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1 場 — Magums 行大運

生物動力曆法﹕2018 1 11 日下午 7 時開始

今年的第一場隨意行是香港的第 122 場,整個中華地區的第184 場。

這次也沒什麽特別,不過人多了些,酒大瓶一些。

心血來潮,找來了 9 款大瓶裝,讓大家忙裏偷閑,新老朋友歡聚一場:

(Prosecco) Casa Coste Piane, Prosecco Valdobbiadene (Magnum),

(Bianco) Antinori, Cervaro della Sala (Magnum), 1999

1. Poderi Colla, Nebbiolo d' Alba (Magnum), 2005

2. Marchesi di Gresy, Barbaresco Martinenga (Magnum), 1990

3.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Brunate (Magnum), 2001

4.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Magnum), 1996

5. Montevertine, Montevertine Riserva (Magnum), 1983

6.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Magnum), 1990

7. Podere Carnasciale, Il Caberlot (Magnum), 2004

處理大瓶裝的經驗不多,我把瓶醒時間調整了一下,1983 依舊一天前開,其餘紅酒兩天前開,之後拔塞作瓶醒。白酒與 Prosecco 則即開即喝。

 

Casa Coste Piane, Prosecco Valdobbiadene 一個月前剛從意大利運到,苦候多時,也顧不了他暈浪,趁那麽多隨意朋友在一起,狠心把他開了。

一下杯,花香,飄逸,細膩,絕對不像典型的開胃酒。入口有點奶油,平滑如絲,怪不得挑剔如 Gianfranco Soldera 也推許他為最好的氣泡酒!

可是到了第二回合,變得渾濁,鮮活感全消。是我不對,把他叫醒了,但驚鴻一瞥,我已經十分滿足了。

有趣的是一位喝慣香檳的朋友不以爲然,但一名剛加入隨意行的新秀卻雀躍不已,最後還認定他為 WOTN!

白酒 Antinori, Cervaro della Sala, 1999 是 Antinori 有意仿效 Burgundy 的作品,在 85% chardonnay 之外加了 15% 本土葡萄 Grechetto。金黃的顔色,帶一點氧化的熟花香氣,木桶與礦物味都混而為一了,酸度甚好。第二回合爆香,口感有點臃腫的感覺,十足 Elvis in Las Vagas 那樣,但 19 嵗的白有如此表現也不應苛求了。Orvieto 擅長白酒,這是個不錯的例子。

 

第一雙紅不好惹。

第一回合,兩款酒都生澀,看來兩天的瓶醒一點都不管用。

1. Poderi Colla, Nebbiolo d' Alba, 2005 帶花粉香,果味有些蔗糖似的,單寧卻粗糙,那裏像是有雨年份的基本版 Nebbiolo!

2. Marchesi di Gresy, Barbaresco Martinenga, 1990 在開瓶時已讓我皺眉,塞子很新很緊,缺氧猶如内傷,醬油味掩蓋一切。但正如過去的經驗一樣,有人偏喜歡這種「靚頭抽」味,況且那濃烈的口感與很好的酸度也確實討好,只要不執著酒一定要如何,也不失「野趣」。

在第二回合開始前,我決定用酒杯當作換瓶器,實行 partial double decanting,酒果然開放得多。

1. Poderi Colla, Nebbiolo d' Alba, 2005 有更清晰的玫瑰花香,另加草本,丹寧仍很實在,但整合得好多了。最後投票,20 人中有 3 位列這款越級挑戰的 Nebbiolo 入當晚的三甲,可見他殊不簡單。創辦 Prunotto 的 Beppe Colla 絕非等閑之輩!

2. Marchesi di Gresy, Barbaresco Martinenga, 1990 此時像一盤濃湯,醬油只不過是伴碟的小裝飾, 有一位選了他為是晚之最愛,更有一半人選他入三甲,不錯!

 

第二雙由 Barolo 對 Etna。人家說 Taurasi 是 Barolo of the South,我卻認爲 Etna Rosso 更有此資格,因爲 Nerello Mascalese 與 Nebbiolo 有超過幾分的相似。

3.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Brunate, 2001 聞起來有輕微的 corked 狀態,但入口好得多,可能豐富的果味與强悍的結構把這缺憾很好的遮掩了。起初似乎有點散亂,但在杯内慢慢净化,出了玫瑰花香,但丹寧太結實了。順便提一下這款是很罕有的 Brunate 單一園,事緣 Beppe Rinaldi 非常反對出單一園,所以他 1993 年接手掌管酒莊後便用兩塊田的混釀(Brunate 與 Le Coste)來取代 Brunate 單一園,只偶然在 Magnum 有 Brunate 單一園出現。

