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24 場 — Treiso

生物動力曆法﹕2017 10 7 日下午 6:30 開始

告別 Serralunga d’Alba 之後,我們重新回到 Barbaresco。

Map-Barbaresco-3D 正如 Barolo DOCG 產區不光從 Barolo 村來,Barbaresco 村也不過是 Barbaresco DOCG 產區裏三條村子之一,雖然一般人最熟悉的田如 Asili、Rabaja 都出自這村子。Barbaresco 村最靠近 Tanaro 河,地勢較低(一般在 200 米上下),總的來說比較暖和,這裏的 Nebbiolo 長得比較溫柔。

在它東面的 Neive 村面積最大,主要的 Nebbiolo 種植區在西部靠近 Barbaresco 那邊,酒的風格也跟 Barbaresco 有點類似。

在兩條村子之南的 Treiso 原來屬於 Barbaresco 的一部分,從 1957 年才分拆出來,在地圖上看像個牛角包,Barbaresco 與 Neive 的南沿為底部,高約 200 多米,從這裏開始緩慢的向上爬,到最南端翹起來的牛角尖處幾乎有 500 米那麼高,與 Barolo 的 Serralunga d’Alba 不相上下。其實 Treiso 的泥土也與 Serralunga 相像,同屬於比較遠古的 Serravalliano,與其他兩村子的 Tortoniano 土壤相比較為貧瘠,所以這裏的 Nebbiolo 也多了幾分剛勁,可以說是非典型的 Barbaresco。

挨著 Treiso 之西,有名為 San Rocco Seno d’Elvio 的狹長山坡,也被歸入為 Barbaresco 產區的一部分,2014 年的 Barbaresco 種植面積只有 45 公頃(Treiso 有  176 公頃),可以當作 Treiso 的一部分。

我一直對 Treiso 的 Barbaresco 很好奇,尤其在認識了 Ada Nada 以後。以前在不同時候試過不同的 Treiso ,這次我特別選了 8 塊田,9 款酒,讓我們可以一次過體會這村子怎麼個非典法。

是晚酒單如下﹕

1.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Montersino, 2013

2. Adriano Marco e Vittorio, Barbaresco Sanadaive, 2011

3. Rizzi, Barbaresco Nervo, 2006

4. Rizzi, Barbaresco Rizzi Boito, 2006

5. La Spinetta, Barbaresco Vigneto Valeirano, 1997

6.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1995

7. Sottimano, Barbaresco Pajore, 2004

8.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

9. Piero Busso, Barbaresco San Stunet, 2008

1995 與 1997 兩款用了小木桶陳年,為謹慎起見,我在試酒會前 8小時才開瓶,其餘的一律在 26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我們從村子的南部較高地帶出發,先試來自 San Rocco Seno d’Elvio 的一雙。兩者顏色都比較淺,但風格迥異,一在天,一下地,煞是有趣。

1.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Montersino, 2013 有花粉香,果味潛得深;2. Adriano Marco e Vittorio, Barbaresco Sanadaive, 2011 卻以奇異的香料為主,很泥土味,入口像非洲咖啡多於葡萄汁,收結微苦。

有朋友說 1.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Montersino, 2013 很有趣,聞起來是熟果,入口卻是酸櫻桃,而且強有力,有人甚至因為那熟果味覺得有點新派,但這酒莊幾年前起已完全回歸傳統,把小木桶全換成奧地利與德國的大木桶。

結果 2. Adriano Marco e Vittorio, Barbaresco Sanadaive, 2011 的奇特風格更討喜,先以 8﹕4 勝了第一回合。順帶一提,Sanadaive 是 Seno d’Elvio 的土語叫法。

第二回合的  2. Adriano Marco e Vittorio, Barbaresco Sanadaive, 2011 依然以泥土味見勝,而且顯得更為複雜,但 1.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Montersino, 2013 好像仲夏雨後一樣,變得清澈與通透,優雅動人,因此以 7﹕5 扳回了一局。

但其實兩者的表現可說各有千秋,我覺得 1.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Montersino, 2013 贏了年份 —- 清涼、晚熟的 2013 比乾燥的 2011 明顯更有活力。

