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8 第 2 場 — 生生不盡

生物動力曆法﹕2020 5 15

3 月中趁新冠疫情稍爲緩和,溜出去參加了一場酒聚,之後風聲再緊,又要躲藏起來。五月初情勢似乎又好轉了,我那瓶 2013 Monfortiono  也呆不住了,於是約了 11 人,分兩桌重新啓動今年的隨意行。

我取了個好意頭,用年份的 3 字編了 10 瓶酒的酒單,希望天下衆生也生生不盡

1. (Spumante) Collavini, Ribolla Gialla Spumante Brut, 2013
2. (Spumante) Feudi di San Gregorio, DUBL Greco, 2013
3.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13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13
5.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3
6. Torre dei Beati, Montepulciano d’Abruzzo Cocciapazza, 2003
7.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
8.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93
9. Fatto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10. Bolla,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1983

氣泡酒當場開瓶,其餘的酒一律 24 小時前開,之後拔塞在原瓶醒。

 

兩瓶氣泡酒一南一北。 第一回合,大伙喜歡 Campania 的 2. Feudi di San Gregorio, DUBL Greco, 2013 的居多,比數為 8:3,我卻愛 Fruili 的 1. Collavini, Ribolla Gialla Spumante Brut, 2013

2. Feudi di San Gregorio, DUBL Greco, 2013 以前喝過好幾次,Greco 應該是 Campania 三種本土白葡萄中最强悍的,當晚更應了我們的主題,虎虎有生氣,但我嫌他太勇猛了:粗、酸、苦,沒錯有比較複雜的礦物味,但喝得累。我跟旁邊的酒友說:爲什麽複雜的酒就一定好?

我卻認爲 1. Collavini, Ribolla Gialla Spumante Brut, 2013 比較有趣,而且令人喝得舒服。香氣有點像生啤的麥芽花,甜美,收結長,有點油脂,但圓潤,幾乎可以稱得上優雅,行樂及時,我選他!感情因素也是有的,第一是我愛  Ribolla Gialla 這品種,難忘以前喝過一瓶 Miani 感覺很有禪意,況且這酒莊愛這品種和氣泡酒愛得不得了,據説 Manlio Collavini 自 1970 年代初便特別種了 4.5 公頃的 Ribolla Gialla,爲的便是釀造一款氣泡酒。他應該是意大利的第一人。用高檔香檳來要求他可能認爲他太簡單,但我夏天到過意大利,他們人手一杯 Prosecco,這是最流行的 aperitivo,他的釀造法也近似 Prosecco,所以做得太複雜反而不妙。

到了第二回合, 2. Feudi di San Gregorio, DUBL Greco, 2013 更變本加厲,礦物味像暴動似的,而 1. Collavini, Ribolla Gialla Spumante Brut, 2013 卻變得通透了,輕輕地施了一抹礦物味,果味又稍爲收斂了,恰似大珠小珠落玉盤,平靜如無風的湖面,Ribolla Gialla 的禪意又躍然杯内!果不然,大家也發現了他的簡樸之美,這回合他以 10:1 反超前。

 

我敢打賭當晚來的朋友大部分是因爲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13 而來的。對那麽新的年份我不抱很高期望,但也好奇。我更有興趣的其實是想看看 3.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13 一年多以後變得怎樣,上次我深深被他的活力和通透度打動了(見:VIPa-6 第 27 場 — 2010 vs 2013)。

這次通透的卻是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133.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13 則引了我們進一片密林。

與上次相比,3.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13 變得複雜多了,除了花香,還有烟草和發黑的礦物味,更扎實,更有深度,仍然靠通透度而非力量來感動人。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13 以類似樟樹的樹林氣味為主,地上也有花,有種張力,很綳緊的感覺,丹寧露出牙齒來,不過此刻也容易入口,因爲他感覺上遠沒有一般的 Monfortino 那麽龐大。究竟是清新的 2013 年份所致,還是因爲這年 Roberto 不另外挑選,而把所有 Francia 的葡萄都用來釀 Monfortino?可能兩者都是。

這回合 3.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13 以 8:3 勝了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13

第二回合,3.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13 潛得更深,丹寧也更明顯,看來他正步入快速的發育期。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13 像雨後破土而出的竹筍一樣,一下子什麽都跑出來了,爆出花粉、樹木、礦物等繽紛的香氣,豐富的黑果,裸露的丹寧,有一點點 Monfortino 的架勢了,證明剛才容易喝是幻覺!皇上剛睡醒,要伺候他七、八個回合才會有看頭!

這回合 3.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13 以 9:2 暫時領先。他們的比試才剛開始呢!

我把結果告知 Le Chiuse 莊主 Lorenzo,他打趣的囘我說:那我可以幹下去了!

 

七年前我第一次為天堂莊弘法,在一場隨意行開了一瓶有瓶塞感染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3,抱恙的天堂莊竟然打敗了 Soldera,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VIPa-1.5 第 6 場 — 2003 Brunello﹕Brunello 之痛?)!

