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5 場 — Conterno vs Conterno

生物動力曆法﹕2017 2 18 日下午 7 時開始  –

我與國內一群年輕朋友結緣三年有餘,自前年起,每年特別為他們在香港辦一場隨意行,今年我選的主題是 Conterno 兩兄弟的故事。前兩年的活動見﹕VIPa-2 第 20 場 — 風華正茂 . BaroloVIPa-4 第 8 場 — Brunello 之皇與后

意大利的第一膜拜酒是 Giacomo Conterno 的 Monfortino,但其實 Giacomo 是酒莊的第二代傳人,他的父親 Giovanni 早年移民到阿根廷,二十世紀初帶著 Giacomo 回流,在 Monforte d’Alba 一處名為 Le Coste 的農莊落戶,後來又在當地開了家小餐廳。那時候自己釀酒供客人飲用是很普遍的事,他的酒也以大桶方式在意大利和阿根廷售賣。

Giacomo 從一戰退役回來以後,酒莊才擴大生產,傳說 Monfortino 也是這個時候誕生的。他們的奇想是在特佳年份釀一款可以長期陳年的好酒,這款酒取名為 Monfortino,可見他們對 Monforte 的鄉情有多深。

有人說 Monfortino 的第一個年份是 1920,也有說早到 1912 年開始,但比較一致的看法是他們的葡萄是就近從 Le Coste 選購而來的。

Giacomo 從 1961 年開始交棒給 Giovanni 與 Aldo 兄弟倆,但 8 年後,弟弟 Aldo 便決定離開自闖天下,到 Monforte 的 Bussia 地區買了田,很快也打出名堂來。原來 Aldo 年輕時到過舊金山投靠叔叔,並想在 Napa Valley 開酒莊,後來因為要入伍打韓戰才沒有成事。他在 1959 年退役後帶著滿腦子新世界創意回到意大利,終於與堅持傳統方法的哥哥因不合拍而分手,這樣才有我們今天的故事。

哥哥 Giovanni 遲至 1974 年也在老婆敦促下在 Serralunga 買了一整塊獨家田 Cascina Francia(後稱為 Francia),此後他們只用自家的葡萄生產一款 Barolo Cascina Francia(第一個年份是 1978),在特好年份選最好的葡萄另外釀造一款 Monfortino。

Giovanni 在 1988 年交棒給兒子 Roberto,他近年先後買下 Serralunga 兩塊田 — Cerretta 與 Arione; Aldo 在 1990 年代末傳給兒子(其中一個叫 Giacomo),他們在 2000 年代初著力減產量和改行有機種植,但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是晚酒單與開瓶時間如下﹕

L1250163

開瓶時間

(Spumante) Aldo Rainoldi, Spumante Brut Rosé, 2009

 

1. Pecchenino, Barolo Le Coste, 2009

2/17 @11:30pm

2. Conterno Giacomo, Barbaresco, 1970

2/18 @8am

3.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1958

2/18 @8am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1964

2/17 @11:30pm

5. Conterno Aldo, Barolo Vigna Cicala, 1998

2/17 @6pm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98

2/17 @6pm

7.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1988

2/17 @11:15pm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88

2/17 @11:15pm

9. Cappellano, Barolo, 1955

2/18 @11:30am

上半場是兄弟分家前的作品,下半場我們再欣賞兩兄弟的不同風光。

L1240973開場的粉紅氣泡酒 Aldo Rainoldi, Spumante Brut Rosé, 2009 來自 Valtellina,主要葡萄是 Nebbiolo,清新,果味很有 Nebbiolo 的勁度。

 

我們先去革命聖地看看。

Giacomo Conterno 的發源地是 Monforte d’Alba 的 Le Coste( Barolo 村也有一塊田叫 Le Coste,風格很不一樣 ),他們的 Monfortino 也源與此,究竟這塊田有甚麼特色?讓我們試從 1. Pecchenino, Barolo Le Coste, 2009 去領略一下。

