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3 場 — Mainly 1989

Views: 57

生物動力曆法﹕2019 年 1 月 24 日下午 7 時開始  –

爲了一位 1989 年出生的朋友,我們辦了一場以 1989 Barolo/Barbaresco 為主題的活動。

1996 與 1989 年同是慢熟的冷年份,平常我不太敢開,只偶爾檢查一下他們的最新狀態,所以這次我不想浪費這些珍品,有兩款酒我用了 1990 與 1989 配對,讓大家明白一冷一暖兩個年份表現有什麽不同。

爲了增加趣味,我還選了非常有趣的前菜,是夜酒單如下:

1. Fontanafredda, Dolcetto, 1989

2. Montevertine, L’Ottantanove, 1989

3. Altare Elio, Vigna Arborina, 1989

4. Altare Elio, Vigna Arborina, 1990

5.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1989

6.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1990

7.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除了 Dolcetto,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先上冷菜兩盤:

1. Fontanafredda, Dolcetto, 1989 只有 11.5% 酒精,我在試酒會前一小時前開瓶。第一回合聞起來像我喜愛的 Yirgacheffe 水洗豆泡的咖啡,入口有茶的感覺,不甜,十分通透,令大家非常驚訝。怎料第二回合竟然有層次出來了,果味多了,像杯有複雜口感的老樹茶。以前我喝過 1982 年的 Dolcetto,印象中不過是簡單的果汁,但已難能可貴,今天這款 Dolcetto 竟然有層次!我跟大家笑説這麽好的陳年 Dolcetto 比名牌的 Barolo 更難找得多!

2. Montevertine, Ottantanove, 1989 是另一珍品。Montevertine 的 Le Pergole Torte 今天已成爲膜拜酒,但 Tuscany 的 1989 很寒冷,葡萄多病,很多酒莊都沒法釀旗艦酒。Soldera 便沒有推出任何酒 — 在酒莊創辦以來,這是唯一一次;Montevertine 則把 Le Pergole Torte 與另一塊田 Il Sodaccio 的葡萄混合而成這款 “89”(意大利文 L’Ottantanove)。Le Pergole Torte 朝北與東北,相信寒冷的年份非常不利,因此要靠朝東南的 Il Sodaccio 幫忙;後來 1991 年又重蹈覆轍,我懷疑這兩個年份促使酒莊後來把 Le Pergole Torte 酒款從單一園改為從所有葡萄園的精選。

我們去年的 Montevetine 專場已告訴我們弱年份的女人頭最易打開也最好喝(見:VIPa-6 第 10 場 — 回歸 Chianti 之二:Montevertine),所以這次 2. Montevertine, L’Ottantanove, 1989 之好幾乎是意料中事。

那檀香與各種發香樹木的香氣令人幾乎要暈倒,入口清甜如蔗糖,酸度清新。第二回合更香,口感也更充實,整合度更高。成熟的 Chianti 美得要命,靠的不是力量,而是那種澄明與本真。這是典範的一瓶。

 

正菜的第一盤是頭號 Barolo Boy Elio Altare 向 Burgundy 致敬的作品:以 Table Wine(後來的 IGT)出現的 Vigna Arborina。Altare 把這塊田分爲兩半,分別釀造兩款酒,Barolo 為滿足當時產區的要求,在法國小桶陳年 24 個月,Table Wine 只陳年 18 個月,另外 Barolo 混合用新舊桶,而 Table Wine 則只用新桶,直追 Burgundy 的 Grand Cru 釀造法。

1989 的慢熱與 1990 的開放清楚地表現出來了。

第一回合的 3. Altare Elio, Vigna Arborina, 1989 緊抱作一團,主要是焦油與泥土味,又帶些發香的草本,結構感強,酸度亮麗;4. Altare Elio, Vigna Arborina, 1990 通透,烟葉、甘草香氣,有層次,酸度較低,但此刻好喝。

結果大家一面倒選了 1990,11:0。

第二回合  3. Altare Elio, Vigna Arborina, 1989 爆香,狂噴花香草香,桶味也更明顯但不突出,感覺很立體,這簡直是另一支酒!此時的 4. Altare Elio, Vigna Arborina, 1990 雖好,體型大了也更有結構感,但相比之下比較平板,因此 1989 以 8:3 反敗爲勝。

 

第二道菜是 Aldo Conterno 的偉哉 Bussia – Granbussia,這是 Aldo 與兄長 Giovanni 分道揚鑣以後的力作,大概是他心目中的 Monfortino。Monfortino 的名字來自 Monforte,但自從 Giovanni 在 1974 買進 Serralunga 的 Francia 葡萄園以後,Aldo 的 Bussia 精選才是真正的 Monforte 之子。

5.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1989 被譽爲這款酒的不朽之作,但今天像 3. Altare Elio, Vigna Arborina, 1989 一樣,也要等到第二回合才稍爲開放。

