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14 場 — 登六的滋味

生物動力曆法﹕2018 5 25 日下午 7 時開始 與果

根據月曆,這天花果交曡,非常罕有,所以我安排了一場非常特別的品酒會,取名爲「登六」,是因爲 8 款酒都是 1950 年代的耆英:

(Bianco) Terlano, Sauvignon Quarz, 2015

1. Antinori,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Villa Antinori, 1958

2.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58

3. Gaja, Barbaresco Vecchia Riserva, pre-1956

4.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1958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55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55

7.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58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58

所有老酒在當天早上 7:30 開瓶,其實一天前開也可以,但這樣做我可以睡個好覺。開瓶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白酒 Terlano, Sauvignon Quarz, 2015 來自意大利東北部的 Alto Adige,與奧地利接壤,一次世界大戰前一直是奧地利的一部分。Terlano 是當地一個小鎮的名字,一個有 230 個會員,年產 140 萬瓶的合作社便以鎮的名字為名。如果說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是意大利品質最好的紅酒合作社,這家 Terlano 應該是白酒中最好的合作社,甚至是最好的酒莊之一。幾個月前試過他們的 Pinot Bianco 精品酒 Vorberg 2014,强悍得令人膛目結舌,礦物味比德國的雷司令不遑多讓,我喝了三個星期後他才完全綻放,仍然充滿著活力。Ian d’Agata 去年發表的垂直試酒報告,評了他們的 1959 年 99 分,並很幽默的說:“I am not giving this a perfect score only because the 1955 is even better”。所以我對這款 Sauvignon Blanc 甚有期望。

Terlano, Sauvignon Quarz, 2015 的溫柔與 Vorberg 的陽剛相映成趣。我當天早上 11:30 開瓶,下午 3 時小試已經頗爲開放,先由石子的礦物味搶出,在杯内出花香,很熟的果,類似蘋果的甜美,酸度好。

晚上正式品試,有盛放的黃花,很熟的果,收結長,礦物味豐富,圓潤,最要命的是超級優雅!早已聼朋友說「石英」(Quarz)是他的至愛,今天幸得初嘗,相逢絕對不恨晚!Quarz 與 Vorberg 還保持了意大利最可愛的傳統,好酒何須用小桶,更何須昂貴!

 

我們的登六之旅從兩款 60 嵗的 Sangiovese 開始。

1958 是 1950 年代最好的兩個年份之一(看 Brunello Consorzio 的評分,1955 可能稍高半線),今天這兩瓶勝在狀態好,這比什麽都重要。

令我們驚喜的是兩款酒都越戰越勇!

1. Antinori,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Villa Antinori, 1958 在第一回合只出些皮革與輕量的檀香與香料,慢慢又出現蘑菇,但到了第二回合竟然變得更新鮮,而且有些玫瑰花香,底部浮現一點點檀香,要批評者,口感比較亂,但大酒商出產的 Chianti 能有此表現,怪不得了!

與此相比,才顯露出 2.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58 的王者氣派。第一回合出檀香、肉與混雜泥土的香料,慢慢又有些花,而且酸度亮麗。第二回合爆發菌菇與檀香木,更沉厚,更有結構感。一位朋友笑説憑他的結構感便絕對可以拿 Robert Parker 的 100 分。這是很幽默的説法,因爲 Biondi Santi 并非 Parker 或甚至 Galloni 那杯酒,但朋友的驚喜我是感同身受的,因爲 Biondi Santi 的 Riserva 是殿堂酒,能嘗到完全打開的酒就像布衣能面見聖上一樣艱難。

朋友問我爲何這次我不請他們投票,我答曰這不太公平了吧?

不過即使在 Biondi Santi 面前,Antinori 也毫不丟臉。Chianti 素來是日常飲用酒,六十老叟竟然能飯又能跳,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或許他得益於南部的補藥也不可知。

這次最大的收穫是讓我們可以比較王者之酒與泛泛之輩有何差別?2.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58 贏在他的純净(purity),再加上 Riserva 葡萄提供的集中度,他能做到一般 Chianti 與 Brunello 都做不到的,就是同時有 purity 與 intensity,在口感尤其是驚人。他有清新的甜美(有朋友說像金針),沒有了年輕時的重拳,但深沉無比,直透骨髓、靈魂。我懷疑正因爲 1958 并非如 1891 這種絕世好年份,才會在 60 年後幾乎完全打開。幾年前的一瓶 1964 便非常緊閉(Nicolas Belfrage 同意這是百年大酒)。

 

接著這一雙來自 Barbaresco 與 Barolo 最大的酒莊。

我還是頭一次試這款 Gaja。3. Gaja, Barbaresco Vecchia Riserva 的 Vecchia 是老舊的意思,我查資料知道 Gaja 在 1956 年才頭一次在灌瓶的酒標上年份,所以這瓶應該早於 1956 年。細心看酒標上的兩行字,説的是他們在 1951 年的 Asti 和 1953 年的北意比賽中拿了第一名,所以應該在 1953 年之後。1955 比 1954 年好很多,所以我懷疑應該是 1955 年。

