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23 場 — Barbaresco 6,7,8,9,10

生物動力曆法﹕2018 10 2 日下午 7 時開始  –

為新人 B 組做了兩場 Barolo 之後(Cannubi 與 Serralunga),我們移師 Barbaresco。這次先做一場垂直,試試酒后的陳年風味。我選了合作社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橫跨半個世紀的 8 個年份,其中 1960,1970 與 1980 年代各選兩個年份,由公認的上佳年份對最爛的年份。

大家都知道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是性價比非常高的酒莊,但我更想强調他們是意大利乃至全世界品質最好的合作社之一。合作社的前身被法西斯政府取締而關門,二戰後 1959 年由牧區神父 Don Fiorano主持重建,專注 Nebbiolo,今天由很有魄力的 Aldo Vacca 主持,在一般年份年產量約 400,000 瓶,包括 100,000 瓶 Langhe Nebbiolo,200,000 瓶 Barbaresco 和 100,000 瓶來自 9 個單一葡萄園的 Barbaresco Riserva。我們今天試的主要是基本款 Barbaresco,是產區的三條村子(Barbaresco,Neive 與 Tresio)的混釀。(請參看:意遊散記(四): Barbaresco 的誕生

是晚酒單如下:

(Bianco) Claudio Mariotto, Timorasso Derthona, 2013

0.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Langhe Nebbiolo, 2010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2010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93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84

4.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82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8

6.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6

7.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65

8.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64

所有酒(包括白)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 Claudio Mariotto, Timorasso Derthona, 2013 是來自 Piedmont 最東部的 Colli Tortonesi(Tortona 山)的一款很出色的白,原生葡萄的名字叫 Timorasso,而 Derthona 是 Tortona 的古名。Claudio Mariotto 與 Walter Massa 是兩位推動 Timorasso 重生的功臣,以前幾次試酒會曾出現過,莫不令大家讚嘆不已。

第一回合盛放黃花香,很有勁度的果,極有深度,收結也長,果味甜如蔗糖,但有很豐富的礦物味與之平衡,酸度也甚佳。我想不到第一回合已開得那麽好,看來一天的瓶醒是必須的。

第二回合礦物味搶出,果味這時只能充當配角,十足德國的 Riesling,漂亮極了!

 

熱身酒 0.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Langhe Nebbiolo, 2010 在第一回合有些生肉和老木桶的氣味,又濕又冷,隱約有些花香,入口有簡單的紅櫻桃果味。2010 年生長期頗長,但 Barbaresco 在採收季節雨水多,所以表現比晚一點採的 Barolo 遜色,這濕和冷都嘗到了。

第二回合稍有發展,酒體厚了些,但感覺比較粗與散亂,看來需要時間來沉澱。

 

第一雙 Barbaresco 由 2010 對 多雨的 1993

2010 第一回合以果香爲主,比 Langhe Nebbiolo 的集中度明顯高很多,丹寧也更實在。到第二回合出了玫瑰花,整合好了一些,但仍嫌生硬,現在喝最好把部分酒換瓶(partial decanting)。

1993 有熟花,比我過去喝過的 1993 Barolo 與 Barbaresco 較老或成熟,果不太夠,突出了鹹味與酸度。第二回合有所改善,草叢、花叢的香氣,果稍爲多了點,收結也更長。或許這並不是狀態最好的一瓶。

兩個回合都由 1993 領先,勝在有層次,分別是 10:2 與 9:3。

 

1982 年份被 Antonio Galloni 評爲 97 分,這是近五十年來最好的幾個年份之一;濕冷和多雨的 1984 卻只得 75 分。我選 1984 一方面是由於濕與冷原來是地球暖化前的常態,另一方面也因爲我們在座有三位生於此「憂患」之年。

1984 在 Tuscany 也是很爛的年份,但上個月天堂莊的 1984 曾令眾粉絲驚艷,所以我不太悲觀。果然他令大家喜出望外。

1984 酒色有點渾濁,但通透,而且果味出奇地充足,酸度也夠,隱隱還透著些菌類香氣;1982 架構宏大,聚焦力強,有些陳年香氣,一點點蘑菇,有人說聞到菜乾,丹寧堅實,我們像走進漆黑的洞穴一般,顯然酒仍未打開。

