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16 場 — Giacomo Conterno & Neighbors

生物動力曆法﹕2019 6 28 日下午 7 時開始  –

去年十一月,一個雨與霧交加的下午,我們從 Serralunga 的鎮中心出發,徒步往南走,想一睹我們心儀的名田 Vigna Rionda, Falletto 與 Francia。待我們走到最南面的 Francia 時,天色已陰暗得不辨牛馬,但我清楚記得,從路邊的葡萄田往下望,山勢甚爲陡峭。一路走來,可以看到對面一座座比 Serralunga 還要高的山,看地圖得知那邊是 Monforte。從 Serralunga 鎮中心一直到 Falletto 這一段正對著 Monforte 的 Castelletto,聽説 GB Burlotto 去年在這裏買了新田;Falletto 到 Boscareto 這一帶正好對著 Monforte 的 Ginestra,而最南面的 Francia 與 Arione 則遙對那邊的 Ravera。

從 Serralunga 村鎮附近向西眺望 Vigna Rionda,遠山是 Monforte

根據 Alessandro Masnaghetti 的地圖集,Monforte 之東這一帶的土質與 Serralunga 類似(Serravalliano – Lequio Formation),而有別於西面的 Bussia(Tortoniano),後者與 Barolo 村更相似。

回來後我常常囘想起那天的雨霧中漫步,一直琢磨著可否在酒杯中重走一趟?我馬上想到老居民 Giacomo Conterno 過去百年的遷移路綫。

Giacomo 其實在阿根廷出生,他的父親可能爲了逃避意大利立國前後的紛亂,早年移民到阿根廷去,直至二十世紀初才囘流到意大利,回來後最先在 Giacomo 母親的農場定居。農場位於 Le Coste,處於 Monforte 最南的位置,聽説他們傳世之作 Monfortino 的葡萄便大多來自這裏,今天仍然有個名叫 Le Coste 的 MGA。

他們一直都靠買進的葡萄來釀酒,過了六、七十年以後,Giacomo Conterno 的兒子 Giovanni 才決定在 Cascina Francia 買下第一塊田,從 1978 年開始,他們所有的酒(包括 Monfortino)便全用 Cascina Francia 的葡萄。Cascina Francia 雖然地屬 Serralunga,但位置非常靠近 Monforte,跟 Ravera 與 Le Coste 只隔了一個山溝。

我們今天踏著 Giacomo Conterno 一百年前的足跡,從他們的發源地 Le Coste 出發,走遍 Monforte 與 Serralunga 最南端的七塊田,最後參與從 Cascina Francia 而來的 Monfortino 與歡喜冤家 Giacosa Red Label Falletto 的對決。

想不到就在我們準備出發之際,竟然又遇上這裏連番的狂風與暴雨,我問了酒友還有沒有心情喝酒,答案是:Let’s drink!

好,我的飢渴也憋了快一個月了,let’s Rock!

,於是乎始。

是晚酒單如下﹕

(Spumante) Bellavista, Franciacorta Vittorio Moretti, 2006

1. Flavio Roddolo, Barolo Ravera, 2009

2. Pecchenino, Barolo Le Coste, 2009

3. Clerico, Barolo Ciabot Mentin Ginestra, 2004

4. Ferdinando Principiano, Barolo Boscareto, 2004

5.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1

6.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Riserva dell'Ulivo, 2001

7.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0

所有紅酒在 22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氣泡酒 Bellavista, Franciacorta Vittorio Moretti, 2006 在第一回合以果味爲主,酸度也相當凌厲,收結長,隱約有杏仁苦味的礦物質,非常工整,不過此刻略嫌臃腫,太果了。

到第二回合,花香與礦物出來挑大樑了,變得複雜許多,雖然酸度稍爲掉了一點,喝起來倒像一瓶複雜兼優雅的乾白。

座中一位酷愛香檳的朋友說她以前喝過的數款 Bellavista 收結都有一些她不太喜歡的微苦味,這是好的香檳不會有的,不過今天這款算是比較好的,苦味還不算太嚴重。我追問這究竟是從泥土還是酒窖來的,她懷疑是釀酒的手法居多。

 

第一雙 Barolo 來自 Monforte 最南端的兩塊田。很巧合今天的四雙酒都仿似一雌一雄,煞是有趣。

1. Flavio Roddolo, Barolo Ravera, 2009 充滿深黑顔色的礦物味,渾身是勁,丹寧結實但被那複雜的礦物包裹得很密實,竟然相當好喝,主要拜這個比較乾燥、早熟的年份。我第一次接觸這位隱世奇才是他的 2010,實在太强悍了,我苦於不得其門而入,這次改用親和一點的 2009,才令大家驚為天人。如果盲品的話,有可能以爲他來自 Serralunga,但大自然是沒有行政單位的。

