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8 第 14 場 —- Serralunga’s Eastern Slope

Views: 91

生物動力曆法﹕2020 10 21

上一場 Pertinace 最有趣的是那塊叫 Marcarini 的田,向東與向西的兩片田一輕一重,令我再次對座向帶來的差異產生莫大的好奇(見:VIPa-8 第 13 場 —- Cantina Pertinace)。我第一次注意到座向的巨大影響是去年的一場 Giacosa,他把 Falletto 分割為兩片,向南的 Le Rocche 融和與細膩,西南的 Falletto 爆炸兼粗獷,差別之大有點不可思議(見:VIPa-7 第 2 場 — Giacosa Lives )。

我突然有一想法:Serralunga 分爲東與西兩面山坡,東坡多朝東至南,西坡則向西與南的比較多。可能因爲較暖和的關係,最有名的田都在西坡,東坡往往被冷落了,何不做一次東坡的探索?於是我從北到南選了三個山頭,各選兩款東面的與一款西面的作比較,於是有這場非常有趣的比試。

我排出的陣容如下:

1. Giovanni Rosso, Barolo Cerretta, 2006
2. Schiavenza, Barolo Prapo, 2006
3. Baudana, Barolo Baudana, 2009
4. Guido Porro, Barolo Gianetto, 2013
5. Brovia, Barolo Ca‘ Mia, 2001
6.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1999
7. Schiavenza, Barolo Broglio, 2005
8. Giovanni Rosso, Barolo Serra, 2005
9. Roagna, Barolo Vigna Rionda, 2006

這段時間忙著在酒窖搬酒,忙中出錯,令這場出了不少疏漏,開酒時才發現有一瓶忘了從酒窖取回家,另一瓶找了半天,到第二天才找得到,所以有兩瓶沒有按習慣在 24 小時前開瓶,醒酒時間可能不太足夠。除此以外,我認爲這是近年隨意行中最有趣也最有教育意義的一場。

 

地圖取自 Alessandro Masnaghetti 的 barolomga360.it

Serralunga 最北部地勢較低(250 – 300 米),圍繞著 Fontanafredda 酒莊本部一帶的酒相對柔和,到了 Cerretta 才爬上接近 400 米的高度,土壤變成淺色、貧瘠的 Serravalliano 型,也就是最典型的 Serralunga 土壤。Cerretta 面積很大(約 40 公頃),橫跨東、西坡,葡萄田像扇子一樣開展為一個大弧形,從東到南到西北都有,所以酒的風格可以有頗大的差別,Galloni 概括為 “soft, supple Barolos built on texture and polish”,但 Masnaghetti 卻說 “Almost solid and vigorous, particularly in their first years of life”。瞎子摸象,都對。

Cerretta 向南與西分別開出 PrapoBaudana 兩個 MGA,在東坡的 Prapo 雖小(8 公頃),不過座向甚佳(東南至南),而 Baudana 有 20 公頃左右,向西與南。

我們今天選的三款酒劃出了一個大弧形:最東面的 1. Giovanni Rosso, Barolo Cerretta, 2006 面東與東南,稍低一點的 2. Schiavenza, Barolo Prapo, 2006 向東南,兩瓶都來自經典年份 2006,與他們作比較的是朝正西的 3. Baudana, Barolo Baudana, 2009,這款我手邊沒有 2006,所以用了略乾燥的 2009,好處是早熟一點。

他們的分別非常大。大致上 Cerretta 與 Prapo 是一組,偏向溫柔、細膩;Baudana 則粗壯。

Cerretta 與 Prapo 之間,Prapo 更細膩一點,在第一回合清純而甜美,而 Cerretta 則較為複雜一些,礦物味頗突出,但到了第二回合,Prapo 迅速加大了力度,剛才不太明顯的丹寧現在開始浮現,結構感出來了,所以與 Cerretta 有些相似,不過始終細膩些。我想 Prapo 因較南的座向與較低的位置而比 Cerretta 溫暖,所以葡萄成熟得較好,就如 Giacosa 的 Le Rocche del Falletto。