 

往南走,我們抵達以 Rizzi 葡萄園名字命名的 Rizzi 酒莊,他們在這裏有兩大塊田,較高(最高 360 米)的一塊名為 Nervo,較低的一塊名叫 Rizzi(最高 300 米)。

前一雙的天地之別這裏再次出現了。

3. Rizzi, Barbaresco Nervo, 2006 有紫羅蘭花香,有勁度但圓潤,一位朋友說泥土味多於果味。

Rizzi 是塊很大的田(70 公頃),Boito 是位與頂部的小塊,最老的藤遠自 1972 年,從 2008 年起用來釀造 Riserva 酒款。在早上小試時,4. Rizzi, Barbaresco Rizzi Boito, 2006 是最封閉的一款。現在終於打開了一點,深黑、滿身肌肉,丹寧豐厚。

Nervo 有花的性格,Boito 則更像濃茶與咖啡,更開放的 3. Rizzi, Barbaresco Nervo, 2006 順利的以 9﹕3 贏了第一局。

一如所料,4. Rizzi, Barbaresco Rizzi Boito, 2006 在第二回合打開得更多了,爆發著濃濃的香氣,有花有土,丹寧結構帶來的 Barolo 式複雜度引來一陣騷動;3. Rizzi, Barbaresco Nervo, 2006 初時有點沉下去的感覺,但很快便花香重來,一副清秀的模樣,仍然討喜。

濃妝對淡抹,令大家十分糾結,結果 6﹕6 打成平手,也算公道。

 

接著我們繼續往北,來到出名優雅的名園 Valeirano。我找不到同一年份,只能以 1995 對 1997。

大家都知道 1997 是個炎熱的「美國年份」,但 1995 剛初出來時頗令人叫好,今天卻大多數認為過譽了(Galloni 打 88 分,Decanter 打 2/5),只有 Kerin O’Keefe 認為不錯( 4/5),不過當年天氣偏冷而且不穩定,常常下雨,所以應該不會好得到那裏去。

5. La Spinetta, Barbaresco Vigneto Valeirano, 1997 令我會心微笑,單憑那強烈的木桶香氣可能會令人誤以為他是 Bordeaux。我記得多年前參加過莊主親自主持的試酒會,他大談他至愛的 Chateau Margaux,但起碼這位 Barolo Boy 很忠於他的口味。令人驚喜的是入口有通透感,圓潤,更有難得的酸度,明顯是 Nebbiolo 而不是 Cab。

早上小試時,6.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1995 令我捏一把冷汗,香氣很弱,口感又輕輕的,會不會太老了?我是從意大利南部一家不知名的網店買回來的,酒的保存狀況如何完全沒有把握。

這時下杯卻有一陣驚喜,很漂亮的乾玫瑰花香,入口輕而不淡,非常細的丹寧,喝得舒服!有朋友嫌酒老了一點,但我懷疑主因是 1995 不是強壯的年份,再加上 Valeirano 是優雅而非有力量的田,這應該是正常的成熟表現吧。

結果 6.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1995 以 8﹕4 大勝。

在我看來,第二回合的 5. La Spinetta, Barbaresco Vigneto Valeirano, 1997 桶味更厲害了,而且木桶帶來了一絲絲的苦味,活力又有所下降,我的經驗是新派的酒很多時候相對不耐喝,但也可能是我過早開瓶了,畢竟我對新派的酒經驗比較少。

6.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1995 卻非常有趣。我倒的是瓶底連渣滓的部分,濃得不得了,而且有明顯的菌菇香氣,入口複雜兼有勁度。看來酒確是比較成熟,酒裏很多有味道的成份掉到瓶底了,所以先倒的酒稀薄,瓶底的卻如廣東老火湯一樣濃厚。這種現象以前見得太多了,但 1995 表現如此,確令我有點意外,可能酒的保存狀況並不完美,令酒較為早熟。

這回合 6.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1995 以 9﹕3 再勝。

這次很高興認識了 Valeirano。這大概是 Treiso 當中最纖細和優雅的田,與 Barbaresco 的 Asili 和 Neive 的 Gallina 可以稱得上是 Barbaresco 的三大美人吧?

