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22 與 23 場 — 隨意行迎新聚﹕Brunello 中南北

Visits: 98

獻給 Manfredi and Fortunata Martini 的家人,感謝他們帶領我們去尋根

生物動力曆法

(第一場)2017 9 1 晚上 6:45 開始

(第二場)2017 9 23 晚上 6:30 開始9 點轉

緣起

2012 年 9 月 18 日,我們初訪天堂莊(見﹕漫步 Tuscany(之六)﹕難忘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我從沒想過葡萄酒可以如斯動人。人同此心,我心想能把這感動傳給近鄰多好?在回家路上,我拼命在尋思如何傳道。

回來後不久(2013 年 1 月),我便開辦隨意行活動,原來叫 Vino Italian Per amico,簡稱 VIPa。

今年是第五年,在辦到第 100 場的前後,我發現我的興致有增無減,環顧同行者,也似乎興趣猶存。我開始想﹕何不讓更多人領略到我們的樂趣?於是我發了個廣告,接受讀者報名加入我們的行列。

有幾十位報了名,最後我邀請了 30 位新朋友,分兩天為他們辦了迎新活動,有 11 位舊人也出席了。特別令我感動的是有四位朋友專門從台灣來香港參加,這或許也是台灣隨意行的起點?

心扉,開了嗎?

酒單

我估計一般人比較容易接受 Sangiovese,所以這次特別選了 6 款 2006 Brunello,涵蓋了產區的中、南、北部,我希望喝過 Brunello 的朋友也可以對不同地帶的風土特性有全新的理解。2006 是酒評人齊叫好的年份,雖然較暖和的天氣令部分酒有酒精過高,酸度過低的毛病。

很巧的是兩次活動經歷了果、根與花的不同時段,大部分的酒都有很明顯的反應,讓我對喝酒月曆增長了不少知識。

 

A. (Rosato) Montenidoli, Canaiuolo, 2012

 

B. (Ross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

1.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3.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6

4. Poggio di Sott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5.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桃紅酒在開始前 1-2 個小時開瓶,其他酒款在 26 – 28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兩款開場酒可說先聲奪人,受到的注意力絕對不遜於六位主角。

簡單的說,果日的 A. (Rosato) Montenidoli, Canaiuolo, 2012 複雜,根日多礦物的趣味(微鹹、微苦),花日則「除了香,還是香」(選他為 WOTN 的一位新朋友的概括)。

兩三年前我們群中一位愛喝桃紅酒的酒癡瘋狂地向所有人宣告這是「天下第一 Rosato」的時候,我還不太了解箇中原因,因為這種酒我喝得不多。直到這個月上旬,我在德國參加了一個桃紅酒品鑒會,試遍了德、法、葡、摩納哥的 12 款酒以後,我才知道這種酒多麼難做得好。因為價格低,而喝酒的人又只求解渴,所以一般出品都簡單易忘。更糟糕的是有些莊想弄得複雜一點,但只靠加長泡皮時間而沒有很好的土壤,結果只是更多顏色與密度,入口卻空洞無物,像低質的 Baby Rosso 多於桃紅。

這才讓我領略萬巢這款酒難得的是不止香,而且純淨並帶上輕輕的礦物氣息,至於你想他香氣多一點,礦物味突出一些,又或者層次更好一些,那便可以用花、根和果來調節。最關鍵的是酒莊有良好的土壤,讓每款酒都能講述這一方之土的動人故事。

還有一點﹕一般桃紅酒都在頭一兩年被人喝掉的,五歲的老 Rosato 仍然開得那麼好,而且三個小時內還越來越變得有層次,只可以說是奇跡!

 

天堂莊的 B. (Ross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 更令大家眼前為之一亮。

果日的特色是扎實 — 第一回合已經清新,有很好的集中度;第二回合爆香,很全面,果、酸、丹寧齊全,juicy!

