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18 場 — Brunello 的北方三雄

生物動力曆法﹕2019 7 18 日下午 7 時開始  –

Brunello 的幾個子產區中,我獨愛北區,因爲這裏的酒最細膩與複雜,礦物味特別豐富。有三個酒莊我比較熟悉 — Baricci、Le Chiuse、Il Paradiso di Manfredi,他們各有獨特的風味,我曾概括為真、善、美(見﹕Baricci 品試記(下)﹕Brunello 的真、善、美)。前年我們曾比較過他們的 2000 與 2010 兩個年份(見:VIPa-5 第 1 場 — Montalcino 的 北方三雄),這次我找來比較老的年份,與大家重溫一次。

是夜酒單如下﹕

A. Le Chiuse, Rosso di Montalcino, 2001

B. Baricci, Rosso di Montalcino, 2002

1.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10

2.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10

3.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3

4.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3

5.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8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8

所有酒在 23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為我們開場的是兩款有些年紀的 Rosso。

酒評人以及酒莊都把 Rosso 作爲日常飲用酒,建議在推出後頭幾年便喝掉,我卻認爲好的 Rosso 有點像 Burgundy 的 Premier Cru,是可以陳年的,勝在比 Grand Cru(Brunello)早熟,放他二、三十年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且看今天這兩款如何。

A. Le Chiuse, Rosso di Montalcino, 2001 是我多年前多番乞求酒莊後獲贈的,他們也只留有寥寥幾瓶,今天拿出來與大家分享。怎知瓶塞非常鬆軟,大半個開碎了,我便索性帶去餐廳當場戳穿餘下的塞子,然後用漏斗把酒過濾到一個半瓶裝的瓶子然後馬上下杯。B. Baricci, Rosso di Montalcino, 2002 則與其他酒一樣醒了一整天。

2002 是雨水多的災年,很多莊都沒有釀 Brunello。這款 B. Baricci, Rosso di Montalcino, 2002 可説美若天仙,一開始便出芳香的松露與檀香木,入口濃度、深度與勁度都具備,滿身礦物味,酸度亮麗。

A. Le Chiuse, Rosso di Montalcino, 2001 如剛睡醒那樣,慢慢滲出一點檀香與泥土的芳香,但輕輕的,比 Baricci 更多果,酸度沒有那麽明顯,不過他逐漸的在杯裏醒來,丹寧開始浮現了。

到了第二回合,B. Baricci, Rosso di Montalcino, 2002 更香了,添了乾花與香料,這時泥土味更重,但入口完全融化,重重礦物味冒出的果特別漂亮,以致一位朋友說這是他喝過的 Baricci 當中果最漂亮的!

我們把餘下半瓶的 A. Le Chiuse, Rosso di Montalcino, 2001 照樣過濾和換瓶後下杯,這時他終於露出真身:最突出的是乾花與發香的樹木,很開放,結構感比 Baricci 好,連酸度也好多了。

比較兩款酒,Le Chiuse 偏向骨感,有架構,2001 是經典年份,恰如其分的很匀稱;Baricci 是個肌肉男,而且是很鄉下的,充滿著泥土與礦物,當然 2002 並不是有結構的年份,這更令他的骨感較弱。

一個真,另一善,兩者對各自風土有不同的演繹,但都非常精彩,而且十來嵗的 Rosso 已經開始有些成熟美,那是 Brunello 所無的,所以我奉勸大家千萬不要在頭五年便把 Rosso 喝光。

兩者卻如何分高下?我們幾經掙扎才讓 B. Baricci, Rosso di Montalcino, 2002 以 6:5 僅勝 A. Le Chiuse, Rosso di Montalcino, 2001

以後我們辦一場中年的 Rosso,如何?

 

接著我們試兩款 2010 Riserva。

1.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10 是酒莊有史以來第一次釀造的 Riserva,冠以創辦人 Nello 的名字,是爲了紀念他 60 年前(1955 年)成立酒莊的壯舉。這瓶是朋友前年訪問酒莊時獲贈的,可惜似乎狀態欠佳,感覺有點老,有揮發性酸度(Volatile Acidity 或 VA)的毛病。

第一回合狀態老,有過熟的果,很濃,丹寧也豐厚,不過 VA 為酒添了些怪味道。

第二回合似乎好些,圓潤一點,但終究有病,作不了準。我在酒莊曾試過這款酒,有 2010 典型的龐大架構,絕對是 Grand Cru 級別的大酒。只好說後會有期。

2.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10 一年前運到後我還是第一次試。香氣驚人,那松露與檀香木嚇人,入口豐滿之餘卻很通透,即如酒的顔色那樣,淺而透亮,當然少不了那活命的酸度,這是除了松露香氣外的另一天堂莊標誌。

到了第二回合竟然出了香粉,香得在剛上桌的噴香的食物面前也毫不失色,而且坐在一段距離,不用把鼻子貼近杯子已經聞得到。朋友不斷讚嘆,我卻有幾分疑惑。這種香粉在南部的 Castelnuovo dell’Abate 是指定動作,在天堂莊出現卻非尋常,雖然同時也伴隨著松露與檀香木。我記起一年前的一場 2010 對 2013 的比試,2010 趨近 Bordeaux 風味,而 2013 則有 Burgundy 風,所以天堂莊在 2010 也難免沾了些 Bordeaux 感覺,就是說力量蓋過了細膩(試酒會報告見:VIPa-6 第 27 場 — 2010 vs 2013)。有朋友提醒我說酒還新,陳年後應該會好些。這固然是對的,但我要說的是天堂莊在 2010 年有此表現是正常不過的,因爲 Florio 什麽都沒有做,只不過忠實的記錄了天與地的面貌。

