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8 第 4 場 —- Barbera!

生物動力曆法﹕2020 6 2

Barbera 在意大利原生紅葡萄品種中,種植量排在第三位,在 Sangiovese 與 Montepulciano 之後,但我們對它實在不公,只在六年前辦過一場品試會(見:VIPa-2 第 16 場 —-灰姑娘 vs 俏公主﹕Barbera 品試記)。最近試過一瓶很出色的 Roero Barbera,我突然想:何不再來一次大檢閲?

上次的目的是探討 Barbera 能否做到精品酒的水平,答案是肯定的。這次我的問題是:Barbera 能表現風土特性嗎?

一般來説,我們比較熟悉的是 Barolo  與 Barbaresco 酒莊的出品。Langhe 地區的土壤無疑佔了優勢,可是最好的地塊往往被 Nebbiolo 徵用了,反之在 Langhe 之東的 Asti 地區,Barbera 是最重要的紅酒來源,酒莊因此會全力以赴,所以精品 Barbera 有時不比 Langhe 差。

今天就讓我們認真試試吧。

我們一共開了十瓶之多﹕

來源
Roero 1. Le More Bianche, Barbera d’ Alba Superiore, 2016
Treiso, Barbaresco 2. Ada Nada, Barbera d’ Alba Salgae 2016
Asti 3. Vietti, Barbera d’Asti La Crena, 2007
Castiglione Falletto, Barolo 4. Vietti, Barbera d’Alba Scarrone, 2007
Tortonesi 5. Vigneti Massa, Colli Tortonesi Bigolla, 2001
Serralunga, Barolo 6. Conterno Giacomo, Barbera Cascina Francia, 2007
Asti 7. Trinchero, Rosso del Noce Grandi Vendemmie (97/98/99/01), MV
La Morra, Barolo 8. Altare Elio, Vigna Larigi, 1997
La Morra, Barolo 9. Cogno Elvio, Barbera Prephylloxera, 2012
Monforte, Barolo? 10. Prunotto, Barbera d’Alba Riserva, 1961

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醒。

 

第一雙是 Roero 對 Treiso。

十天前,這瓶 1. Le More Bianche, Barbera d’ Alba Superiore, 2016 頗爲封閉,喝到第二回合才打開得比較好,今天我提早了半天開瓶,他一下杯便放歌。層層泥土和礦物味底下,隱約有花香,難得通透和充滿活力,輕快,入口甜甜酸酸的,好在不 Barbera,喝得很舒服 。

2. Ada Nada, Barbera d’ Alba Salgae 2016 卻有著龐大的身軀,蠻封閉的,沉重得令我想起他們名叫 Cichin 的旗艦 Barbaresco。這小哥也完全不 Barbera,我嘴裏滿是泥巴!

我講的典型 Barbera,是那種聞起來有點塑料味,入口有如高級酸梅湯的果汁。很明顯眼前的兩款都不是,他們操著一口方言,對風土有不同的表達方式。

第一回合由 2. Ada Nada, Barbera d’ Alba Salgae 2016 以 5:3 勝出。

到了第二回合,2. Ada Nada, Barbera d’ Alba Salgae 2016 醒來了,此時果與礦物味一色,完全融合了,而且編造出層次來。這種靠肌理、層次營造出來的複雜性,比之  Barolo 和 Barbaresco 凴丹寧搭建的結構感是另一種趣味。

這時的 1. Le More Bianche, Barbera d’ Alba Superiore, 2016 更開放了,以精品酒來要求,果味稍嫌重了一些,但 Roero 的土質較輕,節奏比 Treiso 要明快一些,這是真性情,我認爲 Alessandro Bovia 的演奏很出色。

沒辦法,喝慣 Barolo 和 Barbaresco 的舌頭只好挑 2. Ada Nada, Barbera d’ Alba Salgae 2016,爲了他的複雜度,比數是 7:1。

 

接著這兩款是主流酒評人的寵兒,名莊 Vietti 分別在 Asti 和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用老籐釀出精品 Barbera。

兩者的風土特徵很明顯,3. Vietti, Barbera d’Asti La Crena, 2007 有骨感,4. Vietti, Barbera d’Alba Scarrone, 2007 則大秀肌肉。

La Crena 聚焦力強,好像銳利的光束,果潛得很深,到第二回合變得甜入心肺;Scarrone 則複雜得多,但第一回合有如久未訓練的運動員,盡是肥肉,到第二回合才結實一點,而且露出纍纍的丹寧,有點 Barolo 的風味。

兩者都來自老樹,而 2007 是偏暖的年份,有點過熟的感覺,酸度稍嫌不足,個人覺得像他們的 Barolo 一樣,走的是國際風格。

第一回合由 3. Vietti, Barbera d’Asti La Crena, 2007 以 5:3 勝出,第二回合打成平手,足見 Asti 不比 Langhe 差。

 

第三雙由無名小卒對 Barolo 的天皇。

我很着迷 Vigneti Massa 的 Timorasso,碰到這瓶 5. Vigneti Massa, Colli Tortonesi Bigolla, 2001 便連忙買下,以爲撿到稀有的老年份 Timorasso,弄到手的時候才發現是 Barbera!

Timorasso 是 Piedmont 的本土白葡萄,礦物味非常漂亮,有論者認爲酷似德國的 Riesling,想不到同樣的土地種出來的 Barbera 竟然像 Etna!