第一回合他欲言又止,很多樹林香氣,較明顯的有礦物,隱約的有草本與薄荷,緊握雙拳,我們面前好像有塊巨石擋著去路。

第二回合爆發了一陣香氣,森林頓時變得熱鬧起來,一些成熟的香氣,更多的是礦物和燒烤的草本植物,稍為開放了但仍然深不可測,跟我以前的印象有點落差,大家也有點失望。

我翻查記錄,原來上次開這款酒已是五年前的一場隨意行,那次與 Altare Elio, Vigna Arborina, 1989 同場演出,結果由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1989 大勝,也成爲了當晚的 WOTN(見:VIPa-2 第一場 — 重新出發(Mostly Barolo))。看筆記,那瓶酒沒有今天這瓶的儲存狀態那麽好,但上次我在第二回合開始前用了 partial double decanting 的方法來醒酒,今天我卻大意沒有再加處理,因此始終未能喚出 Bussia 的靈魂。今年稍後我計劃做一場 Aldo Conterno,希望補償這次的不足。Bussia 是非常有個性的田,Aldo Conterno 的光芒太久被 Giacomo Conterno 淹沒了,好應讓大家多認識。

6.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1990 的儲存狀態其實也非常好,不過塞子實在太緊了,反而造成酒有點缺陷。這現象我近年很留意,每次開老酒時我都記錄了瓶塞的狀態,我發現凡是塞子堅硬而太緊的都會有些醬油和 vegetal(剩菜)的味道,在杯内會變得乾净一點,但多半不會完全回復正常。這可能是缺氧成長所致,今天這瓶也是這種狀況。

第一回合有瀕腐化的花和剩菜的氣味,虛弱,但勝在通透而且酸度好。第二回合變乾净了一點,更多果而且多了生氣。

 

這一切都是為 Giacosa 開路。生日的朋友特別要求要有 Giacosa,他說這樣大家會開心些,因此我開了兩款 1989。

一下杯,大家都非常雀躍。奇怪的是,兩款的香氣有些類似,以乾花和檀香主導,所不同者,7.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輕巧,滑溜如絲,完全透明,清甜無比;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飄逸,有中國畫那種用綫條築構的架構,若重還輕,仙子般的優雅,醉了!

這回合打成平手,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僅能以 6:5 勝之。

這組新人跟我喝了一年,今天我才敢下重藥,在 Giacosa 這兩款不朽作品面前,沒有人能不臣服的。其中一位一直都愛 Sangiovese(尤其是 Brunello)多得多,今天終於告訴我 Giacosa 令他心服口服了。可不是嘛,我上一場已悟出 Giacosa 是個 crowd pleaser,是真正意義的首席 modernist,我也說過 Giacosa 的精神是「陰」,他給我們娘胎的安全感。回家的感覺真好!

第二回合更催淚!

7.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是個檀香炸彈,很神奇的是除了這成熟的香氣以外,他還散發著更多活力!妙齡的 1989 讓你猜不透她的年齡!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這時變得深沉了,待爆發的火山的感覺,出了更多果來平衡更強的丹寧,但口感甜美兼圓潤。始終 Serralunga 來的 Barolo 應該有山的雄偉,映照柔情似水的 Santo Stefano。

這是近月來的第三瓶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也是狀態最好,最有力量的一瓶,不過三瓶都到了可以享受的階段,而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的光輝歲月可能離現在還有七、八年,因此第二回合由 7.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以大比數 10:1 反勝。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的 WOTN 完全沒有懸念,第一名由 7.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奪得,拿了 8 位朋友的第一名(加權 28 分),第二名是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是 3 位朋友的至愛(加權 25 分),第三名是 2. Montevertine, L’Ottantanove, 1989(加權 10 分)。

後記

這組朋友一年多以來一共做了 8 場,其中 Barolo 與 Barbaresco 便佔了 5 場。見了 Giacosa,大家便算從 B&B 畢業了。以後我們多接觸些其他產區。下一場我們在 Montalcino 再相會!

4 則評論在 VIPa-7 第 3 場 — Mainly 1989.

  1. 先生您好!通過《神之水滴》漫畫對義大利紅酒產生濃厚興趣,自己慢慢買來喝,喝了只 Piggio Di Sotto16年的Ross Di Montalcino 後逐漸迷戀上溫柔婉約多變的的Sangiovese!

    後來貪得意在網上拍賣會買了支64年的Biondi Sandi喝。由於擔心自己手笨不會開弄壞,在網上google無意間發現了先生品嚐64年Sandi的文章。對先生的眼界、修養和品酒時感官的通感及敏銳甚是崇拜,於是將先生的文章看了大半,品了又品,也跟著先生推薦慢慢購置好幾酒。希望在這裡對先生表示感謝!(PS 那隻64年的Sandi由於夏天還不能運來,但我以按照文章中提到Sandi的介紹,買了個wine basket來伺候她!)

    我發現您偶爾會在香港有舉辦小型聚會,為葡萄酒傳道。疫情好轉後,不知道是否有機會能加入跟著先生學習🙏 希望能有緣。祝好! Hans

    • 你過獎了!你的 64年 Biondi Santi 應該是 Riserva 吧?很高興我的各種嘗試能對你有參考價值。

      至於隨意行試酒會,自從三年前招了一次新朋友以後,人數已經到了我能夠照顧的極限了,況且在疫情過後,我希望自己到各地旅行,試酒活動只好停止。你大概是在香港工作的台灣人?

      • 是的!riserva。估計年底到香港,到時再跟您匯報請教。

        好的先生,有緣一定能相聚。希望機緣到來時,您能想起小弟!也希望疫情早點過去,您旅行一路平安!也希望您能繼續創作,讓我們繼續有機會拜讀您的大作。讀您的大作和品美酒一樣,感觸良多,是一種心靈享受。

        我是來香港安居的廣東人,有些年頭了。香港已經變了,不能像鄰居深圳一樣,說“來了就是香港人了”,哈哈!所以姑且算小弟是在香港居住的廣東人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