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22 場 — Giacosa in Castiglione Falletto

生物動力曆法﹕2019 年 8 月 16 日下午 7 時開始  –

今年我開始了一個新的系列,每一季舉行一場 Giacosa 粉絲聚,這次我選了幾款來自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子的 Giacosa。

Antonio Galloni 在 2007 年的一篇評論中曾引 Giacosa 的話說他最喜歡的 Barolo 葡萄園依次為 Pianpolvere,Falletto,Vigna Rionda 和 Bussia。奇怪的是沒有一塊來自 Castiglione Falletto,雖然直到 1990 年代末爲止,這條村子是他的 Barolo 最主要的來源地,其中 Villero 有 15 個年份之多(比 Vigna Rionda 的 14 個年份還要多),Rocche di Castiglione 也有 9 個年份。事實上,Castiglione Falletto 的細膩應該蠻符合 Giacosa 的風格的。一般人比較熟悉 Giacosa 的 Falletto,自 1997 年起的 Barolo 大多來自他這塊獨佔田,但我認爲要發現 Giacosa 的性格,最好也試試他之前的其他作品,尤其是他用得最多的 Villero。

是晚酒單如下:

A. Giacosa Bruno, Barolo, 2001

B. Paolo Scavino, Barolo, 2001

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6

2.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1996

3.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i Castiglione Falletto, 1980

4.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Riserva Speciale Rocche, 1978

5. Giacosa Bruno, Barolo Pugnane, 1978

6. Parusso Armando, Barolo Bussia Vigna Munie, 1998

7. Giovanni Nada, Barbaresco, 1969

所有紅酒在 22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 A. Giacosa Bruno, Barolo, 2001 用了 Azienda Agricola Falletto 酒標,葡萄應該來自自己的田,也就是 Falletto。當年單一園 Falletto 出了白標與紅標兩款,所以這款應該來自沒達標的葡萄。Giacosa 自 1997-2015 年只有 5 個年份有基本款 Barolo,最後一年是 2005,所以比較不多見,而且 2001 是個不錯的經典年份,非常難得。

至於 B. Paolo Scavino, Barolo, 2001 則來自四塊田:Barolo 村的 Vignane 和 Via Nuova,與位於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 Meriondino 和 Vignolo。

A. Giacosa Bruno, Barolo, 2001 迷倒了衆人,花香,粉香,早上帶些檀香,晚上變成香皂,有幾分妖艷,這在 Giacosa 不多見,但那麽通透、圓滑、可口,who cares?

B. Paolo Scavino, Barolo, 2001 的風格完全不一樣,紅花香,濃艷,相對粗豪,丹寧有點粗糙,帶些苦味,可能有小桶的影響,到第二回合整合好一些,比較圓潤,但始終走豐滿(opulent)的路綫,說實話蠻討好的,但 Giacosa 癡兩個回合都全票選了 A. Giacosa Bruno, Barolo, 2001

 

第二雙是 Grand Cru 級名田 Villero。Vietti 的基地在 Castiglione Falletto他們的 Villero 與 Rocche 是王牌,其中 Villero 以 Riserva 出之,只在大好年份釀,自從 Luca Currado 在 1990 年代接手以後便稍爲向現代派傾斜,從 1996 年開始這款酒在法國小木桶進行蘋果乳酸發酵(malolactic fermentation),之後在大木桶陳年。

Giacosa 的 Villero 從 1978 至 1996 年起碼釀了 15 個年份,也就是除了最差的年份幾乎一年不漏,我看資料說 Giacosa 的葡萄原來是從 Fratelli Sordo 那裏買的,但後來可能當作嫁妝被帶到夫婿 Claudio Fenocchio 處,以後由 Giacomo Fenocchio 酒莊釀造。

我原來對 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6 沒有抱太高的期望,因爲這個偏冷年份的 Barolo 一直處於酸包果的尷尬階段,這次只打算作例行檢查。怎知第一回合已經爆香,滿是花香與花粉,而且有花又有果,酸度一貫的漂亮,最誘人的是酒體通透無比,像敦煌的飛天那樣騰雲駕霧的飄呀飄,這哪裏是 Barolo,要盲品的話,準會猜他是 Barbaresco!

第二回合依然香得要命,但添了重量,而且開始感覺到丹寧的存在,這是很優雅的 Barolo!

 Villero 很有 Barbaresco 風味,輕柔與細膩多於力量與結構,這,便是 Giacosa 的標誌,所以我們無妨說 Villero 是最有 Giacosa feel 的葡萄園之一。很可惜這塊田與 Vigna Rionda 的命運一樣,自 1996 年以後便與 Giacosa 訣別,這是 Barolo 迷最大的損失!

這也是至今爲止我喝過最適飲也是最好喝的 1996 Barolo!

