大家就被Rinaldi Francesco,Barbaresco 1964征服而改變初衷。在第一輪席間部分朋友說Rinaldi Francesco,Barbaresco 1964 已有點暮年之感,唯之後有如重生一樣, 不論香氣口感平衡都比74年有過之無不及,最重要的正如老師所說:at the right time. 那時酒力已進直路,要的就是64年變化之大的surprise!”

回看學酒這段美妙旅程, 除了學會不用刻板的評分框架去欣賞酒款外,更開始慢慢學懂用心和酒作“交流”。在天地人這不變的框架下,只要每次用心細聽, 當刻她的演奏都會給你與眾不同的體會。不期然想起最近接觸的爵士樂,不論你喜歡的是早期的Big Band還是後來的Free jazz, 最重要享受的一刻還是:Now!

當下,酒在當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