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21 場 — Bianco from Campania

生物動力曆法﹕2018 9 10 日下午 7 時開始

兩年前初訪 Campania 時,只懂得 Taurasi 好,殊不知他們的白更精彩,兩款白 — Fiano 與 Greco 令我們驚艷不已(見:意遊速記(四)﹕尋找 David(下)— Salvatore Molettieri's Cinque Querce

最近為一場 Aglianico 品試會選好了酒單後,想再挑一款白來做開場,才發現我原來已收集了不少酒款,我突然想何不先辦一場專門試 Campania 的白酒?除了 Fiano 與 Greco 以外,我還加入了 Falanghina,而且除了乾白,還有氣泡酒,是夜 13 人品試了 13 款酒,這應該是隨意行多年來最有特色的活動之一。我跟朋友說,這場比 Barolo 更難得,因爲集齊這些酒實在不容易。

這 13 美人按葡萄品種分三組出場:

Falanghina

(Spumante 1) Feudi di San Gregorio, DUBL Falanghina, 2013

Falanghina

1A. Contrada Salandra, Falanghina Campi Flegrei, 2013

Falanghina/Biancolella

1B. Marisa Cuomo, Furore Bianco, 2014

Fiano

(Spumante 2) Ciro Picariello, Brut Contadino, 2013

Fiano

2A. Ciro Picariello, Fiano di Avellino Ciro 906, 2013

Fiano

2B. Rocca del Principe, Fiano di Avellino Tognano, 2015

Fiano

2C. Vadiaperti, Fiano di Avellino Aipierti, 2014

Fiano

2D. Mastroberardino, More Maiorum Fiano di Avellino, 1999

Greco

(Spumante 3) Feudi di San Gregorio, DUBL Greco, 2013

Greco

3A. Ciro Picariello, Greco di Tufo, 2015

Greco

3B. Benito Ferrara, Greco di Tufo Terre d'Uva, 2015

Greco

3C. Vadiaperti, Greco di Tufo Tornante, 2014

Greco

3D. Quintodecimo, Greco di Tufo Giallo d'Arles, 2013

大部分酒在試酒會前 3-5 個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氣泡酒在現場開瓶。

這次專門選了根日,是想喝到更多礦物味。

 

讓我先介紹一下三位主角。

三種葡萄中,最好的 Fiano(產區名 Fiano di Avellino) 與 Greco(產區名 Greco di Tufo) 跟 Taurasi 一樣產自内陸 Avellino 鎮的 Irpinia 山中,海拔 400 – 700 米,有人認爲這裏的氣候與 Piedmont 頗相像,有利晚熟的葡萄,而且日夜溫差大,令葡萄的香氣更佳。

至於 Falanghina,主要生長在沿海的山區,從北部的 Falerno del Massico(有人認爲這是品種的出生地)往南穿越那不勒斯(Naples)一直到達南部的 Amalfi Coast(阿馬爾菲海岸)。

Campania 的泥土多由火山形成,所以帶來很豐富的礦物味,但不同地塊的土壤構成又不一樣,所以三種葡萄各有風味,一起品試甚是有趣。

 

首先出場的是三款 Falanghina。

酒莊與 Anselme Selosse 合作以香檳方法釀製的 Feudi di San Gregorio, DUBL Falanghina, 2013 一下杯便有小花和粉香,並帶芬芳的草本香氣,開始時不太開放,但入口甜美,有重量,收結微苦。

第二回開放多了,有花香而且輕盈。

查資料,酒莊的 Falanghina 來自内陸北部山區的 Falanghina del Sannio 產區,我們接著的兩款乾白則來自沿海的山區,其中 1A. Contrada Salandra, Falanghina Campi Flegrei, 2013 臨近那不勒斯 ,莊主 Giuseppe Fortunato 原是養蜂人,去過 Montalcino 多次後被葡萄酒蜇傷了,於是棄蜜蜂改投家族擁有的葡萄園,他的 Fianco 被  Ian d'Agata 譽爲意大利最好的。

這一瓶由一位好友提前一天開瓶並帶到餐廳,第一回合出奇地封閉,大概聞到些熟花和草本,入口感覺平衡,酸度好,有微苦的礦物味。到第二回合我們索性換瓶後才下杯,這時開放多了,很香的類似香蕉的熱帶水果和草本,比剛才複雜,但似乎仍有保留。

另一款 1B. Marisa Cuomo, Furore Bianco, 2014 出自一家由 Marisa Cuomo  與她的丈夫 Andrea Ferraioli 共同領導的合作社,約有 40 個成員,這款酒混有 40% Biancolella。根據資料,這種葡萄酒體輕,多果味,有類似杏仁的收結。

