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30 場 — 1979

生物動力曆法﹕2018 年 12 月 18 日下午 7 時開始  – 下午 5 時開始

1979 對我是個很有紀念意義的年份,所以過去我喝得不少,不過用來做橫品還是隨意行的第一遭。這也是今年的最後一場,六年來以今年辦得最多,加上大陸與台灣的二十多場,今年我們在三地一共開了五十多場,平均一個星期便有一場,真夠熱鬧!

這晚我一共選了 8 款酒。因爲十月有雨,1979 是個早熟的年份,結構不會太好,但保存得好的酒今天蠻好喝的。

是晚酒單如下:

(Bianco) Nikolaihof, Vinothek Riesling, 2000

1. Tenuta di Bibbiano, Chianti Classico Montornello, 1979

2. Il Coll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79

3.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79

4. Cantalupo, Ghemme Collis Breclemae, 1979

5. Fratelli Giacosa, 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 1979

6. Gaja, Barbaresco Sori Tildin, 1979

7.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9

8.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Bussia, 1979 (Magnum)

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白酒 Nikolaihof, Vinothek Riesling, 2000 出自奧地利百年老莊,一早已採用生物動力法,這款乾型 Riesling 最特別的地方是在大木桶陳年長達 16 年才灌瓶。

一年前的一瓶 1997 開瓶後十二個小時開始試,發現開得非常慢,後來要雙重換瓶才打開了一點,所以這次我索性一天前便開瓶。

幸好這款非常開放,而且非常好喝,濃度高,鋪蓋著整個口腔,收結長之又長,那蜂蜜式的粘質令他在口裏有種纏綿的感覺,果與酸像對唱山歌那樣,令座中的香檳公主也滿意的點了頭。要在德國找個類似的產區,可能是 Rheingau 吧,但 Nikolaihof 的礦物味溫和很多,所以更容易喝。在木桶 16 年卻一點氧化的跡象都沒有,而且因爲酸度好而顯得很新鮮,真乃酒中奇葩!

第二回合活力依然,口感變得圓潤一些。

 

第一樂章來自 Tuscany,這一首奏來稍爲令人失望。

1. Tenuta di Bibbiano, Chianti Classico Montornello, 1979 在老木頭下面有乾菌,一點點 VA(揮發性酸度),酸多於果,好心的朋友說當 Sherry 來喝蠻舒服的。我想起今年四月份那瓶就好很多,清純而且像蔗糖一樣的果。

2. Il Coll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79 狀態稍爲好一些,開始時有濕泥土、生肉、菌香,果比較低調,讓了位給泥土味與礦物味,但到了第二回合跑出些不太乾净的氣味。

我查筆記,過去七年我開過五瓶,都比這瓶好得多,四年前在隨意行出現時還贏了 1979 Biondi Santi。

恕我胡思亂想,莫非這一樂章訴説的是今年頗多令人沮喪的事情?

 

幸好第二樂章大有起色。

3.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79 應該是今天最令大家眼前一亮的曲子。這個極端保守的莊只用水泥缸陳年,很多時候會出現水泥、豬腸等怪味,如果你有耐性,有時會撥開雲霧見青天。

我七年前開的一瓶尚好,筆記有蘑菇、涼果、乾草、陳醋、酸梅湯等,應該是正常的成熟味道。今天這瓶卻出花粉和鮮甜的果味,酸度好,直接而自然,毫不矯飾,如果盲品,最大可能會猜他是瓶 2001。

第二回合更多花香,更細膩,有朋友說甜若金針,又乾净又清新,似乎越來越年輕了!這個村野之夫今天怎麽變了個十八嵗的姑娘?

大家都驚訝不已,我心裏卻如明鏡似的。我有位多年的好朋友最近在加拿大去世了,最近我常想起他。他也是愛酒人,我的回憶把我帶到我們六年前一起喝的兩瓶酒,猶記當天他第一次遇到 Emidio Pepe 的 1975,令他愛不釋杯,比 Chateau Latour 更為吸引(見:吾友 Enrico)。今天我們舉杯共享年輕的 1979 時,他那邊正舉行下葬之禮,眼前的 Forever Young 風味,正是我這位最懂得享受 simple joys of life 的朋友最佳的寫照!

