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20 場 — 1982, Again!

生物動力曆法﹕2017 8 14 日下午 7 時開始

一個月前的一場 Serralunga d’Alba 試酒會罕有地連開了兩瓶老態的 1982 Barolo,為正視聽,我答應補償大家,選些 1982 來再試一次。踫巧其中一位組員剛開了個工作室,我便把這批酒權當賀禮,到他的木子工作室度過了愉快的一個晚上。

我選的酒來自北、中、南各地﹕

1. Pio Cesare, Dolcetto d'Alba, 1982

2.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82

3. Col d'Orci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oggio al Vento Riserva, 1982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82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82

6.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Riserva, 1982

除了 Dolcetto 以外,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這 6 款酒的瓶塞都很完好乾淨,偏偏瓶塞最緊,幾乎沒有沾上酒液的兩款(從左起的第 1 與第 3)有醬油氣味,這又是缺氧惹的禍!

1. Pio Cesare, Dolcetto d'Alba, 1982 在早上 8 點開瓶,淺棕色,晚上第一回合有煙燻、草和泥土的氣味,味道不太乾淨,果不多,但其中一位朋友卻喜歡得不得了,他說這像極加飯酒,配煙燻雞蛋一流!35 歲的 Dolcetto 能喝已經不錯,奇就奇在第二回合竟然多了果,而且乾淨了,變成簡單易喝,名副其實的 everyday wine。

這款酒在三年前的一場隨意行 1982 年橫品曾出現過,那瓶的酒色漂亮極了,當時我是這樣描述的﹕

P1280096

1. Pio Cesare,Dolcetto D’Alba,1982 令我們大家大吃一驚!Dolcetto 是 Barolo 地區最佳的餐酒,一般在頭 3 年便消耗掉,那裏會放 30 年的?難得他一點老態都沒有,果味與酸度都有,就差新酒那種蹦蹦跳的滋味。我跟大家開玩笑說﹕可能是假酒!

還好,這次喝到真酒!

這款 2.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82 是意大利數一數二的奇酒,他們完全不用木桶,酒在玻璃內壁的大水泥缸陳釀,灌瓶後的酒只賣出少量,餘下的在每次接到訂單後,才用人手從原瓶換到第二個瓶子,他們認為這樣做可以去掉酒渣並減低缺氧的機會。我這瓶是 2010 年買入的,瓶塞簇新,寫著 2010。有位朋友曾探訪酒莊,大家看看她發來的這張照片,是不是大開眼界?

Courtesy: Phyllis

這款奇酒引來了兩極的反應,有一位愛得不得了,另一位卻掩著鼻子,頭搖得幾乎要飛脫掉了!

早上小試時感覺纖弱,有些塵土、乾花,酸度突出,一點點果,但勝在通透。

晚上第一回合,他開始活起來,有多種的香氣﹕口香糖,一點點花粉和不知名的香料,還有些像水泥、石塊的氣味,入口以酸度掛帥,spare,像身穿素衣的道人,喜歡他的說空靈,不喜歡的嫌他簡單,我拼命在回憶的,卻是三年前他第一次出現時的模樣,當時我這樣描述﹕

晚上第一回合,他卻好像開始蘇醒了,有點像熟透快要爛掉的水果(有人說熟香蕉),但一搖杯子,又飄來花香,不過有人說總有點奇怪的塑膠或天那水的氣味。入口出奇的正常﹕熟果,通透,輕飄飄似的。我說他出奇的正常,是因為過去喝 1975、1979 和 1985 這些年份都有令人掉口水的煮菜用的番茄醬汁的味道,但這次卻一點都沒有。

酒緩慢的在杯內變化,果越來越多了,雖然酸度仍然走在前面,很細的丹寧也出現了,最欣賞他的那位是愛檳之人,她堅持說在裏面找到一種她最最喜歡的香料,說罷又深深的嗅了一下。

我問掩鼻子的朋友為何如此深痛惡絕,她說聞也嗆,吞也嗆!有趣的是我後來翻查紀錄,原來三年前她也參加過這場 1982 橫品,在第一回合的投票中她還選了這款酒呢!

到了第二回合,乾花、香料開始比較突出,而且出現一種通透,純淨,和海不揚波式的平靜與安詳。據說 Emidio Pepe 最注重酒的平衡度,莫非這便是他所追求的境界?

