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4 場 — La Morra (III) Around Brunate

生物動力曆法﹕2017 2 17 日下午 7 時開始  –

繼三個月前的一場 VIPa-4 第 23 場 — La Morra (I) Around Rocche dell’Annunziata 後,我們繼續遊走 La Morra,探訪另一 Grand Cru 級名田 Brunate。

Brunate 位於產區最南端,橫跨 La Morra 與 Barolo 兩條村子,與 Rocche dell’Annunziata 相距不遠,但風格迥異。這次我們也加插了兩塊臨近的田(Cerequio 與 La Serra)作比較,所選酒莊從極傳統到極新派都有,這是我期待已久的分享會。

是晚酒單如下﹕L1250141

(Bianco) Germano Ettore, Langhe Nascetta, 2013

(Extra)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Brunate, 2010

1.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La Brunata, 1998

2. Vietti, Barolo Brunate, 1998

3. Voerzio Roberto, Barolo Brunate, 1998

4. Voerzio Roberto, Barolo Cerequio, 1998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82

6. Marcarini, Barolo La Serra, 1982

兩款 1982 在前一天晚上 11 時開瓶,其餘(連白酒)一天前開,後來臨時加的一款 2010 則在試酒會前 4 個小時才開,所有酒(包括白)開瓶後拔塞作瓶醒。

 

L1250124開場的白酒是比較少見的 Germano Ettore, Langhe Nascetta, 2013。去年我們初嘗 Rivetto 的 2013 Nascetta 便令大家眼前一亮(見﹕VIPa-4 第 10 場 — Barolo in Barolo),這次的一款又是另一種風味。

第一回合香氣緊閉,似有輕輕的花香,但入口卻有類似 Nebbiolo 般的堅實(firm)的感覺,酸度活潑。Rivetto 在輕盈中散發大量礦物味,比較飄逸;Germano 則沉厚,幾乎有紅酒的身軀。

一個半小時後,我決定換瓶十多分鐘再下杯,果然爆發漂亮的白花香,在杯內繼續綻放,有人聞到尖椒的辛辣香氣,入口渾厚,飽滿,香料、礦物味、酸度一應俱全。

這款酒制作過程簡單,約 5 天在不銹鋼桶發酵與泡皮,不進行乳酸發酵,五月便灌瓶,所以我猜他比 Rivetto 複雜的原因一是葡萄藤較老(2004 年栽種),另外可能是土地的差異。

L1250122無論如何,Nascetta 的出現,令我們在 Arneis 與 Timorasso 以外,多了一個 Piemonte 原生白葡萄的選擇。這個酒莊過去的 Barolo 桶味似乎多了一點,想不到他們的白那麼清新自然,我還沒講他們的 Rieseling 呢,我放了三天讓幾位朋友盲品,有人竟然猜他來自德國 Rheingau!

 

我們第一雙 Brunate 在早上小試時感覺較老,所以我臨時從酒窖再找一款年輕一點的,在試酒會開始前 4 個小時才開瓶。

L1250138(Extra)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Brunate, 2010 很有活力,香氣以草本與香料為主,酸度與結構都很好。因為開瓶比較晚,我把餘下的一半換瓶 ¾ 個小時後才進行第二回合,這時酒打開得比較好了,豐滿但圓潤,活潑好喝。我告訴大家酒莊不出名,所以價格低得不合理,更添大家的憐愛,後來選 WOTN 他竟然拿了兩票!

 

正式比試有四款 1998,先出場的兩款都來自 Brunate。

L12501251.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La Brunata, 1998 顏色有點像茶,看上去有點老,香氣卻不錯,紫羅蘭、草本與香料,還有薄荷和礦物味,很複雜,丹寧架構也明顯。

2. Vietti, Barolo Brunate, 1998 較濃厚,深沉、純淨而密實,有人聞到巧克力和太妃糖(toffee)。

Francesco Rinaldi 傳統,大畫面;Vietti 走中間路線,聚焦在果;兩者都很有性格,不過今天大部分酒友(7﹕3)比較喜歡 Vietti,他們嫌 1.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La Brunata, 1998 還未夠開放,但傳統口味如我卻愛他夠複雜,而且那麼年輕的 Barolo 是應該感覺到他的結構的。其實 1998 已經相當好喝了。

到了第二回合,兩者的體格都更強壯。1.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La Brunata, 1998 仍然通透,新鮮;2. Vietti, Barolo Brunate, 1998 的果味更霸道了。

