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27 場﹕Alto Piemonte

Visits: 57

生物動力曆法﹕2019 10 23 日下午 7 時開始  –

出於愛屋及烏的原因,很早便對 Piemonte 北部(又稱爲 Alto Piemonte,上 Piemonte 之意)發生興趣,因爲這裏是 Nebbiolo 的另一故鄉。過去曾辦過一兩次隨意行,但談不上喜歡,主要原因是走馬看花式的喝,有如囫圇吞棗,未能夠喝得明白。

今年 Kerin O’Keefe 帶領 Royal Nebbiolo Grape  來香港辦了一場品試會,著重介紹 Alto Piemonte,又重燃了我對這個堂兄弟的興趣(見:One Week in May(下))。我的第一步是約好一家 Lessona 酒莊,在今年的採收季節探訪他們,借機會作一次深度遊,可惜家裏臨時有事,未能成行,唯一的補償是再辦一場隨意行,用心再喝一次。我一查記錄,才知道距離上次的北皮之行,已有四載了(見:VIPa-3 第 23 場﹕Northern Piedmont)!

在出發前,讓我引用上篇的文字為此區作一簡介:

這次我們從 Barolo 往北走 150 公里,探訪 Nebbiolo 的祖父。

我們要知道,Barolo 成為 “The King of Wines, the Wine of Kings” 不過是一個多世紀以前的事,而所謂 “The King”,頂多只可以稱為土皇帝,他的領地只包括今天的 Piedmont 與撒丁島(Sardinia),但比他早幾百年,北部的 Gattinara 出身的樞機主教 Mercurino Arborio 已經在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宮享用 Spanna 了(Nebbiolo 在這裏的別稱)。今天,Gattarina仍然是 Piedmont 北部最有名的產區,它所在的 Vercelli-Novara 群山地區一共有 7 個小產區(它與 Ghemme 同為 DOCG,其餘為 DOC)。另外,在他們的西面還有以 Carema 為首的 3 個小產區。

這裏的 Nebbiolo 用了 Picutener、Pugnet 和 Spanna 等別名,而且一般可以添加 Vespolina,Croatina、Bonarda 等品種。

北部地區比 Barolo 所在的 Langhe 山脈要冷,而且土釀以冰河時期形成的火石岩為主,與 Langhe 的鈣質粘土和泥灰岩大大不同,因此酒一般比較有骨感,高酸而且有冰涼的感覺,陳年能力可能沒有 Barolo 那麼強。但銅板的另一面是﹕可能比 Barolo 更容易伺候吧?

另外,我想從 Kerin O’Keefe 的演示報告摘錄幾點資料作補充:

  • At the end of 1800s there were more than 40,000 ha under vine in all of Alto Piemonte
  • Lessona and Gattinara and other wines from area were already exported to major markets around the world by the mid-1800s
  • Unique microclimate: Alps protect from cold north winds while also generating cooling breezes in the hot sason that keep vineyards ventilated and marked day/night temperature changes
  • In 1905 a catastrophic hailstorm wiped out vineyards. Combined with booming textile business in Biella and the two World Wars, the result was a mass exodus of farmers who abandoned their vineyards
  • Today most vineyards are engulfed by woods
  • In the late 1990s and early 2000s Alto Piemonte began to revive with more growers and producers returning to winemaking in just the last decade
  • Ongoing clonal research to improve quality. From 2001-2004 CVT 308 (CVT 415 and 423 from Piccutener (Carema and Valle d’Aosta)
  • Latest clones chosen from old plants in Alto Piemonte: CVT2 (Ghemme), CVT F15, CVT B10 and CVT C15 (Gattinara)

從 Kerin 那裏聽到最重要的一點是:這裏的土壤複雜,遠古時代既有火山也有海洋,而且酸性的土壤令葡萄藤容易吸收礦物質(Langhe 的土質屬鹼性),所以與 Langhe 大異。且讓我們再次摸摸北部六個產區的大象長得什麽模樣。

是晚酒單如下:

(Spumante) Cascina Baricchi, Et VoilA
1. Le Piane, Boca, 2008
2. Cantalupo, Collis Carellae Ghemme, 2008
3. Proprieta Sperino, Lessona, 2007
4. Antoniolo, Gattinara Vigneto Osso San Grato, 2007
5. Antoniolo, Gattinara Spanna Ca Rossa, 1971
6. Nervi, Gattinara, 1955
7. Tenuta Monolo, Bramaterra Riserva, 1988
8. Ferrando, Carema Etichetta Bianca, 1970