至於 Baudana,始終自成一格,走的是粗壯、雄偉的路綫。

投票結果,兩個回合都由 2. Schiavenza, Barolo Prapo, 2006 以大比數勝出(8,9 分),第二名是 1. Giovanni Rosso, Barolo Cerretta, 2006(3,2 分)。3. Baudana, Barolo Baudana, 2009 連一票也拿不到。不過公平的說,Baudana 的年份較新,而且本身更大的結構應該要更長時間才能整合得好,今天只作爲教具在這裏出現,令我們領略座向會帶來什麽變化。

説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認真的試 Schiavenza 這個酒莊,甚為驚喜。原來 Schiavenza 是當地方言,是佃農的意思,因爲酒莊過去是由佃農耕作的。酒莊在 1956 年創辦,現在是第二代,有趣的是他們在 Serralunga 擁有的三片田都在東坡(Prapo, Cerretta 與 Broglio)。

 

我們再往南走,在 Serralunga 鎮中心的塔樓前止步,這裏的一座山西坡有三塊名田:Gabutti、Parafada 與 Lazzarito。今天我們選了 Lazzarito 來與東坡的 Gianetto 及 Brea 作比較。

地圖取自 Alessandro Masnaghetti 的 barolomga360.it

Lazzarito 很大(約 30 公頃),跨越東、西坡,但主要是西坡,我們選了 6.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1999,他們的田主要在西坡,向西南,另有一小片在東坡,向北與西北,我猜想 Barolo Lazzarito 應來自西坡。

Gianetto 與 Brea 是東坡相連的兩塊田。Gianetto 本身是個小山脊,既有向東的田也有向西的,目前唯一以單一園出現的是我們今天試的 4. Guido Porro, Barolo Gianetto, 2013,是這個小莊近年才購入的,他們的田向東。

Brea 是 Brovia 的獨占園,他們在 1995 年代從一位米蘭商人處買下了他們自 1980 年代便開始租用的田,除了 Brea 還包括 Gianetto 最東的一大片,目前他們只把 Brea 以 Ca’Mia 的名字推出一款單一園(Ca’Mia 是米蘭商人在田中央的屋子的名字,意即 “我的屋子”)。Brea 的面積差不多 11 公頃,其中約 5 公頃種了 Nebbiolo,方向從東到南都有,Brovia 的單一園應該選了最好的位置。

很不巧,6.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1999 竟然有兩個毛病:揮發性酸度和瓶塞 TCA 感染,不過入口仍然可以感到他通透,有很强的結構感和鮮活的酸度。奇怪的是第二回合他似乎有點痊愈了,兩害都減輕了。

我到試酒會當天的早上才找到 5. Brovia, Barolo Ca‘ Mia, 2001,中午才開瓶,所以晚上遠遠未有醒夠,兩個回合都勇猛,非常有深度,丹寧很强,尚需時間整合。以前喝過的 Ca’Mia 似乎都比較强調層次而非赤裸裸的力量,究竟是東南方的位置還是他們從 Castiglione Falletto 帶來的風味所致,這有待確認。

4. Guido Porro, Barolo Gianetto, 2013 才讓我們喝到東方的風采。清純、甜美,人口輕柔,與典型的 Serralunga 相比有一點點空洞的感覺。到第二回合,厚度提高了一點,但輕柔的風味依然。這瓶年份最新,可能要給他一些時間才會更複雜。

6.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1999 棄權的情況下,5. Brovia, Barolo Ca‘ Mia, 2001 便得以獨當一面,第一回合得 10 票,第二回合 9 票。4. Guido Porro, Barolo Gianetto, 2013 的好處是難得輕盈,也贏得了支持者,第一回合 1 票,第二回合增加到 2 票。

 

剛過了 Serralunga 鎮中心的塔樓有另一座山,這裏的西坡有鼎鼎大名的 Vigna Rionda,跨過馬路的東坡,北有 Broglio,南有 Serra,這三塊田的面積都在 10 公頃左右,我們今天選的 9. Roagna, Barolo Vigna Rionda, 2006來自 Canale 家,面南偏西一點點;7. Schiavenza, Barolo Broglio, 2005 面東南,而 8. Giovanni Rosso, Barolo Serra, 2005 則面東至東南之間。