 

接下來由新派大明星 Roberto Voerzio 出場,我們試他的兩塊相連的田 Brunate 和  Cerequio。

L12501293. Voerzio Roberto, Barolo Brunate, 1998 的顏色與氣味都顯得較老,雖然塞子幾乎是完美的。一點醬油味,老舊草本,但入口濃厚,丹寧也重。

4. Voerzio Roberto, Barolo Cerequio, 1998 爆香,濃烈而且很果,有人笑說有幾分像比較好的 Barossa,不過一入口便知道是意大利來客。酸度不算明顯,果卻非常豐滿,幾乎有點燒烤的感覺!

很有趣的是﹕3. Voerzio Roberto, Barolo Brunate, 1998 負傷上陣,卻仍然以 9﹕1 大勝 4. Voerzio Roberto, Barolo Cerequio, 1998,可見 Brunate 這塊田真的了得。

但其實大家都覺得這兩款比先前的一雙失色太多了。我當然明白我這群隨意酒友口味越來越正宗,也就是好傳統而厭新派。

頭號 Barolo Boy 又怎可看扁?兩款酒在第二回合竟然大有進步,尤其是 3. Voerzio Roberto, Barolo Brunate, 1998,醬味雖然多了,卻開始有些通透感,果與酸有很好的平衡,層次感出現了!

4. Voerzio Roberto, Barolo Cerequio, 1998 仍然以果味為主,但沒有剛才那麼霸道,可惜還是稍欠酸度,所以喝起來有點膩的感覺。

Roberto Voerzio 的新派表現主要在葡萄園,他拼命的做綠採收(green harvesting),有時候為了果可以犧牲酸度。據說 Cerequio 的特性是細膩,但在他手裏,飛燕幾乎變成玉環,當然溫暖的 1998 也是幫凶。

喝過四款 Brunate,當知他與 Rocche dell’Annunziata 有著完全不同的性格。Rocche 脂粉,妖艷,甜美;Brunate 很多草本與香料,甚至有幾分髒髒的,強於結構。一女一男的,Rocche 近典型的 La Morra,Brunate 則近 Barolo 多一點(可參考 VIPa-4 第 23 場 — La Morra (I) Around Rocche dell’Annunziata)。經過這兩場,必可對 La Morra 了然於胸。

我問大家三款 1998 Brunate 當中較喜歡那一款,發現最受歡迎的是 2. Vietti, Barolo Brunate, 1998(6 票),其次是 1.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La Brunata, 1998(3 票)和 3. Voerzio Roberto, Barolo Brunate, 1998(1 票)。

 

最後一雙是一代宗師 Elvio Cogno 在絕佳年份 1982 為 Marcarini 釀造的名作,我們也拿了位置較高的鄰田 La Serra 與 Brunate 做比較。

可惜的是兩款都有微恙。

L1250133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82 有一點醬油氣味,但口感驚人的漂亮﹕融和、絲質的順滑,輕紗似的丹寧。在杯內繼續整合,有人笑說連醬油也在不斷演變,唯一可挑剔的是收結短了一點。

6. Marcarini, Barolo La Serra, 1982 的醬油味更多一點,早上小試時覺得他脆弱,現在好了一點點,清純但簡單,像酸梅湯。

大家當然壓倒性的喜歡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82,比數是 9﹕1。

1982 真的是厲害的年份,兩款酒都在第二回合有更好的表現。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82 在醬油氣味下面徐徐放出花粉香,這時的整合只可以用無縫來形容(seamless integration),而經過短時間冰鎮後,連收結也長得無懈可擊了。

6. Marcarini, Barolo La Serra, 1982 這時也抖擻精神,多了點骨架,像酒多於酸梅湯,簡單但好喝。

我想這次我起碼讓大家知道 1990 年以前的 Marcarini 是禾稈下的珍珠,絕對不容錯過。這兩年我們的試酒會便出現過令人驚艷的 1971 和 1965,無論好年與災年他的表現都非常出色(見﹕VIPa-4 第 20 場 — 災年尋異品VIPa-3 第 26 場﹕1971 Barolo and Barbaresco)。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的 WOTN 當然是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82,拿了 7 票之多;

L1250136其次是 (Extra)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Brunate, 2010(2 票)與 2. Vietti, Barolo Brunate, 1998(1 票)。

告別 La Morra,我們開始向 Monforte d’Alba 進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