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23 場 — 1993

生物動力曆法﹕2019 年 8 月 26 日下午 7 時開始  –

隨意行最年輕的一位年方 26,我正好選了 26 日為她辦了一場 1993 橫品。

酒評人對 1993 的評價令人打哈欠,但在我記憶中這是個非常優雅的年份,五、六年前曾辦過兩場,至今依然回味,今天正好讓我重溫。前兩場見:

是夜酒單如下:

(Spumante) Ferrari, Giulio Ferrari Riserva del Fondatore, 1993, Trento DOC

(Bianco)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 1993

1. Montevertine, Pian del Ciampolo, 1993

2.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93

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

4.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Sugarille, 1993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3

6.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93

所有紅酒在 23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氣泡酒 Ferrari, Giulio Ferrari Riserva del Fondatore, 1993 來自意大利最北部的 Trentino 地區,產區名 Trento DOC,他們的香檳釀造法氣泡酒可能沒有 Lombardia 的 Franciacorta DOCG 那麽出名,但兩年前在一次小型意大利氣泡酒品試會上,我發現 Trento 更合我口味。這次難得一位酒友肯把他的珍藏拿出來與大家分享。

第一回合竟然非常年輕,還沒開得夠,勁度好比鋼絲。花香,一種脫俗的清新,果與礦物味都恰到好處,酵母味不明顯,所以有人說這是典型的意大利風格,不似香檳,但水平絕對夠得上好的香檳。

第二回合更開放更融和,這時一種很熟悉的酵母味更明顯了,憑此有人說此刻有點像香檳了,另一位更精確的說像一瓶不錯的小農香檳(grower Champagne)。

我問慶生日的小朋友她至今爲止喝過最好的 1993 是哪一款酒,答以:Dom。她認爲這款 Trento DOC 堪與相比,我想新奇感也加了分數吧!

 

另一開場酒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 1993 也非常珍貴,是我多年的珍藏,以前只開過一次。

試酒會前三小時開瓶,剛開始時有些微氧化氣味,到晚上第一回合卻精神煥發,有很强的乾花與類似杏脯的乾果香氣,圓潤,果與複雜的礦物味已融爲一體,收結綿長,成熟了,但仍感到有餘未盡似的力量,應該還可以放。

第二回合更豐滿,礦物味再高了八度或十六度,有王者之風,無怪乎這個膜拜酒莊的白比紅更有名。Ian d’Agata 曾做過一次垂直品試,得第一名的是一瓶 1977,拿了 97 分。看來我僅餘的一瓶 1993 起碼要再放十年!

 

第一雙紅酒來自 Chianti 的膜拜莊 Montevertine,我的看點是他們最「低級」1. Montevertine, Pian del Ciampolo, 1993 而不是女人頭,雖然我從沒喝過那麽老的 Pian del Ciampolo。

果然,第一回合的 1. Montevertine, Pian del Ciampolo, 1993 以完全成熟的姿態出現,酒色很淺而略帶渾濁,但噴發著檀香木與菌菇香,一切具足,果、酸與礦物齊全,如水天一色,有種生命完成的安詳與滿足感。

奇怪的是第二回合時,果不但沒有掉,相反像返老還童一般,有更充沛的力量,剛才完全是 tertiary 的,現在卻有些 primary 的感覺。

大姐 2.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93 顔色深得多,但通透明亮,也有小量的檀香木與蘑菇在杯底蠢蠢欲動,更多的是力量,不過不太開放,與小妹妹比,起碼年輕了十來二十嵗。

第二回合開始醒了,有清晰的成熟香氣,結構感明顯,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女人頭從來都難開,我們早已領教過了(見:VIPa-6 第 10 場 — 回歸 Chianti 之二:Montevertine),所以今天見怪不怪。

沒辦法,小妹 1. Montevertine, Pian del Ciampolo, 1993 今天魅力無法抵擋,兩個回合都以大比數勝出(8:1 和 8:2)。好的「低級」Chianti 與Rosso di Montalcino 一樣,只要多點耐性,完全能打敗同齡的大哥大姐。

