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19 場 — Giacosa Again! (Mainly 2000)

生物動力曆法﹕2017 8 2 日下午 7 時開始

一個多月前的一瓶 Giacosa 2004 Asili Riserva 又是一次 tantalizing(可望而不可即)的體驗(見﹕VIPa-5 第 17 場 — Giacosa and Neighbors)。寫罷試酒報告,我突然心癢,說我很想試試比較開放的 2000 Asili。怎料一位剛開始發燒的酒友看到,便發了信息給我說﹕我報名呀!

實在難以推卻,於是馬上「呼兒將出換美酒」,Giacosa 「擁躉」自然蜂擁而至,這,又是難忘的 Giacosa 之夜。

這次以 Giacosa 2000 為主,也配了上次爆冷打敗 Giacosa 的 Roagna 共兩款。2000 以外,又加了另一熱年份 2003,酒單如下﹕

(Bianco) Nikolaihof, Vinothek Riseling, 1997

Giacosa Bruno, Nebbiolo D'Alba Valmaggiore, 1999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3

2. Roagna, Barbaresco Paje, 2003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

4. Roagna, Barbaresco Crichet Paje, 2000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0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所有紅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是老牌奧地利酒莊的一款奇酒。

Nikolaihof, Vinothek Riseling, 1997 在特大 3,500 公升木桶陳釀 17 年才推出,之前的 1995 年份被 Robert Parker 的酒評人打了滿分,1997 也被他的繼任人評為 97 分,被譽為「天籟之酒」(“unearthly”)。酒評又說有點雪莉酒(sherry)的感覺,所以我不敢太早開瓶,當天早上 8 點我才開了,下午 4 時試了一點,發現有一點點氧化的香氣,蠻封閉的,但入口卻非常豐富和甜美。

晚上第一回合,香氣仍然緊閉,但口感豐滿而滑溜,高酸,有一點點的鹹與苦,與德國比,礦物味點到即止,並不太明顯,但收結很長。我們難免有點失望,但一年前有一瓶這個莊的 Riesling 開得很慢,要換瓶才在第二個回合綻放,所以我大膽的把餘下的酒換到一個小瓶子,一個小時後換回原瓶再進行第二回合。

果然這時出了熟花的香氣,果明顯的多了,感覺上酸度沒有剛才那麼尖銳,果味有勁度但又有一種無重量的感覺,所以顯得優雅,有幾分 Soldera 的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intensity 的味道。礦物感仍然不太夠,這或許是風土的差別,也可能是酒還年輕。一位酒友曾試過 1995,也說開得非常慢。看來這 Riesling 中的 Monfortino 需要耐性。

另一款開場酒是 Giacosa Bruno, Nebbiolo D'Alba Valmaggiore, 1999

這是來自 Roero 地區的 Nebbiolo,土壤多沙子而且氣候較暖和,所以比 Barolo 適飲。

第一回合盛放典型的乾花香氣,如絲的細滑,很細的丹寧,入口感覺有點涼,這正是 1999 的特色。有人嫌果不太夠,我卻覺得花日喝涼年份的 Roero 本該如此,當然也有口味的問題。

第二回合更香,同時也更有重量,大家此時鴉雀無聲,都在用心享受這難得的尋常百姓家的 Nebbiolo。說真的,比較老一點的基本款 Nebbiolo 就像 Rosso di Montalcino 一樣難找,所以比 Barolo 和 Barbaresco 更為珍貴。

 

正式品試的第一雙來自歷來最熱的 2003 年,且看酒到中年,會否出洋相?

第一回合的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3 果真有點不妙 — 番茄乾的香氣,帶一點點花香,糟糕的是果味有點燒焦的感覺,酸度不明顯,而且丹寧很粗,所有熱年份的病似乎都發作出來了,比四年前的一瓶失色不少(見﹕VIPa-1.5 第 2 場 — 2003﹕Barolo 之痛?(Barolo 風采之一))。

2. Roagna, Barbaresco Paje, 2003 卻教人驚喜,滿是玫瑰花香,加上複雜的香料和一絲絲的松露,有層次,平衡,尤其難得的是酸度很好!

其實 Roagna 這款 Paje 在四年前的一次比試中也比 Giacosa 更出色,不過在我們這個圈子裏, Giacosa 是宗教,7 位原教主義者幫助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3 以 7﹕4 贏了對手。

不過我希望大家冷靜的聽我說﹕

  1. Asili 的泥土多沙,留住水份的能力較弱,所以在乾燥的年份較吃虧;Paje 以石灰岩(limestone)為主,沒這個弊病;
  2. Roagna 的葡萄藤平均年齡約 40 歲,老樹的根深,可以找到地下水源;
  3. Paje 比 Asili 靠近 Tanaro 河,較涼快,熱年表現更好。

人法地,地法天,Giacosa 縱然是酒聖,又怎能違抗天地的旨意?

Asili 與 Paje 的相對位置

(地圖逆時針轉了 90 度,向下藍色的部分是圍繞 Barbaresco 村西邊的 Tanaro 河)

但想不到奇跡在第二回合出現!一個半小時後,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3 像脫胎換骨一樣,竟然輕巧了,燒焦的氣味不知所蹤,換為花粉飄香!脫下了皮襖,換上春天的輕紗的他,灑脫又優雅,這才是 Asili!