Baricci 狀態不正常,所以我們不投票了。

 

接著是一雙 1993。當年十月採收時分下了大雨,所以一般看法這並非上好的年份,但勝在早熟。我的經驗是 1993 很少有不好喝的。

果然兩款酒都非常開放,Baricci 可以比作 Dvorak,Le Chiuse 則活像個 Haydn。

3.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3 在放情謳歌大地的芳香,滿地是松露、乾花、香木和被各種不知名的礦物薰得發香的泥土。這感覺就像去年我在 Alba 時每天吃的麵條,時值白松露季節,我學曉了先把每根麵條與松露不斷地攪拌,使每一口麵條都充滿了松露味。所以這杯酒不似酒,用 WSET 的標準,可能評說他簡單,因爲他像個大醬缸,又如廣東的老火湯,各種亂七八糟的地裏的材料都塞了進去,入口不辨果、酸與丹寧,你可以說他簡單,但也可以說他複雜。你說他沒結構也可以,但說他有無比的結構也可以,因爲他的結構不是用酸度與丹寧構建的,他彷彿在說:大地是我的衣裳,是我的結構,除了他,我一無所有。很多人都說喝不懂 Baricci,我想 1993 準會讓你喝懂。

如果 Baricci 是個沒有城府的農民,那麽 Le Chiuse 便是個讀過一點書的鄉紳,4.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3 有松露,也有香木,第二回合更要花有花,要草有草,但他不會嘩啦嘩啦的把什麽都一下子抖出來,他談起話來永遠徐而不疾,有節奏,有高低,但總是矜持的,不會一語道破而是要你慢慢咀嚼的,有那種叫 subtlety 的特質。

Dvorak 與 Haydn 如何比高下?古典與浪漫何者爲高?我沒有,我等到最後才投票,那個分數低我便投給他,結果 4.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3 連勝兩個回合,比分是 7:4 與 6:5。大概匀稱、綫條分明、優雅始終更容易被接受。但容我唱唱反調,世間匀稱、優雅、古典如 Le Chiuse 容易找,但像 Baricci 那樣率直、狂野和有真性情的演繹實在更難求。

還有一點值得一提。大家應該知道 Le Chiuse 原來是 Biondi Santi 家族擁有的,Franco 的時代因分產而分了給他的妹妹,但以租用的方式繼續提供給家族作為 Riserva 的重要成分,在 1990 年以後才重回 Franco 的外甥女 Simonetta 和她丈夫 Nicolo 手裏,是爲 Le Chiuse 酒莊,他們的第一個 Brunello 年份便是 1993。座中一位朋友曾細心的比較過 Biondi Santi 在 1990 年前後的 Riserva,想研究少了 Le Chiuse 以後的 Biondi Santi Riserva 有什麽不同,他的結論是 Le Chiuse 較果,Biondi Santi(指 Il Greppo 葡萄園)較泥土味。隨意行五年前曾有一場比較過兩個莊的 1999(VIPa-2 第六場— Sangiovese 的風采(1999))。我沒有那位朋友試得那麽細心,或許以後可專門以此為題辦一場。

 

最後的一雙 1988 有點反高潮的味道,因爲 1988 有近乎完美的天氣,雖然比 1993 長 5 嵗,今天才剛抵達尷尬年華,既不年輕,也未成熟。

5.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8 比 1993 深沉,有一層又一層的香氣,但混著泥土、礦物和草藥,有點含混不清。用 Zalto 杯子還可以,在 Gabriel 杯子裏,幾乎什麽也聞不到,只感覺到他很扎實和酸度很漂亮。果在哪裏?

哪知第二回合他甜得不得了,有人形容為焦糖,夾著標誌性的很深黑的礦物味,披著一件厚厚的泥土大衣。依然簡單 — simply minerals!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8 早上小試時很封閉,搖杯子才出些松露,入口如鋼板。晚上第一回合出很多地裏的菌類香氣,也有些 Florio 常提的碘類物質(iodine),入口很厚很實,比早上開放,跟一般天堂莊比較顯得較爲收斂,但與 Baricci 比則開放與通透得多,不過此刻嘗到他的酸度便令人精神爲之一振了。

第二回合更開放、更豐富、更複雜,但仍然太固體狀態了,看來美好的日子還在前面。

兩個回合都由天堂莊稍勝,比數分別是 8:3 和 7:4。

Wine of the Night

我們 11 位朋友中有 5 位選了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8 為最愛,然後是兩款 1993:選 4.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3 的有 3 位,3.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3 有 2 位(另一位選 Baricci 1988)。

因此北方三雄都是我們所愛,我想最重要的是今天讓大家喝懂了三個莊在演繹風土有什麽不同的地方。

我曾把 Baricci 概括為真、Le Chiuse 為善、天堂莊為美。

我們也可以說他們代表了地、人與天。

又或者肉、骨與精神。

最好兼愛,因爲三者缺一不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