2. Pecchenino, Barolo Le Coste, 2009 的顔色淺而通透,聞起來甜美,一入口卻令我們的香檳癡吃了一大驚,這分明是有無比勁度的 Barolo 而非婀娜多姿的 Burgundy,不過以 Barolo 而言,這算是比較陰柔的風格。這塊田我喝得不多,但如果 Giacomo Conterno 以前用這裏的葡萄來釀 Monfortino,按道理應該更剛勁才對。任我去猜,我懷疑 Pecchenino 從 Dogliani 而來,口味更多是 Dolcetto 而非 Nebbiolo 的,這是他們買田以後不久的作品,可能代表了一種 Dogliani 風格的演繹。

大伙一面倒以全票投了 1. Flavio Roddolo, Barolo Ravera, 2009

第二回合兩款都更精彩。1. Flavio Roddolo, Barolo Ravera, 2009 出了花香,還帶些香水似的香氣,但結構也繼續展現,始終有種近乎粗獷的風格;2. Pecchenino, Barolo Le Coste, 2009 這時也出了花香,密度更高了,丹寧開始浮現,結構感與複雜度漸次增强。無非這塊田發展得比較緩慢,尚未見真章?

大家對 2. Pecchenino, Barolo Le Coste, 2009 多了些好感,所以這回合 1. Flavio Roddolo, Barolo Ravera, 2009 只能以 7:3 再勝。有一位朋友有微恙,不勝酒力,棄權了。

 

第二雙是山歌比賽,由山溝兩邊的田對賽。

3. Clerico, Barolo Ciabot Mentin Ginestra, 2004 濃烈得幾乎不透光,桶味搶在前面,但平心而論比起新酒已經沒有那麽霸道了,層層的黑果,丹寧厚重,很工整的 Barolo,難得的是酸度不錯,頗有活力。

早上小試時,4. Ferdinando Principiano, Barolo Boscareto, 2004 令我們眼前一亮,以香料爲主,夾著花香,優雅,完美的整合。這時花香更多了,平衡中更添了些力量,有人說他 “有力但並非龐然大物”。像剛才的 Pecchenino 一樣,通透的酒體卻承載著潛得很深的勁力,這是 Nebbiolo 的特徵也是最迷人之處,在 Serralunga 這種張力與戲劇性(tension and drama)發揮得最爲淋漓盡致。

這回合 4. Ferdinando Principiano, Barolo Boscareto, 2004 輕易的贏了 8:3。

第二回合的 3. Clerico, Barolo Ciabot Mentin Ginestra, 2004 有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桶味消退了一些,令更多花香冒出來,味道也更複雜了。都説新派的小桶令酒更早可以喝,我卻認爲剛好相反,小桶是外來入侵者,要等它消退了才得見風土,我想不明白爲何要用這麽迂迴曲折的方法來接觸大自然?

4. Ferdinando Principiano, Barolo Boscareto, 2004 這時候多了些金屬類的礦物味,整合得近乎完美了,自然流暢得如行雲流水,此物只應天上有,與 Flavio Roddolo 一樣,這是另一個隱世奇才!光是這一點,便可知 Barolo 遠遠未及 Burgundy 的市場化。

4. Ferdinando Principiano, Barolo Boscareto, 2004 這回合輕易的拿了全票!Bravissimo!

 

我們終於來到 Giacomo Conterno 的門前。

Roberto Conterno 的爸爸 Giovanni 在 1974 年買下了佔地 15 公頃的 Cascina Francia ,他自己在 1988 年接手以後一直默默耕耘,二十年後才跑到 Serralunga 的北部 Cerretta 添購了一小片田。皇天不負有心人,幾年後他終於抓住一個飛來的機會把南面的鄰居 Arione 以高價買下了。Arione 雖不大(5.6 公頃),不過這塊田大部分正向南,陽光照得明亮,比面西與西南的 Francia 可能更為優勝,無怪乎 Roberto 在買入 Arione 的第一年(2015)便選了這塊田最好的葡萄放進了他們的 Monfortino 裏。

很多年後,酒評人與大衆可能會說 Roberto 的功力令 Arione 脫胎換骨,但真相究竟如何?讓我們當評判,試試 2001 年這兩塊田在兩個酒莊手上有什麽不同的表現。

大致上說,5.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1 粗豪,6.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Riserva dell'Ulivo, 2001 斯文,喜歡那個,端視閣下的口味。

5.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1 有種近乎燒焦的烤香味,又帶些乾花和金屬味的礦物,有一點點不乾净,大概與酒的儲存狀態有關,丹寧此時有點粗。

6.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Riserva dell'Ulivo, 2001 出香料,紅果,那種通透感讓我想起 Giacosa,瘦削,細膩,輕盈。

我不由得想起今年年初的一場 Giacosa,我們比較 1999 的兩片坐向不同的 Falletto 田時,發現向西南的 Falletto 與朝南的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有很明顯的一粗一細的分別,我懷疑今天這兩款酒也反映了不同座向對酒的影響(見:VIPa-7 第 2 場 — Giacosa Lives)。Giacomo Conterno 的强悍與略爲粗獷的風格的底因可能出自 Francia 的朝向(西與西南)!