根日一開始以酸掛帥,鮮活,果不算明顯,與果日比較有點朦朧不清的感覺;第二回合下杯時是 8﹕50,花快到了,像脫胎換骨一樣,香氣有花,有菇,也有果,集中度提高了,酸度恰好,丹寧也清晰可辨。有趣的是後來在進行第一雙 Brunello 的第二回合品試時,我太太酒杯裏的 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竟然有很強的蘑菇香氣,可是入口卻完全沒有菇味;這時我仍然留著一半份量的 B. (Ross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 在杯子裏沒喝完,我再聞一下發現蘑菇香氣幾乎掩蓋了其他氣味,這才讓我發現 Cerbaiona 的蘑菇香氣原來來自我太太的 Zalto 杯子內壁殘餘的 2013 Rosso!我一直不捨得喝掉我杯子裏的 2013 Rosso,為的就是這香氣。到試酒會快結束時,酒已變成牛肝菌濃湯了!

聽說 2013 是近年罕有的經典年份,因為天氣比較涼,採收遲到十月中才開始,漫長的生長期令葡萄有特別豐富的內涵,今天從這款 Rosso 也可以略窺一二。當然天堂莊的 Rosso 與 Brunello 的汁液原來是一樣的,只不過在木桶陳釀時間短一點罷了,這也是這款 Baby Brunello 表現那麼驚人的原因。B. (Ross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 終於成為了第二場的 WOTN!

中部

第一雙 Brunello 來自中部高地,以結構為特色。

1.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的結構感來自酸度,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靠的是丹寧。

兩者在果日的表現壁壘分明﹕1.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在第一回合的酸度令一些朋友受不了,但第二回合果出得多了,表現更為平衡;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第一回合有點霸道,丹寧與礦物搶得很厲害,第二回合整合了以後很 Chambertin,松木、樹皮的香氣很突出。

兩者一陰一陽,表現各有千秋,在我那桌兩個回合都幾乎打成平手,大概喜歡優雅的選 1.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愛力量的取 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根轉花那天更是有趣。

 1.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仍然以酸度掛帥,但根時段時口感稠密,有層次;到了花便飄花香,飄逸,優雅,果與酸平衡更好。

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在根時段爆香,有花有果有礦物,丹寧凌厲,結構好,但感覺稍欠酸度,雖然有朋友指出喝過高酸的 Biondi Santi 之後再喝 Cerbaiona 會對低一點的酸度麻木。到了花時段,他卻完全變了身,有如絲的質感,久違的通透感,酸度、層次都出來了,優雅!記得 6 年前這款酒初到時,曾喝得我如癡如醉(見﹕Cerbaiona: The Emotional World of Sangiovese),最近兩三年在試酒會再遇卻是高頭大馬,這次甚至令一位喝慣法國酒的新朋友笑說他像 Bordeaux!可是今天到了花時段,我熟悉的 Cerbaiona 終於回來了!

當天喜歡 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的人居多,我看就拜這種變幻。

南部

第二雙來自南部溫柔鄉。

每次 Soldera 出現,幾乎都萬千寵愛集一身,這次的 3.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6 也沒有例外。

兩場的第一回合都特別驚人,有一種清澈至極的通透感,讓那嚇人的異香、惡香、迷魂香穿透而出,幾乎令人懷疑 Gianfranco 是否放了些甚麼花兒或香水進去。入口甜,很深的甜。但最要命的是他通透,輕飄飄的,我以前常說的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intensity 便指此。Cerbaiona 也有勁度,但感覺重,而 Soldera 則用很輕的酒體來承載很重的味道,這是他獨特之處,也是他值得驕傲的地方。

有一位酒友興奮的唸起長恨歌的「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來,跟著嘆一句﹕可怕!

但夠膽量量批評他的也大有人在,一是欠酸度,二是「似玉雕和工筆畫,略嫌造作」。

他的第二回合卻在兩場有不同的表現﹕果日更香,更妖艷,變得龐大了或說正常了,但風格基本上一樣;花時段少了發香樹木的香氣,多了花,但結構有點亂,酒可能在適應天象的變化,不太穩定。不過有人說他如今才真實一點,比較有序,沒有剛才那麼張揚。

最倒霉的是陪他出場的 4. Poggio di Sott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這其實也是與 Soldera 一樣素來以香艷迷倒人的一款酒。所不同者,他偏向濃妝一點,結實一點,所以相對飄逸的 Soldera,他便有點 rustic 的感覺,尤其是在根時段。其實果日喝南部的酒最難討好,有朋友說他是「霎眼嬌」,喝了一口便不想再喝,但到了花時段,他卻變得從容,優雅,連酸度也開始出來一點!