 

我們走到 Treiso 最北的地帶了。

Pajore 是 Treiso 的名田,聰明的 Angelo Gaja 在 1980 年代早期從 Giovanni Moresco 手裏買下了他的田,成為這裏最大的地主,這是 Gaja 的 Barbaresco 品質很重要的保證(Sheldon Wasserman 意見)。Giovanni Moresco 的 1971 Pajore 是我至今難忘的偉大 Barbaresco 之一,我願意用一瓶 1971 Monfortino 來換他。

Cichin 是土語(矮子的意思,莊主的舅公的暱稱),其實是 Rombone 裏頭最好的一片,長期為 Ada Nada 擁有,他們與堂親戚 Fiorenzo Nada 是這葡萄園最大的地主。

7. Sottimano, Barbaresco Pajore, 2004 一下杯便是 Bordeaux 式的桶香,莊主愛 Burgundy,酒也有博岡式的乾淨和圓潤,以果味為主,不過丹寧頗為凌厲。

8.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 滿身是力量,帶很強泥土味的深色香料,有深度與勁度,酸度好,丹寧勇猛,有待馴服。

與前一雙一樣,能接受桶味的都選了 7. Sottimano, Barbaresco Pajore, 2004,其餘的取 8.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結果由 8.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 以 8﹕4 勝出。

第二回合有好幾位改投了 7. Sottimano, Barbaresco Pajore, 2004,他們覺得桶味收斂了,變得平衡優雅了。平衡優雅固然是 Pajore 的性格,但不喜歡桶味如我者,便要找 Sottimano 比較近期的作品(15% 新桶),又或者乾脆試試 Rizzi 的 Pajore。

8.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 這時候爆香,丹寧依然勇猛,整合好多了,這時的複雜度我認為是今天最好的一款。有人說他的酸度似乎不足,但我看原因是有一陣子,酒正在活躍變化,等他穩定下來,酸度便比較明顯了。又有人說酒不太乾淨,我會換個詞說他有一種粗獷的風格,既有地(Rombone 的特性),也有天(經典的 2004 年份)的原因。與 Pajore 相比,一定要有更多的耐性。這款酒也是今天最有 Barolo 風味的一款。我說多了,因為我的確很喜歡這款酒,酒瓶內外也如是(請參看﹕意遊散記(十)﹕Ada Nada 的逍遙遊意遊速記(十二)﹕Ada Nada 的歡樂頌

這回合讓 7. Sottimano, Barbaresco Pajore, 2004 以 7﹕5 反勝。

 

剛才的酒都來自 Treiso 的西面,最後這款來自東面最高達 420 米的 San Stunet。

9. Piero Busso, Barbaresco San Stunet, 2008 有花香與香料,入口果味比較豐富,但比較平板而且欠酸度,似乎香氣比口感有趣。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排名次選出當晚的頭三款酒,以加權方法算出的頭三名是﹕

第一名﹕6. Ada Nada, Barbaresco Valeirano, 1995(25 分);

第二名﹕8.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14 分);

第三名﹕7. Sottimano, Barbaresco Pajore, 2004(12 分)

後記

Valeirano 柔美,Rombone(Cichin)粗豪,Pajore 平衡,從這三款 WOTN 便可以知道 Treiso 的多樣性遠勝於其他兩條村子。但整體而言,似乎 Treiso 比較陽剛,對應著 Barbaresco 的陰柔,說他是 Barolo 與 Barbaresco 產區的中轉站大概不會大錯。正因如此,新年份的 Treiso 相對沒有 Barbaresco 那麼容易打開,這可能是這個產區相對不受酒評人青睞的原因,但正因如此,這是絕佳的尋寶地。

另外,過去因為地勢高,天氣涼,Treiso 種的 Dolcetto 和 Moscato 比 Nebbiolo 更多也更出名。但隨著地球變暖,正如 Montalcino 的北部一樣,Treiso 的好戲應該在後頭,我們且拭目以待。

借很年輕的 1989 Alsace Riesling,為 Giacosa 的第一門徒說﹕Buon Compleann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