對著 Giacosa,2.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1996 只好自嘆倒霉。他在第一回合的桶味一點都不明顯,與敦煌飛天相反,他很有重量,拼命往下墜,但既圓潤又入口柔順,空間感好,層次也豐富,可批評者,丹寧略嫌粗,不過可能這龐然大物還開不夠。

第二回合更結實,香氣比剛才開放但結構有點亂,我想可能需要點時間吧,畢竟大部分的 1996 還未到適飲期,Giacosa 可能是個例外,這也再次証明了以適飲來衡量,Giacosa 是第一個真正意義的「現代派」,他靠的不是旁門左道的小桶和 green harvesting,而是讓葡萄園奏出天籟之音。

兩個回合幾乎都由 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6 以全票勝;2.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1996 只在第一回合拿到 1 票。

 

可惜好景不常,接下來的兩瓶 Giacosa 都説不上精彩。

3.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i Castiglione Falletto, 1980 來自 Castiglione Falletto 另一名園 Rocche,距離 Villero 不遠,兩者相比,Villero 較有結構,Rocche 則果味豐富一些,大致上是骨與肉之別。

1980 是個多雨的年份,放了 40 年能喝已經不錯了。這瓶的塞子很好,應該說保存狀態不錯,但酒色有點渾濁,聞起來有點鹹,但同時有果與花粉,入口開始時甜鹹參半,但越來越甜,簡單但可口。第二回合更濃,但果味掉了些,鹹味更多,不過仍然有花粉在背後湧動。這是個遲暮的美人。多年前我開過一瓶很漂亮的 1985,不過那是個很好的年份,溫暖,所以果味豐富,但依我個人口味,還是 Villero 勝一籌。

1980 年份的 Barolo 原來便不多,所以我選了一瓶 1978 與之比較。1978 是世紀年份,比較好的酒今天還沒熟透,但更有意思的是 Terre del Barolo 是 Barolo 地區非常大型的合作社,傳説 Giacosa 某些年份的 Rocche 是從他們的總監 Arnaldo Rivera 那裏買來的。

4.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Riserva Speciale Rocche, 1978 酒色渾濁,一陣濃醬味,也可以聞到花粉,但活像一盤濃湯,完全不辨牛馬。以往開過幾次這個合作社的老年份也是好年份的酒,感覺都一般,主要問題是濃而濁,我懷疑這些酒只宜年輕的時候開。酒莊從 2013 年開始革新,推出比較高檔次的 Barolo,感覺好多了(見:VIPa-5 第 13 場 — The New Terre del Barolo)。

 

很不幸,5. Giacosa Bruno, Barolo Pugnane, 1978 的瓶塞非常髒,沾滿了污泥,而且有點發霉。第一回合有點揮發性酸度(VA),一鼻子嗅著污泥,但一些玫瑰花粉從泥土下面拼命掙扎而出,入口比較好,很果,夾著明顯的花粉。

第二回合乾净了一點,VA 散掉了,有很多甘草話梅的味道,但始終不太乾净,所以很難喝得清楚這塊田的性格,唯一感覺是似乎果味重些,結構弱些,不太像 Giacosa 的風格,無怪乎 Giacosa 只釀了一次便沒有回頭。

Pugnane 所在的山坡橫跨 Castiglione Falletto 與 Monforte,我找來了離它不遠,位於 Monforte 的  6. Parusso Armando, Barolo Bussia Vigna Munie, 1998 來與之比較。

桶味嚇人,一位今年「入伍」的朋友衝口而出道:卿本佳人,奈何作賊,引得滿堂大笑。但難得的是在桶味之下,酒體通透而且頗爲優雅。第二回合花香更明顯了,伴著小桶的椰絲味,也算是奇景。入口有幾分像 Pugnane 那麽甜。

 

最後我拿出今天臨時加的一瓶 7. Giovanni Nada, Barbaresco, 1969,為「入伍」的朋友提早慶生日。Giovanni Nada 是今天 Ada Nada 酒莊莊主 Annalisa 的祖父,這是 Annalisa 送我的,今天開來與朋友共享最適宜。

1969 是平凡的年份,但第一回合綻放乾花,令大家非常驚喜,更驚人的是果保存得非常好,結構完整,感覺很年輕。

第二回合香氣掉了一點點,但口感更複雜。這兩年我曾先後試過酒莊的 1971 和 1974,都是老而彌堅的作品,這個一百年前創辦的小酒莊真不簡單!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不用票選的冠軍是 7. Giovanni Nada, Barbaresco, 1969

其餘的酒,我們分兩組來選。

頭四瓶為一組,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6 以 8 票當選,出奇的是 A. Giacosa Bruno, Barolo, 2001 竟然拿到 3 票。

後面的四瓶由 5. Giacosa Bruno, Barolo Pugnane, 1978 以 7 票當選。

下次我們期待 Annalisa Nada 也參加我們的聚會,題目暫定爲:Barolo Summi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