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5 場 — 2014 Barolo and Barbaresco

Visits: 67

生物動力曆法﹕2019 年 2 月 25 日下午 7 時開始  –

去年年底的一場 2010 vs 2013 太令人興奮了,在回家路上我已在腦子裏策劃著 2014(見:VIPa-6 第 27 場 — 2010 vs 2013)。

回想初嘗 2007 時,我是蠻失望的,我以爲地球暖化會帶來新世界年代,這新常態不是我那杯酒,以後大可與新年份說 Arrivederci 了!結果卻出乎意料,新常態變成無常態,走在最前綫的酒農發現很多年份令他們難以捉摸,因爲過去沒有出現過類似的天氣,令他們只能戰戰兢兢,見一步走一步。Baricci 的 Francesco Buffi 便曾開玩笑的跟我說:我實在搞不明白,2010 我們根本不用幹什麽,酒出來後叫好又叫座,2014 令我們疲於奔命,結果令我感到自豪,但酒評人卻說這個年份不好,產量雖少但可能更難賣出去。

試過他們的 2013,2014 與 2016 以後,我開始覺得無常的年份反而有無比的性格,看來愛酒人也會跟著酒農疲於奔命!

就以 2014 來說,Antonio Galloni 介紹說:

The overcast, gray summer brought back memories of 2002. Whereas Barbaresco was spared most of the heavy rain and avoided hail, Barolo was not so fortunate. Rainfall was three times the level that fell on Barbaresco. Perhaps even more damaging was a succession of three hailstorms in July and August.

幸好 9 月的天氣和暖乾燥,結果 Barolo 與 Barbaresco 雖然產量大減,卻不至於重蹈 2002 的覆轍。Barolo 的質量參差,但 Barbaresco 的降雨量只有 Barolo 的三分之一,成爲了漂亮的晚採收年份。聽起來應該是很特別的年份。

我準備了 Barolo 與 Barbaresco 各四款,包括了三款 Giacosa,出席的都是 Giacosa 癡。Galloni 認爲 Giacosa 雖然仍未回復到 2007 的水平,但在 2014 年已達到劫後的最高點,我很好奇想知道他意指爲何。

是夜酒單如下: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2014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14

3.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14

4. Giuseppe Nada, Barbaresco Casot, 2014

5. Brovia, Barolo Unio, 2014

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4

7. Burlotto, Barolo Monvigliero, 2014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14

所有酒在 21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首先出場的是 Giacosa 的兩款 Barbaresco。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2014 主要來自靠近 Rabaja 的 Asili 地段,在新的 MGA 公佈以前,Giacosa 直到 2005 年份爲止都標這片田為 Rabaja,所以我們可以把這款當作今天的 Asili。至於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14,則來自 Giacosa 在 2013 年從原合作社酒農 Giovanni Alutto 買進的田,位於 Rabaja正中的部分,當年推出第一個年份。

所以我們可以把這雙作爲 Asili 對 Rabaja 來看待。

第一回合的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2014 像個胖妞,偏強的果,口感有點粗糙和滯重;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14 則清秀,帶香料與陳醋,比較通透而且有層次。Asili 一般開得較慢,兩者的表現都符合各自的特性。

第二回合才見真章,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2014 的香氣出來了,入口也整合得更好,雖然他依然是肉感,剛開仍未盡開之際,也屬正常;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14 似乎多了微量木桶的香氣,但相比仍然結構感比較好。

這雙可説是肉與骨的對比,第一回合 Rabaja 相對較出色,第二回合的 Asili 令人眼前一亮。

 

接著我們跑到 Neive 與 Treiso 去。

這一雙令大家驚艷。

大家對 Ugo Lequio 已不算陌生,Giuseppe Nada 是 Ada Nada 家的表親(cousins),比較不見經傳。

相比之下,3.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14 屬陽,4. Giuseppe Nada, Barbaresco Casot, 2014 則極陰。

3.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14 出香粉,滿口玫瑰、紅櫻,體質强壯;4. Giuseppe Nada, Barbaresco Casot, 2014 飄逸,花香、陳醋香,柔軟的身段,酸度突出。感覺 Ugo Lequio 像挺直身子的壯男,隨時拔腿飛奔,Giuseppe Nada 卻先坐在大沙發,有幾分倦意,終於整個身子躺下。

第二回合兩者都活起來了。

3.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14 變得更强壯更充實,但越令人感到他有很多潛而未發的力量,有一種奇妙的張力。我記得上次 2010 vs 2013 的 Ugo Lequio 也是開得最慢的,老樹 Gallina 就有這等魅力。

4. Giuseppe Nada, Barbaresco Casot, 2014 更多花香,有種纏綿的感覺,酸度再升高了八度,這是一種黛玉式的病態美。

我讓大家為四款 Barbaresco 排名次,結果第一回合由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143.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14 同分領先;第二回合則由 3.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144. Giuseppe Nada, Barbaresco Casot, 2014 并駕齊驅,真要算點數,則 4. Giuseppe Nada, Barbaresco Casot, 2014 是四款之冠。

最令人意外的是兩款 Giacosa 竟然三甲不入。還有令人更沮喪的事在後頭。

 

第一雙 Barolo 接著登場。

5. Brovia, Barolo Unio, 2014 是混釀。這一年他們沒有推出四塊單一葡萄園的 Barolo,改以 Unio 爲名(國際語是聯合 Union 的意思)只出這一款 Barolo。莊主不肯透露他們選了哪幾塊田,引起了不同的揣測,說有兩塊或三塊田的都有,似乎 Villero 沒有在内。

這是當晚最有趣的一款,第一回合首先聞到潮濕得幾乎發霉的氣味,像走進陰森的森林的感覺,但奇怪的是杯底又冒出些花粉來,與强烈的礦物味混在一起變成一盤大雜燴。有人笑説這一杯很像一株含羞草,有些氣味剛冒起又跑掉;另一位聞得入神,突然大叫 “多麵”!我們正奇怪當晚根本沒有麵食,細聽之下才知道她指的是 “多面相”(multi-faceted),這真的是太準確了!