L1250145第一回合飄著輕輕的野花香氣,有點南法風情,北京酒友說像冰糖葫蘆,珠海朋友卻說 Grenache,入口甜美,有人說山渣,很輕柔,丹寧也若有若無的,似 Barbaresco 多於 Barolo。不過丹寧在杯內逐漸增強,到了第二回合,勁度來了,肯定是 Barolo,但較像 2005 那種輕盈一點的風格,花香令人陶醉。

Antonio Galloni 概括這塊田的特色為﹕

Le Coste di Monforte yields powerful, structured wines that show the more tannic, Serralunga-leaning side of Monforte, with dark fruit and imposing structure.

這聽起來很陽剛,的確是 Monfortino 的材料,但我們今天試的這款比較陰柔,究竟是天、地還是人的因素,我暫時說不準。2009 是比較暖和、早熟的年份,而 Le Coste 也有 50 公頃之大,可能差異性也不少(Pecchenino 這塊田位於 320 米,另有一塊 390 米高的名叫 San Giuseppe,以後再試)。

 

Giacomo Conterno 從 1954 – 1971 年間只有 10 個年份曾買葡萄釀造過 Barbaresco,所以這款 2. Conterno Giacomo, Barbaresco, 1970 難得一嘗。

L1250144有輕微的醬油氣味,但難掩花香和紅果,果味充足而且頗為新鮮,酸度好所以感覺年輕,可批評的是收結較短,而且欠缺了些層次,似乎比不上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的水平。我懷疑 Giacomo Conterno 不比 Bruno Giacosa,他選葡萄的能力似乎有限,試問經營餐廳的他又怎能與葡萄買手 Giacosa 相比?可能因為這個原因,他們後來便沒有再釀 Barbaresco 了,而且自 1974 買了自己的田以後也專心釀自己種的葡萄了。

 

兩款年過半百的 Barolo 讓我們嘗到 Giacomo 的功力。

L12501471958 是傳奇性的世紀年份,1964 則與 1961 同是 1960 年代的絕好年份,一般認為 1964 細膩,1961 有力量。

但最重要還是酒的保存狀態。

L1250151今天的 3.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1958 近乎完美,飄著乾玫瑰花和香粉,晶瑩通透,甜美但仍然帶著輕輕的丹寧和漂亮的酸度,是我喝過最好的 Giacomo's 1958。第二回合沒有走下坡,出了更多果,但反而如沒有剛才輕紗蔓舞那麼動人。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1964 狀態稍遜,初下杯有微弱的香粉但不太乾淨,有點鹹鹹的,但在杯內開始淨化,比 1958 更堅實也有更強的結構,最後一口感覺他醒來了。第二回合進一步發展,扎實,不老,與 1958 一陰一陽的,煞是有趣。

 

我臨時加了更老的一款 9. Cappellano, Barolo, 1955,讓大家來個驚喜。

L1250160L1250162Cappellano 是與 Bartolo Mascarello 齊名的傳統酒莊,六十二歲的老頭一點也不老,還飄著香粉,帶多些泥土,略帶鹹,有點陰暗和沉重的感覺,這莫非是濕冷的年份?以前喝過幾款 1955,保存得好的還能喝,而且像這一瓶一樣蠻不錯的,況且我開得晚,再給他半天可能會綻放。令人感動!

 

接下來讓我們細心聽聽兄弟倆的對話。

Aldo Conterno 有三款用單一田釀造的 Barolo,我這裏選了最有結構的 Cicala 與 Giovanni 的 Cascina Francia 作比較。

L12501555. Conterno Aldo, Barolo Vigna Cicala, 1998 有紫羅蘭花香和草本,熟果,酸度好,勻稱典雅。都說這塊田結構厲害,但可能 1998 是暖和的年份,今天蠻適飲的。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98 卻像個健美先生,結實如鋼鐵,如岩石,北京朋友說有點北京蜜棗的味道。

有趣的是有人說弟弟優雅若天,哥哥雄偉如地;但也有人比 Giacomo 作天,Aldo 為地,不過說 Aldo 精於細膩,Giacomo 長於結構,大家應該沒有異議。

第二回合的 Aldo 更細緻典雅了,Giacomo 也更豐厚但不失圓潤。

這樣一比較,Aldo 要追求的是甚麼便一清二楚了。

 

最後一雙原來是今天的高潮。Aldo 想發揮三塊田的不同優點來釀造一款堪與  Monfortino 比擬的酒,效果如何?

