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14 場 — Serralunga d’Alba (II) North

生物動力曆法﹕2017 5 27 日下午 7 時開始  –

繼 Vigna Rionda 之後,我們打算分三次從北到南走遍 Serralunga d’Alba。

Serralunga 北低南高,最北部分與左鄰 Castiglione Falletto 接壤,地勢比較平坦,從這裏的 200 米攀升至接近 400 米的 Cerretta 山。除了 Cerretta 之外,酒的風格是村子裏最柔和的。

是晚酒單如下﹕

(Bianco) Suavia, Soave Classico Monte Carbonare, 2014

1.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Rosa, 2010

2. Ascheri Giacomo, Barolo Sorano, 2010

3. Baudana, Barolo Baudana, 2006

4. Baudana, Barolo Cerretta, 2006

5. Ca' Rome, Barolo Vigna Carpegna, 1985

6. Ceretto, Barolo Prapo, 1978

考慮到 Serralunga 的酒比較剛勁,較新年份的酒我在 30 小時前便開瓶,兩瓶老酒則在 20 小時前開,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 Suavia, Soave Classico Monte Carbonare, 2014 來自 Verona 附近的 Soave 地區,採用100% Garganenga 釀造。Soave 的產量驚人,每年可達五百萬箱,是典型由遊客市場驅動的工業製酒,但這家以 Soave 古名 Suavia 為名的小酒莊卻只有 12 公頃的田,這款頂級 Soave 來自名為煤山的單一葡萄園裏快 70 歲的老藤,在 Soave 的汪洋大海中以美酒出現,實在是異數,且不說極便宜的價格。

酒一下杯便令所有人驚嘆,有非常集中的果味,酸度亮麗,入口有油質的感覺,最美妙的是帶鹹味的礦物味完全溶化在酒裏,難怪酒莊稱這款酒為「杯中有土」,開瓶才一個多小時已經有那麼好的表現,更令人稱奇。我就愛這不施脂粉,渾然天成的白,意國遍地都是!

 

第一雙 Serralunga 同來自西坡最北的相鄰地帶,高約 300 米上下。

Fontanafredda 的大本營附近的葡萄園今天已合成一大塊面積達 58 公頃的田,MGA 名字就是 Fontanafredda,La Rosa(玫瑰之意)是其中最高的一片,因長在山顛農舍牆壁上的野生玫瑰而得名。

1.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Rosa, 2010 果真有清新的玫瑰花香,甜美而帶些鹹鹹的礦物味在整個口腔鋪開,酸度好,奔放型,丹寧明顯,不過相當可口。Oscar Farinetti 在 2006 年入主後馬上令這地標酒莊老木逢春,真不簡單。

2. Ascheri Giacomo, Barolo Sorano, 2010 看,另一百年老莊也長出新芽來。他的風格與 1. Fontanafredda 形成強烈的對比。乾玫瑰花香,細碎的香料和泥土氣息,通透而且丹寧極細緻,論酒體有幾分 Barbaresco 的感覺,但要說那些香料、泥土等氣味,又與離此地不遠的 Bricco Boschis 遙相呼應(Cavallotto 在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獨家田),甚有性格。

大家顯然被這性格吸引了,所以第一回合由 2. Ascheri Giacomo, Barolo Sorano, 2010 以 6﹕4 領先。我想起那位從布入意的杭州朋友,這應該是他的口味。

口感的一輕一重,與酒的顏色對應

到第二回合,1.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Rosa, 2010 好像稍為安靜下來了,丹寧仍然突出,酸度和活力稍減,但口感比剛才平順,所以更為可口。

相反,2. Ascheri Giacomo, Barolo Sorano, 2010 變得更活躍了,現在才感覺到丹寧的存在,不過酸度仍然充足,少了飄逸,但更平衡和細膩,而且礦物味令他更複雜。

有三位朋友都轉投了 2. Ascheri Giacomo, Barolo Sorano, 2010,令他大勝 9﹕1。我奇怪始終愛 1.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Rosa, 2010 的一位何以不投 Barbaresco 風味的 2. Ascheri Giacomo?他從布入意,初愛 Sangiovese 多於 Nebbiolo,而 Nebbiolo 當中,Barbaresco 又勝 Barolo,原因是陰柔更接近他熟悉的 Burgundy。他笑答說自己口味變了,也就是中毒更深了!