這次重複了上面一雙的精品酒與大衆酒的區別。

4.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1958 剛下杯時有些乾玫瑰,口感平板,明顯有丹寧,但很快便滑落;到了第二回合,花蹤渺然,口感平滑。酒莊當年年產 500,000 瓶 Barolo 與 Barbaresco,我們今天喝的是基本版,我過去喝過的 1954 與 1955 基本款似乎都更好喝,他們的 Riserva 會好些,稀有的 Riserva della Castellana 更是驚人。所以正確的解讀應該是:大酒商的基本版年過花甲仍有表現,足見 Barolo 絕非浪得酒王之虛名。

至於公卿如 3. Gaja, Barbaresco Vecchia Riserva,第一回合有一點醬油味,搖杯散掉後有乾花,香氣逐漸變得乾净,果味新鮮,有菌菇在其中,這是 pure sweet fruit!

第二回合香氣乾净多了,超鮮甜,比剛才豐滿,感覺到丹寧了,比較有結構感,精品酒才有的 amazing purity of fruit!

也不用投票了。

 

接著這兩雙是今天的戯肉:Barolo 一陰一陽的對比。1958 是歷史上最好的 Barolo 年份之一,Sheldon Wasserman 打 4 星滿分,1955 則是次佳年份,3 星不到,但今天有幸有不幸,1955 的表現好很多。

先説 1955。

早上小試已非常驚人,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55 松露,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55 則生龍活虎,令我大叫:Mama mia!

第一回合,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55 的松露卻像被鎖住了,花粉飄於其上,松露與菌菇在下面蠢蠢欲動,才吸了半天氧,老人家似乎變得青春了!後來花粉越來越盛,果幾乎有肥大的感覺,今天是花果交曡之日,真準確!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55 有一貫的 Monfortino 功架,各種礦物味與香料諸味紛陳,開始時濃密,慢慢的變得清新,如冬日萬里無雲的晴天般通透,骨感,酸度如小溪流於山澗之間,一幅冬日的谿山行旅圖活現在眼前,令人莫名感動。

第一次投票卻是那麽艱難!有位朋友說兩款酒令她有左擁右抱、左右逢源的感覺,但她從來都特別迷 Monfortino 的,閉著眼睛也認得出來,所以肯定是他!不過結果由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55 以 6:5 僅勝。我對 Monfortino 常懷敬畏之心,但愛慕的是 Bartolo,不過這次我投了給 Monfortino,原因是 Bartolo 欠了幾分空靈,大概因爲 1955 不比 1971,稍欠骨架,要找究竟涅槃的境界,除了 1971 應該是 1958。

兩款酒在第二回合竟然繼續發展,沒有散架,相反更爲扎實。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55 仍然飄花粉,但減肥了,顯得更優雅。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55 變得内斂了,結構更清晰,有人稍爲嫌他沒有剛才那麽飄,但另一位卻再三讚嘆說他第一次喝到完全打開的 Monfortino,他也從 Bartolo 掉進 Monfortino 的懷抱。

這回合有兩位轉投 Monfortino,一位轉投 Bartolo,所以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55 得以 6:5 反敗爲勝。

 

世事就是那麽無常。我們最期待的兩款酒竟然雙雙抱恙!

7.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58 顔色非常淺,早上小試時乾净,簡單但純净。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58 顔色卻非常深,味道很濃,可惜有頗强烈的揮發性酸度(VA)。

我不害怕顔色淺的老酒。我的慣常處理辦法是把上半瓶換到另一個小瓶子,然後從原瓶的下半部分開始喝,第二天才喝小瓶子的酒。換瓶的部分經過一天的供氧,通常味道更好。

我帶了個小瓶子,正準備換瓶的時候,聽到一位朋友提議倒不如簡單的把酒搖三下。他大概從喝藥水得此靈感,我從沒膽量這樣做,但既然大伙沒有異議,一試也無妨。

可惜酒變得很渾濁,而且有點老態,雖然我們仍然可以喝到甜甜的果味與凌厲的酸度。

第二回合仍然含混,而且好像出了些 VA,不過果很甜美。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58 入口比聞好,原因是濃密的酒體把 VA 部分掩蓋了,而且 Monfortino 的力量清楚不過。在第二回合,酒與 VA 已經混爲一體了。

剛才陶醉在 1955 的左擁右抱懷中的朋友這時苦笑她被左右夾攻!

Wine of the Night

我請大家排名次選出今天最喜歡的三款酒。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一名: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55( 24 分)

第二名:2.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58(20 分)

第三名: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55(18 分)

後記

這次既有左擁右抱,復遇左右夾攻,此事古難全,但慶幸的是足足十位嬋娟與我共享珍品,又是一個開心快活的晚上。

但願人常久,能再上翠亨邨便足矣,人生尚須何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