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2 場 — Giacosa Lives

生物動力曆法﹕2019 年 1 月 22 日下午 7 時開始  –

在 Giacosa 仙逝一周年的紀念日,我召集了一衆 Giacosa 癡齊聚。沒有哀思,只有歡慶,因爲 Giacosa 在他半個世紀的作品裏仍然活著,每一瓶 Giacosa 都是對生之頌讚。

'19 年之始我連開了 9 瓶,雖意外也必然:

1 Giacosa Bruno, Spumante Extra Brut, 2006

2 Giacosa Bruno, Nebbiolo d'Alba Valmaggiore, 1999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9

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99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9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9

7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89

8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9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69

除了 Nebbiolo d'Alba 在當天上午 9 時開瓶以外,所有紅酒在 24 小時前開,之後拔塞作瓶醒。

 

過去幾年跟一位香檳癡嘗過一些非常出色的香檳以後,我才更懂得欣賞 Giacosa 的 1 Spumante Extra Brut, 2006。如果最好的香檳令我想起 Biondi Santi(Krug)和 Bartolo Mascarello(Dom),Giacosa 三十年如一日的這款 Spumante 令我更多想起他的 Asili 和 Santo Stefano,就是那種外張内弛的 Mozart 風。典雅,從容,有令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2 Nebbiolo d'Alba Valmaggiore, 1999 來自 Roero 最好的 Nebbiolo 葡萄園。Giacosa 的太太來自 Roero,我不知道那是否他為愛妻釀的思鄉物,但今天喝來,簡直像 Mozart 孩提時代寫的鋼琴小品,簡潔但純美,二十年後仍散發乾玫瑰與香料氣味,清新無比。Giacosa lives!

 

接著是一雙 1999 的 Barbaresco。

Asili 是 Giacosa 的最愛,也為我們隨意群中不少朋友所溺愛。第一回合的 3 Barbaresco Asili, 1999 不負衆望,紫羅蘭花香撲鼻,Zalto 杯子較多花香,Gabriel  則礦物香較顯著,入口有勁度,結構感不錯,不過目前似乎酸高於果。1999 是冷年份,這也屬正常。

4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99 早上有輕度醬味,我懷疑是因爲瓶塞過緊,有些缺氧所致。晚上乾净了一些,乾花香,有一點花粉,但始終有幾分老人的孱弱。

第二回合的 3 Barbaresco Asili, 1999 爆香,剛才的花香與礦物味變得有幾分狂野,果味不止多了,還有點過量得幾乎像果醬,丹寧也更明顯。連 Asili 癡如我也有點措手不及,會不會是酒溫過熱了?1996 與 1999 這些冷年份比較慢熱,我以前不太敢開,Asili 1999 更從沒開過,回家查了 Galloni 的評論,才知道原來 1999 在 Barolo 大好(96 分),但在 Barbaresco 卻并非理想(89 分),原因是 Asili 與 Rabajà 地帶受到冰雹破壞,難怪那年 Giacosa 沒有推出 Rabajà。

位於 Neive 村的 Santo Stefano 或許受到的打擊沒有那麽嚴重,我們五年前的一瓶便很精彩,當天大敗 Gaja 的 San Lorenzo(見:VIPa-2 第 12 場 — Barolo 的風采(1999))。

眼前抱微恙的 4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99 比第一回合稍爲有力氣一點,喝起來竟然與後面的 8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有幾分神似,不過比  1989 要老一點。

兩個回合都由 4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99 勝出,比數分別是 6:5 與 7:4。

 

接下來的一雙 1999 Falletto 精彩兼難忘。我一直奇怪那麽好的年份爲何不推出 Riserva?