 

接著我們攀上北部最高的 Cerretta 山,這裏有一塊將近 40 公頃之大的田,位於東面山坡,跨過貫通村子南北的公路便是西面山坡上,面積有一半大的 Baudana 田,一家名為 Luigi Baudana 的小酒莊在兩邊都有田,但莊主年紀老邁,在 2009 年賣了給以 Barolo 為基地的 Vajra 酒莊,所以 2006 是由 Baudana 釀造,Vajra 灌瓶的年份。

3. Baudana, Barolo Baudana, 2006 活像 2. Ascheri Giacomo, Barolo Sorano, 2010 的放大版,同樣帶花香和香料,純淨,相比更有力量和更甜美,但酸度低一點,不過相當平衡與融和。

4. Baudana, Barolo Cerretta, 2006 早上小試時有頗強烈的桶味,丹寧也像刺針一樣刮著舌頭,酸度仿似女高音,底下有各種奇異的礦物味在游蕩,一副不修邊幅的模樣。晚上第一回合已稍為整齊了,但仍然有很不一般的金屬氣味,丹寧依然厲害,可幸桶味總算被其他各種香氣覆蓋了。我心裏暗叫﹕我們終於來到 Serralunga 了!記得我曾跟隨 Vajra 的幼子 Isidoro 爬上陡峭的 Cerretta 山坡,他跟我說這裏的泥土有很多不同的金屬(我忘了是那幾種),所以我們嗅到的金屬氣味是真有其事的。

這回合由 4. Baudana, Barolo Cerretta, 2006 以 9﹕1 大勝。獨愛 3. Baudana, Barolo Baudana, 2006 的一位愛得有道理,Cerretta 雖有煙火似的熱鬧,但此刻的 Baudana 真靠內涵來打動人。

第二回合的 3. Baudana, Barolo Baudana, 2006 更融和,圓潤,尤其難得的是酸度也較充足。但整合得更好的 4. Baudana, Barolo Cerretta, 2006 除了狂野和霸道,也更顯露出複雜的層次,其震懾力實在難以抗拒。是故連剛才愛 3. Baudana, Barolo Baudana, 2006 優雅的朋友也拜倒 4. Baudana, Barolo Cerretta, 2006 了。

 

Prapo 這塊田是 Cerretta 向南的延伸,高度相若;Carpegna 則在西北方緊貼著 Sorano,比 Sorana 稍低一點。因此最後這一雙可以說是今天的溫柔派與剛勁派的最後較量。

雖然在 20 小時前已經開瓶,而且 1985 是溫暖的年份,不過 5. Ca' Rome, Barolo Vigna Carpegna, 1985 仍然出奇的緊閉,第一回合似有菌類香氣在杯底蠢蠢欲動,但此時口感勝香氣,果與酸都好,用 Zalto 大肚的杯子更開放一點。

6. Ceretto, Barolo Prapo, 1978 卻有非常迷人的牛肝菌香氣,成熟但又充滿張力,氣味帶點清涼,黑果,酸度漂亮,1978 就是那麼迷人!

這回合由 6. Ceretto, Barolo Prapo, 1978 順利贏了 9﹕1。

到了第二回合,5. Ca' Rome, Barolo Vigna Carpegna, 1985 終於打開了,菌香奪杯而出,果、酸、丹寧齊備,更帶些鹹的礦物味,那麼複雜而且有活力的 1985 並不多見。早兩個星期我們試過同一個莊的 1985 Vigna Rionda,也是非常慢熱,到第二回合才打開,這個基地在 Rabaja 的酒莊真不簡單!

6. Ceretto, Barolo Prapo, 1978 更令人無話可說,這時已變成一切具足的 complete wine,顯露了很多但又有更多等著他訴說,這是 1978 這年份引人入勝之處。Kerin O’Keefe 介紹這年份時說﹕“The several 1978 Barolos I tried in 2013 were still shockingly youthful and nervous, but they also showed remarkable depth and complexity.  They have years to go”。今天這款酒便是一例。

雖然如此,5. Ca' Rome, Barolo Vigna Carpegna, 1985 的驚人進步為他多爭取了一票,所以 6. Ceretto, Barolo Prapo, 1978 只能以 8﹕2 勝之。

Wine of the Night

今晚的 Cerretta 田實在耀眼,令 4. Baudana, Barolo Cerretta, 2006 以 5 票僅僅壓倒了 6. Ceretto, Barolo Prapo, 1978 的 4 票,成為 WOTN。

第三名是拿 1 票的 5. Ca' Rome, Barolo Vigna Carpegna, 1985

誇張點說,Cerretta 的狂野和複雜的礦物味令我想起 Monfortino 的出生地 Francia,幸好這是塊面積相當大的田(近 40 公頃),可以點名的便有 13 位酒農,名氣最大的有 Giacomo Conterno 和 Elio Altare,所以不難找到這塊田的酒,而且豐儉由人。

後記

很高興今晚有三位新朋友參加了隨意行,其中一位因工作常駐上海,曾在那裏參加過當地的隨意行。

有說不出的高興。

再次歡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