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3 場 — 回歸 Chianti 之一:Monsanto

生物動力曆法﹕2018  1  25 日下午 時開始 

回想起來,我愛 Chianti 更甚於 Brunello。還記得七年前,曾經花半年時間寫了五 篇歌頌 Chianti 的文章(見附錄)。其後開始辦的隨意行活動,卻一直以 Barolo 和 Barbaresco 爲主,其次是 Brunello,Chianti 只做了 4 場,對此我一直深感内疚。

今年原來想開始探索西西里,但再三考慮以後,決定應該先補上 Chianti 這一課,一方面爲了還債,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的確愛 Chianti。事實上,Chianti 的歷史遠比 Barolo 和 Brunello 長久,而且幅員遼闊,風格萬千。用點歷史想像力,設若意大利一千年前政治稍爲穩定,修道院又遍佈山區,說不定我們今天看到的,是一個 Burgundy 式的貴族產區,絕對不比那三個 B 失色。

幸而這些都沒有發生,我們今天才可以用平民的價格,從容的喝到雅俗共賞的好酒。

重回 Chianti 的第一課,我選了最早在 Tuscany 釀造單一葡萄園的酒莊 — Castello di Monsanto。另一個興趣點是我們可以比較 Chianti 與 Montalcino 的 Sangiovese clone 在 Chianti 長得怎樣不同。

先講點歷史。

Monsanto 可以說是廢墟中長出來的奇葩。二戰後佃農制度解體,很多農民跑到城市去當工人,大量農莊荒廢了,賺了錢的工廠老闆卻到鄉下買田買地。在 Lombardy 經營紡織業的 Aldo Bianchi 在 1961 年買下了位於 Chianti Classico 西部 Barberino Val d’Elsa 村一處名爲「聖人之山」(Monsanto)的農莊,三年後送給兒子 Fabrizio 作為結婚禮物,酒莊便以地為名,叫 Monsanto。Fabrizio 在 Lombardy 工作,孩提時代趁暑假到 Piedmont 地區他叔伯的葡萄田幹過活,除此對農事一概不通,所以他在接管農莊的第二年(1962 年)先按老方法釀酒,並以葡萄園的名字 Il Poggio(小山丘)命名,Tuscany 的第一瓶單一葡萄園的 Chianti 於是誕生了。

想不到效果蠻不錯的。半個世紀以後,Kyle Phillips 在酒莊初試這瓶土炮,發現酒仍然新鮮有活力,打了 93-94 分。怎知一個小時後,酒竟然變得更鮮活,讓他錯愕不已,他寫道:

After more than an hour, the 62 is even fresher than it was at the beginning… And this is something worrisome, because it leads me to wonder if the more recent wines, made with oak as opposed to chestnut, and, more importantly, fruit that was likely riper (in 1962 winemaking was quite empiric) will hold up as well as it has.

Fabrizio 邊學邊做,到 1968 年才開始逐步改良釀酒技術,先除梗,放棄白葡萄,並棄用 governo 法(用半風乾的葡萄來增加濃度的方法);從 1974 年開始用 Slavonian 橡木桶取代栗木桶,1990 年大小木桶並用,1997 年全用法國小木桶(以上指 Il Poggio 的製法)。

我們這次試的幾個年份可以讓我們回顧 Il Poggio 的幾個發展階段:1978 全用 Slavonian 橡木桶,1990 大小桶并用,1999 則全用小桶。

Il Poggio 從 1968 年開始棄用白葡萄,在 90% Sangiovese 之外另加 10% 的 Canaiolo 與 Colorino,這原來不符合當時的 DOC 規定,但他們只做不說,所以一直沒事。他們還選了另一名叫 Scanni 的葡萄園從 1969 年試種 Montalcino 的品種 Sangiovese Grosso,1974 年第一個年份乾脆叫 Sangiovese Grosso Chianti,這是犯規的做法,因爲 DOC 規定酒標是不可以放葡萄品種的,次年他們改稱爲 vino da tavola(餐酒)即今天的 IGT。

我發現這款 Chianti 中的 Brunello 純屬偶然。幾年前在一次 Monsanto 試酒會中我聼他們的出口經理說他們在試種 Brunello 的 Sangiovese Grosso 品種。我一直以爲叫 Grosso 即葡萄顆粒比較大的意思,她糾正我說其實顆粒較小,所以皮層佔的比例較高,因此丹寧結構比較強,不過 Montalcino 比 Chianti 溫暖,所以厚一點的皮也能成熟,在 Chianti 卻有點困難。在這之前我知道另一 Chianti 酒莊 Bibbiano 也在 Giulio Gambelli 指點下種了 Sangiovese Grosso,酒款名爲 Vigna del Capannino。我以爲 Monsanto 只在試種階段,沒想到後來在香港國際酒展的 Monsanto 展台上試了一款 Fabrizio Bianchi IGT,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便是他們的  Sangiovese Grosso!原來我早已收藏了這款酒的好幾個年份,不過還沒來得及試。今天終於可以拿兩個年份出來,與旗艦 Il Poggio 同場比較。

歷史交代過了,讓我們開始試酒吧!

