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3 場 — Giacosa’s Happy 1998

生物動力曆法﹕2017 2 4

上星期四晚臨睡前,不知怎的突然想﹕好想喝 Giacosa,就在這個周末!

我馬上在隨意群組裏發了一條求偶信息,打算第二天睡醒後看看有多少人想陪我喝。我心想﹕沒人有興趣我便像過去十年一樣,開一瓶在家慢慢喝。

第二天起來,發現有四雙上釣,於是星期六就過足癮,開了 Giacosa 的五款 1998,另加其中一款的 1996 以作比較。

當晚酒單如下﹕

image4

0. Giacosa Bruno, Spumante Extra Brut, 2006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8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1998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8

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96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8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

所有紅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醒酒。

 

醒胃酒是性價比極高的氣泡酒 Spumante Extra Brut, 2006

IMG-20170206-WA0004

葡萄來自 Oltrepo Pavese 的 Pinot Nero,位於 Lombardy 地區的 Pavia 省,Giacosa 三十多年前便從同一個酒農買回來,近年年產只有不到 10,000 瓶。

跟 Giacosa 的 Dolcetto 和 Barbera 一樣,簡單易喝,果很豐滿,酸度好,收結微苦。聽說 Giacosa 每天午飯都喝 Dolcetto,這款 Spumante 大概是他夏天的解渴妙品?

 

接著,我們先試四款 Barbaresco。

Barb-41998 大概是今天最適飲的年份。

這年天氣比較暖和,開始時與 1997 差不多一樣熱,幸好臨近採收時恢復了比較正常的日夜溫差,剛推出時鋒芒被 1997 掩蓋了,後來大家卻發現這是非常優雅的年份,比 1997 耐喝得多。

我們用來比較的 1996 是有名的老派的大年,偏冷所以生長期比較長,酸度突出,是典型的長壽年份。比較好的 Barolo 仍然酸包果,且看今天的 Santo Stefano 有何表現。

Giacosa 的 Asili 與 Rabaja 來自自家的田,Santo Stefano 則早從 1960 年代便從 Castello di Neive 買進,但 2011 年是最後一年。

幾款酒的顏色都非常淺,其中 Rabaja 可能深一點點。

第一回合三款 1998 表露出截然不同的性格。

Asili 輕柔、Rabaja 的拳頭剛穿破手套,Santo Stefano 像個充滿氣的氣球,有一種鼓脹的感覺(voluminous)。

在 1998 年,Giacosa 只選了 Santo Stefano 為 Riserva,在木桶多放一年,因此感覺也是三款當中最有重量的。

這回合大家最喜歡的是 Asili 與 Santo Stefano,各取 4 票,Rabaja 得 2 票。

這很好理解,因為 Asili 與 Santo Stefano 代表了兩極,喜歡纖細的選 Asili,貪力量的自然愛 Santo Stefano,Rabaja 卻有點尷尬,介乎這兩極之間,但這雙重性格正是他的魅力所在。

有酒友嫌 Asili 的丹寧較弱,所以不太平衡;Rabaja 有種涼涼的感覺,唯獨 Santo Stefano 圓潤兼平衡,所以她選 SS。這是很公道的評價。

我差點投了給 Rabaja,他這時的丹寧還沒有完全整合好,有種粗獷不羈的感覺,但豐富的礦物味和成熟的果味又有種絲絨般的質感,感覺像狠狠的把拳頭打了出去,但又有一個相反的力量把他拉回來,這種克制的力量(restraint)帶來一種難得的張力(tension)。回想起來,我應該投他一票。

Santo Stefano 的豐厚圓潤是無可置疑的,但我嫌他鐵板一塊的,缺乏了一種通透感,這是口味的問題。

可能拜果日所賜,Asili 今天果多於花,但他是三款當中最纖細的,而纖細正是 Barbaresco 的精髓,不是嗎?所以我投了他。

但三款 1998 都沒有 1996 Santo Stefano 那麼耀眼,他漂亮的酸度、迷人的花香和勻稱的結構令他艷壓群芳。看來 1996 的 Barbaresco 開始好喝了!