第一回合的香氣有黑土和老樹樹皮,很野性,入口是熟透的果,混著黑土與有深度的礦物味,扎實而且有勁度,大家爲之神魂顛倒,大叫相逢恨晚。有趣的是他聞起來像 Etna,但入口卻差了 Nerello Mascalese 的丹寧結構。正如 Ada Nada 的 Salgae,他的趣味來自層次(texture),依我看這種風味似 Burgundy(尤其是 Vosne-Romanee)多於 Barolo。

這瓶  6. Conterno Giacomo, Barbera Cascina Francia, 2007 很有趣,聞起來有點日曬咖啡豆的發酵香氣,有些熟到快要爛掉的花,礦物味很重,舉重運動員的肌肉,非常龐大。

我用日曬咖啡豆來形容是因爲碰巧有位咖啡專家 B 坐在我旁邊,投票時也是 B 最捧他的場,其餘 7 位都選了 5. Vigneti Massa, Colli Tortonesi Bigolla, 2001

第二回合的 5. Vigneti Massa, Colli Tortonesi Bigolla, 2001 更像 Etna 了,有更多深度,太迷人了!這款酒清楚的説明了 Barbera 也能傳遞風土特性,只不過在 Langhe 他少有這機會,來到邊疆地帶才能大顯身手。

我想 6. Conterno Giacomo, Barbera Cascina Francia, 2007 的塞子可能太緊了,令酒有點不太正常,香氣總沾了些怪味,不過礦物和菌類香氣湧動,而那漆黑一片的世界,令我想起  Monfortino,這病人應該是貨真價實的 Cascina Francia。

這回合的結果一樣,5. Vigneti Massa, Colli Tortonesi Bigolla, 2001 贏 7:1。

 

我們都很熟悉 Barolo 的傳統與新派,怎知 Barbera 也有這兩種流派。

先說 Barbera 中的 Bartolo Mascarello。Trinchero 家族可以稱爲 Barbera 的守護神。他們自 1920 年代起便在 Asti 有名的 Agliano Terme 地帶悉心培育他們心愛的 Barbera。他們最早的葡萄籐在 1929 年栽種,今天行有機種植法,用老樹、好地塊、長時間發酵(45 天),和 3-4 年在大木桶陳釀,這些方法與傳統 Barolo 無異。我們今天試的一款 7. Trinchero, Rosso del Noce Grandi Vendemmie (97/98/99/01) 很特別,是他們從最好的田 Vigna del Noce 精選 4 個年份的葡萄混釀而成的。

他帶我們到野外去,有乾花,一點點菌菇,草藥,甘草,陳皮,入口甘甜,很多陳皮和涼果,一入口便兩頰生津和回甘,那酸度令我想起天堂莊!這款酒最特別之處便是那種彷彿不經人手,全聽任自然的風格,與天堂莊幾乎同出一轍,與今天其他的酒款卻完全不一樣。

另一位是 Barolo 新派的先鋒人物 Elio Altare。我認爲他的 Barolo 在新派明星當中最具説服力,他的 Barbera 也不例外。8. Altare Elio, Vigna Larigi, 1997 來自 1948 年栽種的老樹,3-4 天在旋轉桶中發酵,之後在新的法國小木桶陳年,過程與他的 Langhe Aborina 一樣。過了二十多年,橡木已幾乎完全融合了,他表現的是一種完美的工藝,仿若一顆打磨得光芒四射的珍珠,集中度高,甜美,有深度,最驚人的是熱年的酸度依然出色。

兩款酒有如南轅對北轍,但都不愧為 Barbera 中之珍品,兩個回合都打成平手。幸好在葡萄酒世界,魚與熊掌可並得。

 

壓軸的兩瓶也有趣。

9. Cogno Elvio, Barbera Prephylloxera, 2012 是稀有品種,來自十九世紀末根瘤蚜蟲病害前的葡萄藤,種植在 La Morra 西南角高達 520 米的 Berri 葡萄園,目前只有 0.25 公頃大,年產量只有 2,000 瓶。

香氣很濃很深,幾乎有點像燒焦的氣味,又有些微塑料味,入口比氣味好,非常有深度的果,可惜酸度略爲不夠。我三年前開過一瓶,到第四天最精彩,那 rose and tar 和細滑的丹寧令我覺得他像 Barbaresco。我懷疑需要多很多時間讓他講他的百年孤寂的故事。

 

我喝過最老的 Barbera 是 1978,但壞掉了。Giacomo Conterno 的 1985 和 Altare 的 1988 卻非常精彩,所以我很好奇朋友帶來的這瓶 10. Prunotto, Barbera d’Alba Riserva, 1961 尚能飯否?

Prunotto 有一款很有名的單一園 Barbera 來自 Monforte 的 Pian Romualdo,我上面說的 1978 便是這款。今天的 1961 標明是 Riserva,卻沒有葡萄田的名字。

開始時有些揮發性酸度,也有些鹹檸檬似的味道,但在杯内竟然逐漸變得乾净,還有不錯的果味,很 Barbera,但年近花甲的 Barbera 還能説事,夫復何求?這奇酒也為我們今天的 Barbera 大觀劃上完美的頓號。

Wine of the Night

第一名衆望所歸由 5. Vigneti Massa, Colli Tortonesi Bigolla, 2001 以加權 20 分奪得。

第二名:傳統派與新派幾乎打個平手 —- 8. Altare Elio, Vigna Larigi, 1997 得 12 分,7. Trinchero, Rosso del Noce Grandi Vendemmie (97/98/99/01) 得11 分,可謂不相伯仲。

這三款都有成熟的優勢。必須一提的是 2. Ada Nada, Barbera d’ Alba Salgae 2016,那麽新的年份也拿到三個第三名,我喝過好幾次,都非常精彩。有耐性放他 10 年或甚至 20 年,必成大器。

我慶幸辦了這場活動,讓我發現 Barbera 比我想像中精彩太多了。我不禁想:Dolcetto 又如何?且聽下囘分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