酒剩下頗多,我又添了一點再試,這時乾花更多了,而且不聲不響中,他竟然變得乾淨了,有一種介乎脂粉與香料之間的香氣,這突然讓我想起他與 Sardinia 的另一奇莊 Dettori 的旗艦酒非常神似。Dettori 也用水泥缸,是天然酒的風味。天然酒就是這樣,you either love it or hate it,幾乎沒有妥協餘地。

在 Emidio Pepe 的門前徘徊多年,我終於好像聽懂了他的語言。

講得太多了,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我七年前發現 Emidio Pepe 時怎樣驚惶失措(道法自然﹕Emidio Pepe),當時我最喜歡一位愛慕者的藝評,現再引一次﹕

An artistic analogy comes to mind here. At certain point in the development of western art, the concept that all art must be “beautiful” to be judged as “good” begins to crumble, or at very least what is deemed to actually be beautiful begins to broaden. And so it is with Pepe. These wines are not first and foremost “things of beauty” but rather brutally honest reflections of their environment – a sort of cinema verite with fruit. If you're after “perfected” wines, these bottlings are not for you. But if the concept that one can literally drink a sculpture of that particular ridge in Torano Nuovo, Abruzzo during the scorching summer of 2003 appeals to you, there is no one who can convey this with greater verve than Emidio Pepe.

有一位頗老資格的 Barista 曾跟我說﹕咖啡喝得多了,覺得味道越淡,越能品出味道來。再品試過一千瓶酒以後,我彷彿也有此感悟。

 

讓我們回到 “perfected wines” 吧。

這款 3. Col d'Orci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oggio al Vento Riserva, 1982 的瓶塞緊得難以拔出,顏色出奇的淺,醬味比老 Dolcetto 重得多,開始時醬香幾乎掩蓋一切,下面依稀可辨香料,但肥大、豐滿的果味與非常活潑的酸度明明告訴我們他有多年輕。

有 Chianti Grand Cru 美譽的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82 散發著樹木的香氣和香粉,口感非常濃密,有帶鹹的礦物味,明顯尚未打開,在杯內逐漸開展、整合,越來越融和。

本是同葡萄生,但此時相映成趣﹕Brunello 奔放、豐滿;Chianti 內斂、融和。世人厚 Brunello 而薄 Chianti 的居多,這裏頭有很多酒以外的因素,但我突然想是否也出於性格的投射?

毫不奇怪的,吃了氧氣藥的 3. Col d'Orci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oggio al Vento Riserva, 1982 在第二回合變乾淨了,露出南部濃艷的特性,龐大的結構藏在厚厚的黑果之內,但有不錯的酸度作陪。我本來不特別喜歡南部的濃果,但今天也覺得他無可挑剔,蠻好喝的。

不過打開了的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82 真的無懈可擊!花粉,紅果,礦物,酸度,這些 goodies 打成一片,成為天水一色,無邊無際的圓融境界。Monsanto 的 Il Poggio 真了得,記憶中有點年紀的酒每瓶都滿滿的盛著 emozione,難道 Mon + santo 是聖人之山?再鞠躬!

 

最後兩款酒同出自產量大的酒莊而不是甚麼名莊,但更能讓我們公道的評價這個年份有多出色。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82 正逢妙齡,剛開始發出成熟的香氣,有棕色香料、蘑菇和樹林泥土。果味充足,很明顯的丹寧,初下杯甚至有點 rough and tough 的感覺,慢慢才變得通透,溶化了的酒體,酸度好。

6.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Riserva, 1982 初下杯有微量醬油氣味,出了一點點的菌類成熟香氣,圓滑,多汁,非常鮮活的酸度。稍欠層次,但很可口。

第二回合的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82 更形通透,開始展露出很好的層次來,這是剛進入成熟階段的 sweet spot。合作社年產 200,000 瓶的最基本酒款水準就是那麼讓人驚嘆!

6.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Riserva, 1982 此時也不甘示弱,竟然也露了一點丹寧來,但最討喜的仍然是他奔放的果和亮麗的酸度,最宜有酒大碗喝,管他甚麼層次與深度?

Wine of the Night

我們只在每個回合完成以後投票選出自己最愛的酒款。

第一回合有三款酒同分(各 3 票)﹕

  • 2.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82
  •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82
  •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82

第二回合眾望所歸,由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82 拿了 12 票中的 8 票得冠軍。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82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82 之間,我是蠻糾結的,最後我選了合作社,純粹因為他今天比較適飲。

感謝 K、K 媽媽、M 與 T 的熱情款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