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2 場 — Barbaresco 的三大美人

Visits: 184

生物動力曆法﹕2018  1  20 日下午 時開始 

從 Ada Nada 位於 Rombone 的酒莊開車到他們建在 Ausario 山上的屋子,要經過一條小道,那裏有路牌寫著 Valeirano。在認識他們以前,我只喝過 La Spinetta 的 Valeirano,印象中那是 Bordeaux 風格的 Barbaresco。歷史上很有權威的 Lorenzo Fantini 一個世紀前便推許這塊名田,但我們要到 Ada Nada 出現後,才開始認識它好在那裏。原來 Ada Nada 早於 1970 年代便在 Valeirano 買了田,起初他們把祖傳的 Rombone 與 Valeirano 混在一起來釀 Barbaresco,到 1988 年他們乾脆把這混釀 Barbaresco 稱為 Valeirano,因爲他們喜歡這個名字,而且當時 Valeirano 已經很有名,而 Rombone 卻沒有多少人知道。實際上,當時連他們自己也搞不清 Rombone 與 Valeirano 之間如何劃界。

我認識這個酒莊後,注意力幾乎全在 Cichin 身上,那是他們家傳最老的一片 Rombone。相比之下,Valeirano 較容易打開,我直把這款酒當 Cichin 的二奶。

這印象去年才被打破。在一場 Treiso 的試酒會上,1995 Valeirano 優雅動人,成爲了 WOTN,我當時說:

這大概是 Treiso 當中最纖細和優雅的田,與 Barbaresco 的 Asili 和 Neive 的 Gallina 可以稱得上是 Barbaresco 的三大美人吧?

(見:VIPa-5 第 24 場 — Treiso

Asili 以前出現過多次,最近一場隨意行見:VIPa-4 第 6 場 — Asili 。Gallina 與新主人 Ugo Lequio 見:意遊速記(三)﹕尋找 David(中)— Ugo Lequio’s Gallina

於是有這場隨意行,我請來了三大美人同場演出:

(Bianco) Roagna, Langhe Bianco DOC Solea, 2014

1.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2011

2.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11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

4. La Spinetta, Barbaresco Vigneto Valeirano, 2000

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6

6.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Gallina, 1996

所有 Barbaresco 在整整一天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白酒 Roagna, Langhe Bianco DOC Solea, 2014 在 8 小時前開瓶。約 30 年 Chardonnay 老籐,混入少量 Nebbiolo,來自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的 Pira 葡萄園,在大桶陳年約 24 個月。

第一回合有黃花香,也帶些柑橘,不太開放,果味不明顯,最突出的是亮麗的酸度,綿長的收結和近似 Barolo 的勁度,這是印象中最雄赳赳的 Chardonnay。下杯大半個小時後開始跑出很豐富的礦物味。

第二回合終於醒來了!花、果、酸與礦物應有盡有,骨架與集中度都很好。

以前喝過同村 Cavallotto 的 Chardonnay,印象也非常深刻。看來這村子非常適合種白。

 

第一雙美人來自乾燥的 2011 年, 是個輕盈的年份。

1.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2011 多變,第一回合亂作一團,有人說有點打穀場的味道,我感覺有陣涼氣,又有點乾花,微苦,很多東西在那裏但尚未整合。

2.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11 完全相反,輕盈,像蟬翼一樣的通透,酸度很好。這款酒有 15% 酒精,但完全感覺不出來。

結果由 1.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2011 贏了 6:4,大概「複雜」比「簡單」 更容易討好吧。

一如所料,兩者在第二回合整合都更好了。

1.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2011 爆香,果味豐富了,但始終有陣涼意,有人說「蔬菜味」,也是同樣意思。大概 Treiso 地勢高,沒有 Barbaresco 其他地區那麽炎熱。

2.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11 這時出香料,有種春天的氣息,果味與丹寧同樣增多了,但酒體仍然比較稀薄,所以丹寧感覺上比 Ada Nada 突出很多,而且酒精感也强了。

有位朋友第二回合才加入,這時 1.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2011 以 10:1 大比數再勝一回合。

我的分數投了給 Valeirano,但令我一試難忘的卻是 Gallina,那蟬翼般的通透度大概是 Gallina 所獨有的,在第一回合丹寧還沒有跑出來的時候,簡直有不吃人間煙火的仙氣。我懷疑給他多十年八載準會成仙。

試完所有酒以後,我還念念不忘這準仙子,就此問題與坐在我旁邊的朋友聊了一會。我問她:為什麽「複雜」比「簡單」高分?無非我們認爲付了同樣的錢,要多拿才划算?又或者我們像個考牌官那樣,把酒分拆開多個單元,東西越多打的分數越高?

