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13 場 — The New Terre del Barolo

生物動力曆法﹕2017 5 20 日下午 7 時開始  –

差不多一個甲子以前(1958 年),Dolcetto 比 Barolo 還要值錢,而一直活在 Barolo 陰影之下的 Barbaresco,日子比 Barolo 更難過。

但想不到戰後的繁榮,竟然令快意汽車廠的吸引力比 Dolcetto 更大十倍。酒農發現到都靈(Turin)去當快意工人比星期六去趕 Alba 的 Savona 廣場市集要強得多,因為在這個他們稱為 Il mercato della morte(死亡之市集)之地,他們曾多年任由葡萄中介商與大酒廠宰割。

酒農在大工業面前無力自救,幸好有兩位行外人這時挺身而出,一是 Barbaresco 地區的牧區神父 Don Fiorano,另一是當過小學老師的 Castiglione Falletto 鎮長 Arnaldo Rivera。他們想救農民,間接也搶救了意酒的酒王與酒后。同一年,他們分別成立了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和 Terre del Barolo 兩家合作社。

看今天酒王與酒后的地位,可見他們的努力沒有白費。很多大酒廠已經消失了,但兩家合作社至今仍屹立不倒,可以說是奇跡。

他們的策略不太一樣﹕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專注於 Nebbiolo,打從一開始,他們的高品質與低價格已經位居市場的前列。最近我們品試過他們最早期的作品(1961、1964 與 1967),精彩得令所有人都驚嘆不已(見﹕VIPa-5 第 10 場 — Mainly 1961, or Simple Joys of Life)。

Terre del Barolo 卻以數量取勝。Barolo 產區的種植面積是 Barbaresco 的三倍左右,但 Terre del Barolo 的產量是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的六倍之多,原因是他們生產大量的 Dolcetto 與 Barbera 餐酒,而 Nebbiolo 的產量只有 Produttori 的一半。

半個世紀以後,Terre del Barolo 也靜極思動,最近他們聘請曾在 Gaja 任職的一位年輕人 Gabriele Oderda,希望推出全新的高檔次品牌,並以創辦人 Arnaldo Rivera 命名。去年我在 Vinexpo 偶然踫到這位帶點傲氣的 Gabriele,他聞說我有隨意行之舉,便硬要寄一套新灌瓶的 Arnaldo Rivera 給我品試。我原來是不肯接受禮物的,但被他的熱誠打動了,而且我非常渴望知道他們是否有 Produttori 一樣高的水平,於是便代表隨意行接受了他的禮物,並安排了這次品試會,讓大家一起見識一下(請參看﹕漫步 2016 Vinexpo(上)﹕場內)。

2013 是新系列的第一個年份,這是近年罕有的冷年份,生長期比較長,Barolo 特別有香氣和活力,土地的特性也表現得非常好。

這一年一共有 7 款單一田 Barolo 和一款混 Barolo 產區 11 條村子的基本版 Barolo。酒單如下﹕

去年年底寄給我的酒樣辦剛灌瓶沒多久,還沒有貼上正式酒標

正式酒標是這樣的(取自 Walter Speller 在 2017年5月16日發的  tweeter)

Terre del Barolo, Barbera Valdisera, 2015

1.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Undicicomuni, 2013

2.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Castello, 2013

3.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Monvigliero, 2013

4.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Boiolo, 2013

5.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Ravera, 2013

6.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Bussia, 2013

7.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Rocche di Castiglione, 2013

8.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3

開場的 Terre del Barolo, Barbera Valdisera, 2015 來自 Grizane Cavour 與 Monforte,是酒莊最好的 Barbera。很典型的 Barbera,果好酸好,乾淨利落。

 

所有 Barolo 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單一田 Barolo 在釀造方面走中間路線,發酵與泡皮在不銹鋼桶進行,從 12-18 天,乳酸發酵搬到木桶進行,之後大部分在新的 500 公升法國木桶陳釀,只有兩款是例外﹕ Monvigliero 的新、舊桶比例為 20﹕80;而 Ravera 用舊的 500 公升法國木桶與大木桶各半。所有酒款的陳釀期是 32 個月,每款產量只有兩、三千到四、五千瓶。

 

第一雙的顏色都比較淺和通透。

1.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Undicicomuni, 2013 是產區裏 11 條村子的混釀,只有能覆蓋整個產區的 Terre del Barolo 才有此能力,這款酒陳釀 20 個月,75% 是大桶, 25% 是舊的 500 公升法國木桶。

1.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Undicicomuni, 2013 開放,典型的玫瑰花香,可以大碗喝的 Barolo。

2.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Castello, 2013 來自東北角的小村子 Grizane Cavour,我還是頭一次品嘗。清新的紫羅蘭花香,夾著香料,丹寧暫時出得不多,感覺比較飄,有新酒的緊張感覺,收結微苦,可能來自新桶,酸度好。有意外的驚喜。

1.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Undicicomuni, 2013 在第一回合勝在比較易喝,所以先以 6﹕4 贏了。

第二回合兩者的丹寧都開始張牙舞爪,1.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Undicicomuni, 2013 斯文了些,也變得甜了一點;2.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Castello, 2013 整合得更好了,有甜美的果,酸度也不錯,雖然有一位堅定認為酸度不夠漂亮,並問我以 Barolo 標準是否不及格?他很久沒有參加試酒會了,原來勤於磨劍!