兩者當中,大多數人都選 3.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6;選 4. Poggio di Sott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的人喜歡他比較自然。

北部

剛才四款酒都是酒評人的寵兒,大家沒試過也一定聽過。但這次我最想讓大家試的是比較少聽少見少喝的兩款北部 Brunello。

四年前初試 5.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時,發現非常難打開,要過了差不多一個星期後才開始見真章(見﹕Baricci 品試記(下)﹕Brunello 的真、善、美)。這次好得多,果日的第一回合出焦土、礦物、樹木,帶鹹的礦物味,酸度好,有種原始的力量;到了第二回合,松香、果香齊出,複雜但不失圓潤,那金屬和鐵銹味令一位朋友嘖嘖稱奇。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出奇地乾淨,果與酸為主,松露與蘑菇若隱若現,酸度最搶眼,可以說是今天六款酒中最好的,要我概括,我會用「圓融」;第二回合結構感加強了,松露與蘑菇稍為多了一點,沉到杯底去了,各種元素有難得的勻稱。天堂莊粉絲可能有點失望,因為這款酒很少有那麼「乾淨」的(Antonio Galloni 稱之為 “quirky”),如果兩年前同樣是果日的一次仍處反叛期,這次像個剛入世的小青年(見﹕VIPa-3 第 14場 — 天堂莊的花與果(上))。

第一回合由天堂莊壓倒性勝出,到第二回合天堂莊只以 6﹕5 僅勝。

但天堂莊在第二場的表現更有趣。

我早上小試時是根,先出熟悉的臭蛋,接著亮麗如照明燈的酸度引領我們進入拌以臭蛋和番茄醬的果。

晚上第一輪仍然是根,香氣逐漸變得乾淨了,稠密的酒體清楚地透著些蘑菇。到了第二回合的花時段,香氣盛放,可以聞到像三文治那樣的三層香氣,最上面是番茄醬(其實是帶酸的果),中層是花,下層是菇,入口同樣融合了這三種元素。以前聽一位酒友說有些酒有很立體的果,這次我發現原來香氣也可以很立體的!

第二場的 5.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狀態有點不太正常,總好像有些木枝的味道混在酒裏,而且不太開放,可能是瓶塞有問題。不過第二回合好一些,相比天堂莊仍然結構感較強。

受此影響,天堂莊在兩個回合都以 10﹕1 大勝。

Wine of the Night

果日我們分三桌坐,有兩桌選 3.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6 為至愛,另一桌選了 B. (Ross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

根轉花那天,由 B. (Ross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 勝出。

本以為 B. (Ross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 是陪客,怎知他竟與 3.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6 平分了天下。

我請求大家選出頭三名最喜歡的酒,然後用加權方法算出每款酒的得分,發現除了這兩款以外,三甲中還有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不過兩晚的排列略有不同。

果日的名次是﹕

第一名﹕3.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6(64 分)

第二名﹕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34 分)

第三名﹕B. (Ross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29 分)

根轉花那天的名次是﹕

第一名﹕B. (Ross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3(22 分)

第二名﹕3.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6(15 分)

第三名﹕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6 (12 分)

後記

名次不過反映了大家的口味,遊戲而已,不過三個地帶有著完全不一樣的風土特性,我看是清楚不過的﹕中部的特徵是結構,南部是果味,而北部是細膩。

對我來說,最大的發現有三﹕

  1. 2006 終於開始適飲了,尤其是天堂莊已告別了少年的躁動,開始發展出層次來。上個月在廣州喝過很有層次的 2004,我看 2006 也正走上這條路。
  2. 2013 令人期待。天堂的 2013 Rosso 比兩年前開放多了。  
  3. 花、果與根日的轉變在兩場中表現得淋灕盡致,強悍如 Cerbaiona 與 Baricci,濃果味如 Poggio di Sotto,選花日都可以令酒更優雅。

最後,再次向新朋友講句﹕Ciao, ciao!

請參看三位參加者的體會﹕ VIPa-5 22/23 隨意行迎新聚﹕試新聲

2 則評論在 VIPa-5 第 22 與 23 場 — 隨意行迎新聚﹕Brunello 中南北.

  1. 有幸參與其中, 喜歡活動進行的方式, 著實感受到那之間的樂趣, 對酒, 酒莊和地塊風土有更深層的認識, 讓人想一來再來. 謝謝老師對意酒推廣不遺餘力, 期待再相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