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28 場 — Giacosa is not Giacosa after 2008?

生物動力曆法﹕2017 12 28 日下午 7 時開始

Bruno Giacosa 是意酒愛好者公認的酒神。這個酒神謙遜,沉默寡言,只讓酒說話。他的酒是何等溫柔,敦厚,在最陽剛的酒區用了最溫婉的音韻述説 Langhe 的動人故事。他是我心中的 Mozart。

很不幸,2006 年 Giacosa 嚴重中風後,怪事連連發生。

首先,兩個經典年份 2006 與 2010 他都決定不推出 Barolo 和 Barbaresco。

大地震後有餘震。意酒評論界中一言九鼎的 Antonio Galloni 在高度評價 Giacosa 的 2007 之後(最高 98 分),突然把他的 2008 打了入地獄,評了 87-88 分,其後更語出驚人的判定 Giacosa 自 2008 年起已不再偉大。

後來傳出酒莊以後不歡迎 Galloni 去試酒,這不禁令人懷疑究竟有什麽内情。

Galloni 最近在 Vinous Forum 中揭開了他的疙瘩:

This has nothing to do with Bruno. It has 100% to do with the fact that his daughter, Bruna, made life untenable for the only person on the planet to whom Bruno handed down his craft and experience, to the point that person left or was forced out etc. And they did this while squeezing customers with egregious pricing and other overly aggressive business practices. That's all there is to it. 

如此説來,Giacosa 的女兒 Bruna 逼走自 1992 年以來便跟隨 Bruno 當釀酒師的 Dante Scaglione,這似乎是主因。Dante 於 2008 年 3 月離去後,由曾在 Batasiolo 任職的 Giorgio Lavagna 接替,2010 年 Giorgio 離去,又由年輕的 Francesco Versio 接任,一年後,Dante Scaglione 答應回來當顧問,所以 Galloni 試了他們的 2012 之後也滿意地說酒有明顯改善了。後來加入了 Galloni 創辦的 Vinous 的 Stephen Tanzer 在 2013 年到酒莊試酒的時候,Giacosa 已恢復到田間去視察了。五年的風波似乎又過去了。

那我們可以說 Giacosa 的 2008-2009 是黑暗年份嗎?

兩年前我剛買到 2008 Asili 時喝過一次,並沒有覺得酒有多大毛病,其他酒評人也似乎沒有 Galloni 的驚人之語。

Stephen Tanzer 的專長是 Burgundy,打分數素來嚴謹;Kerin O’Keefe 則是傳統口味的守護神,我們試比較三人對 2008 Asili 的評論:

Antonio Galloni:“The 2008 Barbaresco Asili comes across as quite delicate, even frail, in this vintage. It possesses modest depth and inner sweetness in a decidedly understated style. Sweet red cherries, flowers and spices emerge over time, but the wine never comes together in the glass. The light, almost translucent color suggests this is a wine destined for a short life. The 2008 Asili is a major disappointment. It comes across as eviscerated and lacking any depth whatsoever.” (October 2011)

Stephen Tanzer:“Captivating flower perfume lifts aromas of raspberry, menthol and mint. Seamless in texture but a bit youthfully imploded, offering terrific red fruit intensity without weight. Quite spicy for Asili. Nicely balanced, silky, floral Barbaresco, finishing with continuing spice notes as well as serious, building tannins for Asili.” (November 2011)

Kerin O’Keefe:“The 2008 is stunning, with intense perfume of rose, violet, cedar, and sandalwood.  Extremely elegant with delicious raspberry and mineral flavors and smooth, polished tannins.” (Barolo and Barbaresco, 2014 年出版)

你看他們試的是同一款酒嗎?

為探究箇中真相,我在 2017 年之末組成了 12 人陪審團,搜集了從 2008 – 2013 年 Giacosa 最重要的兩塊田 7 款酒,讓大家裁決究竟 2011 年以後的 Giacosa 是否顯著的比 2008 和 2009 好 ?

我們的呈堂證物有以下 8 款酒:

Wine

Antonio Galloni

Stephen Tanzer

Bruce Sanderson

(WS)

Kerin O’Keefe

(Bianco) Cogno Elvio, Langhe Bianco Anas Cetta, 2016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9

87

92+

93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9

92

91+

92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8

88

93

90

Stunning 

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12

94

 

93

95

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2009

90

92+

95

93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2013

91

 

95

 

7.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8

88

95+

97

 

8.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11

 

 

97

95 for Falletto

所有紅酒在整整一天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酒是 Elvio Cogno 的 2016 Langhe Bianco Anas Cetta。Anas Cetta  更常見的名字是 Nascetta,可能是 Langhe 地區唯一的原生白葡萄,原產地是 Barolo 村之南的 Novello,因為難種而且產量低,像意大利很多葡萄品種一樣,曾一度消失了,全憑當地的 Elvio Cogno 與 Le Strette 重新種植。

