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4 場 — Giacosa 2004

生物動力曆法﹕2019 年 2 月 12 日下午 7 時開始  –

2004 對 Bruno Giacosa 是很特殊的一年。

他在 2006 年初中風以後,很多事情驟然起了變化。他要坐輪椅,所以沒法在田間行走;跟隨他多年的釀酒師 Dante Scaglione 翌年離他而去,之後又換了兩個。Dante 在 2011 年重回酒莊當顧問,在這之前 Giacosa 連續兩個經典年份放棄推出 Barolo 和 Barbaresco(2006 與 2010)。這還不夠,Antonio Galloni 把他的 2008 打入了地獄,並宣稱 Giacosa 從 2008 年起已經不再偉大。

我們對 Galloni 的鞭撻大可持異議(見:VIPa-5 第 28 場 — Giacosa is not Giacosa after 2008? (12/28/2017) ),但毫無疑問 ,2004 是 Giacosa 身體健康時的最後一個經典年份,所以別具意義。隨意行第一年我曾用 Giacosa 的一套 2001 初傳福音(VIPa-1第 3 場 — 發現 Giacosa),今天我希望用一套 2004 來為一批加入了一年的新朋友説明為什麽 Giacosa 偉大,也借此為他們的 Barolo 與 Barbaresco 之旅畫上完美的頓號。

是夜酒單如下:

Serralunga

(Spumante) Fontanafredda, Gatinera Brut Alta Langa, 2005

Barbaresco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Barbaresco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04

Neive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4

La Morra

4. Giacosa Bruno, Barolo Vigna Croera, 2004

Serralunga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4

Serralunga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所有紅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氣泡酒 Fontanafredda, Gatinera Brut Alta Langa, 2005 來自 Serralunga d’Alba 以北的一塊田,以前叫 Gattinera,今天與鄰近幾塊田合併為 Fontanafredda MGA,用 Pinot Nero(即 Pinot Noir)以香檳方法釀造。第一回合出花香,入口帶花粉,果與酸都好,最特別的是有一種内藏的張力,我姑且稱之為 Serralunga 式的優雅,沒有香檳的酵母味,一派自然的意大利風,實在好喝。礦物味開始時很輕,但在杯内越發增强,優雅之餘還夠複雜,難得!

第二回合聞起來也甜,好像一片冰糖融化成糖水一般,沒有結構感了。

 

第一雙 Giacosa 已一鳴驚人。

Giacosa 自己說 Barbaresco 之中,他最愛 Asili,但他在 1996 年從合作社一位酒農那裏買田以前,只出過幾個年份(1967,1990,1993 與 1995),而 Rabaja 則從未出現過。

他買進的田有兩片,正中的一片釀造 Asili,偏東的另一片貼近 Rabaja,從 1996 年開始他便用來釀造一款 Rabaja,但 2007 年頒佈的 MGA 把後者劃歸 Asili,因此他從 2007 年起便沒有再推出 Rabaja,直到 2013 年他買了另一塊在 Rabaja MGA 正中位置的田,他才再次恢復推出 Rabaja。原來他叫 Rabaja 的那部分在 2007 以後貼上了 Asili 的標簽。我們今天試的 2004 Rabaja,按最新的標準應該稱爲 2004 Asili。大家可以查看 Ken Vastola 的 The Fine Wine Geek 便可以看清楚這幾片田的位置:http://www.finewinegeek.com/giacosa/barbaresco/

第一回合兩款酒一輕一重,表現大不相同。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04 身輕如燕,果與酸有幾乎完美的平衡,不大感覺到丹寧的存在;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卻有不可承受之重,入口幾如果醬,丹寧也很明顯,酸度凌厲。

香氣方面,Rabaja 較開放,有花有果,但 Asili 欲語還休,令一位朋友帶點失望的說 “沒有想像中香”。紅標往往有此「毛病」,東西太多,過桶又長一年,因此往往開得比白標慢很多。

因此這回合由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04 以 8:3 輕易贏了一局。

幸好在第二回合兩款酒都醒來了,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04 爆香,我們猶如走進了花圃,花香,果更香,那成熟的紅櫻桃甜入心肺。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令大家吃驚,該怎麽形容她的香氣才好?八年多以前我初嘗此異品,至今印象猶新,當時受了朋友的啓發而用了 ”Soap bar in a closet”來描述(見:A Night in Birdland),如今陳年的香皂添了幾許神秘的色彩,依然難以名狀,光說花香會令人忽略了她的氣質,我突然想起 Sheldon Wasserman 的名著叫 Italy’s Noble Red Wines,那我可否稱這種香氣為 noble nose?香不在(量)多,更重要的是氣質,那是種含蓄、猶抱琵琶半遮面的香。