無論如何,所有人都認為這回合高下立見,單一田 2.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Castello, 2013 比基本版好很多,拿了滿分。

 

接著是西北角的 Verduno 對西部的柔美之鄉 La Morra。

3.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Monvigliero, 2013 的出現帶來了今天的第一個高潮。Monvigliero 是塊奇田,香氣奇特,早上小試時以檀香木為主,晚上第一回合有奇香的異花,有人說菊花,說野菊可能合適一些;如酒色一樣,口感非常通透,收結甚長,圓滑好喝,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點木桶帶來的微苦味。

4.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Boiolo, 2013 有微弱的花粉香,又有花香,果味頗肥大,豐滿得裹著整個口腔,但不算太甜,大概 2013 是冷的年份,令果味比較收斂;丹寧充分,但有果味作掩護。

這回合大家被 3.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Monvigliero, 2013 迷倒了,比數 7﹕3。

第二回合兩者都更精彩,3.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Monvigliero, 2013 繼續奇花異草,出了些乾花,有人說很布根地的感覺,但丹寧也較多了,劃破了輕柔的酒體,彷彿想提醒我們這是新酒。

4.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Boiolo, 2013 的脂粉香終於出現了,La Morra 本色也;果也更甜,不過整合得更好。無論你是否喜歡 La Morra 的濃果口味,這兩款酒都清楚表現了風土特性。

有兩位朋友轉投了 3.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Monvigliero, 2013,令他大勝 9﹕1。

不少論者評 Monvigliero 為 Grand Cru 級的田,我想 Terre del Barolo 這款並非最好的,但起碼他讓我們嘗到這塊田的特色,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他們有不少老藤(最老的一片有 65 歲)。他們發酵泡皮只有 12 天長,是否害怕釋出太多丹寧呢?有一家酒莊的莊主便曾把 Barolo 比喻為守門的惡犬,太凶猛會嚇跑客人,不過這樣做也減低了酒的複雜度。我猜想他們選定的對象可能是平常少接觸 Barolo 的人,也因此他們用得比較多新的中型木桶,令酒便變得工整有餘,自然不足。我不太喜歡這種風格,但我可以理解酒莊的顧慮。

對這塊田有興趣的朋友可參看去年的一場隨意行﹕VIPa-4 第 22 場 — Verduno and Novello

 

接著我們走到產區之南,比較 Novello 和 Monforte。

5.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Ravera, 2013 有玫瑰花香,很活潑的酸度,丹寧厲害,一板一眼的,活脫是個農民。

6.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Bussia, 2013 有香料與草本等比較複雜的香氣,還有些乾花與鐵銹,有人嫌他甜了一些。這款酒來自兩片名叫 Visette 和 Corsini 的田,位於 Bussia 山上較高的位置,比較少見,香氣與稍低的 Dardi 有幾分相像,今天的表現相當不錯。

6.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Bussia, 2013 的確比較出色,以 8﹕2 贏了第一回合。

第二回合的 5.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Ravera, 2013 感覺很甜,可能因為欠了複雜度;反觀整合得更好的 6.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Bussia, 2013 有一種通透感,幾乎可以說飄逸,令我想起最近一場 Bussia 隨意行的 Alessandro & Gian Natale Fantino, Barolo Vigna dei Dardi Riserva。這款酒有較多超過 40 歲的老藤,應該是原因之一。

因此 6.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Bussia, 2013 如狂風掃落葉,贏盡了 10﹕0。

 

最後一雙是 Castiglione Falletto 與 Serralunga 的對比,兩款酒用了最長的泡皮期(16 與 18 天),大概因為兩塊都是響當當的特級田。

7.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Rocche di Castiglione, 2013 有濃烈的玫瑰花香,夾著桶香與礦物味,入口複雜,豐滿但不過頭,有一種由克制(restraint)帶來的儒雅。

8.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3 一出,幾乎鴉雀無聲,清香,玫瑰、薄荷、細碎的礦物味,入口如絲般滑溜,細膩,不甜,酸度好,非常通透,有種張力,丹寧結實。

8.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3 完全征服了我們,此局輕易全勝 10﹕0。

這是最有結構的一雙,所以我在第二回合下杯前先把餘下 ¼ 的份量換到 375ml 小瓶,半個小時後再倒回原瓶。

這樣做令 7.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Rocche di Castiglione, 2013 幾乎脫胎換骨,經典的玫瑰與焦油香氣盛放,圓融,甜了一點但非常好喝。

8.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3 這時更有立體感,像繃緊的琴弦,味道複雜,不甜,大將之風。

我們大可以說 8.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3 更有 Barolo 的感覺,但無可否認,7.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Rocche di Castiglione, 2013 這一刻更讓人享受,所以有四位轉投了他。

不過勝利者依然是 8.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3,比數是 6﹕4。

Wine of the Night

今晚的雙冠軍是 3.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Monvigliero, 20138.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3,各得 4 票。

在他們之後,6.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Bussia, 20137. Terre del Barolo, Barolo Rocche di Castiglione, 2013 各拿 1 票。

這四塊田同是評價最高的,所以我們既可以說 Terre del Barolo 這系列有表達風土的能力,也可以說我們這群年輕隨意朋友很有鑒賞能力。

Produttori vs Terre del Barolo

哪個較好?

這個問題既容易也不容易回答,看你有甚麼口味。

我很貪婪,愛毫無掩飾,原汁原味的 Barolo,所以情歸 Giuseppe Rinaldi 的 “Dirty Barolo” 。

但我在上面也討論過了,原汁原味的 Barolo 可能像惡犬一樣,會嚇跑初入門者!

這是學習或市場的問題了,所以我只可以說﹕能抓老鼠便是好貓,其餘我不想插嘴。

無論如何,很高興 Terre del Barolo 走出了難得的第一步。

不過,下次踫到 Gabriele 的時候,我仍然會冒他的不悅,請求他另外弄個 “Dirty Barolo” 系列來照顧一下我的口味。起碼在隨意行圈子裏,我保證他會有多幾個捧場客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