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12 場 —- Brunello – Central vs South

生物動力曆法﹕2019 年 4 月30 日下午 7 時開始  –

中部與南部的 Brunello 風味有何不同?

一組新朋友在月初曾取道三家中部的酒莊重回 Montalcino(見:VIPa-7 第 9 場 — Salvioni 與鄰居),這次我換了一個方法,通過對比令另一組新朋友加深對 Brunello 的認識。

我從中部選了兩家酒莊,從南部選了三家。中部的 Brunello 勝在結構好,南部的 Brunello 則以豐腴取勝,基本原因是中部地勢高,土壤貧瘠,而南部地勢低且土壤的年代較新。兩個小區加起來佔了產區產量的絕大部分,所以試過這些酒,便對 Brunello 有頗全面的認識,剩下最小的北區,我們留待下一場再探索。

是晚酒單如下﹕

A. Biondi Santi, Rosso di Montalcino, 2006

B. Poggio di Sotto, Rosso di Montalcino, 2006

1. Salvion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2. Sesti – Castello di Argiano, Phenomena Brunello Riserva, 2004

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4. Poggio di Sott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我們先開始試兩款 2006 Rosso。

兩款酒的分別太大了:Biondi Santi 偏向花與香料,通透,酸度凌厲,甚至酸多於果,Poggio di Sotto 則以果和烟熏香氣爲主,此時有點含混不清,酸度不太足夠。

Biondi Santi 到了第二回合更香,而且出了較多果來平衡酸度,在 2006 那麽經典的年份,喝起來幾乎像 baby Brunello;Poggio di Sotto 這時清澈了一點,但架構有點散了。

第一回合 B. Poggio di Sotto, Rosso di Montalcino, 2006 以 6:5 險勝,我猜有些朋友還未能習慣意酒的典型酸度,而 Biondi Santi 在這方面可以說是最具代表性的;第二回合 A. Biondi Santi, Rosso di Montalcino, 2006 卻以大比數 10:1 翻盤!

 

第一雙 Brunello 由中部之東的 Salvioni 對南部之西的 Sesti,2004 是經典年份。

1. Salvion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表現了 Brunello 的力量,有很多烟絲、泥土與礦物的香氣,丹寧豐富,但有如紅豆沙一般,提供了充實的結構感但喝來舒服,酸度充足;2. Sesti – Castello di Argiano, Phenomena Brunello Riserva, 2004 有烟絲和陳醋的香氣,另外有股燒焦的香氣,聞起來幾乎像烤過的木桶那樣,雖然這個莊走傳統路綫,陳年用的是大桶,入口的集中度與酸度都不太夠,而且丹寧感覺比較粗糙。難道酒還沒有醒得夠?

到了第二回合,1. Salvion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幾乎完全由礦物味主導,酸度更活躍,丹寧也整合得更好了;2. Sesti – Castello di Argiano, Phenomena Brunello Riserva, 2004 的燒焦味減退了,變得優雅一點,集中度也好了,但與 Salvioni 比較,欠缺了勁度,有人很貼切的形容其為「流於表面」,不過最成問題的是丹寧始終較爲粗。莫非南部天氣暖和,以致採收時糖分雖熟但丹寧還沒有完全成熟?

兩個回合都由 1. Salvion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以 8:3 勝出。

今天的 2. Sesti – Castello di Argiano, Phenomena Brunello Riserva, 2004 很令我費解。翻查資料,上一次開這款酒已是五年前,當時在一場南部 Brunello 的比試中他一鳴驚人,成爲了 WOTN,我當時是這樣描述的:

剛開瓶的時候,5.Sesti – Castello di Argiano,Phenomena Brunello Riserva,2004 令我大吃一驚,我幾乎誤以為這是 Il Paradiso di Manfredi!那種很濃烈的地裏香氣泉湧而出,不同的是比較厚重的酒體。第二天早上再試,氣味比較清新,仍然是蘑菇、松露類的森林氣味,口感卻出奇的圓潤,甜美,難得的是酸度上好。晚上第一回合大概維持著這種味道,口感很深黑。兩年前這款酒帶我進入密林,我當時以「未完成的作品」來描述他,今天他平地而起,令大家都吃了一大驚。

(見:VIPa-2 第十場 —- Visions of Beauty : Brunello in the southern zone

究竟是酒到中年,果味減退之後丹寧露出猙獰面孔,又或者是 bottle variation 之故?先在此記下待以後再求證。

 

第二雙由兩款膜拜酒比試。

Biondi Santi 被公認為 Brunello 的發明者,但英美的主流酒評人給他的評分卻遠遠追不上他的聲望;相反,Poggio di Sotto 出道不久便已被捧紅。今天我讓大家細心做個比較。

早上小試,兩者都如睡眼惺忪,到了晚上的第一回合,也只稍爲打開了一點點。

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依稀有花、香料與陳醋的香氣,入口通透,斯文,如絲似的質感,丹寧與礦物味如涓涓細流,將開未開之際,特別誘人。

4. Poggio di Sott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出的主要是香粉,大概花日之故,羞人答答似的,一改往常那種蕩脂粉的冶艷模樣,而且甜而不膩,堪稱優雅。

相比之下,我們的朋友更喜歡 Biondi Santi,這本來不奇怪,但竟然由他全勝,這卻是我意料不及的。

第二回合的 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終於打開了,滿是花、陳醋與香料的香氣,酸度漂亮得令人心醉,平衡、優雅,有種不吃人間烟火的氣質,活像個英國紳士,我不由得想起七年前覲見的 Franco Biondi Santi,儒雅謙厚,君子也,真的酒如其人乎?