第一回合果然果味豐富,有點像菠蘿,又有苦與酸與之對話,既開放又複雜,與深沉的 1A. Contrada Salandra, Falanghina Campi Flegrei, 2013 有著截然不一樣的性格。

奇怪的是到了第二回合果與酸都掉了很多,只有礦物味突出。

最近剛去過 Campania 的朋友說 Falanghina 今天很流行,一般都是帶香蕉味容易喝的日用餐酒,這兩款卻似乎不太一樣。Ian d'Agata 便曾說道:"Forget all those ridiculous and atypical Falanghina wines that are redolent of pineapple, banana and other tropical fruits. That's not what the grape is about. Contrada Salandra's version is delicately herbal, brightly mineral and very fresh, with a steely quality that elevates it to the level of a grand vin”。

有機會我希望這一雙可以重賽。

 

Fiano 是三種葡萄中最甜美的,説來有趣,古羅馬人稱這品種為 Vitis apiana ,因爲蜜蜂(apis)很愛吃它。

氣泡酒 Ciro Picariello, Brut Contadino, 2013 以農夫(contadino)爲名,Ciro Picariello 是莊主的名字,他在 2004 年才推出第一個年份,Ian d'Agata 認爲這是個明星級酒莊。

第一回合飄花香,軟綿綿的質感,甜美,但酸度不錯,有人嘗到青檸的味道,收結頗長,這農夫懂得享受!

第二回合令人驚喜,添了十分明顯的礦物味,變得更複雜,但同時酸度更活潑,所以非常有活力。又可能拜樹齡所賜,與後面他那款乾 Fiano 一樣,果味的集中度是幾款中最好的,無怪乎先後試了三款氣泡酒以後,我們 13 人中有 8 人選了他為最好的一款。

 

四款乾白性格完全不一樣,簡單來說是果與礦物味的角力,據此可以分出小甜甜、粗漢、美女與老婦人。

在第一回合,2A. Ciro Picariello, Fiano di Avellino Ciro 906, 2013 以果爲主,礦物味輔之,有人很愛他的青檸味道,但最大的特色是果味非常有勁度(intensity),老籐大概是重要的原因。

2B. Rocca del Principe, Fiano di Avellino Tognano, 2015 的礦物味搶在前頭,又苦又鹹的,酒精度也較高,幸好口感相當圓潤。

2C. Vadiaperti, Fiano di Avellino Aipierti, 2014 是最複雜的一款,礦物味是四款中最強的,但好在很有層次,幾種元素的排列次序是先礦物,後酸度,最後才是果。如果他的酸度再尖銳一點,在盲品中我可能會錯認他為 Mosel 的 dry Riesling。

今天這瓶 2D. Mastroberardino, More Maiorum Fiano di Avellino, 1999 氧化得頗厲害,有杏仁、太妃糖(toffee)與椰子味道,有朋友在酒莊試過他們的 1998,漂亮得至今難忘,所以應該是這瓶的狀態有問題。

除了氧化的一款,都可以聞到類似松樹的香氣。Irpinia 遍佈樹木,松樹與榛子樹都有,據酒評人説從這裏出來的 Fiano 往往帶有這些樹木的氣味。

這回合由 2C. Vadiaperti, Fiano di Avellino Aipierti, 2014 以 9 票壓倒性勝出。

到了第二回合,我們把 2A. Ciro Picariello  2C.  Vadiaperti 兩款短時間換瓶之後才下杯。

像他的氣泡酒一樣,2A. Ciro Picariello 有驚人的進步,果、酸與礦物味都充足而且融合,a complete wine!

2C. Vadiaperti 出了花,更强的松樹,果味多了,不過主角依然是礦物味,脫不了 Mosel 的影子。

2B. Rocca del Principe 更形粗獷了,好像只有礦物與酒精!

2D. Mastroberardino 越來越似甜酒,竟然迷倒了座中最年輕的兩位男生!

這回合 2A. Ciro Picariello, Fiano di Avellino Ciro 906, 20132C. Vadiaperti, Fiano di Avellino Aipierti, 2014 各得 5 分,并列第一。

Ciro Picariello 的圓融令我想起 Bartolo Mascarello,而 Vadiaperti 則有德國 Riesling 之風。原來 Vadiaperti 是酒莊所在地 Montefredane 的土話叫法,酒莊創辦於十九世紀末,現任莊主名 Raffaele Troisi,我們今天品試的單一葡萄園 Aipierti 是 Vadiaperti 的古名。這兩個莊都專門造白酒,今天讓我們眼界大開。酒莊還是小的好。

Mastroberardino 是 Campania 地區的 Antinori,正因爲是大廠,才有能力把 Fiano 與 Greco 帶上國際舞台,光這一點便令他們的功勞有如 Angelo Gaja 之於 Barbaresco。

Aurelia Fabrizio 與 Ercole Zarella 十年前才成立的小莊 Rocca del Principe 也令人刮目相看,他那豪邁的性格獨樹一幟。

三家小莊的風格不一,但有一點是共通的,就是單靠白描來繪出風土的真情趣,他們的酒都簡單的用不銹鋼桶處理,全不過木桶。意大利所有好酒的特質在這裏都有了。

試了這幾款酒才明白 Ian d'Agata 爲何在談論 Fiano 時劈頭第一句便說:Fiano may well be Italy's greatest native white grape.