這回合 6.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Riserva dell'Ulivo, 2001 很輕易的以 10:2 勝出!

第二回合,5.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1 變得稍爲乾净了,整合也更好了,有更多金屬味,這種礦物味與 4. Ferdinando Principiano, Barolo Boscareto, 2004 有一絲絲的相似,其實兩塊田的位置很接近。

這時的 6.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Riserva dell'Ulivo, 2001 展露出更充實的結構感,有近乎完美的整合,令那位愛喝 NV 香檳的朋友歡喜得連忙說很感動。一位 WSET 講師 K 滿臉認真的提出了一個問題:爲何今天的新年份 Barolo 那麽適飲呢?我微笑而不語,其實此時大家都沉醉於僅餘的幾滴 Gigi Rosso 裏。我的思緒帶我回到五、六年前,我第一次在香港國際酒展碰到 Gigi Rosso 的大兒子 Claudio,在談到爲何他們還籍籍無名的時候,他笑說只怨我沒有一個那麽出名的爺爺(意指 Roberto Conterno 的祖父 Giacomo Conterno)! 大家如果有興趣多瞭解 Gigi Rosso,還有 Roberto 怎樣意外的買到 Arione 田,請看我五年前的一篇遊記:2015 意遊散記(五)﹕小農的變易之道

這回合 6.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Riserva dell'Ulivo, 2001 再次贏了 9:1!Gigi Rosso 並非等閑之輩,只差在運氣!

 

壓軸戯是兩大巨人的又一次對決:Monfortino 對 Red Label。

暖年份 2000 相對容易打開,所以難得我們今天得以一睹巨人的笑容。

一如所料,7.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相對開放一點,花香、香木,通透、平衡,最難得的是酸度相當好;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0 的香氣比較强烈,有些類似樟腦的木香,一種很甜的香料幾乎像木桶味,我說入口有粗獷的感覺,支持者大不以爲然,所以我改稱其為狂野與粗豪。座中的頭號粉絲大讚他 “深不可測”,WSET 導師 K 說酒一直在打開。

説起開放程度,有另一位 WSET 導師 C 認爲 Giacosa 的口感比 Monfortino 更緊。這也有道理,我看大概可以說他們的表達方式不一樣:Giacosa 内斂,Monfortino 奔放,以五十年大酒來說,今天兩者都已進入適飲期,但距離完全成熟又有一段路,所以既開也未盡開。此外,暖年的特性也非常清楚,酒偏向甜美,沒有經典年份那麽通透,層次和結構感也相對弱,但正因如此,今天很好喝。

這回合 7.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先以 8:3 勝出。

第二回合兩者都變得更有力量,大家熱烈的討論他們的集中度。比較多人認爲 Monfortino 的集中度更厲害,我卻不能完全同意,因爲 Giacosa 的力量是内聚的,Monfortino 卻是散發的,一個太極拳,一個西洋拳,表達力量的方式不同而已。Giacosa 的内核是陰,Monfortino 則是陽的,説到底是 Mozart 與 Beethoven 的分別。

正因如此,要二者選其一,其實是難上加難的事。

大抵大家想平衡一下,這回合便由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0 以 6:4 反勝一局。

Wine of the Night

這自然又是 Monfortino 與 Red Label 之爭。

結果幾乎難分伯仲,由 7.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僅以點數勝,加權得 27 分,壓倒了得 25 分的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0

但另一組勝利者是令我們刮目相看的三款不見經傳的好酒:

第三名:6.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Riserva dell'Ulivo, 2001(8 分)

第四名:1. Flavio Roddolo, Barolo Ravera, 20095 分)與 4. Ferdinando Principiano, Barolo Boscareto, 2004(5 分)。

後記

投票完畢,K 再次提出他的問題:爲何今天的新年份 Barolo 那麽適飲呢?

我囘他說首先是因爲 Serralunga 和類似的 Monforte 東南角有一種魔力,上面講過的那種 tension and drama 的特質。因此 Kerin O’Keefe 在介紹 Serralunga 時有一句名言:Of all Barolos, the mere mention of single-vineyard bottlings from Serralunga d’Alba’s hallowed crus can cause Barolo lovers to go weak in the knees.

K 今天膝蓋發軟了吧?

但更重要的原因應該是我這群朋友入意已深。

今天的酒令我喝得興奮,但更令我狂喜的是這組朋友與我一起隨意了超過五年之後,他們今天的口味已逐漸變得亦法亦意,從抗拒 Barolo 的丹寧變成理解他,接受他,甚至欣賞他。就是說,他們有了更包容的口味。

我多麽希望同樣的包容態度可以在人與人之間,不同族群,不同政見的人之間慢慢培養出來。

其實我那裏是酒癡,不過是另一個大同世界的追夢者罷了。此曲願君細聽: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