第二回合的 Barbaresco 全都發展得更好了。

  • Asili 開始出香粉,終於花香勝果香;酒體也更豐滿了,所以有無懈可擊的平衡;
  • Rabaja 的典型棕色香料湧出,豐厚、丹寧強,但整合好多了;
  • 1998 Santo Stefano 更豐滿但依然圓潤

這時三款都表現了最好的一面,真的難以選出最最好的是誰?

我很簡單,剛才投了 Asili,這次輪到 Rabaja。

全體投票的結果由 Rabaja 與 Santo Stefano 同拿 4 票,Asili 則得 2 票。

我必須一提的是 1998 Santo Stefano Riserva 終於適飲了,比我前年開的那瓶開放多了,而且非常好喝!果日可能是功臣。

1996 Santo Stefano 我便不用多說了,馬上找一瓶試試吧!

 

最後是兩款 Barolo。

L1250007Falletto 是 Giacosa 的獨家田,1982 年買入,種植面積幾乎有 8 公頃,在 Barolo 地區算不小了。從 1997 開始,Giacosa 把最高的部分另外用 Le Rocche del Falletto 來命名,其餘部分簡單地叫 Falletto。其實 1997 年以前的 Falletto Riserva 都出自最高的部分。

兩款酒的顏色比 Barbaresco 要深一點,但仍然頗為淺色。

一下杯,有人馬上說 Falletto 比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更香,另外又有人說 Falletto 好像較老。

我覺得兩款都香,但 Le Rocche del Falletto 偏清,Falletto 偏俗,有點像脂粉亂塗的感覺。Falletto 的確好像發展得比較快,結構有點散亂,而且今天所有的 1998 當中以他的酸度最弱,我猜是 bottle variation 的因素居多。酒仍然很好喝,但珠玉當前,難免有些失色。

Le Rocche del Falletto 卻非常精彩,清香,古典式的平衡,有朋友發現這 Barolo 有些 Barbaresco 的影子,纖細、優雅。我笑說你看看主人的容貌便明白為何有這般儒雅的酒。

到了第二回合,Falletto 依然散亂,我想放進冰桶冷凍一下應該好一點。我有點歉疚的說如果不是放在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旁邊,他應該還是不壞的。朋友大笑說這酒放在那裏都算好酒啊!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更豐厚和甜美了,朋友都瘋愛這款,但我說今天的 Barbaresco 似乎比 Barolo 高半線,比較有通透感帶來的層次,而且酸度也較好。我猜原因是 1998 終歸算是比較暖和的年份,Barbaresco 村子的田(Asili 和 Rabaja)有 Tanaro 河的調節,日夜溫差比較好,所以酸度和通透感出色一點。

Wine of the Night

我先讓大家為三款 1998 Barbaresco 排名次,結果幾乎打成平手﹕

  • 1998 Santo Stefano Riserva(21 分);
  • 1998 Asili(20 分);
  • 1998 Rabaja(19 分);

然後我讓大家為今天的 6 款酒排名次,按加權的方法算(第一名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名次如下﹕

L1250008E第一名﹕6.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18 分)

第二名﹕4.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96(15 分)

第三名﹕1. Barbaresco Asili, 1998(10 分)

2. Barbaresco Rabaja, 19983.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8 同樣拿了 8 分,所以三款 1998 Barbaresco 依然殺得難分難解。

但我心裏暗想﹕今天的 WOTN 應該是我們這伙隨意酒痴。隨意行幾年下來,匯集了好些心有同好的朋友,喝的酒多了,今天開始意味相投,這樣我才可以一呼十應。這樣擦出來的 emozione 火花在家裏怎會出現?

所以回家以後,我馬上在朋友圈發了這段信息﹕

前天突然心血來潮想喝 Giacosa,發了短信問朋友有誰想陪我喝,結果今天五 pair 人開了5 1998,另加一瓶 1996 作比較。結束前我照例問了大家的 WOTN,但其實我心裏一直想我們有緣聚首分享所愛,並且體會到眾樂比獨樂更美妙的道理,這才是今晚的 WOTN,也肯定是今年和永遠的 WOTN。我不怕肉麻的講一句:友誼萬歲!

在隨意與隨緣之間,我經歷了多次豐盛的採收!

謝謝你們,我的隨意朋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