Valeirano 沒錯更複雜,但要他變得像那瓶 1995 那麽優雅恐怕還要等 15 載?

複雜而未整合的好,還是簡單但融合的好?

 

第二雙由 Valeirano 對 Asili。

我們不用品試也會知道誰更好喝。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 第一回合照例很香,但果多於花,多汁,有人留意到像金屬的礦物味,但令我最驚奇的是熱年竟然酸度那麽好。

Asili 除了花香,還一定要有勁度,這一剛一柔造成的張力是這塊田最吸引人的地方。到了第二回合,兩者都齊全了,酸度依然好。

4. La Spinetta, Barbaresco Vigneto Valeirano, 2000 最突出的是木桶味,又髒又苦,椰子、茶味都有,丹寧也厲害。第二回合整合得好一點,但桶害更嚴重。

兩個回合都由 Giacosa 拿滿分。這不奇怪,但我總覺得沒有以前那麽精彩。

我第一個疑點是花日會不會令龐大的酒較不易打開?

一位朋友有妙論:花草根葉是天象,但與個人是相冲還是相剋,可能有不一樣的結果。講得有道理。

當然 bottle variation 是另一可能。

 

最後一雙是 Giacosa 的 Asili 與 Gallina 對決。

1996 出了名異常,天氣寒冷,種植期漫長,很多酒到今天都不容易打開。

兩者都有涼意,薄荷、牙膏的氣味明顯。所不同者,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6 複雜,6.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Gallina, 1996 通透。

Asili 有層次,十分細膩,桂花香,酸度高(實在太高了),在杯内慢慢打開,果才出了一些。

Gallina 純净,通透如蟬翼,透著清新的花香。

兩個都是大美人,但 Asili 總帶著一股勁,如油畫,Gallina 則輕盈、圓潤,更像水彩和粉彩。

但說實話,他們此刻更像兩尊雕像,可遠觀不可褻玩。

第二回合兩者都變得討喜些。

Asili 出了些花粉,果也多了,與 2000 Asili 有幾分相似,但感覺輕一點,新鮮一點。

Gallina 有粉香,酒體厚了些,折了蟬翼,但丹寧也增多了,比較薄的酒體令它顯得比較突出。這變化跟剛才的 2011 Ugo Lequio 有點相似。

很自然的,絕大多數人喜歡 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6,比數分別是 9:1 和 10:1。

我的問題仍然是:為什麽「複雜」比「簡單」高分?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最喜歡的三款酒排了名次,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 1 名﹕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32 分)

第 2 名﹕1.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2011(14 分)

第 3 名﹕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6(13 分)

這場隨意行讓我確認了 Asili 與 Gallina 是大美人,但對 Valeirano 我有幾分猶豫,因爲他似乎陽剛多於溫柔。或許 Treiso 就好比塞外,很難出陰柔的美人,除非等他成熟。正因爲這個緣故,這個美人更顯特別。

後記

1 月 21 日,我們仍在討論當晚的酒。

我再次提出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 雖好,但比不上以前的表現。去年 8 月那場隨意行,我曾這樣記述:第二回合的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 仍然很 Asili,只能以銷魂形容之我太太更說兩款 Giacosa 都有點失色。

1 月 22 日傍晚,朋友傳來噩耗:Bruno Giacosa 去世了!

回想我們當晚舉杯之際,正值 Giacosa 彌留之時。

我相信我和太太與 Bruno 有心靈感應,所以我們喝得出哀愁。

其實這也不是第一次。一年多前我們喝 Biondi Santi 的 1979 時,我也懷疑 Franco 曾向我們顯靈(見 我的口味之旅 ﹕2016 篇 最後一段)。

我當晚回家後便告訴 Annalisa Nada 他們的 Valeirano 拿了個第二,僅僅輸給 Giacosa。

她這樣囘我:

In fact 2011 was an excellent vintage ….. and first of all we have to thank our vineyards! Anyway it is a big honor to be second after Bruno Giacosa.

先謝天,後謝地,自己好像沒有功勞。

天、地,然後才是人。這是他們的宗教信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