Elvio Cogno 從 1994 年開始試種,二十年以上的樹齡令酒有足夠的集中度。試酒會開始前兩個小時才開瓶,第一回合已經很開放,熱帶水果味豐富,廣東人說的菠蘿(鳳梨),酸度好,他的勁度説明他來自 Barolo,微苦的礦物味收結讓我突然想起萬巢的 Carato。

第二回合的熱帶水果味更明顯,但圓潤、柔順,又有很好的礦物味,配這時上的一道乾爆薑葱蜆芥鷄非常美味。Ian d’Agata 說酒的陳年能力很好,成熟時有蜂蜜與香草(vanilla),今天只能掉口水了。

 

開庭呈上來的第一雙證物是兩款 2009 Asili。

2009 年天氣有起伏,開始時偏冷,採收季節暖和。

第一回合兩款酒表現非常不一樣,Giacosa 多花,合作社偏重果。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9 輕飄飄似的,散發著花香,纖細,丹寧極細,下杯後不斷變化,果與勁度漸出,從飄逸到柔中帶剛的變化令大家眼前一亮。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9 也飄些許花粉,但密不透風的濃作一團,一味的果、甜,同時丹寧蜂擁,是否顯露了季初變化不定的天氣呢?但在杯内逐漸變得順滑一點。可能時間過早吧,需要整合。

這回合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9 以大比數輕易的贏了 9:3。

第二回合的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9 果然繼續整合,但仍然以強有力的丹寧為特色,不太像 Asili。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9 這時的集中度更好了,配以超級細滑的丹寧,Asili 的妙處盡在此矣!有位朋友剛才嫌他太纖幼,如今也連同其他二位投降了。更好笑的是我太太這時興奮地宣佈這是她的 WOTN(最後是她的第三名),所以 Giacosa 這局盡取 12 分。

不記得在那裏看到 Galloni 說用同一塊田來相比,Giacosa 已被別的酒莊抛離了,這回我們陪審團一致判他敗訴。

 

接著是 Giacosa 的 2008 與 2012 兩個年份的 Asili。

2008 春天又冷又濕,夏天風雨連綿,除了冰雹之災,還要控制葡萄的發霉和腐爛,苟能逃過劫難,便可以迎來和暖的秋天,採收是近年最晚的(十月底),這是個非常有挑戰性的年份;2012 冬天與春天又濕又冷,夏天熱並有冰雹,幸好秋天有點雨,採收在十月初,酒體中等。

Galloni 給 2008 打了 88 分,2012 升到 94 分,在他眼裏,大概是地獄與天堂之別。

早上小試,2008 真令我有點擔心,總的來説很沉,薄荷香氣。好一個濕冷的年份!

相反,2012 卻飄,花香與香料,甜美,絲質的口感。

晚上第一回合,2012 比較討喜,仍有花香與香料,果比較明顯,圓滑,微苦收結,好喝,但略欠複雜度。

2008 下杯後一直在變,開始時感覺潮濕,好像比較熟,有人聞到紫菜,又有在濕地上的香草,有位 Bur 友說有 “Chambolle Musigny feel”,我感覺好像有天剛亮那種黎明前的感覺,果很低調。這時空氣中有種緊張的氣氛。打破這沉寂的是座中的法酒大好友,他滿臉着迷,並舉起大拇指說道:有性格!我馬上囘他:這性格來自天!這奇特,有挑戰的年份彷彿在這裏一一重現了。我們在交換意見的時候,杯裏又出了些帶鹹的礦物味,丹寧也開始出來了,柔中又漸漸出剛,Asili 有這種婀娜多姿的變化,我還是第一次經歷,但 2008 也是罕有的年份啊!會是 1996 年的翻版嗎?聽説 1996 剛出來的時候也不討喜。

很意想不到的結果出現了 — 這回合竟然由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8 贏了 9:3!

到了第二回合,兩款酒的性格差異更明顯:2008 仿若從地底下冒出,2012 則在地上的;2008 多泥土味,但在杯底下有花香隱現,是 Beppe Rinaldi 意義的 “骯髒”;2012 乾净,花香,甜美,圓潤。一個不修邊幅,有天然美;另一經過打磨、錘煉,有種洗練的美。

我突然腦海中閃出兩個名字:Florio Guerrini 與 Gianfranco Soldera!我想像天堂莊的 Florio 如果跑到 Asili,2008 年他準會釀出這種風味。

要我猜,2008 年是不尋常的年份,抱病的 Giacosa 大概下地的時間不多,負責種植的人沒有他的指示可能一切都比較保守,一動不如一靜,於是葡萄顯現的更多是上天的“脾氣”,也就是說更自然。2012 年沒有那麽困難,Giacosa 也重掌帥印,所以我們熟悉的 Giacosa 又回來了。

主流的口味可能比較喜歡 Soldera 式的洗練,但我們這群丐幫卻更喜歡這種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的自然風格。

無怪乎在第二回合,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8 竟然大贏 11:1!