所有紅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氣泡酒 Cascina Baricchi, Et VoilA 出自 Barbaresco 產區,是用 Pinot Nero 依照香檳產區的方法來釀造的 Blanc de Noir。爲了開得更好,我先倒出一小杯,15 分鐘後倒回原瓶然後下杯。

第一回合有菊花香氣,感覺密實,如鋼鐵般的身軀,入口蠻甜的,有人形容為杏仁茶,但酸度高且尖,又有幾分香檳的風味,可以說精神是法國的,但軀體是意大利的。

第二回合變得柔和了,散著白茶與白花香,有人認爲有點像 Prosecco,清新可喜。

這家酒莊從 1989 年才開始釀酒,接任的 Natalie Simonetta 看來蠻有才華的,他另有一款全用 Nebbiolo 釀造的桃紅氣泡酒。

來源:Skurnik Wines

進入 Alto Piemonte,我們先從 Sesia 河以東的兩個產區出發,Boca 在北,Ghemme 居中,看地圖,地勢似乎是北高南低。

我們隨著這兩款酒進入了一個清涼世界,這裏的風景與南方的 B&B 明顯不同,滿眼是樹木、山花和石頭。

1. Le Piane, Boca, 2008 早上小試時有很厚的泥層,紫羅蘭花拼命從底下鑽出來,深沉,酸度活潑;晚上第一回聞到很清涼的石頭,身型龐大,像個悶葫蘆,我們像走進了密林,口感有如等待爆發的火山,濃密但很難分出層次來。

2008 在 Langhe 地區是偏冷的年份,在 Boca 可能更甚,據酒莊網頁說當年春夏都冷,六月初一場冰雹毀掉了一半葡萄,幸好秋天漫長而且晴朗,採收很晚,葡萄的質量上乘。難怪這款酒像個慢郎中,此時有種如夢方醒的感覺。

2. Cantalupo, Collis Carellae Ghemme, 2008 所見,大概 Ghemme 的微氣候比較友善,比 Boca 從容得多,香氣很是特別,一種不知名的山花,帶著些野性的香料和草本,相當通透,丹寧實在但不霸道,口感較接近 Barbaresco。

這回合大伙愛 Barbaresco feel 的 2. Cantalupo, Collis Carellae Ghemme, 2008 居多,比數是 7:4,我卻獨愛 Le Piane 的 Boca,爲的是他那很重,很濃密的 Boca 鄉音,我很高興我特邀的咖啡專家 B 與我有同感。

第二回合果日的威力來了,除了更果以外,最重要的是 Energy!

1. Le Piane, Boca, 2008 有如火山噴發,那種燒焦的石頭味道令我想起 Etna,更熟悉 Burgundy 的朋友當會嘗到幾分 Chambertin。我們終於從密林走出來了,晴空之下,得以看清山巒起伏,層次複雜但鮮明。得到 Kerin O’Keefe 的點撥,我才明白這裏的礦物味特別强烈的原因是由於葡萄從酸性的土壤更能吸收礦物質,無怪乎這款酒近似 Etna 多於 Barolo。Viva Boca,Viva Terroir!

2. Cantalupo, Collis Carellae Ghemme, 2008 這時也爆香,仍然以花花草草爲主,但比剛才也添加了一點燒焦石頭和微苦的礦物味。如果 1. Le Piane, Boca, 2008 是個農家子,近似 Etna,2. Cantalupo, Collis Carellae Ghemme, 2008 則是個下了鄉的嬌嬌女,手脚沾滿了泥濘,但一出口便知道是個城裏人,喝起來像礦物味較重的 Barbaresco。

不知何故,大家的口味來了個 180 度的轉變,這時 1. Le Piane, Boca, 2008 竟然反過來大勝 9:1(有一位白天去了大型試酒會,此時不勝酒力,棄權了)。

我問咖啡老師如果用咖啡做比擬,這兩款酒令他想起哪裏的豆子?答以:1. Le Piane, Boca, 2008 有如 Yirgacheffe,取其複雜香氣,而 2. Cantalupo, Collis Carellae Ghemme, 2008 可比作 Sidamo,因爲果味比較豐富。很有趣!