好幾位朋友應我的邀請把當晚印象特別深刻之處寫了些文字給我,讓我借用他們的鼻子與嘴巴再摸一下:

  • 剛才說 “沒有想像中香” 的那位回憶道:Asili 好像跳 Waltz 慢三步,優雅飄逸,Rabaja 就好像 Tango,帶出激情奔放;
  • Asili Riserva 最令我印象深刻,特別是留到第二回合最後才喝下的一口 —- 它令人感到飄浮於無邊的宇宙和星光之中,但真身卻是無數不同的物質於高重力下凝聚而成的黑洞。究竟要多少年月才能釋放這黑洞呢?
  • Asili 飄逸,Rabaja 雄渾
  • Asili 飄逸,酒體和香氣也份外通透,紅果配上一陣陣薄荷味的氣息,誘人且通透的質感,用仙氣來形容再貼切不過!第二回合的香氣比第一回合來得更細緻,是很彬彬有禮,很優雅的酒!現在這支年輕且害羞的 2004 年 Asili 只小試身手已把眾酒友前輩們迷得神魂顛倒,難以想像成熟後的模樣會何其誘人吸引呀!

概括的說,Asili 花多一些,Rabaja 果多一點;Asili 像太極拳,遊刃有餘,Rabaja 如西洋拳,凌厲奔放。孰高孰低,其實難以説得清,但我非要大家選一個,則沒有例外都要選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了。

這雙仙子伴我入夢,第二天早上將醒未醒之際,我又想起 Asili。在表現得最好的時候,她有種令人琢磨不透的特質 — 聞起來香而飄,但入口又深而密,可以說香氣與口感有種對立而產生的張力。不過這一開一合正是她誘人之處,似乎沒有那塊田有這種張力。有時候,將開未全開更為迷人。但爲何如此?我懷疑是特殊的風土所致。她的香氣由土壤的細沙而來,深密的口感則來自她的地勢;Asili 離開西面的 Tanaro 河比較遠,比圍繞她四面的山都較低,凹陷的地勢為酒帶來一點封閉感,需要年月才可以完全打開。有朋友便說今後 20-30 年都不應該開,但我覺得 Barolo 與 Barbaresco 映照人生,只要懂得活,每一段都有精彩之處,又何必畫地爲牢?

至於 Giacosa 的 2004 “Rabaja”,似乎比一般的 Rabaja 要柔和,又或者說他是沾了些 Asili 色彩的 Rabaja,就如 Burgundy 裏頭的 Morey-Saint-Denis,夾在 Chambolle Musigny 與 Gevrey Chambertin 之間,兼有兩區的特質。因此後來把這小片劃歸 Asili 也是合理的。

 

接著這一雙也很有趣。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4 的瓶塞很緊,可能有點缺氧,香氣不太乾净,有微量醬油和一點乾花、菜乾之類的,在杯内散去了一點,逐漸出些有泥土味的香料,而且越來越開放,空間感很好,大家也從皺眉頭到展開顔。

想不到他在第二回合越戰越勇,香氣更加爆發,一點點菜乾味不過是小瑕疵,大家喝得非常開心。

另一款是我很久已經想再試的奇酒,今天放在 Giacosa 的其他酒款旁邊特別有教育意義。4. Giacosa Bruno, Barolo Vigna Croera, 2004 來自 La Morra 西邊很高的 Serradenari MGA(450-540 米)。Giacosa 半個世紀以來從沒有從 Barolo 和 La Morra 這兩條村子買過葡萄,很奇怪卻在 2000 年代早期買了這塊田,但在 2004 年釀了一個年份以後便銷聲匿跡,聽説他在 2012 年又把這塊田賣掉。

酒頗香,有香粉和乾花,但比起 La Morra 最冶艷的 Rocche dell’Annunziata 比較收斂,有點瘦削,酸度可以,始終以果味挂帥,欠層次,好喝但欠缺了一點性格。

大家都認爲好像找不到 Giacosa 的蹤影。

Giacosa 釀了一年便放棄,這一點都不出奇,奇怪的是他對整個產區的葡萄園瞭如指掌,這次怎麽會走漏眼?這可能是 Giacosa 一生最大的謎團。

不過有機會試這款酒還是很有意義的,因爲他證明了 Giacosa 是人不是神。所謂巧婦難爲無米之炊,Giacosa 的本領首先是找到合他口味的田,然後他才可以炮製出 Giacosa 風味來。這也印證了意酒的硬道理:酒是從葡萄園而不是酒窖造出來的。