Falletto 是 Giacosa 在 1980 年自 Luigi Brigante 買進的獨佔田,據説他第一款 1961 Barolo 的葡萄便來自 Falletto。

去年雲霧時節看到如仙境般的 Falletto 葡萄園,山坡上的 屋子是 Giacosa 的酒窖。對面的山坡應是 Monforte 的 Ginestra

這塊田不大不小,佔地 8.9 公頃,接近八成種葡萄,其中 86% 是 Nebbiolo,在1997 年以前,Giacosa 推出的 Falletto 大多非紅(標)即白,只有 1986 與 1996 年是例外,既有紅(Riserva)也有白(Annata)。從 1997 年起,他用 Falletto 與 Le Rocche del Falletto 來分別標示當中的兩片田,好年份的 Le Rocche del Falletto 以紅標 Riserva 版出現。主流酒評人都說 Le Rocche 是最高的部分,最近有人畫圖來説明其實兩片田的分別是坐向:Le Rocche del Falletto 主要朝南,Falletto 則朝西與西南。以 1999 爲例,兩款酒的數量同樣接近 15,000 標準瓶。

圖取自 Ken Vastola 的 The Fine Wine Geek,紅色標示的是 Le Rocche del Falletto,藍色的是 Falletto

遇上有紅標的年份,由於紅標比白標在桶裏多陳一年,所以難以公平比較兩片田。只有像 1999 這樣的年份,兩塊田都做白標,我們才可以比較坐向不一樣的田風味有何不同。

第一回合已見端倪:5 Barolo Falletto, 1999 有爆炸力,6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9 卻收斂。論香氣的强度,無疑是 Falletto 佔優,但 Le Rocche del Falletto 的飄逸、細緻是另一種格調。一個粗豪,另一典雅,相鄰的兩塊田,用同樣的釀酒方法,竟然有如此不同的表現,你說 Barolo 有 terroir 嗎?

到了第二回合,Falletto 的香氣已變成大爆炸,有一位直呼其為 “Nose of the Night”,而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此時表現的是一種發乎内的張力(inner tension)。這時大家熱烈的討論著究竟哪款更好?公平的說,Falletto 勝在量,Le Rocche del Falletto 贏了質;Falletto 勝在刺激,但香氣如烟花一樣,很快便盛極而衰,Le Rocche del Falletto 高雅的香氣卻源源不絕,持久力驚人。Falletto 有 Barolo 的典型力量,但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有近似 Barbaresco 的如絲的質感。我常說 Giacosa 的氣質是 Barbaresco 的,這是個絕佳的例證。Giacosa 之美盡在此矣!

兩個回合都由 6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9 以 10:1 大勝。

1999 在 Falletto 可能是個很特殊的年份,我懷疑陽光不像暖和年份那麽充足,所以朝西和西南的 Falletto 沒法達致 Le Rocche del Falletto 的成熟度,因此有幾分棱角,相比之下顯得粗獷。面南的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有完美的成熟度,長成如絲似的詩歌!但如絲似的 Barolo 可能不夠分量做 Riserva,這會否是 Giacosa 只釀白標的原因?

我查資料得知 Stephen Tanzer 當年問過 Giacosa 本人,老爺子以木訥的神情回答他說:"I need to sell wine early to get money."(出自 2002 年 11 月的評論)。此話是當真或説笑,大家自己下判斷好了。

 

1989 是另一冷年份,也是近半世紀的絕佳年份之一,非常慢熟。

Villero 是 Giacosa 買進 Falletto 以前釀得最多的田,位於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去年一場 VIPa-6 第 29 場 — Villero and Rocche di Castiglione 以後,我認定這塊田的風格類似 Serralunga 中部,也就是在力量與細膩之間取得美妙的平衡,而這正是典型的 Giacosa 風味。

兩款酒光是香氣已經讓大家不忍喝下半滴酒。

7 Barolo Villero, 1989 爆發成熟的花香與花粉, 不消搖杯子,香氣即從杯底湧出,有一位乾脆形容為很 Giacosa 的香氣。

相比之下,8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的香氣如流水,乾花、香料、礦物味徐徐而出,一層一層的,沒有靜止的一刻。

與口感一樣,這是一陽一陰的對比,大家更愛陰柔的 8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比數是 9:2。

第二回合的 7 Barolo Villero, 1989 在力量之餘又增添了很好的複雜度,香氣也比剛才更持久;8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的集中度更上一層樓,香氣與層次比剛才更厲害。

Barolo 與 Barbaresco 的差異在此表露無遺:Villero 如山,Santo Stefano 若水,一個重結構,另一講圓融與肌理,大家沉醉在氣與味、虛與實之間的時候,冷不提防我們的大 Matta 長嘆了一聲,然後以憂傷的語氣說:我再沒機會見 Giacosa 了!

