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13 場 — Giacosa’s Falletto

生物動力曆法﹕2019 年 5 月 17 日下午 7 時開始  – 至 9 時轉為

今年一月,我為一衆 Giacosa 癡辦了一場名叫 Giacosa Lives 的隨意行,意在紀念 Giacosa 仙逝一周年(見:VIPa-7 第 2 場 — Giacosa Lives)。這晚開心得不得了,讓我想起兩年前另一場即興辦的 Giacosa(見:VIPa-5 第 3 場 — Giacosa's Happy 1998)。過了兩年,Giacosa 的火燒得更旺了!

難得有情人,聚會結束後我便決定了以後每一季舉辦一場 Giacosa 沙龍,讓 Giacosa 永遠活下去!

這場沙龍可説是上一場的續編。上次最令我着迷的是一雙 1999 Falletto,同一葡萄園,同樣的釀造手法,差別竟然會那麽大,所以這次我把三個年份的兩款酒搬出來,希望花一個晚上喝明白他。這三個年份中有冷年(1996)、熱年(1997)與暖年(1998),究竟兩片不同坐向的田會有什麽不同的表現?

讓我先引上次介紹 Falletto 的資料於下:

Falletto 是 Giacosa 在 1980 年自 Luigi Brigante買進的獨佔田,據説他第一款 1961 Barolo 的葡萄便來自 Falletto。

這塊田不大不小,佔地 8.9 公頃,接近八成種葡萄,其中 86% 是 Nebbiolo,在1997 年以前,Giacosa 推出的 Falletto 大多非紅(標)即白,只有 1986 與 1996 年是例外,既有紅(Riserva)也有白(Annata)。從 1997 年起,他用 Falletto 與 Le Rocche del Falletto 來分別標示當中的兩片田,好年份的 Le Rocche del Falletto 以紅標 Riserva 版出現。主流酒評人都說 Le Rocche 是最高的部分,最近有人畫圖來説明其實兩片田的分別是坐向:Le Rocche del Falletto 主要朝南,Falletto 則朝西與西南。以 1999 爲例,兩款酒的數量同樣接近 15,000 標準瓶。

是晚酒單如下:

Giacosa Bruno, Spumante Extra Brut, 2005

1.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6

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3.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7

4.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7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8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

所有紅酒在 22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 Giacosa Bruno, Spumante Extra Brut, 2005 喝得大家目瞪口呆,記憶中從沒喝過礦物味那麽強的 Giacosa — 有厚度、勁度,酸度也了得!說實話,這并非 Giacosa 的風格,他是個 Asili 多於 Rabaja!一位酷愛礦物味的朋友問是否陳年的效果?我記得近期應該開過這個年份,但我沒有印象有這麽「骯髒」的。

兩個小時後,疑惑全消!他簡直像另一款酒 — 花香,通透,如輕歌曼舞。今天我們選的日子很特別,開始時是根,9 點起轉爲花,而我們正是 9 點開始第二回合!

我想起 Le Chiuse 的莊主 Lorenzo。第一年我向他介紹喝酒月曆時,他還半信半疑,第二年他全信了,第三年他很得意的跟我說:這月曆好,一款酒可以當四款來喝!

寫報告前我翻查了記錄,去年我們開過兩次 2005,一次花,另一次果,難怪今天第一回合時我覺得我以前沒喝過這款酒。

 

三個年份的 Falletto 也令我們大跌眼鏡(廣東俗語,看走眼的意思)!

一般的評價以 1996 最高(Galloni 評 96 分),1998 次之(93 分),炎熱的 1997 最差(92 分),但我們今天卻認爲最好喝是 1997,其次是 1998,最不容易喝的是 1996,原因簡單不過:酒評人注重的是潛力,但潛力越佳,往往越不容易打開,所以論適飲程度,有時候年份差更好。

非常有趣的是三個年份的六款酒酒精度都維持在 14%,比 1999 的 13.5% 稍高。

先説 1997。

第一回合,3.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7 4.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7 的底色相似,有乾花與香料的香氣,不過像 1999 一樣,Falletto 偏實,Le Rocche del Falletto 偏虛;Falletto 密實如緊握的拳頭,Le Rocche del Falletto 卻飄逸如充盈宇宙之太虛;Falletto 偏甜,Le Rocche del Falletto 卻出奇地有頗充足的酸度,所以感覺比較鮮活。兩者的丹寧都不突出,感覺上 Le Rocche del Falletto 可能多一點,但同樣優雅動人,很 Giacosa,即使在那麽熱的年份。異常的年份考驗釀酒人的能力,Giacosa 自是應付裕如。

