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8 第 3 場 — Roero Ragazzi

生物動力曆法﹕2020 5 22

趁限聚令放寬至 8 人的聚會,我編了幾場限 8 人參加的試酒會,喝些「簡單」一點但有趣的酒。第一場環繞著我最後一次訪意偶遇的兩位來自 Roero 的年輕人。(見:2018 意遊雜記之十二:發現 Roero)。

讓我先引遊記裏對這個產區的簡介:

Roero 與 Barolo/Barbaresco 被 Tanaro 河分隔在兩岸,河東是王與后,西面是窮親戚 Roero,很多人喝過但不一定留意到 — Bruno Giacosa 的 Nebbiolo d’Alba 其實來自 Roero;貼著 Barbera d’Alba 標簽的酒,有接近一半產自 Roero。至於輕巧可口的 Roero Arneis,便是在 Roero 用 Arneis 釀成的乾白,很久以前只當作 Nebbiolo 的陪襯,種在旁邊讓早熟的它引開蜜蜂的注意力,藉以保護 Nebbiolo。後來靠 Giacosa 與 Alfredo Currado 的聲望,才令 Arneis 受市場注意。原來 Giacosa 的太太來自 Roero,難怪他那麽賣力。

Luca Valfaccenda

Alessandro Bovia

Luca Valfaccenda 與 Alessandro Bovia 是我們 Roero 之行印象最深刻的兩位,回來後我馬上托 Annalisa Nada 幫我們買了幾瓶他們的作品,運回來以後諸事忙,一直沒找到機會。上個月有一天我在酒窖又看到那兩箱酒,想也不想便拿下來,馬上發信息約朋友,結果半個小時以内便約好。

是夜酒單如下:

1. Valfaccenda, Roero Arneis, 2017
2. Le More Bianche, Barbera d’ Alba Superiore, 2016
3. Oddero, Langhe Nebbiolo, 2016
4. Pertinace, Langhe Nebbiolo, 2016
5. Valfaccenda, Roero, 2016
6. Le More Bianche, Roero Vigna San Bernardo, 2016

爲了做比較,我加插了兩款從 Barolo 和 Barbaresco 而來的基本版 Nebbiolo。所有酒在當天早上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醒。

 

近年喝得最多的是 Ada Nada 的老樹 Arneis,那是貝多芬式的演繹,這款 1. Valfaccenda, Roero Arneis, 2017 走的卻是莫扎特幼年的路綫,有的是天真爛漫的童趣。他的礦物味是輕柔的,易喝好喝,清新而悠長,第二回合開始多些深度但依然易喝好喝。

我查資料才知道這款酒混了輕與重兩種泥土出來的葡萄,前者只簡單的榨汁(pressing),放不銹鋼桶,後者晚一點採收,泡皮十天,用舊木桶陳釀,最後混合兩者來灌瓶。看來 Luca 目的不是賺酒評人高分的龐然大物,而是令愛酒人喝得開心的酒,就是我以前在 Vinitaly 曾看到的 Vini da bere 的口號 — 用來喝的酒,與冥想的酒 Wine for meditation 對應。

Luca Valfaccenda 為很多大酒莊當過顧問,他對市場也應該相當瞭解,所以他避開  Robert Parker 的路徑,這是聰明的做法。但正如劉禹錫所言: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簡單也可以高雅,總比複雜而庸俗好。

 

接著我們試 Alessandro Bovia 的 2. Le More Bianche, Barbera d’ Alba Superiore, 2016

2016 在 Langhe 是晚採收,充滿力量的年份,看來 Roero 地區也如是。這款 Barbera 酒精度有 15% 之高,濃密、帶鹹的礦物味,與非常明顯的丹寧令人不太相信這是 Barbera。這款是 Superiore,應該選了最好的葡萄,所以不容易打開,第二回合才清晰一點,但仍然以礦物味挂帥,果味只當配角,但對我來説,這才是好的 Barbera,因爲他傳遞的是風土而非葡萄汁。太多 Barbera 帶塑膠氣味,活像一瓶果汁,有些為求複雜度,便用了法國小木桶,這些都不足為法。Alessandro Bovia 不過用了最傳統的做法,告訴我們葡萄酒是天與地的產品。