我只好安慰她說:聽説 Giacosa 其人甚爲木訥,他的話在他的酒裏或許講得更透徹。

我也隨她掉進了 Giacosa 的沉思。今天的 Spumante,Nebbiolo d'Alba,Le Rocche del Falletto 與 Santo Stefano 特別讓我感到 Giacosa 其實是個 crowd pleaser,就像 Mozart 一樣,他浪跡天涯去賣唱,既為討生活,也爲了討人開心。縱使他内心時有悲戚,但始終哀而不傷,所以他的音樂永遠讓人開心快樂,就如最好的 Blues。我聽過一種議論說黑人的 Blues 不是讓我們哭泣,而是通過排遣人生難免的不幸而令我們可以站起來再活一天的。

這便是 Giacosa 的精神。

如果新派 Barolo 目的是讓酒可以更早享受,我想 Giacosa 是第一個新派!

扯得太遠了,回到這雙酒的投票結果。雖然有四位朋友在兩個回合之間改變了選擇,結果第二回合仍然由 8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以 9:2 勝出。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 7 款紅酒從第一到第三排名次,有一位朋友乾脆排了四款酒,結果大家也學著他說出是夜最好的四款。

結果第一名由 8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奪得(35 分),第二名是 6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9(31 分),第三名是 7 Barolo Villero, 1989(25 分)。

如果 8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不是佔了成熟之利,今晚的冠軍毫無疑問應該由 6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9 拿。

後記之一

今天壓軸的兩款原來沒有 8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而應該是 50 嵗的 9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69。怎料我開瓶時削了瓶蓋以後,竟然看不到瓶塞!原來整個塞子已掉進瓶裏!我把塞子釣了出來,發現酒有氧化的氣味,但還能喝。爲了不讓大家掃興,我忍痛把兩天後另一場酒聚的 8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先挪來補上。我跟大家笑說可能 Giacosa 覺得沒有紅標不行,而且 9 瓶更為吉利。

這瓶酒一年多以前從意大利運到,可能在運送途中塞子掉進了瓶中,所以我們今天喝到一年多以前開瓶的酒。

香氣有如 Sherry 那種氧化的氣味,又有幾分指甲油,但入口果酸俱全,大家都說好味道。

可憐這個世界上的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與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69 又各少一瓶了。連兩天後的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在内,我短短幾個月已連續開了 3 瓶,有點心疼,但多了幾十個瞭解與鍾愛 Giacosa 的朋友,也算開而無憾。

後記之二

今天得與 Giacosa 死黨樂飲暢談實乃人生一大快事。回家路上我們繼續高興地聊。

那位懊悔沒法跟 Giacosa 見面的 Matta 曾在席上問我:如果我在夢中見到 Giacosa,你要我代你問他什麽?

我當時語塞,但在路上突然想起答案,便囘她說:你請 Giacosa 到 Burgundy 當顧問吧!想當年,Angelo Gaja 與 Elio Altare 等人去過 Burgundy 取經,卻沒想到他們家鄉已有個 Modernist。他們欠 Burgundy 的一筆就讓 Giacosa 代他們償還吧!

Matta 問:但 Burgundy 今天的價格比天高!

我說:那麽高的價格,正需要把酒做得更好呀!

看官當知此乃酒後戲言。我對 Giacosa 情真,對 Burgundy 卻並無看輕之意,只恨我喝 Giacosa 與其他傳統酒莊喝得多,總覺得 Burgundy 欠了最好意酒的通透與自然,常常想 Giacosa 或許是很好的啓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