我未親身去過這兩個產區,但從酒可以想像 Boca 接近山,Ghemme 則靠近水。看地圖,Ghemme 就在 Sesia 河邊,最高不過 300 米左右;Boca 離開河遠一點,而且最高處達到 500 米。Barbaresco 產區也有 Tanaro 河,對葡萄的影響也很大。從地形看,Ghemme 近似 Barbaresco 村,而 Boca 好比 Neive 比較高的地帶(南部與東部),酒的風格似乎也有幾分相似,就是一個通透,另一密實。這當然純粹是我的猜測,但無論如何,可見 Nebbiolo 演繹風土的能力。

 

我們接著渡河,探討 Sesia 河左岸的兩個產區,其中 Gattinara 就在河邊,與 Ghemme 相對,也是 Alto Piemonte 最有名的產區,至於 Lessona,則位處產區最西面,一條小河 Strona 流淌其中,高度約 300-400 米。

有趣的是在杯裏的 Gattinara 有幾分像剛才的 Ghemme,而 Lessona 則較接近 Boca。

3. Proprieta Sperino, Lessona, 2007 有些花粉,但更多是石子,果味比剛才兩款都要明顯一點;4. Antoniolo, Gattinara Vigneto Osso San Grato, 2007 有很豐富的山花,草本,通透明亮,丹寧細滑,平衡優雅,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

這一雙在第一回合爭持激烈,3. Proprieta Sperino, Lessona, 2007 僅以 6:5 險勝。

第二回合的 3. Proprieta Sperino, Lessona, 2007 往深處發展,仍然有花粉,但木桶氣味也更多,不過酸度好,很活潑。4. Antoniolo, Gattinara Vigneto Osso San Grato, 2007 仍然通透,礦物更豐富了,丹寧也更多,通透的酒體包它不住,所以顯得有些突出,打破了剛才的平衡,也因此這回合大家更喜歡 3. Proprieta Sperino, Lessona, 2007 多一點,比數是 8:3。

繼續前一雙酒的討論,Gattinara 與 Barbaresco 村類似,而 Lessona 接近 Neive 比較低而且挨近 Barbaresco 村的地帶。

 

這裏的 Nebbiolo 能陳年嗎?我們選了 Gattinara 兩款老酒嘗試為大家解答這個重中之重的問題。

五年前的一款 1957 Gattinara (當時 58 嵗)曾令大家驚訝,今晚的 64 嵗 6. Nervi, Gattinara, 1955 簡直有點不可思議。

成熟香氣非常豐富:乾花、乾菇、香木、礦物,果味不多但實在,最迷人是那悠長的收結,有一位朋友完全折服了,他說以前的老酒喝起來像酸梅湯的比較多,簡單但沒有人會去計較,這款 1955 竟然有那麽綿長的收結,生命力驚人!

大家不喝過可能不肯相信,他在第二回合竟然越戰越勇,感覺果味更多,也很新鮮,喝起來像一瓶 1971 多於 1955。

不得不佩服 Roberto Conterno 的眼光,他去年收購了這個近百年的老莊,以後大家可拭目以待看 Alto Piemonte 會否有 Gattarino 的出現!

真正的 1971 又如何?5. Antoniolo, Gattinara Spanna Ca Rossa, 1971 的果味豐富,有人笑説聞到富士蘋果。這的確是到目前爲止最果的一款,不過石頭仍在,也清涼得很,所以喝得舒服。入口圓潤,只不過目前沒有太多層次。

到了第二回合,一切都更好了,通透,更多礦物味,也更複雜了,酸度也點亮了這北皮明珠。

1971 雖好,但在驚人的 6. Nervi, Gattinara, 1955 的面前,也只好俯首稱臣,第一回合輸了 2:9,第二回合追回 4:7。

 

最後一雙相對最不爲人所知,其中在 Gattarina 西北的 Bramattera 遲至 1979 年才成爲 DOC,而由 Gilodi 家族擁有的  7. Tenuta Monolo, Bramaterra Riserva, 1988 正是默默無聞的幕後功臣。

他們只擁有不到一公頃的葡萄田,流到市面的酒不多,直到最後一代 Umberto 在一場大火以後決定以 86 嵗高齡退休,他的侄女才把酒賣掉。

不知是否瓶塞的質量出問題,我以前開過的酒狀態不一,大概好壞參半。今天這瓶大概不好也不壞,有點木塞氣味,好在通透,屬於瘦削的風格,果、酸、礦物都融合在一起了,但有點無精打采的,莫非開得還不夠?

幸好 8. Ferrando, Carema Etichetta Bianca, 1970 給了我們補償,早上小試時像蘑菇湯,晚上第一回合卻很收斂,果味充足,與礦物早已混而為一,酸度是這區最不缺乏的,一種天水一色的和諧感覺,精彩!