1984 有女性的溫婉,1982 十足一個彪形大漢,凴這一刻的表現,大家認爲 1984 高出一綫,分數是 10:2 之比。

到了第二回合,1984 的菌香更盛,猶如蘑菇清湯一杯;1982 打開了一點,層次出來了,今天要充分享受狀態如此好的 1982 看來要用 partial decanting 來幫助。

這回合打成平手。

 

19781976 絕對是 David vs Goliath 的比試。要選過去五十年最偉大的年份,相信非 1978 莫屬(Galloni 打 97 分),今天這年份的酒喝起來常常比實際年齡要小 20 嵗。1976 則是另一個濕冷的正常年份(75 分)。

1978 早上小試時還好一點,有鐵銹、蘑菇和複雜的礦物香氣,但在第一回合卻像個入定的老僧,一團黑壓壓的什麽,依稀有些乾花,唯一真實的是極端濃密的味道和嚇人的龐大結構,令我想起 Monfortino 式的黑洞!

1978 剛相反,1976 爆蘑菇香氣,果與酸的强度相若,與 1984 相比,結構更多但果更少;1984 優雅,1976 粗獷。

1978 中看,但 1976 勝在中喝,所以這回合 David 1976 竟然爆冷以 11:1 贏了 Goliath 1978

第二回合的 1976 不肯停下來,繼續爆蘑菇香,這時還添了些咖啡,強有力,但比較粗,而且酸度與收結都只能算普通。

1978 開了些,似乎感覺到一些層次,但開得遠遠沒有 1982 那麽多,有 6 位朋友終於要向這 Monfortino 年份致敬,令 1978 以 7:4 反敗爲勝。

 

最後一雙年過五十,但風采依然。

1964 大概像後來的 2004,天氣均衡,產量大的同時質量也好,平衡而大氣的年份(Galloni 打 96 分)。1965 又為雨所害,一個 70 分的年份。

1965 有濕漉漉的感覺,肥大,果比較低調,有滿口泥巴的感覺。

1964 有焦油,乾花,慢慢出些花粉,一直都有菌香,一派清秀的模樣,通透,年過五十依然什麽都不缺,怎不令人羡慕?

結果 1964 贏了 10:1。

第二回合的 1965 從瓶底而來,更濃,更多果也更複雜,令人驚喜的是竟然有些花粉香!

1964 更濃厚,更多菌香。1964 表現的是一種矜持的優雅 restrained elegance,而 1965 則完全無保留的把當年的風風雨雨帶給我們,爲此我們應該感恩。

Wine of the Night

我們先分組選 WOTN。

用加權方法算,強年份的一組得票最多的是 197829 分),然後是 1964(22 分)和 1982(18 分)。

弱年份由 1976(25 分)和 1984(23 分)領先,其後是 1965(16 分)。

在所有酒款中只選其一,則由 1984 勝出,得 5 票,其後是 1976(3 票)和 1964(2 票)。

後記

有位朋友在試酒會翌日留言道:

一直以來我都害怕接觸 60s 與 70s 的酒,一怕狀態欠佳會令自己失望,二怕處理得不好會害了他們,昨晚令我對「酒的生命力」這個課題有一番新體會。

以往我喜歡用比較好的年份作示範,但今年的兩場 Chianti 我故意以「好」年份對「壞」年份,發現好不一定好,壞也不一定壞(見:VIPa-6 第 10 場 — 回歸 Chianti 之二:MontevertineVIPa-6 第 11 場 — 回歸 Chianti 之三:Isole e Olena)。結構龐大,但喝不出來便只是吃不到的葡萄;相反,縱有些微缺點,但若能勇於表現自己的優點,反而得人尊重。於人於酒,道理都一樣。

所以年份的分數與某款酒的分數一樣,不過一數字而已,還得用我們的鼻子和舌頭來驗證。這三場試酒會相信給了大家很好的參照。

另外一點必須一提:那麽老年份的酒,也要一整天瓶醒,再分兩個回合慢慢喝才有出色的表現。我早上小試時,大多數酒都沒什麽表現可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