毫不出奇,两個回合都由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4 全勝。

 

壓軸的一雙是 Giacosa 在 Serralunga d’Alba 的獨家田 Falletto 釀造的一紅一白。

聽説 Giacosa 的第一款 Barolo(1961)的葡萄是從 Falletto 買的,但他在 1980 年買下這塊田以後才得以經常釀造,第一個年份是 1982。從 1997 年開始,他把面南的一半命名為 Le Rocche del Falletto,其餘主要西南方向的田則簡單稱爲 Falletto,而在特佳年份,Le Rocche del Falletto 會以紅標 Riserva 出現,即如 2004 年。

今天的紅標出了點意外。我在下午 3 點試酒時才發現酒輕微的 corked 了!爲了不掃興,我馬上去酒窖另取一瓶,所以我們晚上開始試酒時,這款酒只醒了 3 個小時左右。

第一回合兩款酒都香且甜,相比之下,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更濃更深,但也更粗獷;Barolo Falletto, 2004 則勝在相對通透、柔順。平常 Falletto 通常比 Le Rocche del Falletto 要粗的,這次倒過來,我看原因是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未醒得夠。

也因爲這個緣故,這回合竟然由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4 全勝。

在第二回合開始前的一個小時,我先把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餘下的 1/3 換到 187ml 小瓶子,半個小時後再換回原瓶,又半個小時之後下杯。

第二回合的 Barolo Falletto, 2004 這時像火山爆發似的,狂噴花與果,但力量也驚人,頗有力的丹寧向世人宣告:我來自 Serralunga!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更有如脫胎換骨一樣,宣告王者的榮耀。他有種幽深的清香,noble nose 是也,剛才說他粗獷,現在卻整合得很好,圓潤,比 Asili 圓潤得多了。我們重溫了一個月前的一雙 1999,Falletto 粗獷,Le Rocche del Falletto 細滑如絲(見:VIPa-7 第 2 場 — Giacosa Lives)。

經過處理,正常狀態的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以滿分贏回第二回合。

今天的兩款紅標都精彩萬分,我們無妨說 Asili 奇,Le Rocche 俊。最令人驚訝的是在 Serralunga 最高處的 Falletto 竟然可以那麽 elegant!又是 Giacosa 的魔力?

我們去年歲末曾駐足於 Falletto 前良久,那碗狀的山脊非常開闊,我才明白 Falletto 的空間感由此而來。如果 Giacosa 是魔術師,首先是因爲他慧眼識名田,而不是他在酒窖内有什麽秘密武器。最近看到一則軼聞,說 Giacosa 領了一個獵人執照,讓他有權走進每一塊田,所以他才對產區的葡萄園瞭如指掌。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的 WOTN 是兩款紅標之爭,結果有 7 位選了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為至愛,4 位選了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我看差別全在今天的適飲程度。按加權得分算,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得 29 分,僅勝得 24 分的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後記

今年一開始便連續喝了四次 Giacosa,每次都有新的體會,但我想讓我的年輕朋友多說:

  • 自己喝 Giacosa 的酒多了些經驗,不會與其他酒搞混,任何時候都比其他酒優雅,即使 Barolo 有勁度,你還是覺得他斯文;
  • 以前飲 Giacosa 都只是飲 Barolo 或者 Barbaresco,這是我第一次就著他整個系列有系統地橫品,我發現 Asili 飄逸,Rabaja 雄渾,Santo Stefano 就較平易近人,Falletto 則圓潤,甜度與酸度很平衡,喝得舒服,而 Le Rocche 就很有深度,結構同香氣都是極至。遺憾無緣試到 Giacosa 的 Gallina 及 Rionda。Giacosa 不禁令我想起 Giulio Gambelli,兩位都是大師,我不知道他們過去有否相遇交流,但如果要他們各選一支最偉大的意大利酒,不知他們會選哪一支?
  • 經過 Giacosa 之夜,令我想起早陣子我看了 Terry Theise 的著作 Reading Between the Wines,書中的一句令我感受至深 — “Many wines, even good wines, let you taste the noise.  But only the very best wines let you taste the silence!" Bruno Giacosa 的酒的確如此,優雅且細緻得如在我耳邊細語。Giacosa 的酒便是如此不徐不疾,不會急於展現自我,反倒品飲者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他的酒勾了魂似的,再默默地了解他的酒!或許這就是 Bruno Giacosa 的魔力吧!

Giacosa 真能勾魂奪魄,讓你停不了。下一場我們試他的最新年份。

One thought on “VIPa-7 第 4 場 — Giacosa 200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