4. Poggio di Sott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這時多了層次,用 Zalto 杯子出花粉,用 Gabriel 較多礦物味,但無奈與 Biondi Santi 一比較,便顯得平淡,也如 Sesti 一樣「流於表面」,而且像 Sesti 那樣,丹寧雖不多卻太裸露。我開始懷疑花日不一定對南部的 Brunello 有利!

沒辦法,仍然由 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全勝。

 

壓軸的一雙是今天的熱點。Biondi Santi 與 Soldera 在隨意行曾對壘多次,他們各有擁躉,且看今天又如何?

最令人驚奇的是 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比 Annata 版還要開放,很多來自樹林的類似檀香的木香和各種不知名的香料,也帶些花香,比 Annata 通透但深沉,深沉得不見底。

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更加開放,香氣以檀香爲主,香粉爲輔,入口通透,如絲的滑溜,有豐富而複雜的各種味道但整合完美得驚人,像太極拳那樣舉重若輕,有朋友提醒我以前我曾以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intensity 來形狀 Soldera 的武功,我說此刻正是如此。

這回合 Soldera 勝在更開放,所以暫以 8:3 領先,也算合理。

可第二回合 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像個巨人般慢慢站起來了,又像剛開始噴發的火山,果、礦物與丹寧蜂擁而出,很重但又平衡得很好,物理學講的動態平衡是也。

這時的 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按原來軌跡進一步發展,香氣始終以香木爲主,丹寧更明顯了,但我個人嫌他太甜了一點,不過這清楚説明了 Soldera 是個南方美人,就是果走在結構的前頭。我不會說他「流於表面」,但多喝可能有點膩喉。

有 6 位朋友轉投了 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令他以 9:2 大比數反敗爲勝。

Biondi Santi 的 Riserva 是百年大酒,素來難開,我翻查記錄,原來我上一次開 2004 Riserva 是八年多以前,當時剛推出不久,那次志在嘗新,有趣的是我同樣是與 Soldera 2004 Riserva 一起試的。那次拜 baby fat 所賜,兩者都蠻開放的,我當時感覺 Soldera 像 Giacosa 的 Asili,而 Biondi Santi 如 Monfortino。今天再試,似乎這類比也大致適用。

Wine of the Night

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是 9 位朋友的第一名,而 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只得到兩位的歡心,所以今天 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贏得乾净利落。

第三名是 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我問大家真要選第四名的話是哪一款?結果 11 位當中有 5 位選了 A. Biondi Santi, Rosso di Montalcino, 2006

後記

我很高興一年多以後,我們這群半新朋友的口味離美國越來越遠,更靠近 Italiano 了。Biondi Santi 從來都是 acquired taste,你要接受了酸度是意酒的靈魂才會懂得欣賞他。

更重要的是大家認識了 Brunello 的兩大臉譜。

不少朋友愛說我開的 Biondi Santi 與 Soldera 總比他們自己開得好,我只當他們開玩笑或者爲了恭維我而說的。

但笑話有益,所以無妨把它變得更好笑。

我想我的本事來自 Franco Biondi Santi,他在天之靈一直在庇佑我們。我七年前有幸隨著他的外甥女 Simonetta 去覲見過他,他的愛與和諧從那天起便刺在我的胸膛上(見:漫步 Tuscany(之四)﹕Biondi Santi 的 Amore 和 Armonia)。

我曾把我這遊記的鏈接用電郵發給他,想不到他很禮貌的囘了我:

Dear Mr. Wong,

I have received the email you sent me on October 8th.

I have read the articles you have published on your two blogs…I apologized for not being able to understand the written language of Chinese!!

Although your articles look very detailed and enriched with beautiful pictures.

Our first meeting together will always remain a vivid memory in my mind.

Best regards,

                                               Franco Biondi Santi

                                               (firmato alle bozze) 【注:「簽署了草稿」的意思】

          Tuesday, October 16, 2012 2:43 PM

我曾答應他待我有空,我會把文章翻譯成英文寄給他。可惜他幾個月後去世了,我欠下他的債便永遠沒有機會償還。

試酒會是我報答 Franco 的方法。

正如他所說:與他的初次見面永遠在我心裏留下生動的記憶。

Grazie Mille, Franc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