七年後,我的朋友幾乎什麽意大利名酒都喝過了,這瓶天堂莊竟仍然讓他們驚爲天酒,雖然 2003 是超熱的年份,是今天最不利的年份。

這次的 5.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3 瓶塞正常,第一回合已爆發天堂香,就是那種典型的泥土芳香,可辨的有檀香和松露,而且源源不絕。入口通透,優雅,似有若無的丹寧,最令人着迷的還是那有靈魂的酸度。

第二回合仍然迷人,而且更複雜了一點。

很不幸的是做得非常好的 6. Torre dei Beati, Montepulciano d’Abruzzo Cocciapazza, 2003。Abruzzo 種的 Montepulciano 是緊隨 Sangiovese 之後在意大利種得最多的紅葡萄,那裏以產量而非質量出名,難得夫妻檔 Adriana Galasso 與Fausto Albanesi 一直在汪洋大海中努力鑄造精品酒,他們這款酒的 2001 年份曾在多年前的一場隨意行與膜拜酒莊 Edoardo Valentini 打成平手,可惜這時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天堂莊身上,而且 2003 似乎也是太有挑戰性的年份,令這款酒的丹寧過度突出,有深度但欠平衡,朋友與他只好緣慳一面了。

兩個回合都由天堂莊拿滿分。

 

1993 有點像 2013,都是優雅勝力量的年份。

7.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 有漂亮的松樹與乾花的成熟香氣,酸度一貫的亮麗,丹寧平順,隱隱有一股等待迸發出來的無比力量。這瓶的狀態太好了,與一年前一場 1993 橫品開的那瓶比較年輕了怕有十年八年,這次香氣好,口感仍需時日(1993 年橫品見:VIPa-7 第 23 場 — 1993)。

第二回合再打開了一些,但故事只説了一半。跟 2013 Monfortino 一樣,我們需要多十個八個回合。

8.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93 也曾在 1993 橫品出現,當晚傾倒衆生,成爲 WOTN,但今天這瓶塞子太緊了,以致缺氧,病徵是酒色奇淺,香氣與口感同樣有種虛弱的感覺。如果我們接受這種狀態,其實也不錯的,我便聞到像 Yirgacheffe 水洗咖啡的香氣,又有些乾花,入口通透,弱不禁風,但另有一種韻味。

因此他在兩個回合都有支持者,第一回合 2:9,第二回合 4:7 敗給 Biondi Santi。

 

1983 在 Tuscany 是個平衡與非常優雅的年份,我印象最深刻的是 Montevertine Riserva 和第一次拜訪天堂莊時的嘗過的 1983 Brunello。

9. Fatto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的儲存狀態甚好,第一回合香氣有點朦朧,但入口很複雜,很多松樹、咖啡豆子與香料,酸度也不錯。

第二回合更開放了,那一帶包括 Soldera 也常有的一種像燒焦的礦物香氣逐漸多起來,但不是爆香而是含蓄的表達方式(subtle),酸度越來越好,而且好像越喝越年輕。記得幾年前我拿了他們的 1999 Brunello Riserva 與 Soldera 的 1999 Brunello Riserva 同場比試,Fattoi 竟然與 Soldera 打成平手,自此以後,我便把 Fattoi 稱爲「窮人的 Soldera」。事實上,如果你喜歡野性一點的 Tavernelle(小區名字)而非珠寶,可能 Fattoi 更合你的口味。

Bolla  是百年老號,產量大所以比較好找,有了他我們今晚的酒更齊全。

10. Bolla,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1983 像個諧星一樣,引得哄堂大笑,有人說他活像花旗參,很是特別,另一位解釋說可能因爲有些揮發性酸度,與葡萄乾的氣味混在一起而產生的特別效果。

有一位朋友喜歡諧星,其他人愛窮人的 Soldera。

Wine of the Night

5.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3 成爲衆望所歸的第一名(加權 33 分),但連我自己也吃驚的是所有人都認爲他是今晚最好的。

或許今晚 Giacosa 謙讓了冠軍寶座給天堂莊,大家受了啓發,緊跟 Giacosa?

不過我更願意相信,大家喝遍意酒以後,開始直覺到天堂莊特別在那裏。

他絕對不乾净,也不能說他複雜,瓶差也大,以致除了 Kerin O’Keefe 以外,幾乎沒有酒評人說他好話的。

但我們喝得多,便會凴直覺感到他的特別。

一言以蔽之,自然。

那種幾乎沒有釀酒技巧痕跡,沒有任何匠氣的葡萄酒。因爲 Florio 的無爲,我們可以直接嘗到天與地。那是中國道家的境界,所以我八年前第一次見 Florio 時,便斷言中國人應該最容易懂得天堂莊通過葡萄酒講的天與地的故事。

八年前初訪天堂莊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見:漫步 Tuscany(之六)﹕難忘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我寫信告知 Florio 我們當晚的興奮之情,Florio 這樣囘我:

I am immensely happy to know that the wine monster, the only expression in our area of a 100% intact Sangiovese, can excite, gratify, transmit the breath of our land, the energies, the brightness and the unrepeatable forces of the seasonal trend. (原文是意大利文,這裏用了 Google Translate 的英譯)

 他只講了一句話:榮耀歸於天地!

很巧排在天堂莊之後的同是 Sangiovese,今晚是 Sangiovese 的世界。

第二名:7.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加權 13 分);

第三名:3.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13(加權 8 分)。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13 吃虧在太新了,拿 4 分得了個第 5 名。

葡萄酒是裝在瓶裏的生命,我期望經過今晚,天下愛酒人都生生不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