大家或許不知道,Aldo 等到 1980 年買下以優雅為特色的 Romirasco 田(以前他是租客),才把 Granbussia 的比例定為 Romirasco 為主(約 70%),其餘兩塊 Cicala 與 Colonnello 為輔(各約 15%),第一個年份是 1982。與 Monfortino 相比,他縮短了發酵與熟成時間(3 年大桶),而且在灌瓶前先在不銹鋼桶放 2 年,又每年刨掉木桶內壁的表層,所有這些做法都是為了讓酒的香氣與果更清新。

我選了 1988 是因為這是相對早熟的年份,而且兩家的樹齡也接近 20 歲,表現應該會更好。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兩瓶竟然都有微恙。

L12501527.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1988 有輕度瓶塞感染,香氣影響大,但口感仍然不錯,舉重若輕,有如絲的質感。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88 酒色有點混濁,醬油氣味與豐富的礦物味混合成一種像吃北京涮羊肉時自調的醬料,熟悉 Monfortino 的人當會認得出那標誌性,如混沌初開的香氣,入口諸味紛陳,我始終覺得最貼切的比喻是黑洞。

只緣身在此山中,今天近看不清,反而從遠處觀之,Monfortino 與 Granbussia 肯定是兩座形態大異的奇山﹕Monfortino 巍峨,高若天; Granbussia 俊秀,柔若水。

這裏也有地的因素。Le Coste 與 Francia 都有 Serralunga 的雄偉性格,但 Aldo 選的田在 Monforte 之西的 Bussia,從地理位置與土質都接近 Barolo,那邊的優雅風格可能更合 Aldo 的口味。

比較過這兩雙作品,我終於明白兄弟為甚麼要分家。我打趣的跟大家說﹕是路線鬥爭而非權力之爭使然,得益的是你與我。

Wine of the Night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98 先以 6 票成為今天的 WOTN,繼之是 9. Cappellano, Barolo, 1955 的 2 票,然後這三款各拿下 1 票﹕

3.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1958

5. Conterno Aldo, Barolo Vigna Cicala, 1998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88

我問大家為何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98 那麼受歡迎,聽到的答案是﹕狀態一直能維持。

我提出了另一觀點﹕喝酒不是打仗,能打動你的心,令你有很大的 emotion,多年後仍然難忘的,這才是你心之所繫。

於是大家再次投票,有一位先離開沒有再投,餘下的選出當晚的至愛為﹕

3.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1958(4 票)

9. Cappellano, Barolo, 1955(3 票)

以下三款各拿 1 票: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1964

5. Conterno Aldo, Barolo Vigna Cicala, 1998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98

後記

酒喝得多了,常覺得跟誰喝遠比喝甚麼重要,尤其是他們。

可是酒已醒,我們的話匣子才開了一小半。

但我知足了。

有一位說每年參加了這次聚會才算過完年,我卻覺得新的一年才開始呢!

他們是報春花,很高興今年每個人幾乎都有新的計劃和新的抱負,但我想告訴他們今天的 3、4 和 9 說的是﹕情還是老的好。

沒有情結,只有情!

也感謝新朋友小伍的點撥,她這一講我才曉得我命中註定要瘋狂,那就認命吧,一瘋到底。

還有:感謝上天,今天的老酒算開得不錯啊!開心頂透了!

明年開甚麼好呢?

IMG-20170219-WA000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