第二回合的 Falletto 太甜了,不過柔和了一點,Le Rocche del Falletto 轉花之後更花香,更溫柔,酸度也更好。

事後投票大家都壓倒性投給 4.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7

我太久沒碰 Giacosa 的 1997 了,今天相逢不恨晚,想大家也同此心。

曾聽人說地球暖化後,可能朝南的田不一定更好,今天試這一對,覺得這猜測有道理但不一定對,原因是人是活的。

 

讓我們跟著看 1998。

早上小試,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8 也走粗豪那一路,而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 則斯文,和諧,有深度,可説符合預期。

晚上第一回合,與 1997 比較,兩者都較封閉,有種欲語還休的感覺,不過 Falletto 變得比較飄逸與溫柔,而 Le Rocche del Falletto 則鑽得更深,結構感更強,跟上午相比,兩者似乎換了位置。

到了第二回合,兩者的花香都多了,Falletto 的整合好了很多,酸度怡人,平衡得幾乎完美,太 Giacosa 了Le Rocche del Falletto 這時卻有微量揮發性酸度,丹寧更突出,也變得更濃。不過最後的幾滴卻開始變得通透,看來 1998 不是異常,只是開得慢,而 Le Rocche del Falletto 要比 Falletto 更慢,因此今天的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8 快到適飲之年,而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 還需要一點耐性。或許果日會開得更好。

我查了一下資料,原來 1998 採收得比較晚。以 Fontanafredda 在 Serralunga 中部的 Lazzarito 爲例,1996 -1998 三年的採收日期分別是:10 月 18 日,9 月 26 日 與 10 月 16 日,這可能解釋了爲什麽 1998 開得比較慢。

 

最後是幾乎所有酒評人都看好的經典年份 1996。

1996 是出名的冷年,酸度讓人心醉,但問題是果一直在躲藏,所以結構雖大,卻失諸欠平衡。近兩年似乎 Barbaresco 逐漸有看頭,但 Barolo 我還是不太敢碰。今天就當個間諜,一探這慢郎中的虛實。

1.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6 的瓶塞非常緊,早上的醬油味恐怕是缺氧所致,晚上第一回合在醬香底下可以找到乾花,由酸領著小量的果和實在的丹寧,像個蓬頭垢面的莽漢跟我們説了聲響亮的 Ciao!在杯内似乎慢慢變得乾净了,有點鹹,我猜想果缺席了礦物味便比較突出。

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很乾净,早上還有些礦物味與香料,此刻卻收斂了,丹寧很扎實,非常濃厚但口感卻相當滑溜,與 Falletto 一樣,也是酸包果,鹹與苦味比果還要多。也和 Falletto 一樣,在杯内也逐漸發展,果似乎多了。

我決定在第二回合開始前把餘下約 1/3 的酒換瓶到一個 375ml 的小瓶子,大概一個小時後再換回原瓶然後開始第二回合。這時也剛好開始進入花。

1.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6 的醬油味已經走了十之八九,這時出菊花與香料,很有重量,最重要的是出了相當多的果來填補剛才很明顯的空洞感,但最漂亮還是那酸度。剛才由酸清唱,現在是果酸二重奏,酸主唱,果當伴奏,樂曲叫 Life!

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的酸伴奏的卻是整個樂團!香氣比 Falletto 多了些 Yirgacheffe 手冲咖啡,力量雖大,你卻可以感覺到他柔軟的内核,丹寧雖强你只會感到他在支撐著整個龐大的建築物。事實上,除了酸度,此時最突出的便是强有力的丹寧:多緊凑的丹寧,就好像整組低音大提琴强力撥弦時那麽扣人心弦!

這兩款酒表現的首先是超凡與獨具個性的年份(天),Falletto 葡萄園(地)的偉大,在於他既可以在輕鬆的年份(1997、1998)顯露優雅甚至可愛的一面,但在嚴肅的 1996 又可以直指生命與宇宙,不過沒有伯樂如 Giacosa,我們又如何能慿一杯酒參透這一切?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的酒很難打分數,但喝酒終歸是爲了取樂而不是談禪,所以我還是按慣例,讓每人排出今天最喜愛的三款酒。我們打分數時素來注重酒是否適飲和是否喝得開心,所以 1996 今天名落孫山正常不過。

結果 11 人中,有 6 位朋友選了 4.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7 為今天的至愛,兩款 1998 則各有 2 位擁護,所以今天最適飲的依次是 1997、1998 與 1996。

很符合預期,就如 Giacosa 打動人心的天才一樣。

Grazie, Brun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