有一位今天因事不能出席的朋友在賽前下了注,預測 1. Montevertine, Pian del Ciampolo, 1993 今天會拿第三名,很佩服他的眼光。

 

第二雙是 Brunello。

兩款酒大概都到了中年,開始有成熟香氣,主要是類似檀香的木香,但依然感覺年輕,所不同者,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 較細膩、平衡、酸度好,有一種含蓄美(subtlety);4.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Sugarille, 1993 則以力量見勝,不過濃烈的同時很圓潤,要打比喻的話,Biondi Santi 較似 Burgundy,Pieve Santa Restituta 則有幾分 Bordeaux 的影子。

這回合 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 順利以 8:2 勝出,對很多朋友,Biondi Santi 的 Riserva 能打開便開心了,而今天他老人家實在開懷,難道他也知道我們在慶生日?

第二回合兩者都更有力,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 剛才偏纖細,現在應有的結構感出來了,4.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Sugarille, 1993 卻有點過火了,桶味搶了出來,丹寧也因爲桶而顯得粗糙,有點廣東人叫 “木獨”(monolithic)的感覺。

這回合 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 全勝了。

 

最後一雙是大家最注目的。Giacosa 在 Serralunga 兩塊他釀得最多的名田今天來一次比拼。

究竟 Vigna Rionda(Giacosa 稱之為 Collina Rionda,Collina 乃山崗之意)好還是 Falletto 好?

看分數當是 6.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93 佔優,但我在兩個回合分別投了 Rionda Falletto,因爲他們的確有異曲同工之妙。

跟了 Giacosa 多年,我深深體會到他的精神在一個「陰」字,有著母親懷裏的溫暖和溫情。借用這個比喻,我想 Falletto 應該是陰中之陽,而 Rionda 則是陰中之陰。

兩者都有典型的花夾香料的香氣,但 Falletto 相對強,是噴發式的,而 Rionda 則似隨著風而飄來的;Falletto 一飛衝天,屹立不倒,如山,Rionda 開始時不過涓涓之滴,逐漸一瀉千里,如江河;口感方面,Falletto 有鋼一樣的身軀,Rionda 有如絲的體態,一者翩若驚鴻,另一婉若遊龍,都植根於脚下的土地,同是順乎自然的寶物。

遠眺正中深綠顔色的山坡是 Vigna Rionda

雨夾霧看 Falletto。山之頂部有屋子之處是 Giacosa 的酒窖,長長的山坡從 420 米一直伸展到山谷的底部,山勢很壯觀

我們曾走過 Serralunga 這段路,發現 Rionda 藏於窪陷的山谷中(高度 260-360 米),Falletto 則聳立在南部較高的山坡之上(高度 320-420 米),這應該是他們有不同表現的底因。跟 Brunello 作類比,Falletto 所在地有Montalcino 的中部(Biondi Santi),而 Rionda 那塊地近似 Montalcino 之北(天堂莊)。兩者都有 Serralunga 那種集合結構與細膩的特徵,但卻有不同的組合,Falletto 的結構多一點,Rionda 則細膩更明顯。

故此 Falletto Rionda 需要更長時間打開,論適飲程度便沒有 Rionda 那麽好了。

第一回合,Rionda 贏了 9:1,到第二回合比數收窄為 7:3,那是因爲 Falletto 打開得更好了。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的酒喝得大家如癡如醉,應該說沒有一瓶不好喝的 1993。把遊戲玩到底,我們最後還是投了票選好中之好。

第一名:6.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93(加權 28 分);

第二名: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3(加權 17 分)

第三名: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加權 9 分)

後記

有位兩年前加入的朋友原來最愛是 Brunello 而不是 Barolo。Brunello 當中他也偏愛 Salvioni 而不是 Biondi Santi。最近幾場發現他開始擁抱 Biondi Santi,而且愛 Barolo 更甚於 Brunello,他的新啓蒙導師是 Giacosa 的 1989。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