我懷疑大雜燴分明是幾塊田在磨合過程中的碰撞聲。那礦物味、森林氣息應該源自 Gablet Sue,而花粉應是 Rocche di Castiglione,所以我猜起碼有這兩塊田。礦物味或許也有 Ca'Mia 的份兒。

非常有趣的是第二回合像雨過天晴一樣,頓時變得乾净了,我一聞還以爲倒錯另一款酒呢!這時有新鮮的玫瑰花,莽漢變美少女,看來 Rocche 冒出來了,這時 Gablet Sue 變成一種礦物味的底色。一位朋友去年在酒展試過這款 2014,他在第一回合認不出今天這款酒,第二回合才找回他當天他所愛的 Unio。我想他在酒展試到的應該是第七、八回合的酒。

 

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4 也很出色,但這屬於意料中事。Monprivato 原來就比較柔弱,這多雨的年份,更令他幾乎弱不禁風。第一回合有粉香,絕對通透,丹寧細得無可再細,美味!第二回合香氣變得隱晦了,口感好像被水洗過後變淡了,還有些微苦,會否是部分葡萄不太健康所致(bruised fruit)?不過好處是比較容易喝。

這兩個莊都位於 Castiglione Falletto,據報其北的 Cavallotto 被冰雹打中,這年連 Barolo 也沒有,只有一款 Langhe Nebbiolo。大概 Brovia 與 Giuseppe Mascarello 也受創,不過受傷輕一點而已。

 

最後兩款更異乎尋常。

7. Burlotto, Barolo Monvigliero, 2014 素來都令人愛恨分明,今天更甚。這款酒慣有的奇異香氣在這年份收斂了很多,但放在其他酒旁邊,他依然是異品。有人笑説有南乳味,又有說像止咳藥水,更有人聞到口香糖,也因此聯想到她不大喜歡的 Beaujolais,雖然我仍然能找到常有的揉碎的花朵與草本植物,還有些濕石子等很泥土的香氣。口感更有趣,像鷄尾酒多於 Barolo 或葡萄酒。我這樣說沒有貶義,恰恰相反我覺得他是今天最有個性的一款酒,最後我也選了這款為今天的最愛,全因爲他的個性。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14 的出現打碎了很多人的心。

我早上小試時已萬分驚訝的發現桶味竟然搶在前面。

晚上第一回合桶味依然,而且經過大家證實了,不是我的錯覺。有很濕的感覺,果味豐富,但有很好的結構與之平衡,只是喝起來較像新派酒。

第二回合的果味更豐富,令桶味顯得沒有那麽突出。受傷的葡萄(bruised fruit),有點瘦弱,不知是否心理作用,覺得他沒精打采的,我們開玩笑戲稱為 Geocosa 的那位鐵粉竟然說 Giacosa 的靈魂跑掉了!

我們有很熱烈的討論,都在揣測究竟出了什麽事。

我不忍再提。慶幸的是至今我沒看到酒評人提到桶味,在社交媒體也沒有,所以我寧可相信是 bottle variation 所致。

Galloni 說 Giacosa 的 2008 不行,我們特別辦了一場,卻不覺得有什麽問題(見:VIPa-5 第 28 場 — Giacosa is not Giacosa after 2008? )。今天 Galloni 宣佈老先生已「改過自新」了,我們卻找不到他的靈魂。莫非 Giacosa 在跟 Galloni 開玩笑?我們不過是旁觀者。

 

我們又為四款 Barolo 打分數,結果兩個回合都由 5. Brovia, Barolo Unio, 2014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4 勝出,分數差不了多少。其他兩款比較落後,Giacosa 在兩回合都陪末席。

Wine of the Night

最後,我讓大家從 8 款酒當中選出今天最好喝的頭三款,結果兩款 Barbaresco 得到完全一樣的分數(3 位選為第一名,4 位選為第二名,2 位選為第三名):

3.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14

4. Giuseppe Nada, Barbaresco Casot, 2014

以加權分數算,第三名是 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4

後記

凴口舌,這年的 Barbaresco 固然勝於 Barolo,但晚採收的好年份不少,所以不算稀罕。

Barolo 雖遭劫難,但最惡劣的年份讓我們嘗到更多本質性的東西。好年份讓我們親近地,「壞」年份讓我們通天。

其實哪有好與壞?借用 Monica Soldera 的一句話:Nature was different。

2014 Giacosa 改變了什麽?

有一點是肯定的:瓶塞改短了,而且標識(logo)的 Falletto 田的繪畫也從寫實手法改爲以綫條爲主的白描。我不知道這裏頭有什麽微言大義,但這改動肯定用了心思。我只希望他們沒有在橡木桶也出什麽新主意。

大概不會的,我想。

應該不會的,我祈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