地圖取自 Alessandro Masnaghetti 的 barolomga360.it

這三瓶酒應該同是 2005 年的,我匆忙之間拿了 Vigna Rionda 的 2006,所以 Vigna Rionda 佔了雙重優勢。

9. Roagna, Barolo Vigna Rionda, 2006 的强烈花香和香料香氣,圓潤而絲質的口感也無懈可擊,座中大部分都喝過不止一次了,所以應該不會感到奇怪。

要説驚奇,應該是東坡的兩款。尤其是 8. Giovanni Rosso, Barolo Serra, 2005 ,他的香氣與 9. Roagna, Barolo Vigna Rionda, 2006 有相同的底色,明顯不同的地方是 Serra 感覺比較尖和通透,輕一點,Vigna Rionda 則較圓和融和,重一些,兩者可以說是垂直與水平的分別,至於那個較好,便要看你的口味。這裏當然也有年份的因素,2005 較涼,而 2006 較暖。

相比之下,7. Schiavenza, Barolo Broglio, 2005 的香氣與口感都比較薄,因此到第二回合丹寧出得較多的時候會顯得有點亂,因爲酒體承載不了結構。

大伙大概有鋤强扶弱之心,第一回合由 7. Schiavenza, Barolo Broglio, 20058. Giovanni Rosso, Barolo Serra, 2005 同得 4 分,竟然領先 9. Roagna, Barolo Vigna Rionda, 2006 的 3 分。到了第二回合,8. Giovanni Rosso, Barolo Serra, 2005 得 5 分壓倒了 4 分的 Vigna Rionda 和 2 分的 Broglio。

與第一組一樣,這三款酒很漂亮的示範了座向的重要。

Wine of the Night

我請大家排出今晚最喜歡的三款酒,用加權方法算出今天的三甲為:

第一名:9. Roagna, Barolo Vigna Rionda, 2006(加權 18 分)

第二名:2. Schiavenza, Barolo Prapo, 2006(加權 16 分)

第三名:8. Giovanni Rosso, Barolo Serra, 2005(加權 14 分)

可以看得出,爭持非常激烈。事實上,今天最大的得益除了是瞭解座向的重要作用以外,還發現了兩家水準很高的傳統風格酒莊:Schiavenza 與 Giovanni Rosso。Giovanni Rosso 因爲繼承了 Tommaso Canale 的 Vigna Rionda 而日漸出名,但 Schiavenza 的表現告訴我們 Barolo 今天仍然是個藏龍臥虎的地方。酒評人太忙了,我們自己要努力些。

後記

做過今天的活動,我才更完整的瞭解 Barolo 的偉大。

話説最近有位有心的隨意新秀開始為一群熱愛 Burgundy 的朋友辦一系列認識 Barolo 的活動,第一場喝 Barolo 村。我跟這群朋友講了一點心得。Barolo 村最有名的 Cannubi 是個東北/西南走向的山坡,高度兩百多米,葡萄田面東南,從高度到座向都與 Burgundy 大部分的田無異。所以把 Cannubi 延長一千倍便大概是 Burgundy 產區的地形。Burgundy 的高度與座向變化不大,terroir 中的土地,主要來自土質的變化。東南的座向,可能也造就了比較溫柔的性格。與之相比,Barolo 的土質固然有變化,但海拔可以從 200 到 500 米,座向從東北都西北都有,造成 Barolo 的風土只可以用變化萬千來形容。以前我以爲 Barolo 不像 Burgundy,沒有中世紀的僧侶做丈量官,因此沒能夠像 Burgundy 那樣把 climat 分得那麽仔細。今天我才明白,這裏的土地會把最好的丈量官也難倒。

我并非在說誰高誰低,不過想説明他們大有不同,各自精彩。

喜歡上 Barolo 的人有福了,因爲你窮一輩子都不會搞得懂這裏每一塊田的特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