西西里島的 Barolo 4.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1996 很是有趣。有人愛他的特別香氣(包括我自己),也有人認爲有點 VA(揮發性酸度)的毛病。我出奇的發現,除了 Etna 特有的焦土似的礦物香氣外,這時還有成熟的乾花和很强烈的香料。再加上如絲的口感,漂亮的酸度,和帶鹹的礦物味,令他成爲我喝過最動人的 Etna。翻查資料,兩年前也開過一瓶標準裝的 1996,那瓶感覺比較年輕。可能是塞子的不同,令這次的一瓶比較早熟,又或者這瓶真的有點毛病?拜這點小毛病,我們才得以窺見成熟的 Etna 會有何等風味。

到了第二回合,3.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Brunate, 2001 才開始見真章,不斷冒出香粉來,一身的肌肉,像座巍峨的大山,輪廓才剛出現,借用一位酒友愛用的比喻:這是充滿 3D 感的 Barolo!壯哉 Brunate!

4.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1996 的成熟氣味這時更一發不可收拾,有人笑說有些「豬腸」味,坐在我旁邊的 WSET 導師連忙正其名為 “gamey”,野生動物的氣味也,並不算是毛病。這時我更發現剛透出一陣檀香木的香氣,成熟的 Etna 真令人期待,可惜兩杯已盡,唯有以後再補課。

結果兩款酒都成爲 9 位朋友的三甲酒,而且各有 3 人舉其為當晚之冠,可謂旗鼓相當。

 

接著我們抵達 Tuscany。

5. Montevertine, Montevertine Riserva, 1983 是當晚最老的一款酒,也是最迷人的一款。媽媽燒香的香氣,檀香木、松木和不知名的發香的木頭,這些都是成熟 Sangiovese 的典型香氣。入口如絲般細滑,果味如喁喁細語,有人說像紅石榴,又如糕點上面的一層糖霜。

6.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1990 顯然年輕得多,那檀香木香氣在杯底若隱若現的,説明酒將熟未熟,就如座上幾位朋友頭上剛冒出幾根白頭髮,從遠處一點都看不出來。開始時只一味的濃烈,但欠清晰度與酸度,慢慢才開始净化。年輕嘛!

到了第二回合,5. Montevertine, Montevertine Riserva, 1983 變得稍爲飽滿了,少了飄逸,但香氣依然吸引; 6.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1990 繼續整合,清澈一點了,離成熟的韻味還有好些日子,但今天已相當好喝。

5. Montevertine, Montevertine Riserva, 1983 輕易地成了衆人之愛,有 17 人選了他入三甲,其中 7 位選為第一;6.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1990 的支持者主要來自全男士的鄰桌,他們所有人都捧他為三甲之一,其中 5 位更認爲這是當晚最好的一款。我們這桌只有一位讓他擠入三甲。

 

最後一款 7. Podere Carnasciale, Il Caberlot, 2004 是故事很多的酒。

有位名叫 Remigio Bordini 的種植專家在 Verona 附近發現了一種混合了 Cabernet 與 Merlot 兩種葡萄特性的新品種,取名為 Caberlot。意大利釀酒名顧問 Vittorio Fiore 建議德國主人 Wolf and Bettina Rogosky 在 Tuscany 一處名爲 Il Carnasciale 的葡萄園試種,並以大瓶莊每年少量生產,主人選定的餐廳每年只供應一瓶,所以名氣也不小。

據説這款酒在美國比在意大利容易買得到,我多年前便是從美國買了一瓶,到今天才凑夠人來一起試。

簡單的說,香氣像 Bordeaux,但口感肯定是意大利的。第二回合有人聞到北芪味,但入口正常,圓潤而且酸度好。

這款酒引發的討論是如何處理自己的 Bordeaux 藏酒,究竟賣出去還是用來請客好?

這酒有趣,但沒有人選他入三甲。

Wine of the Night

我們分兩桌而坐,兩組人打的分數頗有差別。

5. Montevertine, Montevertine Riserva, 1983 在我那桌排第一,在鄰桌排第二,算是我們比較一致的選擇。

我那桌的第二、三名是 3.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Brunate, 20014.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1996,分數幾乎一樣。

鄰桌的第一名是 6.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1990,第三名是 2. Marchesi di Gresy, Barbaresco Martinenga, 1990

這邊愛細膩,那邊愛力量,魚與熊掌,各有所得。希望這一年大家也事事順遂,求魚得魚,求熊得熊!

One thought on “VIPa-6 第 1 場 — Magums 行大運

  1. hi 抱青大師,really nice to meet you last night at 中意坊, I have been reading your articles and you really inspired me a lot.

    Hope I can join your lesson in future!  Cheers!

    Eri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