到第二回合,更形豐滿,但依然通透,空間感非常好,佛家講的圓融境界。

我們喝得輕鬆,誰知這裏種葡萄一點都不容易。讓我引 Burton Anderson 在 The Wine Atlas of Italy 對 Carema 的描述:

A wine made in minute quantities and rarely sold outside the environs is sometimes lauded as one of Piedmont’s grandest reds.  But critics who have seen Carema’s 40 ha of vineyards divided into about 100 plots might be excused for treating it more kindly than other northern Nebbiolos.  On the steep slopes above the town, rocks were piled to form terraces and to reflect the sun’s rays onto the vines during the day and hold the heat into the night.  Heavy round columns of cut stone or mortar support cross beams known as topie, trellises onto which vines are tied down firmly to keep them from being broken by the winds that whip through the Dora Baltea valley with a fury.  The microclimate in vineyards ranging from 350m to nearly double that height is relatively cool and dry in summer, but weather is inconsistent, meaning that fine vintages are rare.  Still, the Nebbiolo known here as Picutener does excellently in places, even if in the best of years yields are sparse.  Grapes are often harvested from ladders and baskets relayed down the slopes by hand.  In the past, it took days to fill a vat with grapes, meaning that the earlier batches were already fermenting when the last arrived.

不容易啊!但歷經磨難長出來的葡萄才會那麽堅韌,而我們試的這款不過是基本版(白標),在最好年份酒莊會推出一款黑標(Etichetta Nera)。

兩個回合都讓 8. Ferrando, Carema Etichetta Bianca, 1970 拿了滿分。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依次選出自己認爲最好的三款酒,以加權方法算,今天的 WOTN 排名如下:

第一名:1. Le Piane, Boca, 2008(6 位選爲第一,加權 21 分);

第二名:6. Nervi, Gattinara, 1955(3 位選爲第一,加權 19 分);

第三名:8. Ferrando, Carema Etichetta Bianca, 1970(2 位選爲第一,加權 14 分)

後記

這次我稍爲懂得 Alto Piemonte 了,不是因爲我喝得多,而是最近三年幾乎用酒杯踏遍了 Langhe,也喝了不少 Etna。

今天倒一杯 Alto Piemonte,令我想起 Etna 和德國 Riesling 更多於 Barolo 和 Barbaresco,原因是跟 Etna 和德國 Riesling 一樣, Alto Piemonte 也由礦物味主導,而丹寧遠遠沒有 Langhe 的表兄弟那麽嚇人。至於幾個產區之間的變化,可能離不開 Sesia 河的調節作用,在這方面與 Barbaresco 的 Tanaro 河又有幾分相似。

我後來才知道原來 Kerin O’Keefe 前年曾辦了一場比較 Alto Piemonte 與 Etna Rosso 的試酒會,參加的人都驚奇發現兩個火山區的酒竟然那麽相似。

別了 Alto Piemonte,下次我們再探訪 Nebbiolo 的另一故鄉 Valtellina。

補記

説來真巧,就在我寫就報告的那天,我原來計劃去拜訪的 Lessona 酒莊 Villa Guelpa 的莊主 Daniele Dinoia 翩然而至,我馬上約了幾位隨意朋友去會他,在午飯時間匆匆試了他帶來的三款酒。當天是葉日,但酒的表現都令人有驚喜。

有兩款酒用了 Longitudine 8(經度 8)的名字,因爲他們位於經度 8 的位置。

10 是用本土葡萄 Erbaluce 釀造的乾白,清新可喜,高酸,礦物味點到即止,意大利的白酒很難令人失望。

26 是一款來自 Lessona 的純 Nebbiolo,只簡單在不銹鋼桶發酵,然後在水泥缸陳釀 9 個月。Daniele 問我猜是什麽葡萄,我開玩笑的說 Pinot Nero 釀造的 Bourgogne!應該是含沙比較多的土壤,綻放乾玫瑰花香,甜美,滑溜溜的,但有種鋼鐵般的身軀,酸度好,易喝更好喝,一試難忘。在座的朋友完全投降了!

10 與 26 是葡萄田的編號。

最令我感到得來全不費功夫的是 Sizzano,正好補充我們最近試酒會的不足。我們漏掉了東岸 Sizzano 與 Fara 的酒,原因是我找不到。原來 Sizzano 合共只有 10 公頃葡萄田,而他們便有 3 公頃(Fara 更小,只有 6 公頃)。產區規定 Nebbiolo 最多只能有 70%,他們這款混了 30% Vespolina 與 Uva Rara。比剛才的 26 更有重量也更複雜,過了一個小時的第二杯爆發玫瑰香氣,入口依然圓滑,不過丹寧明顯較多,感覺有幾分像較高檔次的 Roero Nebbiolo。

Daniele 沒有帶他們的旗艦酒 Lessona,因爲他們只有半公頃,每年只能釀兩桶 tonneaux(1,000 公升),他笑説歡迎我們到他酒莊品試。

我造夢也想早日飛去 Villa Guelpa,Daniele 說早已留了一個漂亮的房間給我。

千里 Nebbiolo 一綫牽,一定有那一天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