另一款 4. Cantalupo, Ghemme Collis Breclemae, 1979 其實也非常精彩,不過相比之下,遠沒有那麽開放。第一回合以一團很厚的泥土爲主,只有酸度可以像把刀子那樣劃破它;第二回合爆發菌菇與草本的香氣,越發變得複雜,四年前的一瓶也很泥土,但果味較突出,看來今天這瓶狀態更好,開得更慢,可惜我們沒能給他時間發揮。

這一雙年輕得令人心花怒放,無非他們在預示明年會更好?

投票結果由 3.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79 以 11:1 大勝。

 

第三雙是 Barbaresco。

5. Fratelli Giacosa, 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 1979 跟 Bruno Giacosa 一樣來自 Neive,但除了同一姓氏以外,沒有什麽關係。他們在 Barbaresco 與 Neive 之南擁有葡萄田(Rio Sordo 與 Basarin),所以這款酒可能來自這一帶。可惜瓶塞有 TCA 污染 — corked 了,雖然喝得出相當豐滿和融和。

6. Gaja, Barbaresco Sori Tildin, 1979 的表現好得多,第二回合爆發菌菇與乾花香,很完整的酒,酸度也好,表達的是平衡與細膩多於結構,這也是 1979 的風格。這是 Angelo Gaja 全面施行新法的第一年,桶味還比較克制,有朋友正確的指出他的收結短了一點。

 

終樂章是今晚的高潮。

7.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9 顔色淺但通透而發亮,我記得今年一月開的那瓶開得非常慢,要在第二回合用了 partial double decanting 的方法才有較多的樟樹與花香。今天運氣好多了,從早到晚逐漸開放。上次是花日,今天是果日,我懷疑慢開的酒選果日會好些,我已經不止一次有此發現。

第一回合他帶我們走進了樹林,從樹木與泥土來的各種誘人的香氣,還有乾花,菌菇,入口是鮮亮的果,新鮮而有活力。

第二回合更濃更厚,超級複雜,我常說 Monfortino 的複雜如黑洞,今天他也是怪物一頭,但起碼有些可以辨別的香氣與味道。難以想像 39 嵗的 Barolo 可以如此複雜。

我們這群人多次遇過 Monfortino,所以對這瓶 1979 不會太感到意外,但難得出現的 8.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Bussia, 1979 卻令大家眼前一亮。Prunotto 在 1989 年被大廠 Antinori 收購後,靈魂人物 Beppe Colla 在 1994 年便離開,此後便不是同一回事。

Beppe 具有 Bruno Giacosa 一樣的本事,他熟悉各葡萄園,所以不擁有一塊田但懂得到那裏找最好的葡萄。Prunotto 與 Vietti 早在 1961 年便推出單一園的 Barolo(Bussia)與 Barbaresco(Montestefano),今天這款 1979 便是 Beppe 的作品。

我跟朋友說 Monfortino 是 intellectual 的酒,一下杯我們的鼻子便忙個不亦樂乎,腦子也隨即像電腦那樣處理他的複雜信息 — 究竟有多少種不同的香氣和味道,等我們把酒吞下肚子以後我們也不大能說得出他有些什麽,只能說他無比複雜。

8.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Bussia, 1979 不一樣,他清清楚楚的讓我們找到菌菇和類似檀香的發香的木頭,通透、平衡,有細細的丹寧和充滿生命力的酸度,你不用多想,只管用鼻子,用舌頭來享受他,這是很形而下的享受。第二回合爆發菌菇香氣,複雜的同時有混爲一體的融和感覺。

所以我說 Prunotto 與 Giacosa 一樣是有人性的酒,是可以成爲朋友的酒;Monfortino 則是超人,是神壇上的偶像,我們見到他要下跪而不是跟他握手。

一位 Monfortino 癡聽後說:我才不管,我就是愛 Monfortino 夠複雜。

結果也是由 7.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9 以 7:5 勝出。我也投了超人。

Wine of the Night

按得到第一名的票數,今天的 WOTN 是 3.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79(6 票);7.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9 拿了 4 票第一,而 8.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Bussia, 1979 拿 2 票排第三。

用加權方法再算(第一名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則這三款酒可以說打成平手:

7.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23 分)

3.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79(22 分)

8.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Bussia, 1979(22 分)

所以真要選一款酒作爲今天的 WOTN,我想應該頒獎給 3.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79

Here's to you, Enric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