(Bianco) Paolo Bea, Arboreus Bianco, 2010

1. Cerbaiona,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

2.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2013

3.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Sangiovese, 1999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99

5.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Sangiovese, 1990

6.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90

7.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78

所有紅酒在一天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白酒 Paolo Bea, Arboreus Bianco, 2010 來自 Umbria,單一葡萄名 Trebbiano Spoletino,酒莊是極端傳統派,長時間浸泡,不加硫磺,在不鏽鋼陳年兩年後灌瓶。

我在 4 個 小時前開瓶,那金黃的顔色,和像湯多於酒的味道,告訴我這是天然酒。這時喝起來更像帶花香的 herbal tea,半個小時後才有明顯的果,似酒了。

晚上喝得大家興奮異常,兩個小時内,酒一直在變,味道層出不窮:金銀菊、柑橘、香茅、荔枝、菠蘿等等,入口有勁度,複雜得像紅酒,細沙的質感,酸度好,最妙後來有人說有點貴腐的影子。

Umbria 是個内陸省份,在 Chianti 以南,以丹寧無比强勁的 Sagrantino 最出名,想不到白也如此精彩。

 

第一款 Monsanto 是基礎版 2.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2013,我們拿他來與 Montalcino 名莊 Cerbaiona 的同年份 Rosso 來比較。

兩者性格截然不同:1. Cerbaiona,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 有空間感,較多花香,屬於奔放型;2.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2013 扎實,以紅櫻桃、泥土為標誌,性格内斂。

兩個回合大部分人都更喜歡 2.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2013(7:2 與 8:1),無非因爲 Monsanto 整合得好很多;Cerbaiona 的酒體較輕盈,以致丹寧過分突出,這個經典年份很有潛力,但需要更多時間磨合。

我覺得 2.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2013 最大的亮點是他的酸度,而且果、酸、丹寧混成一體 — Chianti 最大的優點便是圓融,從這款基礎酒便可見。猶記當年向 Isole e Olena 的 Paolo De Marchi 請教 Chianti 與 Brunello 的分別在那裏,他給我的簡單答案是:

Chianti 有比較好的平衡度,Brunello 很多時候太霸氣了,酒精、酸度與丹寧常常在打架。

簡而言之,便是圓融與霸氣的分別,在這雙基本酒也體會得到。

 

拿 Brunello 的 clone 到 Chianti 會怎樣呢?

雖然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99 有些微 TCL 污染的毛病(corked),我們也不難發現他比 3.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Sangiovese, 1999 通透和優雅得多,而且整體很融和。

3.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Sangiovese, 1999 的丹寧非常突出,含混得好像天色朦朧的早上,很粗獷的風格。這款酒出自不同的葡萄園,但相信皮厚的 clone 是令他顯得粗獷的主因。

第一回合,帶病的 Il Poggio 以 7:2 大勝 Fabrizio Bianchi

到了第二回合,3.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Sangiovese, 1999 整合得好多了,而這時 Il Poggio 的瓶塞污染更厲害,所以大家轉投了 Fabrizio Bianchi,令他反勝 7:2。

 

一雙絕佳年份的 1990 把今天的活動推向高潮。

6.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90 精彩絕倫,剛開始成熟的檀香木香氣和水天共一色的平衡度,綿綿的果味,很有層次,那酸度美得令人心醉!

5.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Sangiovese, 1990 也開始成熟,有皮革、乾果、陳皮的香氣,但尖酸,丹寧也較突出,哪裏有半分圓融的影子?

但愛力量的人也不少,所以 Il Poggio 僅以 5:4 取勝。

第二回合的 6.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90 竟然變得年輕了,檀香木味消失了,代之以清新的鮮果與礦物味,無縫的整合,純净,仿若出水芙蓉。

那邊廂,5.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Sangiovese, 1990 仍然深埋在皮革與樹叢中,整合雖然好了些,但仍覺局促。

Il Poggio 征服了所有人,滿分!

 

第二代 Il Poggio 才令大家吃驚!

有位初次來參加的年輕朋友在開始前問我:Chianti 能陳年多久?我告訴他今天他會有答案。

第一回合,有乾香草的香氣,這瓶 1978 除了集中度比 1990 稍低以外,與 1990 幾乎一樣清新,酸度也漂亮極了,如果盲品,他的年齡準會低一半!

第二回合,更形年輕,多汁,可口,不吃人間烟火的道長!

富翁經營酒莊有很大優勢,他們從一開始便留下大批老年份,所以我們可以買到老年份的 Il Poggio,領略 Chianti 不光盛產最好的村酒,而且只要保存得好,Grand Cru 也可以老而彌堅!很多酒評人都認爲 Il Poggio 絕對堪稱 Grand Cru,Sheldon Wasserman 更有如此評價:

It is in our considerable experience without question the single finest Chianti and one of the world’s vinicultural treasures.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最喜歡的三款酒排了名次,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 1 名﹕6.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90(27 分)

第 2 名﹕7.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78(15 分)

第 3 名﹕2.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2013(8 分)

這晚喝得開心,大可以用柳宗元的佳句來描述我的心情:

引觴滿酌,頹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

不欲歸還得歸。只好漫步往訪 Monsanto 的鄰居 Isole e Olena。Ciao, Paolo!

附錄

2011 年發表的五篇對 Chianti 致敬的文章如下:

  1. 漫步 Chianti (之一): The Renaissance of Sangiovese
  2. 漫步 Chianti (之二): The Magic of Le Pergole Torte
  3. 漫步 Chianti (之三): 意大利酒的夏商周
  4. 漫步 Chianti (之四): 質的飛躍 
  5. 漫步 Chianti (之五)﹕The First Bloom of Sangioves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