2. Roagna, Barbaresco Paje, 2003 這時也毫不示弱,更玫瑰、更粉香,果味也更豐富,同時結構感也更強,雖然較暖的酒溫令酒稍有凌亂的感覺。

這回合兩款酒都忠實的表現了天地的本色﹕Asili 飄逸,Paje 剛柔並重,但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3 的回眸一笑實在太銷魂了,所以加大比數以 9﹕2 再勝一局。

 

接著這一雙是今天的焦點所在。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 我以前開過兩次,8 年前的一次清新但飄忽不定,4 年前再遇,我被那濃艷的花香和甜入心肺的果為之震撼,這次我喝得舒服和從容。玫瑰花和香粉不再令我驚訝,這次打動我的是他的一種通透感,這彷彿是弱冠之年的自信。還有就是 elegance 與 intensity 的美妙結合 — 優雅的外表包藏著火熱的內心,似熟未熟的 Asili 在 Giacosa 的手中就是如此感人,令我再次想起 Mozart — 中期的 Mozart。

但今天最令我有懸念的是這瓶 4. Roagna, Barbaresco Crichet Paje, 2000

Crichet 是 Piemonte 的土語,意思是「小山的頂部」,這是 Roagna 在老巢 Paje 的頂部只有半公頃的小塊田,最年輕的藤也有 60 歲,有部分更複製自根瘤病害前的原葡萄藤,有些藤一棵只長一串葡萄,所以產量稀少,有些年份不到 1,000 瓶。發酵後的浸泡期長達兩個半月,之後在大桶陳年 7 年,一般在採收後 10 年才推出。

我們大可以稱這傑作為 Barbaresco 中的 Monfortino。就像 Monfortino 一樣,這款酒也發展得特別慢,很難打開。

從 7 年前起,我曾四度叩見皇后娘娘,頭兩次都吃閉門羹,三年前起碼讓我感受到一種由細膩與結構感帶來的張力,而去年的一瓶開始覺得他好喝。所以今天我很有期待。

第一回合一下杯便爆香,除了花香還有各種複雜難以形容的氣味,有幾分像 Monfortino 那種黑洞式的狂野。香氣太濃烈了,如果先聞 4. Roagna, Barbaresco Crichet Paje, 2000,然後把鼻子移到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你會覺得世界像下沉一樣,嗅覺有點麻木了,聞不到甚麼。入口就如香氣一樣那麼複雜,又是 Monfortino!

我讓大家投票,結果自然是 Giacosa 的教友贏了,比數是 8﹕2。很不幸有一位教友的杯子不乾淨,聞到怪味,所以棄權不投票。

第二回合的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 仍然很 Asili,只能以銷魂形容之;4. Roagna, Barbaresco Crichet Paje, 2000 則更 Monfortino 了,複雜無比。

這是經典的 Giacosa Red Label 對 Monfortino,以往都由 Giacosa 勝出,原因不過是 Monfortino 太慢熟,這次也沒有例外。所以我覺得這種比較對 4. Roagna, Barbaresco Crichet Paje, 2000 不太公平。

為了公平,這回合我改用分組點票的方式來投票。

我先問大家如果只考慮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是否喜歡他?可以說喜歡或棄權。結果 10 人喜歡,1 人棄權。

我又問大家只看 4. Roagna, Barbaresco Crichet Paje, 2000 的話,是否喜歡他?結果 9 人喜歡,2 人棄權。

可見這是旗鼓相當的一對。

我再用傳統的投票方式,即二者只選其一,則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 順利的贏了 7﹕4。

我這樣做無非是想大家千萬不可輕視 Barbaresco 中的 Monfortino。大家都說這款酒貴,但 Monfortino 要貴一倍啊!

 

我們意猶未盡,順道試了 Giacosa 的兩款 2000 Barolo。

Giacosa 這塊獨家田比較大(約 9 公頃),從 1997 年起分開兩個名字來灌瓶和命名,山頂的部分叫 Rocche del Falletto(好年份用來做 Red Label Riserva),其餘的釀 Falletto。

兩款酒的底色很相似,都有很好的玫瑰花香,又有些香料,果味集中度高,甜美,比 Asili 明顯的有重量。

所不同者,套用一位酒友常用的詞,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的香氣與味道都更有立體感。香氣的立體感聽來抽象,但一比較兩款酒便明白。

雖然如此,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0 還是有捧場客,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只能以 8﹕3 勝出。

到了第二回合,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0 比剛才更有勁度,而且有難得的酸度,但多了些草香(herbaceous)。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此時簡直令人神魂顛倒。結構與優雅怎樣結合?今天這款酒有完美的示範,一拜 2000 年柔和的丹寧,二拜地勢高的 Serralunga 土壤,最後當然是 Giacosa 的 Mozart 般的如歌似的演繹。這款酒我以前開過三次,最後一次是兩年前,到今天才感覺他已達到圓融的境界,一句話﹕無邊無際,所謂 seamless integration 便是如此。硬要從骨頭中挑毛病,我會說酸度好像缺了一點點,但那是暖年份的印記,由不得 Giacosa。不過 Asili 似乎好一點,可能拜 Tanaro 河所賜,暖年份的 Barbaresco 的酸度一般都比 Barolo 好。

這個回合大家意見一致,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拿了滿分。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報了 6 款酒的名次,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 第 1 名﹕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58 分)
  • 第 2 名﹕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51 分)
  • 第 3 名﹕4. Roagna, Barbaresco Crichet Paje, 2000(42 分)
  • 第 4 名﹕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0(35 分)
  • 第 5 名﹕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3(25 分)
  • 第 6 名﹕2. Roagna, Barbaresco Paje, 2003(16 分)

後記

Kerin O’Keefe 對 2000 年份的評價是﹕

A very hot, dry year that produced warm, forward, and one-dimensional wines that in general lack intensity and have not developed complexity.  A vintage for early pleasure but not aging. 

這是很中肯的評價,不過經過這次的細心品試,又與上次的經典年份 2004 一比之下,我覺得我們也不必過度追求經典年份。其實 “A vintage for early pleasure” 是蠻好的,尤其是踫上人傑與地靈如今天選的酒,則雖在人間,勝似天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