這瓶 Barbera 令大家喝出興味來,我決定下次我們做個 Barbera 大檢閲。

 

在嘗試 Luca 與 Alessandro 的 Roero 以前,我們先試兩款同年份的 Langhe Nebbiolo。

Roero 在 2005 年才升格為 DOCG,白與紅大概是 3:1 之比。

紅的 Roero 起碼要含有 95% Nebbiolo,須 20 個月陳年,其中 6 個月用木桶,Riserva 級要 32 個月陳年,仍然只須 6 個月用木桶,所以要求都比 Barolo 和 Barbaresco 要低。

3. Oddero, Langhe Nebbiolo, 2016 來自 Barolo 產區的 La Morra 村,體型大,較濃烈,丹寧頗爲裸露;4. Pertinace, Langhe Nebbiolo, 2016 來自 Barbaresco 產區的 Treiso 村,通透,幾乎可説冷峻。一個有 Barolo 的影子,另一則是 baby Barbaresco。

似乎比較多人喜歡 3. Oddero, Langhe Nebbiolo, 2016,但我嫌他的丹寧太粗獷了,我的偏見是 Langhe Nebbiolo 不比 Barolo,他應該很早便適飲,所以我寧可選酸高於果的 4. Pertinace, Langhe Nebbiolo, 2016,他勝在適飲。

但等到兩瓶 Roero 一出,大家一致的答案是:兩瓶 Langhe Nebbiolo 都比不上 Roero。

一位朋友衝口而出說:5. Valfaccenda, Roero, 2016 是 Barbaresco,6. Le More Bianche, Roero Vigna San Bernardo, 2016 是 Barolo。

以豐厚度來說,這比喻固然有道理。但細品之下,兩者又很有自己的風格。

5. Valfaccenda, Roero, 2016 與他們的 Roero Arneis 一樣,現在已經很可口,花香,入口柔順而輕盈,有點冷冷的感覺,我覺得有幾分 Alto Piemonte 的風味。第二回合更完全融合,多了些重量和層次,很細滑的丹寧,我仍然覺得他是 Alto Piemonte 的輕盈版。原來葡萄來自很陡峭的山坡,沙子多,有少量葡萄成串的發酵,這些都是輕柔的底因。

6. Le More Bianche, Roero Vigna San Bernardo, 2016 卻像 Alessandro 的身型一樣,短小但健碩,比剛才的 Barbera 有更强的礦物氣息,帶烤堅果和很强的泥土氣味,果感也強,丹寧明顯,這裏頭可能有些從新的大木桶而來。我把酒在兩個杯子之間來回倒,釋放了些紫羅蘭花香來。

第二回合以前我索性用小瓶子把餘下一半的酒作雙換瓶處理(double decanting),酒打開得更好了。都怪我保守,第一次喝我不敢一天前開瓶。

Wine of the Night

這是很隨意的品試與閑聊會,完了我問大家 4 款 Nebbiolo 當中最喜歡哪一款,結果由 5. Valfaccenda, Roero, 2016 6. Le More Bianche, Roero Vigna San Bernardo, 2016 各得 4 票,莫扎特與貝多芬各有所好,但大家一致意見的是 Roero 比 Langhe Nebbiolo 要高。

不過我自知用兩個 Langhe 莊的最底層 Nebbiolo 與 Roero 的正印來比較實在有欠公允,雖然無論從價格或市場地位來看,可比性還是有的。

無論如何,我的目的已達到了。套用一位朋友的讚嘆之詞:以前真不知道 Roero 有這麽高的水平。

我想我們在亞洲市場接觸到的 Roero 大抵以較大的酒莊爲主,因爲低價位的酒一定要有大的規模才能達到經濟效益。我們今天試的是兩家小酒莊,像其他產區一樣,很多時候都會嘗到意想不到的 emozion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