Antonio Galloni 怪罪於 Giorgio Lavagna,但我更相信意大利人常說的一句話:酒是在葡萄園做的!多變的 2008 增添了變數,所以才出了非典的 Giacosa 2008。

與其說 Giorgio Lavagna 贏了 Dante Scaglione,我們倒不如說這個陪審團更喜歡  2008 的多變更甚於 2012 的柔美。

 

接著我們開始品試四個年份的 Barolo。首先是 2009 與 2013 的白標,同樣來自 Falletto 最高位置名爲 Le Rocche 的一片田,這兩年都沒有紅標推出。

2009 年天氣有起伏,開始時偏冷,採收季節暖和;2013 的春天濕冷,但夏秋溫和,採收在十月中進行。這是個經典,清新的年份。

2009 偏深沉,2013 卻清新,上天是雕塑家,我們是觀衆。

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2009 有紫羅蘭花香,比同年的 Asili 重很多,一陣花香後又沉了下去,但比早上小試時抱作一團的模樣,已經打開了一點。Barolo 吸引人的就是這種重量。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2013 更有活力,清新的花香,比 2009 複雜得多,有人聞到奶油,亦有薄荷葉,清新可喜。

不過大家似乎更愛 2009 的重量,令 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2009 以 9:3 先勝一局。

話雖如此,大家都同意兩款酒貌不同但神似。

第二回合兩者都爆香,令大家譁然。

2009 像擺在面前的一束怒放的鮮花,豐富,肉感,滋味!

2013 卻有點像從遠處飄來的花圃,平衡、優雅,細膩,有層次,我甚至覺得有點 Barbaresco feel。

結果有 4 名陪審員改投 2013,令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2013 以 7:5 反敗爲勝。

 

最後,由今天唯一的一雙紅標壓軸出場。

上面介紹過 2008 是極有挑戰的年份,而 2011 卻是暖和、乾燥,相對輕鬆的年份。

天堂莊與 Soldera 再次登場了。

2008 深沉,粒狀的丹寧,複雜,結構感强烈,入口能感到絲絲涼意,雖然這時的酸度不算高。

2011 很花香,噴了香粉,帥哥一個,甜美,輕盈,圓滑,更多集中度,打造得很好,很標準的好酒。

結果由 7.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8 贏了第一回合,比數是 8:4。

第二回合重複了剛才一雙 Barolo 的變化,兩者都爆開了。

2008 蘇醒後變得通透,鮮活了。

2011 豐滿,圓潤的果味很誘人。

結果仍由 7.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8 以 7:5 得勝。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最喜歡的三款酒排了名次,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 1 名﹕7.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8(25 分)

第 2 名﹕8.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11(17 分)

第 3 名﹕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8(11 分)

第 4 名﹕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9(10 分)

第 5 名﹕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2009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2013(同爲 4 分)

後記

有朋友問我:今天的裁決是什麽?

我笑說:有人胡説八道!

她再問:那判詞呢?

我認真的回答說:我完全相信 Bruno Giacosa 的質檢。他犧牲了兩個上好年份(2006 與 2010),卻通過了困難的 2008,是出於他對這片土地的責任感與深情。他抱恙時固然不能百分之百按照他的意願來做,但如果他貼上 Barolo 和 Barbaresco 的標簽,就是說瓶中物是我們每個人都要珍惜的上天恩賜。打從他跟隨父親與祖父在 Langhe 大地行走,他便如此,上天讓他多幹一天,他必跟從。這是簡單的道理,但凡人卻愛自尋煩惱,何苦呢?

後後記

不覺間,我們已完成了隨意行第五年的 28 場活動。

自去年年初開始,我刻意的安排了一次 Barolo 與 Barbaresco 之旅,至今已做了三十多場,兩個產區的每一條村子我幾乎都用鼻子和舌頭走過一次。

用 Bruno Giacosa 來結束今年的活動對我來説特別有意義。我們不過用了最輕鬆的方法,來模仿 Giacosa 幹了一輩子的事。

這條路我會跟他走下去,我也祝願他長壽百歲!

3 thoughts on “VIPa-5 第 28 場 — Giacosa is not Giacosa after 2008?

  1. 四年前也就是2013年11月份喝过那支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Asili 2008,留下了很深影响。翻出了笔记,记录的虽然不太多,但生动、细腻是这支的关键词。当晚还有那支白标Bruno Giacosa Barolo Le Roche del Falletto 2009 也是分量十足。

    这么好的Asili 08,盼望再次能遇见,Bruno longevit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