 

Greco di Tufo 是三種葡萄中結構最強的,所以也是最容易討好的。

Feudi di San Gregorio, DUBL Greco, 2013 是三款氣泡酒中最强有力的,濃厚、礦物味重;第二回合完全打開了,很複雜,壓迫感很重,有 5 位選爲至愛,包括酷愛香檳的一位朋友,但我更喜歡 Ciro Picariello, Brut Contadino, 2013 的圓融,正如我愛 Dom 多於 Krug。

四款乾 Greco 似乎重複了剛才 Fiano 的四種風格。礦物味是 Greco di Tufo 的底色,所不同者:

  • 3A. Ciro Picariello, Greco di Tufo, 2015 在各元素之間有更好的平衡,而且有一種如 Nebbiolo 的勁度,這兩種特色似乎是酒莊的 house style;
  • 3B. Benito Ferrara, Greco di Tufo Terre d'Uva, 2015 豪邁,開放,果走在前面;
  • 3C. Vadiaperti, Greco di Tufo Tornante, 2014 骨子裏又是 Mosel,苦得我要問:果跑到哪裏去了?有一位說她很不喜歡一種像膠囊藥丸中的藥粉味道 — 一笑;
  • 3D. Quintodecimo, Greco di Tufo Giallo d'Arles, 2013 工整,油潤,國際風格。

這回合四款酒都有捧場客,最叫好的是 3C. Vadiaperti(6 票)與  3A. Ciro Picariello(3 票)

第二回合每一款酒都發展得更好;

  • 3A. Ciro Picariello, Greco di Tufo, 2015:圓滿具足,Bartolo!
  • 3B. Benito Ferrara, Greco di Tufo Terre d'Uva, 2015:令人洞察宇宙之無限寬廣;
  • 3C. Vadiaperti, Greco di Tufo Tornante, 2014:從泥土中長出菊花來,果味也徐徐而出,礦物味如喃喃低吟的大提琴,好漂亮的三重奏!
  • 3D. Quintodecimo, Greco di Tufo Giallo d'Arles, 2013 匠氣畢露,法國風!

Benito Ferrara 絕對不可小覷。這不過是他的入門款,我有他的單一園 Vigna Cicogna,但沒有拿出來,因爲害怕他還在暈浪。Ian d'Agata 如此評價這款酒:“Benito Ferrara's Greco di Tufo Vigna Cicogna is perhaps the most elegant Greco di Tufo made in Italy today. Though it has the tannic power typical of Greco wines, it has a light on its feet quality, a dainty minerality and a lemony freshness that are not commonly found in other Greco di Tufo wines.” 聽起來蠻像 Giacosa 或德國的 Rebholz 的。

至於 Quintodecimo,他的法國風來自莊主 Luigi Moio,他曾在 Burgundy 修讀碩士與博士學位,連酒名也很法國 — Arles 是法國南部的小鎮,因 Van Gogh 在那裏的繪畫而出名,黃色(Giallo)既是酒的金黃顔色,也可以是 Van Gogh 畫筆下的麥田。他這款酒用了三成新的法國小木桶,也是唯一過桶的一款,國際口味的朋友比較欣賞他。

這回合由 3C. Vadiaperti, Greco di Tufo Tornante, 2014 以 8 票大大抛離其他酒款;第二名則由 Luigi Moio 教授的 3D. Quintodecimo, Greco di Tufo Giallo d'Arles, 2013 取代了 3A. Ciro Picariello

Wine of the Night

選 WOTN 很不容易。幾經掙扎,大伙選了 3C. Vadiaperti, Greco di Tufo Tornante, 2014 為第一名(5 票),有三款酒拿了 2 票,兩款拿了 1 票。按葡萄品種算,Fino 得 6 票,Greco 得 7 票。

不過大家應該同意真正的 WOTN 應該是 Campania 的白。除了喝得不太明白的 Falanghina,我想今天晚上沒有不好喝的酒。

於我而言,今後一想起 Campania,腦海裏首先出現的會是 Fiano 和 Greco 而不是 Aglianico。又或者可以這麽說:Campania 的 Bartolo 與 Giacosa 要在 Fiano 與 Greco 中尋找而不是 Taurasi。這應該是今天最大的收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